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不剑仙 > 第七十八章  总清算
    “这刘阔实在欺人太甚!”

    时间是三天之后,陆家的中堂之内,裴易愤然做声。

    其他在座者,也都是一脸的不悦神色,个个面有怒色。

    只不过陆洵不在,大家就算纷纷表示愤慨,暂时也只能干等着,等陆洵结束闭关出来——端午节那天,他出去玩了一个上午,但午饭过后就又闭关了。

    而且事实上大家也都知道,他最近一直都在闭关,除非有特别重大的事情,否则是不会来打扰他的——大家其实也都需要闭关。

    所有有份参与了当日一连三首诗「初读」的人,无不在随后的时间里,感受到了一首六星之诗加一首五星之诗「初读」的威力。

    每个人都进步飞速,那大家都觉得特别爽,就当然都特别愿意抓紧时间修行。

    但今天这个事情的消息一出来,却使得所有人都觉得,实在是有必要来找陆洵说一下,让他来拿个主意了。

    大家并没有等太久。

    陆洵很快就结束了这一次的闭关,神清气爽地出来,听说前面一大群人等着自己,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就溜溜达达地过来。

    “嚯,诸位来的好齐啊!”

    进来的时候,陆洵有些漫不经心的模样,还笑着跟大家打招呼,但是当郭芬代表大家把事情一说,却是连他都不由得马上就皱起了眉头。

    “……现在街面上已经不少人在传了,只说是叔父胥吏出身,为人贪渎,公报私仇,此番周显文之父周本中一案,都是他在背后推动,罗织罪名,目的就是要报刺杀之仇……”

    这一条还算好。

    说我家有仇必报,并不一定就真的是什么坏名声。

    而且,虽说案子肯定是来自县令周靖的力量在推动,单凭自己老爹一个右曹掾,根本不可能有力量去动周本中那等名士,但身为右曹掾,老爹却肯定是这件案子中很多事情的操刀人——这么说,也并不冤枉。

    被人说胥吏出身什么的,那都不叫事儿。

    本来就是,还能堵住人嘴不让人说?

    “就连之前林英之事,也被翻出来了,说是周县令屈打好人……”

    这一条也无所谓。

    屈打不屈打的,随他们说去。

    “……那林英已经到太守府递了状子,竟是宁肯背上越级上告的罪名,也要状告周县令与叔父徇私枉法,屈打成招……”

    陆洵挑了挑眉毛。

    看来真是有人给吃了定心丸啊!

    不然的话,刚刚吃了教训的林英,想必是不会有胆子玩越级上告这一套的——必是有强力人物,在背后给了他什么保证了。

    “……据说现在有人正在暗地里串联,已经联系了不少人,便在这两天,等攒够了人数,他们便要联名到县衙去递状纸,要告叔父在担任捕快班头期间的欺压良善、贪赃不法事,要求县令将其去职。甚至据说,若县里听而不闻,他们还会去到太守府上告……”

    陆洵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自己的老爹自己心里很清楚,他是个好人么?是。他之前做捕快也好,现在做右曹掾也好,称职么?大体称职。

    但是,你要说陆老爹背地里捞没捞油水——废话,肯定捞了呀!

    单纯做捕快,哪怕是做班头,每月的那一点钱粮,也就大概够一家子五口人吃饭的——还不能吃好的,管饱就行那种——他不捞点灰色收入,自己和二弟陆漳哪可能去什么松山书院?家里又怎么可能买得起大院子?

    然而,你要说陆老爹欺压良善——陆洵可以确定,以自己老爹的秉性脾气,他绝对做不出那等欺压良善的事情来!

    然而事实上,这些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一番动静闹得是真不小。

    看样子好像是有人要对自家爷俩总清算了。

    自己毕竟年轻,没太多好咬的地方,那就奔着老爹疯狂下口。

    攻击出身,攻击人品,攻击贪赃不法……

    “另外……”

    “嗯?说呀,说!”

    “最近街头巷尾的传闻,都在说……说明允你霸占民女的事情……”

    呦……好吧,看来自己也有可以下口的地方。

    陆洵扭头看看郭芬,问:“确定这些事情,都是那刘阔在背后操控?”

    郭芬应声回答道:“虽无十分把握,也有九成九。”

    啧!

    事情居然闹大了。

    这肯定是自己当初说那一番话的时候,所不曾料到的。

    只是在街上说了一句刘阔那两首诗都是“烂诗”而已,没想到被人听了去,还被人认出来了,并且很快就传扬了开去!

    其实事情从前两天就已经开始发酵了。

    最近自己虽然经常闭关,但一来老爹现任右曹掾,二来还有郭芬郭芳严骏裴易等人在外奔走,因此消息并不闭塞。

    据说自己那个“烂诗”的评价传入刘阔耳中之后,那位年轻的名士当即就表示了异常的愤怒,并且据说郡中名士们也都很愤怒——刘阔的诗夺了魁,尚且被自己骂做“烂诗”,那他们写的那些又算什么?

    就为了这一点,据说很多的外地名士,本来都是应该在端午节文会结束之后,就陆续返回家里的,也都一时不急着走了,纷纷继续举行各种聚会。

    而这帮人聚会的很重要一件事,居然就是大家变着花样的抨击自己!

    这帮所谓名士们的涵养,显然是未必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他们对自己的一首四星之作任意讥讽贬抑,是可以的,可一旦自己对他们的二星之诗贬低一下,马上就触碰到了彼辈的逆鳞。

    呵!

    不过动起手来,这帮人还是很歹毒的。

    直接奔老爹下手,这就等于是在掘自己的老根了。

    再加上一直到现在,周本中还一直都被挡在太守府,那位张诚张推官说什么都不肯松口,坚持称邺城县大兴冤狱……

    所以,事实上一直到现在,自己始终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啊!

    名气老大,却一直都只有名气,没有威压。

    根本没有人怕自己!

    这才是从当初《小池》被一帮名士们肆意批评,再到周显文敢于刺杀,再到现在,诸如林英之辈沉渣泛起……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唉!”

    听完大家所说,陆洵不由得叹了口气。

    本来他最近是真的特别想低调行事的,因为他已经充分意识到了,在这个世界里,实力才是第一位的,所以,他本来的计划,是等到自己点亮了至少九处「星宫」,并顺利「寻相」,晋升「法相」级仙人之后,再来做一些事情的。

    但是现在看来,人家并没有要耐心等一等自己的意思。

    所以,似乎很有必要在耐心地区「寻相」之前,就先把身边的事情先清理一下了,否则的话,「寻相」期间怕是都不得安宁。

    而众所周知的,「寻相」这一步,是最需要静心,来耐心寻找机缘的,一旦心思散乱,说不得要失败。

    想了片刻,陆洵扭头,笑着问郭芬与郭芳兄弟二人,“伯德兄与仲德兄在上次家父被人袭击一事时,曾奋勇擒获林英……现在可敢再去把他打一顿?”

    郭芬郭芳兄弟闻言齐齐一愣。

    但很快,两人几乎不差前后地表态,“自然敢!”

    其他人有些愣,但陆洵却已经随后就道:“那好!就劳烦二位去做一下恶人吧!打听好林英在家,直接破门,只取林英,把他给我暴打一顿!”

    “诺!”

    “呃……明允……”

    陈胄陈元甲有些犹豫地道:“若是如此一来,县里可不好装作不知道,便是县里装作不知道,那刘阔也一定会想办法让县里知道的,到那个时候……”

    若是搁在刚穿越过来那个时候,陆洵肯定会犹豫一下,甚至在那个时候,他连这种主意都不会想到,然而现在,陆洵已经在逐渐明白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了,“那就烦请周县君代为敷衍几日……三日如何?”

    “这……倒是不难,但明允,你打算如何做?”

    陆洵笑了笑,问裴易,道:“端午节那天下午,曹氏又给我下了请柬?”

    裴易当即起身道:“正是。”

    还说明道:“又是那位曹铨曹公子。”

    “答应他!”

    “答应他?”

    “就说明天中午,我会去赴宴!”

    “诺!”

    “明允这是要……”

    陈胄脸上的表情,已经有点由惊转喜的意思了,显然,他很快就明白了陆洵打算通过什么方式反击。

    但陆洵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继续吩咐道:“另外,烦请诸位各自想办法,帮我把这件事散播出去,就说我要在明天中午去曹氏赴宴!”

    顿了顿,他笑着扭头,看向陈胄,“这帮名士现在是恨不得我死,死了还要扑上来咬两口肉,才算解恨。他们只要听说我会在明天中午去曹氏赴宴,想必会马上想办法,到时候也扑过去的……元甲兄,以为然否?”

    陈胄拊掌而笑,“此事必然有趣!不知胄能否附骥尾,去看明允如何压服得这帮名士?”

    作为听过六星之诗「初读」的人,陈胄显然对陆洵作诗的才华,是毫无怀疑的——显然也是深信,只要陆洵愿意出手,那帮所谓的魏郡名士,根本就不配跟陆洵相提并论。

    “某也愿去!”郑飞赶忙道。

    陆洵笑了笑,道:“都去!都去!”

    ***

    大家好久不见。

    然而还是要再见了。

    给我几百字就好。

    那天发出去单章之后,马上就病倒了,高烧不退。上一次发高烧,是《前浪》完本,也是写完了就病倒了,半个月才好利索。不过,那一次应该算是卸下重担松口气,这次就……

    别人年龄大了越活越通透,我可能正好相反吧。

    野心小了,甚至没了,能挣够吃饭钱就知足,跟成绩相比,反倒是更在意能不能在松快愉快的氛围下干活,不想跟人抬杠置气啥的——其实当年我也这样,没啥可为自己辩解的,臭脾气。

    还是尽量想写,写了一章,但是对不住,写得很烂,不过还是发出来吧,也不怕丢人了,反正不收费。

    如有可能,真想把之前几章的订阅钱都返回给大家,但我知道,起点不会为我开这个先例的。个人操作又几无可能,毕竟两千来人呢,就当我这人赖皮,沾了大家两毛钱便宜吧。

    写不下去了。

    真诚的跟大家道歉!

    对不起。

    接下来如果还要写新书,可能会换马甲吧,谁都不告诉,躲个清净。

    当新人的时候感觉真好,没人在意,也就没人攻击。

    再次说声对不起!

    大家再见。

    刀一耕鞠躬致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