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再次晋升!【第三更,白银盟我爱恋恋一辈子加更】
    “如果是大魔王那样的坏蛋,剁碎就剁碎了,这头雕,是主人刚刚收服的兽宠,真这么做,被主人知道,如何看我们?会不会觉得我们是杀人狂?”

    鹦鹉摇头。

    毛驴和乌龟沉默。

    的确。

    真这么做了,主人那关肯定过不去。

    大家都是兽宠,不认识,暴揍一顿也就罢了,现在都带回家,还揍……怎么着,质疑主人的决定?还是在挑衅主人的权威?

    无论哪一样,都足够它们受的。

    “那怎么办?”

    “直接向主人承认错误吧,反正是这家伙要和老慢比的,也怪不了我们……”沉吟了一下,鹦鹉道:“大不了,挨顿教训就是!”

    同时点头,毛驴、乌龟眼中露出了决然,有错就改,再不能自作主张了。

    ……

    外面的变化,苏隐并不知情,此刻的他,正端坐在房间内,仔细感受力量。

    两种灵气融合,让他丹田内汇聚了大量的真元,拥有了铸元九重的修为。

    铸元境,修炼的第二重境界,铸炼真元,让虚浮的修为,变得更加凝实。

    正常修炼者,需要把注满丹田的真气,用尽全力打磨,压缩到不能压缩为止,再次填满,再次铸炼,一次比一次难控制,也一次次比之前强大。

    和打铁一样,需要一遍遍的灼烧,一遍遍的淬火,一遍遍的锻造,才百炼成钢,让炼制出来的锅,炒菜不沾。

    按理说,自己短时间内引来这么多真元,应该都很虚浮,需要仔细锤炼才是,怎么给他一种十分厚重、凝实的感觉?

    精神内视……随即看到丹田内的真元,汇聚成锤子,不停对撞,根本不用他指挥,好像生怕被厌恶,撵走一般。

    “这……”苏隐发呆。

    虽没见过别人修炼,但看过功法秘籍,不是说铸炼真元很难吗?

    正常情况,想达到九重,需要锤炼九次,内力做不到的时候,还需要外力辅助,例如,威压、气息压迫,生死战斗等,不少宗门弟子,就是困在这一关,死活无法前进。

    怎么……感觉他修炼和别人不一样?不用威压,也不用战斗,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手,真元自己就把自己锤炼了……

    甚至还有种,不锤炼自己,就脏了丹田的错觉……

    “算了,不想了……”

    研究了一会,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苏隐只好将眼睛落在刚刚得到的那道炼丹灵气上。

    经过漫长时间的游动,此时,这道气终于进入了丹田。

    因为是第一个开启的区域,更加熟悉,苏隐当即控制对方,缓缓向医疗灵气靠近,很快停了下来。

    两种灵气接触,并没有融合的意思,反而带着排斥。

    “怎么回事?”苏隐皱眉。

    师之气和炼器之气,融合起来还是十分容易的,怎么炼丹、医疗两者这么接近的职业,反而做不到?

    难不成,有什么之前没注意的事?

    “下午炼器时,孙昭有所感悟,相当于炼器的同时,传授了知识……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一道灵光浮现在脑海。

    炼器的同时,让其突破,两样共存,所以才很容易融合……是与不是,只有试验过了才能确定。

    咚咚咚!

    正想着如何试验,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主人,我是小武,和大黑、老慢过来向你请罪……”鹦鹉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停止修炼,苏隐推门走了出来,夜凉如水,朦胧的月光照耀下来,映照的小院,冷寂如霜,三头兽宠,此刻正安静的站在不远处,一个个满是担忧,有些发抖。

    “怎么回事?”知道这三个家伙,肯定又闯祸了,苏隐皱了皱眉。

    “是……主人驯服的那个兽宠,非要和老慢比武,结果老慢没控制力量,将它再次打伤,现在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鹦鹉连忙解释。

    “又被打了?”苏隐皱眉,太倒霉了吧,先被毛驴暴揍一顿,这又被乌龟暴揍,关键还全都自找的,令人无语:“过去看看再说吧!”

    “是……”

    三兽前面带路,不一会,果然看到满身焦黑的紫电金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们用火烧它了?”

    嘴角一抽,苏隐还以为跟下午一样,最多肋骨断上几根,稍微治疗就能恢复,现在看来,有些惨啊!

    “没有,是电击……”鹦鹉满是心虚的解释。

    “电击?”苏隐皱眉。

    “我看主人劈柴,领悟了点雷电上的技巧……”老龟慢慢抬头。

    苏隐这才明白过来,冷哼一声:“回头再教训你们!”

    难怪之前治疗重伤大魔王的时候,就觉得他被电过,闹了半天,源头在这。

    知道此时不是追究它们责任的时候,手指再次搭到金雕的身上,很快揉揉眉心。

    之前毛驴踢了对方好几脚,看起来伤势更重,却都是外伤,而此刻,这家伙体内的妖元被电流震的乱七八糟,内脏也都有些错位,明显更严重,更难治疗。

    “需要给它熬制一副治疗内伤的药……”

    很快,心中有了个合适的药方和治疗方案,治人他可能还有些迟疑,但治兽属于老本行,简单至极。

    “对了,能不能将治病和炼丹,融合在一起?”

    取出药材,按照药方的计量分好,正打算取出砂锅熬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正想如何试验医疗与炼丹相融,这刚好是个机会!

    “熬药,和炼丹的目的,都是为了能让药性更好的融合,那我可不可以,将这些药材,炼制成丹药?”

    苏隐思索:“这牵扯一个问题,那就是——药性冲突!熬药,有水中和,很多冲突很剧烈的药,非但不会反应,有时还可以共存……就好像这个药方中的金宁草、墨香花,前者属金,后者属木,金克木,两者单独融合,冲击会很厉害,但放在水里,金生水,水生木,三者形成一个圆环,反倒药力增加了!”

    熬药、炼丹,看起来都是将药力融合在一起,给修炼者或者病患者服用,实际上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不说其他,同样一副药材,熬药和炼制成丹药,功效将会截然不同。

    正因如此,医师、炼丹师,尽管同样和药物接触,同样可以给人治病、治伤,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

    就和前世的中文、日语一样,两者有很多字相同,发音也近似,可并不表示,是同一种语言,不然,看电影就不需要花费心思,寻找翻译版的了。

    “试一下!”

    反正有了墨老的馈赠,手里的药材很多,也不怕浪费,苏隐再次将上次炼丹的锅炉取了出来。

    专门的炉鼎他还没有,只能用这种炖汤的锅,凑合一下。

    “炼丹没有水中和,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调整……”

    将这副药方的药性,在脑海计算了一遍,很快得出答案,这才重新调整了顺序和计量,点燃篝火,一株株的放入。

    药材和灼热的锅炉接触,很快被煅烧成药液,连续放了十几株,铁锅突然一阵晃动。

    噗!

    冒出一团黑烟,所有药材,全部灼烧殆尽,炸得到处都是。

    “不行……”苏隐揉了揉眉心。

    每一个丹方,都是经过炼丹师千锤百炼,试验过无数次才得以成功的,药方则随意的多,只要药性相似,就可以替换……所以,想将后者,使用炼丹的方式炼制成药丸,很难。

    不难的话,所有药师都可以称得上炼丹师,也就没必要分成两个职业了。

    “还是需要加水中和……”

    没着急继续,苏隐沉思。

    爆炸的原因,正是之前思索的金宁草和墨香花,没有水的中和,很容易炸裂,正常情况下,加入一种水属性的药材,也是可以缓解的,但那样药方就彻底变了,做不到两者相融。

    “丹药是固体,药液是液体,两者形态完全不同,按照正常思维方式,的确不能成功,但我炼丹的方法本就与其他人不同!别人,是将药材融合在一起,形成丹药,而我,是将药性融合到面团内,形成药丸……”

    “如果外面是面团,里面是药液,做成酒心巧克力的模样,会不会成功?”

    突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别人炼丹,必须是实心的,他倒未必,做个夹心丹药,应该不不错吧!

    想到这点,再次取出一份药材,整理完毕,再次一样样的放入锅炉。

    这次没干烧,而是加入了一些水分,数量不多,伴随水汽升腾,金宁草、墨香花再次触碰,果然没有爆炸,而是缓慢融合。

    十分钟后,锅炉内的药材被熬制成一堆粘稠的药液。

    取出面团,将药液包裹其中,再次放到锅内煅烧。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轰鸣,十枚丹药和之前一样,悬浮了起来,上面云雾环绕。

    “成功了……”眼睛放光,苏隐激动地拳头捏紧。

    没想到用酒心巧克力的方式,真的将药方,炼制成了丹药,算是将两种职业,彻底融合了。

    “能不能成功,在此一举……”

    来到昏迷的紫电金雕跟前,扒开嘴巴,将一枚丹药喂了下去。

    “咕咕咕!”

    夹心丹药进入对方体内,立刻发出一阵阵的腹鸣,紫电金雕体内混乱的气息,得到了梳理,逐渐平复下来。

    “可行……”感受到对方体内的变化,苏隐眼睛放光,看样子有效果了。

    这种夹心丹药,融合了药方,威力不如丹药那么猛烈,却也比药液更加有效,算是两种的结合体。

    当然,也有很多好处,比起正常丹药,药材的选择更多,冲突也更小,更容易成功。

    以聚气丹为例,用这种方法的话,那位陈晓月,都可以炼制成功。

    一枚夹心丹药的药效,不足以让金雕醒过来,又连续喂了四颗,后者这才悠悠醒转,被老龟电击的伤势,彻底恢复,身上变黑的毛,再次恢复光泽。

    “主人……”睁开眼睛,看到主人再次给它治疗,紫电金雕恨不得有地缝钻进去。

    太丢人了!

    打不过毛驴也就罢了,连头龟都打不过,难不成……只能欺负欺负鹦鹉这种个头小的家伙?

    见它清醒,苏隐懒得多说,精神再次集中在丹田内,感到医疗之气和炼丹之气,果然全都可以移动。

    “融合!”

    控制两道灵气,向一起靠近,果然再没有了排斥力,缓慢融合。

    眼睛一亮,满是激动,猜测是真的!

    小心翼翼的控制,时间不长,两道灵气彻底融合在一起,苏隐咬了咬牙,再次将融合灵气,放入太极图中间的位置。

    轰!

    丹田内剧烈晃动,无数灵气,从空中挥洒而下,疯狂向这边汇聚。

    手腕一翻,墨渊给的一大堆灵石,落在地上,精纯的灵气,在苏隐的吸收下,龙卷风一般的汇聚过来。

    下午才达到铸元九重的修为,再次肉眼可见的进步。

    脱尘一重!

    脱尘二重……

    十来个呼吸,就达到了脱尘第九重!

    脱尘境,退去凡尘,向真正修炼者蜕变,按照正常情况,突破这个境界,身体会排出无数杂质,寿命也会大大延长,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会有一个显著的提升。

    可苏隐感受了一下……除了丹田内真元变得更加雄浑外,啥变化都没有!

    感觉……像是修了个假仙。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灵气依旧向他体内灌涌,又不知过多久,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化凡七重!

    “效果逐渐降低……”苏隐叹息。

    师道之气和炼器之气融合,让他从没有修为达到了铸元九重,相当于跨越了两个大级别,而炼药、炼丹融合,只是达到化凡七重。

    相当于一个半的大级别……果然越向上修炼越难。

    不过,即便如此,也很快了!

    下午还没有一点修为,现在已经变成了化凡七重的高手……这种进步速度,灌顶可能都做不到。

    不过,对于他镇仙宗小师叔的身份来说,还是太弱了,必须尽快晋级才行。

    “先看看能不能飞……”

    没有灵气,想这么多也无用,苏隐想起一件事,眼睛放光。

    达到化凡境,就可以御剑飞行,和真正和仙人一样,纵横天下了。

    呼!

    手腕一翻,平底锅出现在掌心。

    他没有灵器长剑,但这口锅的级别不低,应该可以代替

    精神集中,化凡七重的真元,涌入锅内,光芒一闪,后者轻轻悬浮起来,双膝发力,苏隐跳了上去,平底锅果然安静的飘在空中,并未掉下来。

    “太好了……”激动地眼睛放光,苏隐一声低喝:“走!”

    嗖!平底锅向前飞了出去。

    于是,鹦鹉、毛驴等兽就看到这样一幕,主人双手背在身后,一副绝世剑仙的姿态,脚踩着口锅,双眉上扬……

    至于速度,缓慢的和蜗牛有些类似,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觉察不到前进……

    “……”众兽。

    “……”极乐大魔王。

    这是搞啥啊,一会吸收灵气,一会假装成化凡境的修为,现在更是御锅飞行……关键还飞的这么慢!

    主人的爱好,这么独特吗?

    尤其是紫电金雕,觉得毫无存在感,刚被揍的这么惨,都不安慰一句的……

    见自己连一迈都没有的速度,面皮抽搐,苏隐觉得头皮快要炸开。

    真元消耗挺大的,怎么飞的这么慢?

    以这种速度飞向大盐城的话,估计没有三年都做不到……坑爹啊!

    还以为突破到化凡,可以潇洒的在空中游荡,一日千里,此刻才明白,想多了!游荡是游荡了,潇不潇洒就不知道了……

    跳下平底锅,苏隐看向紫电金雕,忍不住叹息。

    锅不行,兽宠也不行,看来不突破到更高境界,很难飞行了。

    “对了,可以试试阵纹!”

    想起墨渊的樟叶飞舟,苏隐扶着下巴,这玩意本来也不会飞,雕刻了阵纹就能上天了,既然学过雕刻,可不可以做个相同的?

    飞舟既宽敞,又平稳,远距离飞行的话,比所谓的兽宠、御剑好的太多了。

    “用铁的打造很麻烦,明天去河边买艘船,反正画上阵纹就可以飞,不管铁,还是木头,并不重要……”

    白天的时候,他专门观察了,樟叶飞舟能够飞起来,最主要的并不是材质,而是悬浮阵纹。

    一般的阵纹师,级别低的兵器上,无法刻画出威力巨大的阵纹,可他不一样!

    专门学习过,如何抵御排斥之力,别说木头,就算是泥土、瓦片,都可以轻松雕刻,而不至于裂开。

    所以,墨渊需要一定级别的灵器,才能做成飞舟,而他找个普通木船即可。

    知道明天要做的事,苏隐不再纠结,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老龟,眼睛眯了起来:“你是不是该和我说一下雷电的事了?还有,你们三个的实力到底怎么回事?”

    “呃……”三头兽宠同时僵在原地。

    ……

    苏隐回到隐仙居,大盐医馆的一个房间里,墨渊、韩威将军坐在其中,齐刷刷看向最中间的女孩。

    “公主,你的病虽被小师叔治好,但常年虚弱,受了暗伤,难保没有复发的可能,将补天丹服下,不但能真正的恢复,还可以改善体质,顺利修炼!”

    墨渊道。

    此时的他,气息激荡,力量更加精纯,整个人也似乎变得年轻了不少,原本六十来岁的模样,最少小了十岁。

    不错,他将苏隐送给他的那枚丹云级补天丹服用了!

    这种级别的药物,拿出一颗,都足以惊天动地,引来无数人的觊觎,即便他是传承境高手,也不敢久留,所以,小师叔一离开,就直接吞了下去。

    补天丹,修补根基,尽管没让他的实力,有所增进,却修复了多年积累的暗伤,让力量更加精纯,精力更加旺盛!

    如果说之前潜力耗尽,突破传承三重,甚至踏足更高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而此刻,他可以确定,用不了一个月,必然能再进一步!

    修为达到传承境,每提升一步,都需要花费无数代价,竟然还能前进……单凭这点,就知道这枚补天丹到底有多珍贵!

    正因如此,才劝说公主尽快服下。

    就算这里,有自己和韩威将军坐镇,没人敢对大兖皇室公主动手,可一旦回去,这几枚丹药,她一个虚弱没修为的女孩,又如何保得住!

    知道对方的好意,白一一没有太过纠结,当即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张口就将一枚丹药吞了下去。

    药物进入体内,化作澎湃的药力,对身体进行滋养,此刻的白一一,像已经干涸龟裂的土地,遇到了河流,将药力不断地吞噬,吸收。

    很快,一枚补天丹的药力消耗殆尽。

    “怎么样?”墨渊看过来。

    “还不够……”深吸一口气,白一一明亮的双眸,露出坚定之色,银牙咬紧,将剩下的两枚,全部吞了下去。

    “这……”

    墨渊二人吓了一大跳,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不是好事,相反还会带来负面作用,不过,此时再说已经晚了,吞下剩下两枚丹药的女孩,双眼紧闭,雄浑的药力,汹涌不息,不断在她体内流淌,干裂的土地在不断地滋养下,化作丰饶的绿洲,肥沃而又富足。

    一瞬间,二人感到这个略带瘦弱的女孩,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皮肤更加光滑,肌肉更有弹性,容貌更加美丽,如果说之前,还略显瘦弱,只能达到95分,而现在,彻底脱胎换骨,任何人眼中,都是完美无瑕的存在!

    符合了所有人对美丽的幻象。

    气息越堆积越多,不知过了多久,像是突破了极限,一声轰鸣,女孩身上射出七彩光芒,一阵阵浓郁的香味传递四周,引来无数仙鹤,悬浮空中,环绕而鸣。

    “这是……”

    瞳孔收缩,墨渊猛地站起身来:“万鹤朝拜,这是……七窍玲珑体?”

    “七窍玲珑体?”韩威将军不解的看过来。

    “是传说中的一种巅峰修炼体质,虽然赶不上先天道体,却也相差不大了,难怪这些年,依然公主补充再多药物,都虚弱不堪……”不停颤抖,墨渊激动地脸色通红。

    “你是说,公主本就是七窍玲珑体,这些年,因为找不到方向,得不到补充,才变得越来越虚弱?”韩威将军反应过来。

    “不错!”

    墨渊解释道:“这种先天的体质,刚出生后,拥有先天一气温养,和正常人无异,但找不到激活的方法,六岁过后,就会越来越虚弱,简单来说,正常修炼者,只有一个穴窍,而她拥有七个!七倍的消耗,如何阻挡得住?这才导致公主越来越弱,甚至差点死亡!”

    “强大的体质……也会带来灾难?”韩威将军满是不敢相信。

    虽不想承认,却也知道,人和人的天赋是截然不同的,正因如此,谁都想有个更好的体质,更容易修炼,还第一次听说,厉害的体质,也会导致死亡。

    “比一般人稍强,自然没什么,可超过一般人,一倍、两倍,乃至七倍,就完全不同了!这样的体质,天地都会嫉妒,从而对其封锁,不激活的话,再厉害的医师,都发现不了,只能任由慢慢消耗,逐渐虚弱!”

    墨渊感慨道:“幸亏依然公主生长在帝王之家,换做普通家庭,肯定早就死了,绝对坚持不到现在……”

    韩威将军说不出话来。

    这位公主他从小照顾,知道消耗到底有多大,每年吃的药物,消耗掉的资源,都可以养活一个上万人的军队了。

    即便如此,都抵挡不住衰弱……这体质,还真够恐怖的!

    “看来小师叔看出了她的特殊,故意给了三枚丹药,多一枚,承受不住,少一枚,无法激活……”墨渊眼中的佩服之意更加浓郁。

    三枚丹药,不多不少,刚好能补充白依然这些年的消耗,又能将体质激活……计算的这么准,难不成,他已经提前发现了公主的体质?

    轰!

    感慨中,女孩的力量急速飙升,无数灵气从四周汇聚,修为也变得越来越强。

    “公主恢复了……”

    激动地嘴唇颤抖,韩威将军手臂上青筋暴露。

    这位公主,之所以能得到陛下和皇后的宠信,每年都倾注大量的资源,是因为小的时候,天赋极好,修炼极快!

    六岁之前,就已然突破化凡,成为大兖皇室,有史以来,天资最高的一位。

    可惜,后来修为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逐渐衰弱,才变成了这副模样,本以为就算治好病症,也会变成废人,怎么都没想到,体质激活,之前的修为,再次恢复过来。

    “这些年虽然依然公主不能修炼,但服下的宝物太多了,都化作补给,留存在体内,此时体质激活,实力急速飙升是必然的!”墨渊道。

    二人对话中,眼前的女孩,从聚息境突飞猛进,铸元境、脱尘境、化凡境!

    不到一个时辰,就达到了突破了化凡九重,踏足了神宫境。

    十七岁的神宫,就算在整个大陆,都算得上最绝顶的天才了。

    “我……”

    感受到孱弱的体质一扫而空,雄浑的力量,缓慢流淌,白一一眼眶透红,忍不住哭出声来。

    这么多年来,整日与生死争斗,本以为心态早就变得很好了,没想到亲身感受到恢复,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让她一个人安静一会吧!”

    叹息一声,墨渊招呼韩威将军走了出去。

    不知多久,哭过之后,白一一美丽的双眸中露出了坚定。

    “是他给了我新的生命……”

    不是那位少年两次出手,又帮忙炼制补天丹,可能现在的她,已然死亡,这份恩情,穷尽一生,都无法偿还。

    “就这么办……”

    思索万千,不知过了多久,女孩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这才松了口气,目光中露出了无法动摇的坚定。

    ……

    隐仙居。

    苏隐看着面前的三头兽宠,目光灼灼,带着凌厉。

    之前,三头兽宠,说它们没有妖元,没开始修炼,自己没觉得什么,可现在……轻松将紫电金雕打的生死不知,就有些不对劲了!

    神宫境,在镇仙宗都可以做长老,足见强大,可这种修为,在它们面前,连一招都接不住,再加上极乐大魔王,现在还在推磨……

    再说普通,他一百个不相信。

    “我们真不知道修为是怎么回事……”

    见主人一直逼问,不说不行,停顿了一下,鹦鹉道:“之前只是觉得,有了意识,会说话,但本质上还是普通动物,自从那天……老慢将吴元长老等人,电的毫无还手之力,才察觉不对劲!”

    它之前也觉得就算有实力,也不会太强,但老慢一头乌龟,挡住六位长老,再傻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不过,毛驴单纯,是真的没发现,至于老龟……察觉没察觉,就不知道了,这家伙心思深沉,即便相处这么多年,也不知对方想些什么。

    “嗯!”苏隐恍然。

    那天是他第一次吸收灵气,找不到运转方法,只能闭口不言,结果半夜吴元的等人带着雷震子的头型闯了进来,还以为是路上遇到了变故,闹了半天,是它们捣的鬼。

    “我是看主人劈柴,领悟了闪电的力量,至于……怎么领悟的,威力有多大,我也不知道……”老龟解释。

    “看劈柴能领悟闪电?”苏隐无语。

    劈柴不是剑法吗?和闪电有毛的关系?再说,他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这家伙,一个观看的,怎么领悟出来的?

    “你们两个呢?悟出什么没有?”强压住郁闷,看向毛驴和鹦鹉。

    “我之前没领悟,昨天见看主人神威盖世,悟出了火焰,可以……喷出真火,温度很高!”挥动了一下翅膀,鹦鹉道。

    它跟主人比较晚,还是出了禁地后,才领悟出来的。

    “我没有啥技能,就是站在地上,感觉力量很大,而且皮糙肉厚,防御不错……反正小武用鞭子抽我,感觉不到疼了!是看主人雕刻领悟的……”毛驴道。

    嘴角一抽,苏隐说不出话来,还真悟出来了!

    喷火、防御强……你们认真的?

    “它们实力如何?”知道这三头兽宠,没开智就跟着自己,无法确定修为也很正常,苏隐转头看向一侧的紫电金雕。

    “肯定超过神宫境,具体有多高,我也不太清楚……”紫电金雕一脸幽怨:“无论是黑哥,还是慢哥,我都是一招被秒……”

    有妖元散发,能看出个大概,没有妖元,一招就被击败,要说多高实力,还真说不出来。

    苏隐无奈。

    他也确认不了,不过,能将神宫六重的紫电金雕一招秒,说明老龟的实力,最少达到了宗师境,甚至……更高!

    转头看向拉磨的大魔王,要说能够说清楚,肯定是这位,只是……魔修的话,不能相信,前阵子“爷爷”不也喊得挺好?谁能想到是个活了八千多年的老怪物!

    “有实力是好事,足以自保,但也不能滥用力量,从今天开始,没我的吩咐,不允许胡乱使用修为!”

    不再纠结它们的实力,苏隐吩咐道。

    自己稍不注意,这群家伙,就打了大魔王,揍了吴元长老等人,更是将紫电金雕连续胖揍了两次……

    继续这么下去,早晚都会惹祸。

    虽然借助灵气,可以天下无敌,但万一遇到危险,没有灵气呢?就算有灵气,没时间让他炼丹、炼器或者治病呢?

    总之,没有可以随时掌控的力量前,低调是必须的。

    “是……”见主人没惩罚,三兽同时松了口气,毛驴耳朵晃了一下,抬头看过来:“那……有人要杀我们,可以还手吗?”

    “当然!”苏隐点头,交代道:“都要被杀了,自然可以还手,而且不但要动手,还必须斩草除根,不留隐患!”

    “好!”毛驴一脸喜滋滋,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

    “时间不早,都休息去吧!”将想知道的,了解的差不多,苏隐不在多问,转身向住处走去。

    见他离开,三兽面面相觑,尤其是毛驴,满是不敢相信看过来:“我们真的不弱?”

    “当然不弱,最少都有宗师境!”鹦鹉点头。

    “这么说的话……我就算现在回去,也不用害怕以前抽我的那些人了?”毛驴兴奋。

    它以前天天拉磨,天天被人抽,还要整日担心会不会被夹在火烧里,现在有了实力,应该可以报仇了。

    “当然!”鹦鹉微微一笑:“你要回去看看吗?我可以陪你,省的被骗……”

    “你经验不比我多,你跟着,我还不放心呢!”毛驴摇头。

    这个小武看起来聪明,其实脑子还没花生仁大……自己要被骗,对方肯定同样上当。

    “那……就让我徒弟跟着!”鹦鹉道:“她肯定见多识广!”

    “嗯!”毛驴点头:“先不着急,等主人哪天闲了再说,不然,他要骑我,我却不在,多不合适!”

    “嗯!”鹦鹉不在多问,转头看向一侧的紫电金雕:“你和大黑、老慢都比过了,要不要和我也比一场?我还没对任何人用过火焰呢!”

    “……”连连摇头,紫电金雕有些想哭:“不用了,不用了……”

    能和毛驴、老龟称兄道弟,弱?怎么可能!本来还想找麻烦,至少不用吊车尾,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巨大的头颅,扭了过去,看向正在拉磨的童子,愣了一下,略带好奇:“这位是……”

    自从它过来,这家伙就拉磨,应该没什么地位,是个弱者。

    “哦,是我的宠物……”毛驴解释道:“这样吧,我们休息一会,你看着他拉磨,一旦偷懒就抽一顿!”

    “好!”

    目光一闪,紫电金雕满是激动。

    教训不了这三位老大,教训一个宠物,应该还是很轻松的!

    很快,三兽回到棚里休息,才刚趴下,就隐隐约约听到了紫电金雕的惨呼声,异常刺耳。

    不过,和自己没关系,也就没怎么管。

    ……

    不知道自己回屋后,三兽又商议了许久,苏隐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走出房间,正想做早餐,就看到昨天治好的紫电金雕,此刻又躺在地上,嘴角吐着白沫,不停抽搐。

    “又咋了?”头上满是黑线。

    昨天专门交代了,不能再揍,不能乱动手,怎么又把这家伙打成这样?

    神宫境六重的妖兽,在任何地方,都算得上强者了,结果……认识自己后,差不多一直躺着,处于半死状态,想想也是醉了。

    “真不是我们动的手,是大魔王……”

    飞了过来,鹦鹉解释道:“昨天晚上主人休息后,它非要跑过去挑衅,让他知道什么是神宫境强者,于是……变成了这样!”

    说实话,鹦鹉等兽,也挺无语的,它们揍了这么多顿,大魔王都屁事没有,足见强大,你一个神宫境的家伙,就敢挑衅,不是找死是什么?

    “它……侮辱我,说弱小就要挨揍,还说……是不是没见过神宫境强者,要和我比试,我才没办法动的手……”

    极乐大魔王满是委屈。

    这都拉了两天的磨了,低调的跟小透明一样了,还找麻烦,就不能放过我吗?

    知道紫电金雕这家伙的脾气,干啥啥不行,挨打第一名,苏隐只好揉揉眉心,就此作罢。

    取出昨天炼制的夹心丹药,正想喂下去,迟疑了一下:“你们先照顾一下,别再动手了……”

    大魔王出手很有分寸,这家伙只是重伤昏迷,却不致命,既然如此,就没必要这么着急救醒了。

    只要醒不过来,有了医疗之气,塞入丹药就相当于救治……就没必要继续寻找伤员,想办法炼药,熬药了,再说,这家伙如此狂妄,多昏迷一天半天的,也算给个教训。

    三兽、大魔王同时点头。

    它们是可以不动手,前提是……这家伙不找事,不然,院子里的杂草、对联、棋盘、古琴……哪一个不能将它揍成猪头?

    “大黑,陪我出去一趟……”

    交代完,不再多说,苏隐跨上驴背,就向外走去,才来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女孩,安静的站在外面,不知待了多久了,身上满是露水。

    “镇仙宗弟子,白一一感谢救命之恩!特奉吴元长老之命,前来照顾苏公子……”

    见他出现,宗门服饰的白一一,躬身到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