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明彦是出了名的抠。

    要他请吃饭,简直就是得等六月飞雪。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往日里除了上朝全无交集的两个人,漆明彦怎么突然就想请百里烨吃饭了?

    百里烨以为好歹也是大酒楼,万没想到竟然只是个路边摊,而且还是个非常僻静的路边摊,马车进不去的小巷子,两人肩并肩走了能有两盏茶的功夫。

    这鬼地方,也不知道怎么被漆明彦找着的。

    一处馄饨摊。

    掌摊的是个老汉,看着约莫有五六十了,鬓发皆白,眼角皱纹怕是能夹死苍蝇,不过面容和蔼,瞧着是个善心的人。

    百里烨回翊城这么久,还没吃过这些路边摊,不过也并没那么排斥,很自然地坐在了漆明彦对面。

    漆明彦看了他一眼,与老汉招呼道:“两碗韭菜馅儿的。”

    “好咧!”老汉热切地应了一声,粗糙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转头进了屋里头。

    “将军,这处的韭菜馅儿馄饨是整个翊城最地道最好吃的。”漆明彦从筷筒里抽出一双筷子,递给百里烨,又给自己也抽了一双。

    百里烨接过,筷尾在桌子上用力敲了敲。

    “倒没想到漆大人竟然喜欢吃路边摊。”

    漆明彦忽略了话里的调侃之意,笑道:“将军是在边关吃过苦的人,应当也能接受这路边摊吧?”

    “自然能。”百里烨看着老汉忙碌的身影,说道:“边关苦寒,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吃上口热的。那时候谁若是能给我一碗热馄饨,他让我做什么我都能应承。”

    漆明彦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面上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后又道:“让你去死也应?”

    百里烨笑着回答:“应,不过得缓一缓。”

    “将军辛苦了。”

    “保家卫国,何谈辛苦?”百里烨摆了摆手。

    恰时,老汉端着两碗馄饨走了过来,莹白的汤汁,碧绿的葱花漂浮其上,鲜美的馄饨隐绰于下,惹人指动。

    百里烨捧着碗,先大喝一口汤,汤汁浓郁鲜醇,他大呼一口“爽”,漆明彦大声笑起来,也跟着喝了一大口。

    一碗馄饨里,不过十二只,根本不够两个大男人吃的,反正是漆明彦请客,百里烨本着不宰白不宰的原则,又叫了两碗,漆明彦欲言又止,最后也给自己叫了两碗。

    两人沉默着,嘴里唏哩呼噜,直到吃出一身汗,喝掉最后一口汤,百里烨摸了摸肚子,意犹未尽,这才想起正事来。

    “感谢漆大人款待。”

    这是真心话。

    要知道能从漆明彦口袋里掏银子,那简直比从户部拿钱还要难,能请顿馄饨已经是顶天的了。

    对于漆明彦而言,百里烨这就是蹬鼻子上脸的典型案例。

    他钱袋子疼。

    不过一想到回头能报销,他觉得这疼稍稍得到了些许缓解。

    “漆大人可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漆明彦愣了一下,随后咧开一嘴白牙,百里烨也跟着笑,两个大男人跟傻子似的坐在人家摊位上对笑,那大爷倒是觉得没什么,看了他们一眼,面上的皱纹又挤了起来。

    “倒也没那么严重,不过确实是有事想问。”

    百里烨往后仰了仰,打了个饱嗝:“可是想问最近柳大人的举动缘由?”

    “正是。”

    “我要说我不知道,漆大人信吗?”

    漆明彦没说话,只斜着眼看他。

    百里烨摸了摸鼻子:“漆大人身在朝局,却心思通透,明了如今朝中暗潮汹涌,柳大人动的这批人,明里暗里,都与本将军有些牵扯,若说本将军没做什么动作,漆大人肯定也不信,不过本将军确实也没让人去刺杀他。”

    漆明彦眉心微动。

    “柳大人为人刚正不阿,是朝中难得的破案人才,可惜性子实在太直,不会做人,朝中想要杀他的,恐怕不在少数。”

    “所以将军也不否认您是其中之一?”

    “不否认,如果有机会,我确实想杀了他。”百里烨深呼吸一口气:“可惜啊,柳大人一心只想肃清朝野,剖析真相,不爱钱财,不爱美人,不爱权势,实在是无处下手。动朝廷官员,总得有个名目不是?”

    漆明彦点头:“将军所言极是。”

    “更何况,他还是我大舅子呢,再怎么说,本将军也得护着他,要不然他那个妹妹可不是要在我府上作妖?”

    “将军怕这个?”

    “那当然是怕的,我家夫人性格温厚善良,我又不能时常在府上陪着她,若是一个不小心着了人家的道,我上哪儿哭去?”

    对于黎童之前出的几次意外,漆明彦是知道的,对于百里烨这番话,他多少也信那么七八分,故而没往深里纠结。

    “再者说了,柳大人这般不畏强权,下辈子一定能投个好胎。”

    漆明彦倒抽了一口凉气,若说前几句话都是在夸柳行的话,这句话就是明晃晃的威胁了,他就知道百里烨没那么容易放过柳行,这段时间的按兵不动不过是在麻痹对方,以及麻痹他们这些微有心思的人。

    这顿馄饨,不亏。

    “只是本将军不明,漆大人是为谁所用?”

    漆明彦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动了动,他是没想到百里烨这么直接,都吃了他的馄饨了,连句多余的客套话都不讲,就这么上来开门见山,实在是有点让人措手不及。

    “将军非要问得这么明白吗?”漆明彦的语气有些冷。

    百里烨笑了笑,全然不在意。

    “漆大人不涉党争,这些事你明明可以不过问,却还是来了,能让漆大人破费请吃饭的人,恐怕也不是什么无名无姓的人吧?”

    “不过一碗馄饨,算什么请客吃饭?”漆明彦心虚地摸了摸膝盖。

    百里烨数了数面前还空着的几只碗,唇角勾起,说道:“不止一碗哦漆大人。”

    漆明彦哽住:“……”娘的,钱袋子更疼了。

    “漆大人,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本将军确实不知道。”百里烨摸着已经凉了的瓷碗:“如今柳大人一意孤行,看这势头,怕是要得罪整个朝堂上的人,现在还只是我这一方的人,下次或许就不是了。”

    话没有说透,但漆明彦知道了。

    柳行大概是受了谁的指点,觉得朝堂污浊,想要替皇帝来一个彻底的大清洗,或许也不是替皇帝,柳行自己就是一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二愣子,致力于打造出一个百姓安享河清海晏的太平盛世,要不然那些个经年悬案也不会在他手上破获。

    大理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跟他挺像的,尤其是他亲手提拔上来的那几个,那可真是驴拉磨似的一往无前。

    这次动荡,也有他们的功劳。

    也不知道柳行是怎么跟他们说的,一个两个全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尤其是在查找到那些官员们的罪证的时候,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查起来更带劲了。

    对此,柳行只有一句话:“再接再厉。”

    百里烨和漆明彦分开之后,立刻就打道回府。

    “碧雨,派人盯着漆明彦,看看他在为谁做事。”

    “是。”碧雨朝着身后打了个手势,只见一道影子迅速划过,就算有人看见了,也只当是看花了眼。

    “老小子藏得挺深,要不是这次柳行大动朝局,恐怕他还会蛰伏着,这些老狐狸也真够沉得住气的。”

    一阵冷风吹过来,百里烨拢了拢袖子:“天又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到时候……”

    想到黎童,百里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

    “将军是想带着夫人去别院避寒吗?”

    “嗯,你先让人去打扫打扫,趁着还有时间。”

    碧雨点头。

    有时间,但不太够了。

    而漆明彦离开馄饨摊之后,并没有回府,而是重新进了宫。

    御书房内,百里冼皱着眉头,听着漆明彦说的那些话,心中思绪繁杂,他原本还以为是百里烨透了消息给柳行,故意让柳行做这些事,好麻痹他,却没想过百里烨真不知道内情,反而是柳行背后有高人指点。

    不过也对,百里冼登基的时候,柳行就已经是大理寺卿了。

    年纪轻轻,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百里冼留着柳行,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柳行是先皇选的。

    其下也有不少人想要挤走他,毕竟柳行为人只擅查案,于人际交往方面实在是比稚龄儿童都不如,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得罪了很多人,这次更好,一下子得罪完了,原本两方人马还在互相较劲,现在柳行横插一缸子,朝上人人自危,硬是有让对立的两方有合作的趋势。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柳行行事,触及利益,没有人会坐以待毙。

    百里烨回了府,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黎童,黎童正在因为柳行而头疼,她是万没想到柳行竟然这么不受控,不过思前想后,她也琢磨出一个计划来,干脆来个朝局大乱,自己的党派不好过,对面的党派也别想安居一隅。

    大家一起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