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先驱旗 > 第四十二章 达者为师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拳头,钟鸣没有加载自己的武将牌,而是随意的伸出手掌。

    呜呜风声过后,石头妖感觉自己的手似乎撞上了一块棉花,有力无处使,但很快棉花变成了铁钳,巨大的力量将他抛飞了出去。

    钟鸣神色如常,身上的漆黑长袍被风刮起又落下,这是刚刚在集市买的,因为铠甲变成黑色钟鸣有些不习惯。

    “你的拳力力量有余而韧性不足,如此过刚将易折,我这有一门手法,可以加强修行一途的韧性。”

    钟鸣拿出一本曾日自己从钟心随笔得到的小部分总结,那本随笔他受益良多,但也不介意将自己的收获教给别人。

    “多谢大师。”

    石头妖欢天喜地的将那本手抄本接了过去,然后欢天喜地的走了。

    钟鸣将双手放在后脑勺上,他也不是冷血动物,得到人些许恩惠教给他们一些知识也不是不可。

    周围人羡嫉的看着石头妖,脸上带着期许,似乎想让钟鸣教给他们一招半势,但钟鸣转过身了,很快有一个妖怪鼓起勇气大声道:

    “大师留步,我有一功法缺陷希望能求得大师请教。”

    “我一天只教一人,明天再来吧。”

    钟鸣翻了翻白眼,一个个教下去不得累死。

    那只妖怪有些失望,但眸中还是燃起了希望,他就站在茅草屋的门外百米处,对妖怪来说岁月意义不大,但若是能得到钟鸣的指点,那么在大的苦难也是值得的。

    其他妖怪看到了纷纷效仿。

    钟鸣再次躺在床上拿起那本随笔翻了起来。

    这本随笔中不仅仅有着那人的生活记载,更是有着种种技巧和法术,钟鸣每次使用其中得到的东西都会很快的驾轻就熟,感觉就如若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钟鸣把随笔丢到一边,然后走到路旁,看向许久不曾动用的自己的身份牌,横击还是暗着,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点亮这个技能。

    有趣的是,钟鸣又看到了之前那几个野猪妖,正在打家劫舍,而且还打着自己的名号。

    “打劫,我们是钟鸣大人的手下,快把钱都交出来。”

    其中一只野猪妖洋洋自得,拿在手中的砍刀指着面前一个妖力分明比自己还要强不少的妖怪,但那乌龟却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从怀中在掏出着什么。

    野猪妖自鸣得意,自从他发现有次再次踢得铁板后自称是钟大人的手下后那人反而给自己赔礼道歉,他就无所顾忌很久了。

    偶尔还会打劫几个妖王,钟鸣拍了拍野猪妖满是肥肉的肩膀。

    “小子,敢拍我,你可知道我是...”

    野猪妖刚刚回过头,就愣住了,然后就是冷汗直冒,钟鸣这次没有带面具,身上的铠甲也变得发黑,但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的他马上跪下了,那深入骨髓的恐惧,野猪妖不会陌生。

    野猪妖一脸媚献道:“大人怎么出门了,要不要我继续背您啊。”

    钟鸣又好气又好笑,摆了摆手倒是也懒得跟他计较,将三张奇特的卡牌拿了出来,缓缓开口道,对面的乌龟也是一动不动,似乎是吓的不敢动弹。

    “拿了它,我就收你们给我打下手,但你们想好了,我的身份,是混乱而危险的。”

    钟鸣也不勉强,声音却平静的吓人,野猪妖虽然感受不到钟鸣身上的气息波动,额头却还是直冒冷汗:

    “能为大人出一份力,是我们的荣幸。”

    三妖分明拿到了自己的卡牌,很快卡牌上出现了他们自己的名字,血量为三,而卡牌的顶端出现了细小的字迹:先驱部署。

    “你可以走了。”

    钟鸣朝着对面的乌龟点了点头,但那乌龟还是化作了一个老者,思考了片刻和野猪妖一样单膝跪在钟鸣的面前,低声道:“老朽虽然时日也不多,但今日既然有幸遇上先驱大人,大人若不嫌弃,我也希望能为大人尽一份力。

    钟鸣双手合成十字,略有沉思之后缓缓开口:“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若是将来可以建功立业,还望大人给予我一份功绩。”

    乌龟化作的老者眼中带着狂热。

    钟鸣拿起一张无字卡牌,递给他,乌龟老者拿过,很快上面便出现了先驱部署和他的名字属性等字迹,乌龟老者感受到自己的妖力和寿元至少增幅了三成,但更重的是宿命感,那感觉分外沉淀。

    “以后就不要打家劫舍了,需要钱财和武技的话,我这里可以提供。”

    钟鸣叹了口气,然后拿出自己从随笔中领悟的部分功法和四张十万两的金票,三个野猪妖眼中都放光,纷纷跪下:

    “小妖林文。”

    “小妖林种。”

    “小妖林轮。”

    然后异口同声:“叩见先驱。”

    这是真正的心悦诚服,属于他们的武将牌纷纷泛发出淡金的光泽,随即便是妖力的提升。

    乌龟老者也是如此:“老朽田问,叩见先驱。”

    钟鸣摆了摆手:“你们先行退下,需要用到你们的时候我会在武将牌上通知你们。”

    “谨遵先驱号令。”

    四人异口同声。

    拿着金票和功法眼中带着狂热退下了。

    钟鸣刚刚走到山脚,看到四道水管爆开,白月初在那得瑟:“就凭,我比你们都强。”

    钟鸣四周看了看,果然看到了涂山的两位当家人,并收到了其中二当家的传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钟鸣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酒壶就往口中倒,然后看到那小狐妖涂山苏苏的书发出了奇怪的光泽,自己身上三道碎片随着二人的光泽蠢蠢欲动了起来。

    “传闻历代先驱和他的部署都会经过无数世界,而这一代,似乎格外的多灾多难。”

    “别给我们捣乱就好。”

    钟鸣身上的武将牌程昱忽然传音道:“小子,你最好避一避,这第四块碎片,气味似乎引起了某位存在的注意。”

    “我打不过吗?”

    钟鸣悠哉游哉的询问。

    程昱翻了翻白眼:“那是历代先驱的敌人,就你现在的实力,和送菜没有区别。”

    很快,程昱的脸色变了:“晚了,已经来了。”

    “游戏开始。”

    血红色的沙土忽然覆盖住钟鸣的视野,紧接着,黄沙漫天的远方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生物。

    那生物只是一只硕大的眼睛,在它的紫色光芒照射下,钟鸣身上出现灼烧的疼痛感,武将牌瞬间被重创。

    “你受到了未知伤害,血量为3。”

    一个照面,钟鸣身上就被紫色的气流感染,身上传来阵阵剧痛。

    “小子,快逃,你不是对手。”

    程昱的声音无比焦急。

    “龙吟弩,技巧形态,无懈可击。”

    钟鸣瞬间激活自己的改装弩,打入无懈可击卡牌。

    然而,身上如若附着之骨般的毒素却并没有散去。

    程昱老头似乎有些虚弱,一道奇怪的光泽闪过,钟鸣再次回到自己在动漫世界的茅草屋中。

    “老头,你怎么样。”

    钟鸣似乎有些感受不到程昱武将牌的气息,有些焦急的询问道。

    “小子,你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别打扰我,我需要时间复原。”

    程昱武将牌暗了下去,钟鸣叫唤了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那张本来就残破的武将牌又失去了一点体力上限。

    钟鸣咬着牙,摸了摸身上紫色的伤痕,低声道:“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复原。”

    钟鸣强压着身上的疼痛把五张桃塞到口中,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涂山的山顶,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位存在。

    “你伤的不轻呢。”

    暗紫色的伤口传来阵阵毁灭的波动,涂山容容血红的美眸带着慎重。

    “能治吗?”

    钟鸣也不上前,就远远的询问道,若是不得治疗,他会转身就走。

    “的确,我可以为你治疗,但条件是,你得辅助那两人完成转世续缘,而且,我还要一些你的血。”

    “成交。”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昏迷了过去。

    昏倒之后,钟鸣一如既往的来到了那个雪山的幻境,钟鸣翻了翻白眼,走到了山顶上看到那个老者此刻已经没有酒放在一旁了,而是摆着一个硕大的棋盘。

    “它是谁?”

    钟鸣开门见山。

    那老者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指了指面前的棋盘,钟鸣也不拘束,拿起上面的黑子就开始和老者下了起来。

    棋局很快就下完了,自然,是钟鸣输了,他的棋术太差,差到老者翻了翻白眼。

    “现在可以说了吧。”

    钟鸣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孩子。”

    老者叹了口气:“那只是以往先驱留下的祸患之一,你现在还不是知道的时候。

    “我能告诉你的是程昱性命无忧,而且你这次的伤势很快就会被治好,短时间内那个眼珠不会再去找你,程昱付出的代价很大,恐怕很久都无法再帮到你。”

    “就这些?”

    钟鸣手中的棋子落下,刚好占据了一个边角,似乎本该死去的棋忽然活了过来,老者有些差异,还是点了点头,白子落下,黑子再次被围困了起来。

    “就这些。”

    钟鸣似乎有些混乱,很快又输了,眼前的场景很快变得模糊,老者最后留下了一句话:

    “尽快穿过所有世界,答案,只能你自己去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