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百妖行世录 > 016章:初到杭州
    杭州,火车站。

    密密麻麻的人群潮水一般,朝门外缓缓涌去,因为正是旅游高峰期,所以这个月的人流量格外大。

    人们大包小包,脚跟挨着脚跟,一个抬手驻足便极其容易碰到别人。

    人群中的无名依旧不紧不慢跟着大部队往外走。

    他脸上没有厌恶烦躁,也没有喜悦激动,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如微风轻抚,细雨绵绵。

    他背着灰绿色的老旧书包,穿一件说相声似的灰袍子。

    原本喧闹的火车站出口,片刻后传来几声刺耳的哭喊。

    人群开始拥堵,断断续续的哭声和喊声引人注目。

    刚刚车站外出了事,有一个孩子突然晕倒。

    他的声音很大,周围有的人放下手机,抬起头茫然四顾,发现自己好像帮不了什么忙,便继续低头玩手机。

    还有的将脖子伸长朝外看去,张望半天最终什么也没看见。

    而不久后,广播便再大厅里反复播放:

    “火车站有无医务工作人员,或者从事相关专业的人士,救护车目前还不能抵达,请相关人士到一楼火车站门口协助帮忙,协助地以蓝色旗为标志……”

    人们左顾右盼,然后将眼神投向门口,扫了几眼后,便拉着皮箱离开。

    女孩已经被隔离起来,有工作人员手拿蓝色的旗站在旁边。

    蓝色旗帜徐徐而动,在人群中极为醒目。

    无名扫了一眼原本打算离开,却突然发觉事情不对。

    那女孩的周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她周围的时间,是静止不动的。

    如果说只是简单昏迷的话,那魂魄也绝对不会沉睡。

    但那个女孩则不同,她的三魂七魄,包括自身肉体,都在沉睡,就像是时间静止一样。

    无名狭长上挑的丹凤眼里一抹笑意涌现,这种诡异有趣的事情也是少见。

    他转头,朝蓝色旗帜的方向而去。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

    手拿旗杆的工作人员扫了一眼无名的打扮,有些不确定这个穿的像说相声的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一边想,她便一边解释道:“如果您是医护人员的话是……”

    她正在解释,却见无名只是微微扫了一眼晕倒的孩子,然后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一切发生的有些快,工作人员诧异地看着无名离开的背影,不免叹口气:“这看热闹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去往西湖的路上,无名一边走一边暗自回想那个女孩的状况。

    有些奇怪,不过似乎问题不大。

    当然,对于他而言,这些事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活的太久,如果什么事都要插一脚的话。

    无名笑着摇了摇头,他还是算了吧。

    管好自己,早些装满香囊才是正经事。

    继续往前走,空气里有一股机械的味道,这里不比青山镇,自然非人为的事物少之又少。

    精怪很少会留在都市,因为灵气稀薄,也因为不适应。

    不过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比如无名路过一家面馆时,里面的拉面师父是一只燕子。

    再比如至今还未离开西湖的青蛇。

    青蛇不比苏小茜,苏小茜是凡人,而夫诸本身已经不复存在,所以他们的过往曾经还是很容易算出的。

    但目前自己要面对的是一条几乎修行千年的青蛇,他所能算出的,不过是零星的片段罢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是少见的,大部分妖类精怪修行至青蛇的年岁,十有八九都羽化登仙了。

    无名脑子里细细盘算着,而通过占卜预算,他隐约看到的过往,有一些诡异:

    脑海中,巨大青蛇鳞片剥离脱落,鲜血从身躯下流淌而出,周遭一群清朝服饰的人大声喊叫,说一定要烧了这妖孽。

    还有满天的飞雪,蜿蜒不断的脚印,以及茫茫雪地里青色的背影……

    无名微微蹙眉,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不只是青蛇的记忆,更因为自己。

    就仿佛巨大青蛇身躯之后,有着极其诱人的事物,但这事物,只露出了冰山一角。

    而他所占卜的记忆和青蛇的执念有关,此类种种,小青究竟是打算做些什么呢?

    不再去想,毕竟对于无名而言,只要善念到手,其余无关紧要。

    一路向西湖而去,因为距离稍远,还是步行,所以等到达西湖畔时,已经是次日中午。

    西湖游人如织,热闹非凡,无名按照预测,朝一个古巷子而去。

    周围还保留着旧时建筑,墙壁上微微有一些青苔,青石板断断续续铺在路上,空气里有淡淡的荷花香气。

    无名一直朝里走,而游客也渐渐稀少起来。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无名在巷子尽头看见一个极不起眼的小店。

    而且这个店大门紧锁,并没有要接客的意思。

    小店挂着脱漆的朱红牌匾,牌匾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字:油纸伞。

    无名轻笑一声,凤眼弯成了两条线。

    他朝铺子走去,心里的一部分猜测得到了证实。

    油纸伞吗?

    无名笑了笑,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千年前,西湖断桥因雨留客,因伞结缘的白蛇。

    “哐哐哐……”无名伸手敲门三下。

    不久后,木门大开,门口站着一个青年。

    青年二十几岁左右,穿着一件灰绿色长袖衬衫,和白色里衣,青年衬衫袖口挽起,露出了白皙的手腕,以及手腕上的一根红绳。

    手腕白皙,映衬之下啊,红绳格外鲜艳。

    而他此刻正半靠在墙上,一脸的风流笑意。

    “你就是无名?我等你很久了,之前算到你要来,我听说过你的事,怎么说,你这衣服未免也太破了……”

    青年开口,紧接着往后退了一步,伸出手指了指屋子:

    “特意打扫过的哦,进来坐,地方是小,但勉强可以是吧,总比西湖边上的天价宾馆好。”

    无名面不改色,将屋子大致扫了几眼。

    柜台,椅子,木桌,还有房顶上倒挂的二十几把油纸伞。

    灯光之下油纸伞微微透着温润的反光,伞柄挂于房顶,伞面撑开自然垂落。

    牡丹,墨竹,祥云,兰草……

    伞面绘制的图案别有风韵,而每一个褶皱压痕也恰到好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