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振夫纲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槐哥儿的小九九
    “原先热闹起来我还觉得聒噪,这发生了事之后相反还清静了不少。”

    罗槐此时看云贯躺着像死猪一般,倒是不禁摇头。

    现在除了有喜事的赵家,其他大小官员现在应该都忙得焦头烂额才是,这云老弟倒好,睡得真香。

    “槐哥儿,这次去情况如何?”方戟颇有几分明知故问。

    “没啥情况,倒是没想到你小子金屋藏娇了。”

    这话倒是让方戟有些迷糊。

    “柳如烟,柳姑娘。”罗槐提了一嘴。

    “莫要乱说,柳姑娘与我只是朋友,上次救了她一命。”

    方戟知道罗槐不想告诉他与那郎君商议了什么,在转移话题。

    也正是同时,尤田从外边进来,见到方戟和罗槐是行了一礼。

    “少爷,你要问的事情问了。可把老尢我吓了一跳。”尤田是拍了拍胸脯,有几分后怕。

    “跟你说了放宽心,那个刺客你们是打不赢,但是显然真要与你们打起来他也走不掉了,青衣教的人是疯子,但不是傻子。”方戟便是笑道。

    方戟自然是让尤田去堵那个百鬼,是想问他一件事。

    罗槐倒是没想到方戟会反利用他的计划,算是白了方戟一眼。

    罗槐派出六扇门的人,那是典型的出工不出力。洛城小街道很多,但是重要的大道就那几条,他是特意在这些街道里错开一条路放刺客过去。

    这个刺客罗槐刚听人描述,知道是青衣教的百鬼使,百鬼主刺杀,武功是一等一的。

    而就算他提前不知,也是要放的,因为这刺客死了于那郎君不利。虽然他很讨厌郎君,但是他的计划里郎君现在还不能死。

    甚至于他特意还支走了尤田的人,但没想到原来方老弟早有安。方老弟,明显是看出了他的计划。

    “你问这百鬼什么问题?”罗槐此时自然是问了声。

    “槐哥儿,老规矩。”

    罗槐听了却是皱眉,以往说老规矩的是他,倒是没想到这方老弟也玩起了这套。

    所谓的老规矩,自然是交换情报。

    罗槐低头想了想,便是说出了一个他以为方戟不知道的情报。

    “来时我与郡主看到王霖甫的儿子去了三皇子府上。”

    “王霖甫的儿子?”方戟听了是一愣。

    “就是那个在棺材里躺着被你吓尿的那个。”

    “啊,王公子,印象深刻。”

    尤田听到这里自然是面露怪异,想笑又没敢笑出声这少爷还吓尿了王霖甫的公子?

    听到这消息,方戟第一反应居然是欣慰,这王公子被绑架这么些时日居然没吓出心理阴影,倒是让他觉得佩服。

    说起来那时候勾魂为何要绑走王霖甫的公子,最初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好吧。

    仔细想想,王霖甫的公子之所以被绑走,是因为康王要复仇。而康王之所以要复仇,全是方戟嫁祸的……

    这么想他倒是觉得自己有点损了。

    不过方戟是一点都不愧疚,毕竟他儿子原本就是罪有应得。不过对于他用自己的命报仇找错了对象,方戟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那你的意思是,这王霖甫第一时间是准备向三皇子靠拢?可是也不对呀。”

    方戟虽然没见过王霖甫,但是从蓝风那里知道他行事作风,第一点突出的就是谨慎。

    在太子和二皇子生死还未知的情况,他可不相信王霖甫会站队。

    除非……

    “看来皇帝是要验一下三皇子的底呀。”

    对于方戟能猜到,罗槐自然并不意外。

    这件事情,确实让人第一时间怀疑的便会是三皇子。

    这太子和二皇子都是出事,那么是真真的谁不在谁走大运。而正常人一般第一反应都不会相信别人会走大运的。

    “槐哥儿,你这情报,那是有点小了。”

    “不小了,这里面其实藏着一件事。”罗槐此时是笑了声。

    想来在他的记忆里是想到了什么事。

    “详细说说。”

    “王霖甫最近在忙两件大事,第一件事就是想借蓝风鲸头帮的牵头与东瀛勾结,对江南世家下手。这事黄了,而且蓝风现在是你的人,这事你该比我清楚。”

    方戟自然是笑着点头,王霖甫这事情黄得有些倒霉,毕竟真凶只不过是极端的女真隐部。

    而一旁的尤田是事件的亲历者,差点栽在凶手手上。

    “这第二件事呢,可就是大事了。王霖甫应该是在查太子。”

    “这倒是没想到的。”王霖甫若是真查太子,那指不定也已经开始留意他了。

    不是好消息。

    “而此番王霖甫的公子去找三皇子,外人看来可能是王霖甫对三皇子示好的信号。但是实际嘛。”

    槐哥儿自然是认为这事是皇帝目标转移的讯号。

    但这实际的意味对于方戟而言就重了,知道太子是幕后黑手的他,便是知道太子的计划太成功了……

    要是太子真得到了皇帝的信任,这对于太子而言真真是走险棋走对了。

    “行吧,姑且算是好消息。”

    方戟算是同意交换情报,此时是一伸手,这一旁的尤田是递上书信。

    “槐哥儿,自己看吧。”

    “这是……”罗槐看了信里的内容却是皱眉。“他这东西能给你的?”

    “这东西既伤不了青衣教的大利益,又能保他一条命,他只需细细想一下,自然是双手奉上。”

    方戟自然知道自己有点损,是让尤田带着一帮人是拿着锣鼓,倒不是要与这百鬼厮斗,只需拿敲鼓引来羽林军做威胁便是。

    这百鬼就算武功再高,也没有本事在那个时候杀死全部人,到时他可就走不了,必被重兵包围为教捐躯,重投南岐老母怀抱。

    方戟自然觉得这百鬼无耻,毕竟那时在赵府刺杀,这百鬼是勒令自己属下人自杀,而他自己却苟且偷生。

    “那你是怎么料定这家伙手上会有这东西的?”

    “这郎君若是三王爷遗孤,必然与青衣教不是一路人,而作为行使刺杀的家伙,怎么可能手上没有这东西呢。”

    听了方老弟的解释,罗槐倒也是认同的点头。

    此时罗槐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那是露出笑容,有了这东西等于是捏住了康之问,也就是郎君的喉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