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我的1992 > 第1178章 父亲和初恋是渣男
    没办法,陈文就是喜欢戴饶。

    陈文比戴饶小两岁,前世戴饶给《我爱我家》电视剧唱主题曲的时候,戴饶22岁,陈文20岁。

    那个时候,陈文的父母已经去世一年,他整个人活得恍恍惚惚的。1994年初的时候,《我爱我家》电视剧在电视台播出,陈文特别喜欢看这部剧,别人看这部剧是图个笑,陈文则是借这部剧缅怀自己的父母,他非常羡慕剧中贾家和和睦睦一大家子人。

    每当单集结束时,戴饶演唱的主题曲响起,陈文都不舍得换台,他每次都会认认真真听完这首歌。

    听了一遍又一遍,怎么听也听不厌,他无数次幻想自己能够和父母再见面。

    出于对自己身世的感伤,以及对这部剧的喜爱,再加上歌曲本身也非常感人,使得陈文特别喜欢演唱者戴饶。

    剧中讨观众喜欢的喜剧明星,贾志新的扮演者梁田,陈文倒不至于那么追捧,但他发自内心地喜欢从未谋面、却用歌声陪伴了他前世二十多年的戴饶。

    今天,戴饶就坐在陈文斜对面。

    陈文端详着戴饶,他心中的小寄托。

    戴饶不是那种长得很美的女孩子,既不是俊俏型,也不是妖媚女。她眼睛不大,鼻梁也不挺,五官算不上特别出众,但这女孩有一种帝都小妞的纯天然气质。

    陈文思考了半天,给了一个评价:戴饶是那种表面带着一点小叛逆的容貌和气质,内心却是很乖巧和渴望找人依恋的性格。

    这个判断,一半建立在陈文前世对戴饶人生的阅读上。

    戴饶是单亲家庭孩子。

    在她5岁的时候,父母离婚,父亲另外找了个女人组建家庭,抛弃了戴饶和她母亲。而且戴饶的父亲拒绝向戴饶母亲支付戴饶的抚养费。

    母亲独自一人带着戴饶,家里的生计很糟糕。从6岁起,戴饶每天去捡垃圾,去小工厂捡废品,卖给回收站换钱补贴家用。

    戴饶小时候每天不得不混迹垃圾堆谋生计,贫寒的家境不足以负担她天天洗澡。事实上,每周能洗一次澡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以至于戴饶小时候身上衣服总是脏兮兮、臭烘烘。

    因为这个,戴饶被学校同学歧视、厌恶和排挤。他们嘲笑戴饶是“没爸的野孩子”、“捡垃圾的乞丐”,骂她,打她,拿垃圾丢她,不许她参加班上的集体活动。

    同样是和母亲一起过单亲生活的女孩,陈文以前很可怜欧可岚,但今天见到戴饶,他想起前世这些记忆,他觉得戴饶比欧可岚还要可怜。

    欧可岚的爸爸没有离开妻子女儿,只是独自在美国奋

    斗,欧家三口人多年来始终是一体的,始终是内心有希望的。

    然而戴饶,从5岁起,父亲就抛弃了她们娘俩,戴饶从小是在彻底悲惨的单亲家庭长大的,受尽了苦,小学期间遭受过多年的校园霸凌。

    幸亏戴饶心理承受能力超强,换做许多21世纪的孩子,被校园霸凌之下,可能扛不住屈辱,最终选择自杀。

    前世的戴饶,1990年高中毕业,她自己开始跑比赛,参加各种歌唱比赛。谢冬刚才说的那次,1992年帝都青年歌手大赛,戴饶参加的其实是初赛,在第三轮被刷掉了,没能进决赛。

    陈文在前世知道,明年戴饶将考入帝都舞蹈学校。因为身高太矮,只有1米58,无法读舞蹈专业,只能被调剂到舞蹈学校的声乐专业。

    今年戴饶报名参加了一个歌手培训班,一家名叫天星文化娱乐公司的经纪公司办的。11月,天星公司把几个唱功比较好的歌手,送到日本去参加比赛。

    这件事,陈文是很知道业内行规的。

    从年代开始,华语乐坛的标尺就是由湾湾的文娱机构来厘定的。为什么是这样,这是历史原因,一两句解释不清,内行人都懂。

    但是在90年代初期,海峡两岸的关系总是起起伏伏,很微妙。大陆萌新艺人赴台参加学习和培训不如以前容易,于是很多艺人走的是日本这条路。

    90年代初期的中日关系是非常好的,两国邦交正常化在今年走到第20个年头,方方面面的合作都处于蜜月期。像戴饶这样的萌新艺人,被华夏的文娱公司送去日本学习交流,属于常态。

    在赴日本交流学习的过程中,戴饶遇到了赴日本参加演出的老男孩乐队。

    陈文知道,明年,也就是1993年,对于戴饶会非常关键。

    她会在1993年上半年与天星文娱公司签经纪约。

    随后她会在1993年夏天被天星文娱公司推荐给华夏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后者旗下的一个剧组正在拍摄电视剧《我爱我家》,戴饶将为这部剧演唱主题曲。

    在这部剧的拍摄和歌曲录制期间,戴饶会与隔壁一个剧组的配角谢冬认识,并且谈恋爱。

    恋爱期间,谢冬也拿到了一首特别厉害的歌曲《笑脸》,并且积极为新年做准备。

    接下来,进入1994年。

    1994年元旦当天,戴饶和谢冬同时迎来各自职业生涯的起飞点。

    这一天,《我爱我家》在全国各大地方电视台播出,戴饶的歌声飘进全国亿万观众家的电视机。

    同一天,谢冬的歌曲《笑脸》发布。

    90年代的歌手,被21世纪的歌迷评过“一个人一首歌”。像江姗的上榜曲目是《梦里水乡》,谢冬也进了榜单,凭借的就是《笑脸》。

    1994年1月份,戴饶和谢冬同时火了。

    在春节之后,这俩人聚少离多,各自跑场子参加拼台演唱会,全国各地到处飞。

    戴饶是1972年4月的,谢冬是1963年1月的,俩人年龄相差将近10岁。

    戴饶的人生成长路,缺了父爱和父亲的对她的责任,于是她特别喜欢年龄大一些的男朋友。这叫找弥补,缺啥补啥。

    1994年初,戴饶和谢冬虽然很难见面,但戴饶对谢冬的爱反而更强烈。

    4月份的时候,戴饶趁着自己演唱会档期有几天的间隔,飞去了谢冬跑场子的城市,悄悄地探班,希望给心爱的男朋友带来惊喜。

    但没想到,惊有了,喜没有。

    当戴饶抵达谢冬住处时,她居然捉奸了!

    谢冬和杨玉莹当时睡在一张床上,做着谢冬之前和戴饶做的那些事。

    戴饶没有闹事,当场宣布与谢冬分手,转身离去。

    从此,戴饶把全部精力投进了事业,该唱歌就唱歌,该拍戏就拍戏,《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她出演小角色,演唱主题曲,成为了90年代帝都当地女歌手当中最富盛名的70后姑娘。

    在戴饶的人生路上,她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父亲和初恋对象,全都是出轨的渣男。两次巨大的打击,彻底毁灭了戴饶的爱情观,她不再相信男人。

    忙事业,做慈善,戴饶的前半生活得很忙碌,却始终单身一人。直到周岁,戴饶才嫁人。

    回忆起这些内容,陈文心里愈发地心疼戴饶了。

    陈文觉得,前世戴饶对他而言算是有恩的,戴饶为《我爱我家》演唱的主题曲曾安抚过陈文的心,就冲这一点,陈文便有理由报答戴饶。

    这一世,陈文绝对有机会,并且有实力和底气帮一帮戴饶。

    不论是事业,还是生活,他都有实力和手段。

    陈文想着心事,端详着戴饶。

    但是,我们陈老师不爽了。

    谢冬没完没了地找戴饶说话,那神态,那语气,那态势,陈文太懂了。

    陈文本身也是渣男,而且是全球唯一有重生金手指的泡妞达人,他两世活了47年差1个月,什么样的表情没见过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