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英公务员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造船业的威胁
    仅仅隔了三天,艾伦威尔逊就在啄木鸟影业的电视上,看到了法国的最新解决方案,然后就推翻了自己三天前的判断,轻轻地吐出一个单词,“无耻……”

    电视上播报了巴黎政府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简单来说就是鉴于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想要独立,巴黎正在考虑一项南北分治计划,旨在不留后患的解决问题,取得一个双赢的结果。

    看起来是没问题,但是有抄袭英国对待殖民地的政策嫌疑,但这还不是他痛骂法国人无耻的理由,还有其他理由。

    “怎么了?”英格丽·褒曼披上外衣,坐在男人旁边询问,“不是可以谈么?法国人能够在民意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还给当地人一条生路,以我对法国的了解,真的挺不错了。”

    “英格丽,你不是去过非洲嘛?还见到过沿途的情况?”艾伦威尔逊伸出手抓住了英格丽·褒曼的手询问。

    “我上飞机有瞌睡的习惯。”英格丽·褒曼有些不好意思,仍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含义。

    指望一个女明星有地理知识,确实是有些过分了,想来普通法国人也就这个知识水平。

    “南北分治?法国要沿海,把内陆给阿尔及利亚人?”艾伦威尔逊冷笑着解释道,“泰勒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是撒哈拉大沙漠,沙漠面积占据整个阿尔及利亚的百分之八十五,如果法国切下这一部分给阿尔及利亚人,这将是史上最大的人间惨剧。”

    南北分治要是这么划界,暂且叫这个内陆国为阿尔及利亚,这个阿尔及利亚的生存情况会瞬间把乍得、尼日尔甩在身后,乍得好歹有个乍得湖,尼日尔有尼日尔河上游的水源。

    这个阿尔及利亚真是除了黄沙什么都没有,都不存在常年河,只有一些季节河存在。

    法国在法属非洲独立国家的划界上,就已经制造出来几个注定悲剧的国家了。

    要是让阿尔及利亚这么独立,马里、乍得什么都不叫事了,阿尔及利亚才是最大的悲剧。

    英格丽·褒曼这才知道其中的关键之处,“那法国人会不会支持?”

    “如果法国人都是你这种地理水平,那是不会支持的。说不定还以为是法国吃亏了。同样阿尔及利亚人也不会支持,他们是本地人,当然知道法国留给他们的地方是一个死地。”

    话音刚落,英格丽·褒曼就掐了一下男人的软肋,“跟你这么多年,也算是尽心尽力,你就这么说我?”

    “我错了,不过你应该考虑战争会不会对法国本土造成影响,看看有什么生意做。”艾伦威尔逊听到这个方案,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南北分治是一个废案。

    如果阿尔及利亚人对公投结果不满意,同样也不会接受这个不留活路的方案。那么军事行动应该还不到停止的时候。

    这个所谓的南北分治,就是戴高乐政府的一个大内宣,对法国公民表示诚意已经做到了。阿尔及利亚人要是反对,那么继续战争的责任就不在法国这边。

    如意算盘打的响,好处都让法国人占了,还把战争责任推给殖民地,不愧是大陆国家,很有我大清对准格尔的宽宏大量。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并不担心。”英格丽·褒曼小声嘀咕,这样一桩惨剧,艾伦威尔逊却一点不当回事。

    “因为和英国无关。”艾伦威尔逊轻描淡写,这事在他前世的祖国历史上经常发生。每一次改朝换代从无例外,打到没人敢继续争夺天下为止。

    其后果当然是普通人承担,甚至都成一个梗了,以隋朝八百九十万户来证明李世民水平不行的人大有人在,贞观之治休养了二十多年,才恢复到了三百万户。这难道不应该指责杨广搞得天下大乱么?

    可魔幻的是,杨广在网络世界名声相当好,时常被抬出来压皇帝标杆李世民。

    已经判断为法国对内宣传的大内宣,艾伦威尔逊就判断出来,阿尔及利亚的结果还要在等等,他在巴黎是等不出来结果的,接下来还要扯皮扯皮,文攻武吓一番,他没这个时间,还要回伦敦复职。

    主持圭亚那独立,顺便去了一趟华盛顿的麦克米伦都回到伦敦了,他总不能一直在国外不回去,不回去谁看着……辅助大臣造福民众?

    这一次返回伦敦,艾伦威尔逊想要通过内政部考察一下前世界第一造船大国的造船业现状,这会因为日本刚刚公布了日本造船业的年终报告。

    日本造船业在刚刚过去的一年,超过了英国,成为了世界第一造船大国。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艾伦威尔逊,就不得不好好看待一下这个对手了。

    去了亚洲一圈的艾伦威尔逊,此时想起来了马金斯说过英国造船业利润下降,这一次回来算是摸一个底。

    “造船业是英国的优势产业,一九四五年下水的船只还占据全世界的一半。”艾伦威尔逊也不想比比叨,但民众造船业衰弱,会让军用造船成本上天,他不比比叨也不行。

    应召而来的马金斯,不得不承受了老朋友的愤世嫉俗,心里还好奇艾伦威尔逊怎么还学会了日语,一口一个八嘎的。

    “这没办法,日本的人力成本底。”马金斯不由的苦笑道,“欧洲这边英国还要和德国竞争,但是现在日本的势头比德国还要猛烈。”

    “人力成本底?我们又不是没人力成本底的地方。”艾伦威尔逊双手掐腰,歪着脖子问马金斯,“现在造船业的平均利润是多少。”

    “不到百分之十了,不然我年前怎么说,造船业出现问题了呢?”马金斯扼腕而叹,“我们也正在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别勒住皇家海军的军费,办法就有。”艾伦威尔逊阴阳怪气的的嘟哝一句,“百分之十,比我想想的还高一些。不算特别恶劣,不过也应该想想办法了。”

    他没说错,至少比二十一世纪的世界造船业利润高多了,诚实的说,二十一世纪的造船业是中日韩竞争的格局,这种格局之下,自然是都不赚钱。

    世界经济繁荣的时候,三国的造船业没有利润,世界经济有一点风吹草动,当年基本上就是赔钱的,一年赔几个亿就当是政绩。

    自然还有百分之十的利润,艾伦威尔逊还觉得挺高,几十年后都是赔本赚吆喝当然高了。

    挑选几家公营和私营的造船厂,艾伦威尔逊就跟着马金斯进去摸底了,内政部管的事情相当杂,以此位列三大部当中,马金斯还是相当有面子的。

    几个小时之后,两人走出船厂艾伦威尔逊还在喋喋不休,“造船业一旦衰落,军用造船也会受到影响,值得通过一切的手段让日本感觉到困难。”

    “你想把马来亚的老爷军舰拉到日本?”马金斯一挑眉,老同事不会想要炮舰外交吧?

    “你想多了。”艾伦威尔逊摇头,“我想要让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日本违法补贴,对其他国家进行倾销。”

    英国做了这么多年第一海洋强国,总是留下一点底蕴。

    当大量的合同产生,纠纷自然不可避免。而在处理这种海事海商纠纷时,企业就要面对国外仲裁,国际上普遍适用英国的海事法,海事仲裁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是公认的国际海事仲裁中心,所以其仲裁裁决在国际上的可执行性是最高的,伦敦的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恰好能够管到现在这个问题。

    “公营造船应该尝试合并减少竞争,至于私营造船企业也应该进行整合。如果能够在政府的引导下,和日本造船进行竞争的话。总是能够比现在强一些。”

    马金斯一边听一边想,最后回答道,“要是这么做的话,找证据就应该由克拉克松提供。不过好像我们是自由世界,这是不是算贸易保护?”

    “你觉得英镑区算不算贸易壁垒?”艾伦威尔逊冷幽幽的反问。

    两人不约而同终止了讨论,就像是根本没说过话,马金斯贸易无意的道,“我想办法做一个必须要拯救造船业的理由,不过需要国防部帮忙。”

    “只要关于造船业的报告诚实可靠,国防部一定愿意帮忙。”艾伦威尔逊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明确有多少船厂出现经营困难。必须让这个信息被内阁知道。”

    当然这还是不够的,艾伦威尔逊在想韩国是如何击败日本造船的,能不能借鉴一点经验。

    那么应对日本造船的威胁,艾伦威尔逊的想法差不多也就三点,第一就是通过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和克拉克松进行长臂管辖争取时间,然后马上开始调整英国的造船业侧重点,最好能够让欧洲其他国家帮忙。

    同时他现在要说服内阁,启用马来亚建立的一系列职业学校学生,来本土的造船厂实习。

    英国本土毕竟距离日本太远了,真要刺刀见红还得是扣住马六甲海峡的马来亚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