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个信字
    三个月后,江州。

    已是伤病痊愈的秦禹,收拾着自己简单的行李,轻声冲老猫嘱咐道:“我先回去探探风,你在这边跟齐麟看看于家的生产线,顺便让他们介绍介绍路面上需要打通的关系,然后等我电话。”

    “不是说要八个月吗,你这么着急回去干啥?”老猫坐在沙发上问道:“是老李吩咐的?”

    “嗯。”秦禹点头:“袁克辞职了,警司内部会有一些变化,李叔可能有其他安排,所以让我先回去。更何况,我家里还有个小崽子呢,这三个多月没人管,也不是回事儿啊,我得回去把他安排了。”

    “那行吧。”老猫点头应道:“这段时间,我正好和齐麟跑跑路面上的关系,不然每次送货都得选路线,也挺麻烦的。”

    “对,你要能一心干点正事儿,为父也就欣慰了。”秦禹笑着应道:“别老研究娘们了,你也不小了。”

    “滚TM远点。”

    “呵呵,我收拾收拾东西,回头跟可可打个招呼就走了。”

    “她说了,你走之前她请你吃饭。”

    “是个上道的女人。”秦禹龇牙一笑:“一会我给她打个电话,晚上聚一聚吧。”

    ……

    奉北特一监。

    马叔坐在大通铺上,正红光满面的看着一本小说。

    “马哥,晚上想吃点啥啊?我让人给你买。”一个壮汉坐在厚厚的被褥上,抠着脚问了一句。

    “呵呵,你老请我吃饭,我也没啥能报答你的啊。”马叔一笑:“算了吧,省着点吧,你兴许还有缓儿呢。”

    “钱挣来干啥的,那不就是花的吗?”壮汉歪着身子评价道:“别人让我请,我还不请呢,咱爷们就服你。”

    “那你安排把,”马叔也没矫情:“整啥我吃啥。”

    “妥了,我眯一会,晚上让人往里送几个硬菜。”壮汉说完躺在铺板上,就盖上了被子。

    过了一小会,监室外的廊道内走进来一个包监警员,背手冲着铁栏杆内喊了一声:“老马啊!”

    “哎,王警员,”马叔放下小说,迈步迎了过去:“有啥指示啊?”

    “松江来人了,你洗把脸,一会来我办公室刮刮胡子,我带你见见。”中年警员轻声说道。

    老马一愣:“好,好,我去洗洗脸。”

    ……

    大约半小时后。

    马叔被提出监室,进了包监警员的房间,用人家的刮胡刀,刮了刮胡子。

    “来,把我这衣服穿上。”警员从柜子内拿出一套不算新,但却很干净的衬衫,顺手递给了马叔。

    马叔一愣:“呵呵,还给我打扮打扮啊?”

    “见家乡父老,咋地也得体面点啊。”警员轻声应道:“衣服有点大,你凑合穿吧。”

    “谢了。”马叔点头。

    “没事儿。”警员拿起电子烟,坐在一旁抽了起来。

    马叔在监狱待了三个月,松江的亲戚朋友,都在外面找了不少关系要看他,可由于他杀的是邢子豪,龙兴那边也有人过了话,说要让马叔在里面遭点罪,所以松江来的人,不但都没有见到马叔,并且连点监币都存不进来。

    可即使这样,马叔在监狱内依旧喝的好,睡的好,并且自己还处下了不少朋友。

    监室内,那些或是穷凶极恶的匪徒,或是一念之差犯了重罪的囚犯,无一例外,都对老马非常尊敬。包括几个包监的警员,也从来没有恶意收拾过这个老头,反而能照顾的还会多照顾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他敢杀邢子豪,所以别人都怕他吗?

    肯定不是。

    用刚刚那个要请老马吃饭的壮汉的话说就是:“我在特一监待了八个月了,死刑犯见了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但临判之前,依旧能做到该吃吃该喝喝,还能看进去书的,也就你马哥独一份。就凭这魄力,你判之前的伙食我包了。”

    其他犯人,包监警员,也都曾经跟老马说过:“爷们,你贩药不牛B,那玩应是个人就能干。但你贩药的价格,敢比龙兴和袁氏少一倍,我们就服你。”

    当草根对抗上权贵,并且还输的一败涂地时,那往往会引起同样是草根人群的悲恸情绪。更何况,老马在松江贩药的价格,确实足以让很多人尊重。因为他在赚钱的同时,也给了这个混乱的时代带来一丝温暖……

    老马换上了衬衫后,才被警员领着离开了办公室。

    狭长的走廊内,警员背着手,轻声问道:“老马,前天下的判罚?”

    “下了,呵呵,那天你没上班。”老马点头。

    “……嗯。”警员点头:“等我忙完,晚上找你出来喝点。”

    “哎,好勒。”老马笑呵呵的回应。

    十几分钟后。

    警员打开接见室铁门,轻声说道:“进去聊吧。”

    老马弯腰钻进铁门,一抬头就看见了七八个人。他们是从松江来的,是假药案中那两个惨死病患的家属。当初也正是他们一怒之下,叫了不少其他病患,砸了马家的仓库。

    这些人呆愣愣的看着老马,看着他双脚上的铁链子,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呵呵。”老马见到众人一笑:“好几个月,没看见熟人了哈。”

    众人没有吭声。

    老马站在钢化玻璃后侧,探头问道:“二李,黑街警司找你们过去开结案会了吗?”

    “找……找了。”叫二李的中年,木然点了点头。

    “案子说清楚了?”老马又问。

    “清楚了。”二李声音颤抖,低着头,眼圈通红的回道:“老马,我们坑了你啊……冤枉你了。”

    “不冤枉。”老马摇头:“我在监狱待的这三个月,心里没啥别的惦记,就只想见见你们。如果不把这事儿说清楚,我就是到了阴曹地府,这腰杆也站不直。”

    众人沉默。

    老马低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突然往后退了几步:“假药虽然不是我卖的,但你们也没冤枉我。为啥这么说呢?因为不管咋地,这药都是从我老马手里流出去的,而且还害死了你们的亲属。别人可能不在意这个,但我在意……因为没有土渣街这帮老少爷们捧我,我们这帮人可能早都没了。”

    “老马,你别这么说。”

    “是啊,没有你的药,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病死。老马,俺们该谢谢你。”

    “……!”

    老马摆手,声音颤抖的看着众人说道:“脚上有镣子,我蹲不下来,那我给你们鞠个躬吧。对不起了,老少爷们,钱我挣了,可家里的人没管好,让你们没了亲人……。”

    说完,老马深深鞠了一躬。

    众人看着他,莫名留下了眼泪。

    “行了,我老马活在信字上,死在信字上,这也算是人生有头有尾了,没留啥遗憾。”老马起身,表情刚硬的说道:“回去告诉土渣街的老少爷们,我一定会死,可药不会断,就这样。”

    说完,老马转身离去。

    ……

    江州。

    秦禹刚要去见可可时,低头看了一眼刚接到的简讯。

    “他……马上会被执行。”

    秦禹一愣,眉头紧皱的走到窗口,低头掏出了烟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