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杨晟已过万重山 > 第九十五章 可怕!
    当自己所熟悉的大师兄以这样一副面容展示在他们面前,七里宗众七杰弟子面容震讶,虽然他们知道自己一直所行的事情并不光彩,甚至是灰色的。但他们是信任大师兄的,知道无论眼前的一切如何让人疑惑,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大师兄所做的一切,肯定是为了宗门好。

    然而面对姜胤如今这幅样子,看到地上被姜胤所伤的赵子恒,他们心底此时也产生了剧震,这真的是为了宗门吗?这甚至是,为了大梁和此间的人世正道吗?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尚在心惊魄动之时,姜胤声音响起,“赵子恒背叛师门,蜀山弟子勾结妖族,罪当诛杀!立即拿下!”

    他的双目变成竖瞳,他冲七杰弟子下达指令,抢占先机,不给他们有所疑惑和反应的时间,而同时姜胤的目光至始至终停留在楚桃叶身上。

    眼前的女人,才是他目前最大的威胁。

    楚桃叶的出现让青荷玄睿修远一阵振奋,杨晟问楚桃叶,“师门来了多少人?”方才千钧一发,若不是楚桃叶,他可能就是重伤的局面。蜀山弟子一向以楚桃叶为主心骨,这意味着后面源源不断的援军。

    楚桃叶看他一眼,道,“我先来打头阵。”

    杨晟微怔,这是说只有她一人的意思?因为即便考虑到惑敌,让人猜不出虚实,楚桃叶也应该透露一个范畴以对应他的询问。而楚桃叶现在的回应相当实诚,杨晟心忖该感谢她没有说谎诓自己吗?

    但旋即杨晟看到楚桃叶对他施于一个坚定的目光,那含义是“有我在,不必担心。”

    但关键是现在身陷大梁这个泥潭里,根本不可能不担心啊!

    杨晟心头暗暗叫苦之时,忽然看到楚桃叶握剑,身子一动,剑光相随,原来那边王侯得了姜胤指令,先压下心头的那些疑惑震荡,向玄睿抢攻,他虽不至于听他们大师兄的话把眼前的蜀山弟子全数诛杀,但是拿下对方还是可以的,首先把眼前威胁去除,再来听大师兄解释这件事。

    他向玄睿猛攻,将功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刀光匹练洒出,带出一种让人置于无间地狱的意境,光是王侯这一刀,就足可以一敌百,轻而易举斩杀俗世数百精兵猛士,若是寻一处关隘,当真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玄睿的飞燕功衍生出的刀法和如出一脉,重在轻灵,讲究出击不过于盈满,便能处处寻找生机,从不可能中寻找到可能,绝处逢生,或者破敌制胜。最擅长以弱击强,所以即便王侯修为高出他不少,但面对王侯那种“修为之下无一合之敌的”霸道刀法,玄睿仍然可以苦苦支撑。

    只是个中体会,就像是飞燕在炼狱火海中穿梭,总是羽毛被烧灼,总是被那些火雨溅射得遍体鳞伤,每每好像下一刻就要一头栽落,却始终能够坚韧翱翔,这就是飞燕功法,以玄睿的说法,就是牛皮糖,只要还剩一口气,我就是让你无法一锤子打死我,就是你始终吃不到嘴里的肉。

    王侯的刀光越加酷烈,也越加迅猛,甚至打出了真火,此时更有功力发挥到十二成,拼着事后后遗症也要杀死玄睿的迅猛之势,玄睿毕竟和他有修为差距,对方修行四十年,练刀也有二十年,在七里宗山中修行地,才练出了这一手万人敌的刀法。玄睿哪怕飞燕功再玄奥,也不过才持刀不到一年,而且神念一直被对方压制,若非彻底拉开距离,否则根本无法神念锁定对方杀伐出刀。

    就在王侯爆发潜能逼出十二分功力也要抢在蜀山援手之前袭杀玄睿之时,一道剑光刺入他营造的炼狱地火,那一剑让玄睿所面临的火海意境顿时被猛烈的一压,像是那一道剑光如同极致的冰寒能让火海寂灭,顿时让这些火海迅速在剑光逼临的时候收缩,以作殊死一搏!

    楚桃叶一剑,王侯漫天洒出的酷烈刀光汇于一道,和楚桃叶剑尖相抵!

    王侯一声闷哼,刀断,被这一剑洞穿前胸,然后惨哼一声倒飞出去,或许没有当即生机断绝,但至少已遭重创,事后修为减半是可能的。

    玄睿直接看得呆了,自己苦苦支撑的对手,拿给桃叶师姐一剑就搞定了,需要这么让人没自尊吗……可莫名感觉好爽气!

    符霞怒叱一声,身旁悬浮的匣子不断射出飞针,眼前顿时变成了一片金光刃网。把楚桃叶和殃及池鱼的杨晟笼罩其间,然后收紧。这道金光罩网能够切碎其中的任何事物。楚桃叶剑光再起,这些金网断裂成片片飞絮。符霞戴着的灵器手套寸寸断裂,双手迸溅出鲜血,嘴角溢出血丝来,眼底显出震愕的神色,这就是蜀山瓦屋脉的第一弟子的实力么。

    但旋即符霞眼神凌厉,她本也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天罗金网能够彻底的锁死楚桃叶,只需要争取到那一线时机就够了,席芊芊从她破烂的伞柄之下抽出的利刃,龙魁凝聚风雷一击的拳头,赵大力手上青铜盾边缘锯齿而锋锐的刃面,三人从不同的角度,在楚桃叶破开那天网的瞬间从三个方位袭击她的身躯。

    楚桃叶破开符霞的金网,必然也是灵炁伴随剑势爆发,体内灵炁后继尚不能驰援之时,三位“七杰”早配合默契,与这个时候齐攻,讲究的就是他们七杰多年培养的默契和练习的合功之法。在这样的攻势下,哪怕他们七里宗一名长老级强者,都要受创!

    楚桃叶手中剑伴随着她拨云般的手法于头顶轻旋,她破开符霞的金网确实需要一些力气,体内也确实是处于灵炁新力尚未重新补充之时,看似如此,但其实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她不需要那些新力。

    楚桃叶长剑握着,身子骤然在半空划出残影,旁人看上去是残影,但却是她身法快到一定程度的显示,这些残影只是前奏,而让人真正感觉到心惊胆寒的,是她同时爆发出来的剑雨,剑雨泼天撒开,让人睁不开眼。

    席芊芊骇然发现自己手中伞刃一触剑雨即被荡飞,完全持握不住她手上的那柄伞刃,正因为如此,柄还在她手上,但上半截的短刃灵兵,就那样被劈断,同时手上一凉,左手鲜血淋漓飞退,即便已经闪电般横掠出去,腿部也随即中剑,她终于忍不住一声惨哼,抛出一道血雨。

    龙魁的一拳被一剑直接从臂膀钉穿而出,然后楚桃叶单手和龙魁拳面碰上一掌,再同时拔剑柄抽出七情剑,龙魁整个人捂着喷血的手臂倒飞出去。

    回剑的楚桃叶身侧漫天的剑雨形成无数蚍蜉,向着赵大力的青铜盾轰击上去。那面灵器盾牌肉眼可见的盾面无数的凹陷,然后这些凹陷汇集成一个大洞,被剑雨直接轰开。赵大力身子撞到了十来丈之外的壁面,满身是血,手上青铜盾中央一个大豁口,宣告报废。

    转瞬之间,四人可以合围一名七里宗长老强者的联手攻势,就这样被楚桃叶碾碎。

    杨晟震惊的看着面前身段妙曼到让人移不开眼的女子,心想这女人是否太强了一点!?

    这个时候楚桃叶才反持长剑贴住腰身侧面,轻轻闭目调息,重新运转体内灵炁。

    方才那七里宗几个弟子吃定她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时发起围攻,实则楚桃叶根本不需要调集体内新生灵炁,靠着第一轮的灵炁运转,就已然破开了三人攻势,反击回去。但眼下似乎已然是确确实实第一轮灵炁耗尽,需要调息调集新生灵炁补充体内经脉灵台。

    旁边一道红芒闪过,一条骨爪速度迅疾到了连杨晟都心头一坠暗道糟糕的程度袭来。

    “就算你楚桃叶再厉害,在我面前也活该你死!”

    让自己师弟师妹合攻楚桃叶,用他们尽数负伤的代价,换得楚桃叶的调息,一直隐忍到此刻的姜胤终于出手,他等得就是这一举穿刺楚桃叶,把她挑在自己骨爪之上,香消玉殒的痛快一幕。

    姜胤的第三只骨爪速度极快,其速度堪比楚桃叶在全盛之时的出剑,杨晟想要出斧帮助楚桃叶防御,也知道晚了一线,方才为了让楚桃叶展开攻势,他已经退出足够的距离,眼下再出斧也是救之不及。

    姜胤两个竖瞳流露出激动的神色,他足有堪比楚桃叶全盛时的战力,此时更在她最虚弱的时候出手,算到现在,终究是他赢!

    但他骨爪即将临身,眼看着就要把楚桃叶从胸口要腰身刺出五个大洞的瞬间,姜胤的一对竖瞳猛然颤动。

    因为他看到闭目调息的楚桃叶,嘴角突然上扬,露出了笑容。

    而后她一双杏仁双目骤然睁开。

    伴随着等候多时的笑意动人心弦!

    调息为何要闭目?所以她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让姜胤以为她虚弱。实则在破开符霞金网的那一刻,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付出足够的代价,而且在那一瞬间,她已经完成了体内灵炁的新生轮替。

    她调息调集灵炁新旧轮替的速度,实则超出了七里宗所有人的预估。

    所以此时的楚桃叶,一直处于全盛之时。

    论战斗,楚桃叶不惧任何敌人。

    如瀑布坠地炸开的剑雨凭空充塞了所有人眼前的天地。

    一旁各自负伤的七里宗众弟子,心头只有一个阴霾,若知道他们面对的是这样的楚桃叶,恐怕没有人愿意以重伤折损无数年修为的代价,面对这样可怕的敌人。

    爆洒的瀑布剑雨之中,姜胤的骨爪满是骨刺和七情剑碰撞的火花,那些花火组成一条火龙,把姜胤从这头轰到了那头,片刻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嘶鸣,姜胤爪缚着王侍云的那条骨爪手臂被斩断,整个人连带着剩下那条千疮百孔的骨爪,往后跌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