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百妖行世录 > 043章:天赋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让整个画室人心惶惶,老师校长东跑西跑急红了眼。

    大雪纷飞,冷风丝毫没有怜惜众人的意思,依旧刀片一般刺向周遭,还幸灾乐祸地将鲜血气息吹散向各个角落。

    些许白雪落在女孩怀中紧紧抱着的速写板上,灯光下,速写板上刻满了三个字:

    “我好笨。”

    对于女孩的跳楼众人纷纷猜测,但只有教室里泣不成声的女孩舍友知道她为什么自杀。

    瘦小女孩早起晚睡,活得像一台贴了发条的机器。

    刚刚开学的时候,她会抱着洋娃娃冲别人微笑,扬言说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考到前十。

    后来,女孩说到做到,她很努力,桌子下堆的速写几乎齐平膝盖;素描画了一张又一张,颜料用光的速度很快……

    午夜的楼道里三三两两的人都离开了,但她不走,她依旧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咖啡继续画画。

    她说她害怕,于是把自己的洋娃娃抱在脚边,咬牙坚持着。

    黑眼圈越来越重,走路都有些飘。

    舍友告诉她,让她休息休息,因为实在坚持不住了,所以她休息了一周。

    尔后,依旧是周而复始的早起晚睡。

    她害怕自己上课打瞌睡,于是每天以咖啡提神,每天早起趁着寒风晨跑。

    她上课认真,下课努力。

    第一次考试失利,女孩笑着说没关系,应该是她还不够努力。

    同宿舍的一个女生笑话她,说即使这么努力还不是考不过自己?说她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其实女孩自己心里清楚。

    她真的在用心,谁会傻到天天为难自己做样子呢?是被窝不暖和,还是手机不好玩?

    女孩的手机屏幕上写着“坚持就是胜利。”

    女孩每一周都会拿着手机给自己的父母拨通电话。

    舍友知道,女孩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妈,我又进步了!我一定可以考上一本,等我考上一本我就带你去莫高窟看佛像壁画好不好!”

    女孩很腼腆,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弱不禁风,文文弱弱。

    但她在上课打瞌睡的时候敢用刀划醒自己。

    渐渐的,女孩累了,她不爱笑了,瘦瘦小小的身影虽然依旧夜夜出现在走廊里,但她发现,自己根本就追不上。

    女孩追不上学校名列前茅的人。

    她接触美术的时间短,她从头开始,和别人的起跑线那是天壤之别,是云泥之差。

    一次次的打击,一次次的失利。

    女孩问她的朋友:“画画是不是需要天赋?我是不是太笨了?”

    朋友回答:“可能是你还不够努力。”

    女孩点点头,她开始反思自己,反思自己是不是不够用心,同样是人,她这么就甘心落在下风呢?

    时间继续流逝,女孩依旧如此重复。

    幸运的是,她真的进步了,老师夸赞她,与此同时她的成绩也越来越好。

    但,离前十名远远不够。

    她进步的速度太慢了,离联考的时间却越来越近。

    她又问自己的朋友:“为什么他们不努力也能考那么好?”

    朋友回答:“人比人气死人,别和他们比,比不过的。”

    女孩愣了愣,她将声音压到很低:“为什么我不聪明呢,如果我能再聪明一点就好了……”

    于是女孩每天画画的时候都在想,为什么自己那么笨呢?

    为什么自己那么笨呢?

    从小到大老师都说,努力就一定能考出好成绩。

    是啊,的确可以。

    但要花费的时间却是别人的几倍,甚至百倍千倍!

    疑惑,痛苦,嫉妒。

    这些悲观的情绪就像是藤蔓一般种在女孩的心口,然后疯长,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将女孩缠绕包裹,最终吞噬殆尽。

    物极必反,女孩抱着画板一跃而下。

    或许女孩会后悔,但她跳楼的那一刻确是义无反顾。

    警笛声在远处响起,透过飘飞的大雪,透过女孩无限的疑惑和悲痛,最终渐行渐近。

    尸体被带走,女孩的父母千里迢迢赶来,但来的时候却连尸体都没有见到。

    事情闹大了,晚课被迫早点结课,人群议论纷纷,三两个手挽着手朝宿舍走去。

    精英班的门口,肖北靠在门框上看着依旧不想离开的胡子泽道:“今天就别画了,不吉利。”

    “这世上没鬼。”

    胡子泽毫无惧意,依旧专心致志画着手头上的素描头像。

    肖北挑眉:“这可说不准……”说着便转眸看向胡子泽身后,就仿佛胡子泽的身后真的站着死去的女孩一般。

    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我说胡子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那女孩正一动不动站在你身后呢?”

    胡子泽面不改色,语气低沉:“随她站。”

    见过大胆的,没见过这么大胆的,肖北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道:

    “那行,您老天不怕地不怕,就搁这里画着吧,恕我不奉陪了哦!”

    说罢,肖北便大摇大摆走了,但没走几步又回头:“哎哎哎,胡子泽你别后悔!我走了可就只剩下你和女鬼了。”

    胡子泽微微点头,没有答话。

    说到这个份上,肖北也没什么可说的,转身本要走,但多多少少还是觉得不可大意,便靠在精英班的外墙后。

    墙内胡子泽专心画画,墙外肖北哈欠连连,但依旧不肯离开。

    同时期,桃林路102号街道。

    拐过国道和霓虹灯小巷子,一处不起眼的出租屋内,灯光依旧,一个孩子正坐在窗前大口大口啃着烤鸭。

    而男孩的脚下还有一大堆骨头,看样子至少吃了有十只烤鸭。

    无名盘腿坐在床上,原本紧闭的眼睛却霎时睁开。

    与此同时,胸口的刺痛突然间袭来,无名捂着胸口有一些猝不及防。

    按理说胸口的伤很久之前就结痂了,不应该还伴随着刺痛。

    忽然想到脸谱道人,无名蹙眉看向四周,但他依旧什么都看不出来。

    直到一小时后,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而胸口的疼痛也渐渐消散大半,这时无名才算是松一口气。

    有些发黄的灯光照在无名的灰色里衣上,他将自己的里衣脱下准备好好查看一下伤口。

    但只是刚刚脱下衣服,无名脸上的表情便瞬间僵硬起来。

    因为他的胸口处布满了古怪的深青色兽类花纹,青色花纹从胸口处显现,后蔓延直至左肩处。

    而且,他对这个花纹熟悉异常,因为无名在很多青铜器上就见过这种兽类花纹。

    也便是——饕餮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