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百妖行世录 > 002章:命运多舛
    苏梅:“喂,张医生好,就是我家孩子,苏茜,今天和我坐车回老家,明明昨天吃过药了,但今天心脏病却又犯了,怎么回事?”

    张医生:“这……不应该啊……”

    苏梅:“我也觉得不应该,我现在特别担心,这里又没什么好的医院……”

    张医生:“这个就放心好了,心脏病突发,可能是情绪变化激烈的缘故,前几天全面复查过了,你家姑娘的心脏病没什么问题的,何况是不止一次的检查,这么多年了,苏女士你还信不过我吗?”

    苏梅笑了笑:“这倒不是,主要是着急孩子,既然这样,就麻烦张医生了。”

    挂断电话后苏梅长叹一口气,继续开车往青山镇内而去。

    时至下午三点。

    一辆豪华的私人轿车停在青山镇的土路上。

    苏梅拉着极不情愿下车的苏小茜开始寻找可以借宿的民宅。

    旅游区位置位于青山镇附近,虽然属于青山镇,但到底还是隔了一段距离。

    而苏梅来的地方,也便是自己曾经的老家,这里因为远离景区,所以这里并没有旅馆。

    至于自己曾经的家,六年前的泥石流将所以一切掩埋的干干净净。

    而其中,还包括苏小茜爷爷的性命。

    苏梅眼中思绪复杂,她看向四周,几十年前的记忆还历历在目,如果不是十六岁那年因为和家里人闹矛盾,她也不会阴差阳错成了今日的这般模样。

    犹记得几十年前她将手里的碗摔了个粉碎,然后从枕头里翻找出来五十块钱,天不顾地不管地便离家出走了。

    后来在满眼霓虹彩灯的大都市里挨过打,受过饿。

    甚至在某一年的除夕夜,因为拖欠房租被房东赶出屋后,她以为自己的一辈子就这样交代了。

    那日漫天大雪,她裹着被子在桥洞里瑟瑟发抖地待了一夜,两只手紧紧攥着被子,眼泪稀里哗啦没完没了。

    她想回家,但手里只有皱皱巴巴的几分钱。

    苏梅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日夜里的寒冷,她感觉自己就仿佛要被冷风给千刀万剐。

    桥洞里除了她还有几个相互取暖的小乞丐,桥洞里寒风瑟瑟。

    小乞丐点着蜡烛将捡来的烂蛋糕吃得津津有味。

    而面前是却是车水马龙,烟火璀璨。

    同一天空,同一时间,即使距离再近,也永远会有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苏梅手指冷到僵硬,她想吃上一碗母亲煮的热气腾腾的白面。

    怪就怪在,人生无常,始料不及。

    苏梅永远也想不到,自己来年干活的厂子会阴差阳错落到自己手上。

    一年之内,苏梅从一个底层员工到监管,再到主事,最后一路成为经理。

    说她运气好倒也八九不离十,但与此同时,苏梅夜里的挥汗如雨挑灯夜战也是有目共睹的。

    那一年改变了苏梅的一生,她赚够了钱,她不再成为蝼蚁任人践踏,她可以提着一大堆礼物高高兴兴回家了。

    苏梅买了火车票。

    她坐在火车上笑得像一个孩子,她期待,兴奋,渴望,这是她将近十年来她第一次回家。

    山路九曲,她看着熟悉却略微陌生的窗边风景,忍不住泪流满面。

    她提着礼物高高兴兴跑回家:

    却还来不及将买的鲜肉罐头给母亲吃,手里的东西便已经被父亲狠狠打翻在地。

    微有些驼背的父亲看着苏梅,仿佛在看一个仇人。

    男人将仍在地上的礼物狠狠踩了几脚,然后一双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看着苏梅。

    他说,母亲在一年前死了,死的时候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苏家人接受不了苏梅,苏梅把拿的钱藏在家里的枕头下,没有死皮赖脸求原谅,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原本苏梅想将父亲接走,却不料父亲收养了一个小孙女,他不肯走。

    那一日父亲握着三岁小女孩的手,一双眼睛浑浊不堪,弯曲的背好似门前的柳树。

    父亲就这样站在夕阳下看着苏梅,十年的变迁,仿佛给这两个人隔了一座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高山。

    苏梅离开了,走时跪在家门口磕了三个响头。

    此去经年,所有的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

    直到那年夏天,洪水和泥石流怪物一般吞噬了青山镇原本的安逸平和,以及……

    他的生命。

    父亲被救援队从泥里掏出来的时候,手里紧紧握着母亲生前戴过的玉镯子。

    苏梅跪在父亲尸体旁,苏梅尝试去握起父亲的手,但僵直的手却再也握不起来了。

    父亲走了,好在这个父亲收养的小孙女苏小茜还在。

    她福大命大,被人在山上发现,除了衣服破破烂烂满是血迹之外,她还有呼吸。

    没有人知道苏小茜为什么会在山上,或许是被好心人救了,或许其它。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原因已经不重要,因为苏小茜还活着,这便足够了。

    但也是因为这一场灾祸,苏小茜心脏受到影响,开始落下疾病。

    而且,苏小茜还将之前小时候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

    也是去医院检查过的,但只说是受了刺激,但具体病根却是找不出来。

    苏小茜……倒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深深叹一口气。

    苏梅垂眸将温柔目光落在身旁的苏小茜的身上,她长大了不少,个子几乎赶上自己,眉眼也十分的好看。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但过往的种种经历依旧历历在目,忘不掉,抹不去,烙印一般深深印在脑海。

    苏梅想,她一定要好好地弥补自己所亏欠的情感。

    二人大包小包朝镇子里走去。

    原本打算去找找之前的熟人,但到底还是过去太久时间。

    况且洪水和泥石流过后房屋布局早就已经翻新,现在各个道路都变了,要找之前的熟人一时半会也找不着。

    而自从几年前离开这里后,公司里又是各种事情,所以这还是苏小茜和苏梅在灾害后第一次回来。

    一路上人不多,倒也零零散散有一些。

    有戴着斗笠的老汉一边甩着柳条赶牛,一边咿咿呀呀唱着听不懂的山歌;还有有抱着菜篮子蹦蹦跳跳的七岁孩子;路边都是野草野花,嬉戏翩跹的黄色蝴蝶三三两两……

    不过苏小茜丝毫没有兴致欣赏,她背着背包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她可不喜欢这里,破山沟沟有什么好?

    一边想一边来气,苏小茜正想抱怨,却是离自己不远处慌慌张张跑过来一个戴着眼镜,微有些发胖的妇人。

    妇人在二人面前驻足,她扶了扶有些下掉的眼镜,朝二人礼貌一笑:

    “请问你们二位是不是有人叫苏小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