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百妖行世录 > 041章:胡子泽
    十一月,北方岚山市,冬风萧瑟,大雪纷飞。

    呼吸间眼前满是白色热气,但冷风入喉,五脏六腑冻得有些难受,地面上覆了两厘米左右的白雪,靴子踩在雪里发出“吱呀”声。

    胡子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驻足,接着转身看向自己母亲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镜片上落了雪花,胡子则也不在意,而是不紧不慢从背包里掏出来一张学生证递给门卫。

    胡子泽抬眼,面无表情道:“精英班,胡子泽。”

    这里是桃林路的方原画室,入眼是一栋大楼和两栋小楼,最大的楼层共六层,一二楼是基础班,三四五平行班,最高处则是复读班和精英班。

    教室里只有铅笔在纸张上发出的“沙沙”声和老师评奖画面的声音。

    而就在正门被胡子泽推开的一刹那,门发出的刺耳“吱呀”声引得部分同学转头去看。

    胡子泽也不在意,他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模样,也不管别人的目光,而是扯了扯身后有些重的画袋,朝六楼走去。

    六楼精英班的门没关,因为是精英班人数少,所以单另有一件小教室,而不像其他班占地范围极大。

    这节课是素描课,素描老师个子不高长相却十分清秀,头发微卷,气质温柔。

    原本安安静静画画的众人却突然听到敲门声,而等抬头去看时,门口正站这一个瘦瘦高高斯斯文文的青年,而那青年正是胡子泽。

    “胡子泽!”

    王老师喜出望外,他笑盈盈看着胡子泽,一手接过胡子泽的画袋一边问:“你出院了?现在眼睛是什么情况?”

    胡子泽垂眸,嘴唇张了张却未发一言,他沉默许久才道:“我没事。”

    说着,胡子泽还冲王老师温柔一笑:“谢谢王老师,我自己来吧。”

    他抱着画袋朝自己的位置走去,周围同学纷纷侧目看他,甚至有几个大胆的还从自己炭笔旁拿起零食塞给胡子泽。

    并悄咪咪对胡子泽说:“你刚出院,多吃点。”

    身后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干咳几声道:“还有一个月了,都悠着点,考不上别回来找我,上课好好上,下课再聊。”

    将画架椅子画板摆好后,胡子泽还没来得及问,自己身边的肖北便率先开口:

    “欢迎回来哟,同桌,炭笔呢我给你削好了,前几周课题内容我也做了笔记,怎么样?我够仗义吧!”肖北一脸春风笑意,她把削好的十几只炭笔放到胡子泽面前。

    “谢谢。”胡子泽语气平淡,几乎没有多少感情。

    他扫了一眼肖北的炭笔,低声道:“下次不用了。”

    说罢便将画纸裱好,拿出老师给的写生照片一言不发画了起来。

    肖北翻了个白眼,一边偷吃零食一边纠结这个画面的耳朵到底该不该虚过去。

    上课三小时,下课十分钟。

    当“叮铃铃”的下课铃声响起时,原本的寂静被打破,王老师伸了个懒腰后转身离开,老师一走整个教室便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纷纷往胡子泽身边凑。

    “胡子泽你还好吧?”

    “你要不要帮忙啊,饿不饿渴不渴?”

    “胡子泽你……”

    ……

    被人群包围的胡子泽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来,他不愿说话,身边的肖北便叨叨叨替他回答。

    嘈杂的声音里,胡子泽将目光转移到门口贴的联考倒计时:31天。

    还剩31天,胡子泽蹙眉,肩膀有一些轻微颤抖。

    同时期,二楼走廊,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一边吃小零食一边八卦道:

    “听说没,精英班的胡子泽回来了,而且看起来像是啥事没有,神奇神奇。”

    “啊?我还以为他联考都考不了,那眼睛真没事?我舍友说她亲眼见到的,那电线就突然断了,然后风又大,那么细的电线像一把刀一样直接扫过胡子泽的眼睛……”

    她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一脸惧意道:“我舍友说,那个时候他吓坏了,因为胡子泽跪在地上捂着眼睛,血就透过手指的缝隙里一点点流出……”

    一听这话其他几个女生皆是一抖,脑海中画面显现,只感觉自己的眼睛也跟着疼了起来。

    “其实还有一件事,昨天晚上来我们学校应聘的那个小哥哥你还记得不?”

    “记得记得,太帅了,而且我悄悄告诉你,我感觉他又高又好看,甚至精英班的王老师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绝了!”

    “更绝的还在后面呢!”

    “什么?”她笑眯眯凑过去。

    “这个小哥哥,要去精英班当助教……”

    只听“呲啦”一声,她将干脆面捏碎了大半,原本好奇喜悦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她愁眉苦脸:“绝,真绝,好看的都往精英班跑。”

    “我也想考精英班,不过考不上。”

    吃了几口干脆面,她点头附和:“谁不是呢。”

    铃声响起,短暂的十分钟弹指一挥间,高高壮壮的速写老师做了一节课的范画后布置好作业,便是一节课的结束。

    下课后食堂里排满了人,密密麻麻的人甚至从简陋的食堂排到了班级门口。

    此时精英班教室里只有两个人,胡子泽和肖北,胡子泽沉迷画画,肖北则西翻翻东看看。

    空气里不再只有铅笔灰和颜料的味道,而是杂了饭菜的香气,蓝色窗帘被风吹到上下翻飞,肖北觉得有些冷,而且风还把饭香吹了上来。

    自觉十分不自在,她起身去关窗户。

    却是此刻,一直沉默不语的胡子泽开口道:“你不饿吗?”

    肖北点头如捣蒜:“饿啊!”

    “那你为什么还不去吃饭?”胡子泽头也不抬,依旧是专心致志画画。

    这句话一出,肖北脸色变了变,她挑眉:“这……这,这不是我们之前也常常在一起吃饭嘛,而且你还受伤了,我总不能自己走掉是吧,那多不仗义。”

    说着拍了拍自己的羽绒服:“我肖北,可仗义了。”

    闻言,胡子泽手里的动作总算是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向肖北:“不用了,一个人清净,以后也不用了。”

    说罢又补了一句:“你给我削的铅笔,你还是拿回去自己用吧,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