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四十六章 美女,基佬,与晚餐
    第二日晚上。

    秦禹在监狱内见完大民和马老二后,就独自一人回到了家里,准备拿一些衣物,跟老猫在寝室内住一段时间。

    在屋里刚收拾完东西,秦禹站在窗口就看见林念蕾走了回来。他愣了一下,立马推门喊道:“哎呦,林憨憨,你回来了?”

    “你滚,”林念蕾转过身,脆生生的骂道:“你个死基佬。”

    “呵呵,今天下班时间还挺早的?”

    “我事儿干完了,就回来了。”林念蕾见到秦禹跟自己打招呼,也就没回房间,而是迎过来问道:“你爱人呢,分居了啊?”

    “他回娘家了。”秦禹也懒得解释,顺嘴胡诌了一句。

    “回娘家?据我观察,当零的不应该是你吗?”

    “你有完没完?”秦禹斜眼怼道:“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就观察这些屁事儿。”

    “呵呵,你还真说对了,你俩就是屁的事儿。”

    “下流!”秦禹被林念蕾调侃的脸都红了。

    “呵呵,不跟你闹了。”林念蕾抻了个懒腰,笑面如花的问道:“嘿,大兄弟,我帮了你的忙,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饭啊?”

    那天晚上马家的人,之所以能在世纪大道上摸到袁华藏货的仓库,其实是林念蕾的功劳。她之前跟老虎有过冲突,还是秦禹解的围,而秦禹能给马家那边靠谱的信息,正是因为林念蕾当初拍的那些照片,所以她确实算是帮了秦禹大忙。

    “你想吃啥啊?”秦禹问了一句。

    “我想吃日料。”林念蕾大咧咧的回应着。

    秦禹闻声一愣:“吃尼玛的日料……全松江都翻不出来几家日料,一盘三文鱼都顶我好几个月工资了,吃个屁吃。”

    “你特么再骂我一个,是不是跟姐儿混熟了?”

    “我带你吃别的吧?”

    “什么啊?”

    “走吧,出去你就知道了。”秦禹放下水杯,提起了自己的行李。

    林念蕾有些好奇,黛眉轻皱的问道:“你拿这么多东西干嘛,不在这儿住了?”

    “不是,避难。”秦禹懒得解释,拽着林念蕾出了门喊道:“走吧。”

    ……

    一对俊男美女,沿着破旧的街道,一直走了能有二十分钟后,才来到警司旁边的一处胡同内。

    林念蕾冲着手掌哈着气,小脸冻的通红,抬头看着眼前的门面店说道:“这个地方连个牌匾都没有,你也好意思带我来。”

    “吃的是心意,不是钱。”

    “放屁,”林念蕾脆生生的骂道:“小抠儿!”

    秦禹提着行李走到门口,伸手抬起厚厚的棉布门帘子,转身喊道:“进来吧。”

    这个饭店是朱伟领秦禹来的,里面主营江鱼煮面,算是松江地地道道的特色小吃。因为在松江北侧有一条冰冻着的大江,蜿蜒数百里,直到出了九区也望不到尽头。而有一些愿意付出劳动辛苦的渔民,则是经常在江面上打出冰窟窿,用网绳在里面捞鱼。

    虽然现如今的世界,绝大部分地区已经没有活物了,但好在松江这一片受灾面积较少,环境没有区外那么恶劣,不然第九特区也不会在这里重新建造城市。

    江鱼煮面的饭馆,就这一道菜,一道主食,秦禹和林念蕾落座没多久后,老板就端着大铁锅放在桌子上,用炭盆燃烧着小木块进行烘烤保温。因为燃气的成本太高,小饭馆根本就用不起。

    林念蕾捋了捋发烧,低头扫视着大铁锅内撒着红辣子的江鱼和手擀面,闻着热气腾腾的香味,笑面如花的说道:“看着还不错哦。”

    “就这一锅,将近两百块钱。”秦禹翻着白眼说道:“不便宜啦,我也算出血了。”

    “行啦,行啦,知道你抠了,不用说了。”林念蕾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蠕动着小嘴咀嚼起来:“嗯,真的挺香的。”

    “不光香,还实惠。”秦禹饿坏了,用盘子盛着面条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你吃的怎么跟个饿死鬼似的,不怕烫嘴啊?”林念蕾皱眉嘟囔道:“端庄一点不好吗?”

    “我是个基佬,又不想泡你,没事儿装鸡毛啊。”秦禹故意撩骚着说道。

    林念蕾抿嘴一笑:“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不然为啥那天你能帮我揍那个什么老虎?”

    “我喜欢你胸毛两米多长啊?”

    “你滚!”

    “我这人就是心善,所以才帮你。”秦禹违心的补充了一句。

    “嘿嘿。”林念蕾看着秦禹一笑:“不许对我有非分之想,我可以跟你当姐们处,也可以教你怎么勾引你爱人。”

    秦禹懒得和林念蕾扯皮,抬头看着她问道:“有个事儿我挺好奇。”

    “什么呀?”

    “绑架你的人,是不是跟袁家有点关系?”秦禹突然问道。

    林念蕾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因为后来袁克把你绑架案的事儿给压了下来,司里也有传言说老三因为搅局,后来被袁克给骂了。”秦禹如实回应道。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松下跟他们有关系。”

    “按理说袁华混的也不差了,那他为啥找人绑你啊?仅仅为了点小钱吗?”秦禹实在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林念蕾听到这话,俏脸有些犹豫。

    “算了,不能说就不说。”秦禹一看对方不太想接话茬,就立马终止了这个话题。

    林念蕾喝了口白水,沉默许久后回应道:“其实也没必要瞒你。袁华找人绑架我,是因为我舅舅在奉北的一个大公司当高层,他求我舅舅办事儿,我舅没答应,所以他才想了这么个办法。原本他好像是打算,让松下装成绑匪管我舅舅要钱,然后他再通过一系列逼真的演技,把我救出来……这样的话,他不就能得到人情,达到目的了吗?”

    “哦,是这样。”秦禹点了点头又问:“可他求你舅舅办事儿,为啥绑你啊?你舅没孩子吗?”

    “因为我正好要来松江任职,而且我从小在舅舅家长大,也跟他的孩子没啥区别。”林念蕾笑着应道:“我舅的其他孩子都有一定社会地位,估计……袁华不敢碰吧,只能挑我这个软柿子了呗。”

    “啊,那我明白了。”

    “哎,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林念蕾脱掉外套,俏脸红润的看着秦禹问道:“你是自己来九区的吗?你家里的人呢?”

    秦禹听到这个问题,顿时皱起了眉毛。

    “怎……怎么了?”林念蕾感觉秦禹状态不对,试探着又问。

    “我没家里人,九区成立之前闹暴乱,我就……就被遗弃了。有人说我父母他们都死了,也有人说他们单独跑了,领着我弟弟……。”秦禹目光暗淡:“反正啥说法都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快把他们忘了。”

    林念蕾怔了半天,眼神呆呆的说道:“不好意思哈,我以为……。”

    “没事儿,我习惯了。”秦禹摆了摆手。

    话音落,俩人之间的气氛有点沉默,都开始只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

    大约二十分钟后,秦禹花钱买了单,与林念蕾再次走出了小饭馆。

    外面很冷,又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林念蕾冻的直哆嗦,不停的撅着小嘴冲双手哈气。

    “你们女人是不是都有病啊?这种天你穿的这么少,不怕死的早啊?”秦禹翻了翻白眼,低头从行李袋中掏出一副很厚很旧的羊皮手套:“戴上吧。”

    林念蕾伸手接过厚厚的手套,扭头看着又高又大的秦禹:“你还挺细心的。”

    “察言观色,撩妹泡妞,那是基本生活技能。”秦禹撇嘴回了一句。

    “我呸,一双破手套就想泡我,你做梦!”林念蕾啐了一口,兴高采烈的戴上手套赞叹道:“嚯,真暖和。”

    秦禹没再吭声,步频适中的向前走着。

    林念蕾戴着手套摸着各家窗台上的冰柱,突然喊了一声:“大傻个。”

    “干嘛?”秦禹转身。

    “……开心一点嘛。已经过去的事儿,谁也没办法改变,但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总要相信明天是美好的。”林念蕾站在冰天雪地的胡同中,很乐观的劝说道:“起码此刻有个大美女陪你压马路,你有啥不知足的?”

    秦禹愣了半天,笑着应道:“谢谢你,美女。”

    昏暗的灯光下,二人对视半晌,林念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快步向前走着说道:“看个毛线啊,走啦,送我回家。”

    “送你回去行,那不能白送啊,晚上能不能发生点啥故事?”秦禹跟在后面问道。

    “憋撩骚,不然我给你爱人打电话……。”

    ……

    土渣街深处。

    跟着马老头吃饭的几个小伙,此刻正站在一间门面店门前低声交谈。

    远处,一个剃着秃瓢的白俄汉子,领着四个青年摇摇晃晃的就走了过来。

    “有女人吗?”白俄汉子打着酒嗝吼了一声。

    路边的小伙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你们几个人啊?”

    “你瞎啊,不会数啊?”白俄汉子旁边的人直接开骂。

    “你骂谁?”

    “嘭!”

    白俄汉子上去就是一拳,打的小伙倒退三步,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妈的,你们敢动手!”旁边的同伴扶起小伙,瞪着眼珠子骂道:“找茬是吗?”

    白俄汉子将手插在嘴里打了个口哨,回头就喊:“马家的人动手打我。”

    话音落,不远处的阴暗胡同内,瞬间冲出来三四十号人,拿着钢管砍刀就冲了过来。

    有预谋的摩擦,就在今晚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