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止道为仙 > 第35章 执雀问生死
    村长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但很快又消散不见,抬头看着柳寻香,二人都心知肚明,但是眼前还有其他的村民在,所以都装作不知,冲柳寻香拱拱手:“多谢柳先生。”

    其他人见状也都有样学样,对柳寻香道了声谢。

    莽牯也在这人群之中,看着站在村长面前的柳寻香,眼神中很是复杂,莽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在看到柳寻香杀那半层房高的野兽如同杀鸡子一般,如何还能不明白自己跟他的差距,自嘲的笑了笑,莽牯轻声嘀咕道:“原来是位仙人。”

    柳寻香自然也看到了站在人群后面的莽牯,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柳寻香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叹息一声,这世间就是这般冷漠,身为凡人的莽牯,注定了不能跟成为修士的柳寻香相媲美,至于柳寻香,这数百万年来,也就出了他这么一个。

    人群中最开心的要属吴壮实了,其实在当时柳寻香经常送草药来村子的时候,在吴壮实的心中,柳寻香便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更何况现在还知道他是一个可以无所不能的仙人,这更是让他内心激动不已,想想自己还跟仙人一起喝过酒,这牛皮,够自己能吹好几代了。

    本想过去打个招呼,结果无意间看到吴宛娘眼中的畏惧,柳寻香便只好作罢,冲众人招呼了一声,便在村民们的恭敬中离开了。

    在送走柳寻香之后,村长便召集着让大家清点伤亡打扫战场,一直忙到第三天,村子才被收拾出来,经过这么一次兽潮,大家伙倒是白捡了很多野兽尸体,只要清洗干净,就可以做腌肉了,这倒是冲淡了些村民们因为兽潮而带来的阴霾。

    而在这三天里,柳寻香一直便坐在自己家中并没离开,也没有任何人敢来到他的门前叨扰,这氛围使得本来还沾沾自喜住在仙人家旁边的吴壮实也感到有些压抑,就连平时在家走路都开始有些轻手轻脚,唯恐发出些声响吵到隔壁的柳寻香。

    一来二去,吴宛娘却是有些受不了了,在一次自己阿弟不小心弄翻了石盆发出刺耳的声音结果被阿爹拎出去狠狠揍了一顿之后,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不顾自己阿爹阿娘的阻拦跑出家门,抡起白皙的小拳头便朝着柳寻香的家门上砸去。

    这一砸,砸的她阿娘两眼一番直接吓晕了过去。

    结果当她第二拳砸上去时,却砸了个空,一拳没有如愿的砸在木板上,而是砸在了一个略微温暖的胸膛上。

    本就比吴宛娘就要高的柳寻香略低着头看着她,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这让吴宛娘心中一颤,急忙缩回手退后两步。

    四周一片寂静,吴壮实眼中带着些许惊恐,而路边的村民此时也是神色各异,有想后悔来看热闹现在想离开却不敢的,有看着吴壮实一家开始幸灾乐祸的,但就是没有敢大声喘气儿的。

    “何事?”

    简单明了的两个字从柳寻香嘴中说出来,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吴宛娘心中也开始有些懊恼自己还是太过于冲动,这些个仙人都是高高在上,喜怒无常的大人物,哪怕之前在自己家吃过饭,可一旦翻起脸来,那可是毫无情义可言。

    没敢让柳寻香久等的吴宛娘心中念头一横,说到:“我知道你是仙人,可是你这样几天不出来,我们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到底在干嘛,所以生怕发出一点动静惹得你不快,到时候再一怒之下把我们村给屠了,所以我现在在家走路都不敢下重了脚,阿弟就因为不小心踢翻了一个木盆就被阿爹拎耳朵,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了,就想看看你到底怎么回事。”

    吴宛娘不顾自己阿爹在一旁的阻拦,硬是一口气把这几天的憋屈都吐了个痛快,在她说完之后,吴壮实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其他人也都是心中开始忐忑了起来,想到了以前听闻别的村子里的修士的一些传闻,便有人在心中狠狠了骂了吴壮实一家。

    这话让柳寻香听的不由得莞尔,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是,毕竟现在的自己,在这群村民眼中,就跟一头异兽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那种可以小心翼翼供奉的异兽而已。

    就在吴宛娘做好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准备好付出代价的时候,柳寻香的声音在她耳边想了起来:“这里面是些药丸,拿去分给众人吧,记住,一家只能分一个,分食服用,否则会承受不住里面的药力癫狂而死。”

    说完一招手,便从屋内召出一个小罐子,这小罐子没有任何东西支撑却凭空移动到吴宛娘的面前,这让吴宛娘心中又惊又喜,光闻着这罐子中的药草味儿,她就知道柳寻香没有骗自己,因为这味道,她在万雄关内的医馆门口闻到过。

    吴宛娘的小脸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红扑扑的,看上去很是让人怜惜,柳寻香也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结果让吴宛娘的脸蛋更红了些。

    察觉到氛围有些异样,柳寻香轻咳了一声便径直走了出去,一路上众人纷纷让道,这让柳寻香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的习惯了,没一会,柳寻香便走到村长的家门口,还没等他敲门,屋内便传来声音:“柳先生请进来吧,老朽等你多时了。”

    柳寻香双目一凝,这老者,自己当然是要见的,既然已经插手了这件事,那就没有这么清白能离开的,这粗浅的道理他柳寻香还是懂的,因为也没有多的犹豫,便踏步进了屋子。

    屋内的摆饰还是和之前一样简陋干净,只是依旧还是有股淡淡的腥味在弥漫着,说不上来是具体是哪种腥味,但是闻着却是特别好辨认。

    村长看着走进来的柳寻香,用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枝翻了翻火盆里碳火,说到:“没想到道友小小年纪,却有如此魄力和才智,这倒是让老朽看走了眼。”

    柳寻香依旧目光平静,但是心中却十分警惕,这老头太过于古怪,从最初到现在,他体内始终没有半点灵气波动,根本就跟凡人无二,但一个凡人,即使眼力再好,也不能一眼便看出自己的修为,如今加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见这老者,可是这次来让柳寻香有不同于前两次来的感觉,这老者很危险。

    表面依旧不动声色,柳寻香略一拱手,说到:“前辈过奖了,小子其实并无他意,只是从宋国避难而来,希望来此拜个宗门,学好本事回去讨个公道而已。”

    村长目中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颇有兴趣的看了柳寻香一眼,随后笑到:“忍辱负重,历经坎坷的少年一朝得志,回到旧地一雪前耻?当真是有趣,就冲你这个,老朽可以解答你三个问题,你挑三个你最想问的来问吧。”

    对于柳寻香来说,他的确是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弄清楚,虽然他也明白,好奇心太重并不是好事,但是想要了断自己在这村子里的麻烦,只有来找眼前的老者才能解决。

    看着村长自己亲口答应了,柳寻香便也不在客气,立马问到:“此次的兽潮,是你引出来的,对吧。”

    村长有些吃惊的看着柳寻香,他本以为自己很高看眼前的小子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随后便点点头,说到:“小道友当真是让老朽刮目相看,没错,这兽潮的确是老朽一手造成的。”

    果然,看来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只是这老者是用什么法子来引动兽潮的,柳寻香自然想知道,但是所问的问题有限,得留着问比这个更想问的问题,于是柳寻香继续问到:“第二个问题,我想问,我能否活着走出这村子。”

    村长没有说话,屋内的温度似乎也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有些寒冷,地上火盆中的枯木烧的噼里啪啦,一些零碎的火星从盆中漂浮了起来,慢慢有熄灭了下去。

    二人相互对视这对方,谁也不肯让步,柳寻香之所以问,是不想自己死的不明不白,如果自己想要活着,那么就一定要趁这个时候问清楚,问明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村长动了,只见他缓缓站起身子,慢慢走进了房中,再出来时,手中便多了一只褐色羽毛的稚鸟,这稚鸟显然不是第一次被抓,因此被村长握在手中一动也不动,就这么直挺挺的闭着眼躺着。

    就在柳寻香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老者说到:“这个问题,我换个方式回答你,你来猜猜老朽手中的这只雏鸟是死是活,如果猜对了,你便可活,如果猜错了,你便不可活。”

    柳寻香看着老者手中的雏鸟,一滴冷汗从额角划落,滴在了火盆中炙热的木炭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他如何不知这老者的意思,他若说活,眼前这老者便会捏死这鸟,他若说死,这老者松手便可放了这鸟,这鸟是死是活,岂是自己能说了算的,看来今日,这才是生死大关。

    村长也不催促,只是静静地坐在凳子上,等待着柳寻香的回答,良久,柳寻香回答道:“它之生死,在于前辈你而不在我,所以前辈你的回答我已经知晓,那么就小子就只能最后一个问题了,前辈您若是能答上,小子愿意把这人头奉上,前辈若答不上,便给小子一条活路,小子保证不知今日之事,否则今日纵使身死,小子也要毁了您的这盘棋。”

    村长双眼一缩,眼前这个小子古灵精怪,确实险些坏了自己的事,杀他不难,难得是如何在村民面前杀了他还可以安然揭过此事,秦人素来恩怨分明,顽固不化,这么一闹,很有可能会引起万雄关的注意,得不偿失。

    略一犹豫,老者点点头说到:“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