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乱创世纪VIP卷

    两人确实是专业的,虽然在九夜和无常的光芒下,两颗黯然的小星光很少出现在台前被人注意到,但这也不过是个对比的问题,而单在实力和游戏了解度上来说的话,七曜和不灭的水平比起一般一线高手也是不相上下。

    没一会儿的工夫,前期准备结束,不灭带齐装备,换了套蒙面衣刺溜一声兔子般蹿出去,翻墙爬树,依靠地形隐蔽前进,每每在最不可能的时机巧妙躲过魔兵守卫的看守监视,其娴熟身法看得龙腾一愣一愣的:

    “这俩你是从哪找来的?”

    云千千嘿嘿笑:“这俩你以前其实也见过,不过那时候你眼中只有九哥。”

    “不可能啊,这身法,比九夜也差不了多少吧。”

    “准确来说,在潜入这方面他们比九哥可强多了。”这是大实话,九夜虽然也能做到神出鬼没、行踪莫测,但他那是天生属性的被动技能,二十四小时触发状态,一不小心就能把自己给绕没。

    不灭的那叫潜入,九夜只能算迷走。敌人迷糊,他自己更迷糊。

    “人才啊”龙腾感慨,向往看不灭方向:“如果这两个兄弟没去处的话,不如来我公会好了。”别的不说,单凭这潜入刺探的本事,怎么也能迈进玩家中的一流行列了。

    七曜一直在旁边没吭声,但听到这邀请也忍不住感动得泪流满面……大爷的进创世纪大半年,这会儿可算是触发到传说中的挖角事件了……

    传说中的龙套伤不起啊伤不起

    不灭终于顺利摸到小屋后院翻墙潜入,刚进去没一会儿,尖锐的警报声就被拉响,一大片嘈杂的脚步声向后院方向涌去,其中还夹杂着魔兵的大喊:“蜜桃多多来了抓住她”

    “……”云千千黑线,什么眼神?那洗衣板的身材,那魁梧的身高……喊话的禽兽到底是从哪看出来不灭像自己来着?

    七曜尴尬干咳:“咳这主要是惯性思维,毕竟对那海族商人感兴趣的人目前就只有你一个,他们冷不防看见一个人,没仔细分辨误认成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云千千木然无语。

    魔族对云千千的防范是到位的,自从路西法的事件曝光以后,云千千在魔族心里的地位和警戒线已经成功拔高到了一个相当的层次。一切兵马调动都以绞杀此人为最优先。所以,即便是现在西华城外正战得如火如荼,警报声讯拉响后,增援围剿的魔兵还是第一时间迅速的赶来,同时大型雷云再度启动,重现当初云千千和九夜在远处曾看到的那一幕。

    轰隆隆一片大雷轰炸了足有三分钟,小屋二度变为一片焦土,海商和魔兵们灰头土脸坐在废墟里,前者手里还提着个不知是浇花还是浇地用的水壶,木愣愣眼神呆滞看向地面。

    一瞬间,远处的云千千仿佛在这个海商身上看到了各种黯然各种心如死灰各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具象化黑体背景……

    “不灭呢?殉职了?”为海商默哀三秒钟,云千千转头问七曜。

    “怎么可能”七曜黑线:“这世界上有个传说中的道具,叫传送石。”

    “……我记得传送石只有非战斗状态才可以使用?”

    “他一直是被撵,既没被攻击命中,更没主动出过手,怎么算是战斗状态了?相信我,我们是专业的”

    专业的不灭很快归队,表情很是兴奋,像是他只是去参加了一次大型游乐活动一样。而与此相反的是,魔族方面则为不灭这次的骚扰而感到大为头疼。

    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城外的战局。魔族活动结束后,能滞留在大陆的魔兵重新有了限制。除了守卫城市必备的规模数量外,多余的魔兵都要被遣返送回魔界。也就是说,现在再让魔族动辄弄出十万百万的规模是不可能了,别的城市是多少士兵,他们也就只能留多少士兵,功能NPC倒是不受这个限制,可也不归魔族军队调动。

    在城外有暴动玩家,本来魔族就要分出不少精力去应付那批人,突然在这时候冷不丁听说桃子来了,本着优先原则,大批士兵自然是火速赶回,同时大型杀阵启动。

    这一把大手笔下来,首先不说启动杀阵耗费的城内法阵力量,单是人手上就出现了很大漏洞。本来就只能跟玩家拼个平手,人员一抽出后,玩家更是迅速占领了上风,轰轰烈烈的甚至一度杀进城门。要不是还惦记着城门外的神秘宝藏话,搞不好魔族在今天丢掉一个主城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情一结束,增援的魔兵又在将领率队之下火速奔回城门方向赶场,继续抵抗玩家,而少部分魔族高层领导人则碰头开小会:

    “死了吗?”魔将甲急吼吼第一个发言,提出最关键问题。

    “没尸体,没白光……貌似是没死”当时在现场的魔将乙痛苦抱头:“又让那个女人跑掉了。”

    “不对吧。”魔丙道:“我听手下说,当时潜入的好象不是女人。”

    其他魔异口同声,眼睛瞪大:“不是女人?”

    众魔面面相觑,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才好了。一阵沉默后,魔界驻大陆魔神沉痛开口打破僵局:“同志们这就是惨痛的教训啊经过调查,刚才潜入的确实是一个男人,也就是说,我们只是因为不够准确的军情白跑了这一趟。为区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就调动了那么强大的力量,姑且不说他死没死,就算是死了,这成本消耗也是太不划算了……而且在眼下城外战斗如此紧张激烈的时候,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男人说不定就是冒险者们派来故意吸引视线,扰乱我们判断的棋子”

    魔神的阴谋论深深震撼了在场其他魔:“大人,照您这么说的话,我们是被耍了?”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魔神叹息一声吩咐道:“换个地方安置那个商人吧让其他人注意一下,不要再犯下这样儿的错误了”

    短暂的碰头会议结束,与会的魔族们在详细分析了一下刚才发生事件的经过,以及事件发生后城门外玩家们的受益情况之后,都深深的肯定了魔神关于阴谋论和釜底抽薪的观点。

    用一个最流行的判断标准来说的话,就是只要看看谁才是最后得到好处的人,就知道谁是凶手了。

    这些冒险者真卑鄙义愤填膺的魔族们忿忿不满的散去,并各自暗暗嘱咐自己手下所属部分的魔,让他们再遇事时一定要冷静判断,别一个不注意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云千千很满意挥挥手:“成果不错,走,先去喝杯茶,过半小时再来。”

    “喝茶?”龙腾瞪大眼睛:“你意思是我专门从公会拉了一个精英小队出来,就是为了陪你喝茶?”

    “不然怎么办?本来以为一上来就可以直接动手了,谁知道你在魔族地位会这么低”云千千一句话直接戳上龙腾肺管子,把后者憋了个满脸涨红:“要不是你事情闹这么大的话。我至于看那些NPC脸色?”

    七曜、不灭上来当和事佬:“好了好了,休息一下也不错。其实过个五六分钟就可以再来骚扰一次了,城外的混战估计最多再坚持个五六小时,毕竟是没奖励的活动,就算有神秘宝藏做噱头,玩家热情也不可能持续更久了。”……

    对于云千千来说,这次的事件其实没有什么太明确的目的性,既不是任务,也没什么明显好处。她之所以闹那么大,一是为了出口气,二也无非就是为了好玩。

    无欲所以无求,正因如此,云千千心态摆得非常好,事情成了就成了,不成对她也没损失,那么紧张拼命做什么?

    找了个最近的小茶棚,一堆人往里一坐,直接把摊位整个包圆,五张桌子挤得满满的,连个空位都没有了。

    老板看见一次来了那么多客人,自然是非常高兴的,赶走伙计亲自提了茶水上来笑呵呵挨桌加满:“各位客人要用点什么?小摊虽小,但绝对干净实惠,点心和小菜都是味美量足。”

    “每桌来碟咸菜,再来壶粗茶。”云千千吩咐完后起身抱拳答谢:“感谢各位这次来帮忙,今天我请。”

    龙腾冷哼一声鄙视:“算了,还是我请吧……每桌上几盘点心,要好茶”

    老板本来脸色已经不高兴了,听到这才重新笑开:“马上就到”

    “这多不好意思。”老板走后,云千千腆着脸坐回去,同时不忘替自己解释下:“其实我只是想着别浪费,反正这东西也不怎么管饱……”

    “先不说这个。”龙腾懒得和她计较:“报纸上说你收了魔王做儿子,你儿子现在在哪呢,牵出来遛遛?”花了钱出了力,咱怎么也得体会一把让魔王叫叔叔的快感吧。

    云千千抱出魔王蛋:“还没孵出来呢,其他条件都满足了,就剩熬时间。”

    龙腾啧啧有声把手放蛋上摸了一圈:“这水头,这硬度,这颜色,这手感……果然好蛋”

    “……”云千千黑线:“你以为这是鉴玉?”

    龙腾笑笑:“说句你可能嫌口气大的话,我从小都是拿玉当弹珠玩儿的,那玩意儿在我眼里还比不上一颗玻璃珠子。倒是魔王蛋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果然口气大,我拿我家玻璃珠子跟你换你家弹珠吧。”

    “呃……”这人真不要脸

    要说龙腾从小到大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让他对一个东西感兴趣是十分有难度的事情。人家阅尽千帆,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可能稀罕,看多了也无非就是那么回事。

    但是这魔王蛋就不同了。好宠物不希奇,就算神宠圣宠什么的,只要有钱,拍卖行里总会有人卖。但魔王宠物谁能有?全创世纪就这么一个。

    而且这还是人家的游戏儿子,想买都买不到手的。既是独一无二,又求之不得,这才真是稀罕。

    所以说买不如偷,偷不如抢,抢不如抢不着……龙腾正站在抢不着的最高境界上对云千千各种羡慕嫉妒恨。

    点心很快送上,一帮人吃吃喝喝闲聊打屁,云千千就是单纯出来玩儿的心态,其他人无非也就是协助,除了龙腾外,在场还真没人有什么其他想法,就当打酱油凑热闹了。

    老板也是与时俱进,特地给这帮消费大户附送了一份玩家报纸,算是茶点的赠品。当然这报纸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报,还是不知道哪个玩家忘在茶摊的,毕竟创世时报太贵,最近新闻又火爆,一份的价格差不多抵得上一桌茶点的收入了。

    “本报特讯,近日江湖名士蜜桃多多传出诽闻,怀疑其与某生活玩家有婚外恋……”

    “噗——”茶摊静了,云千千喷了。

    好一阵咳嗽后,云千千郁闷冲刚才念报那玩家伸手:“拿来我看看。”

    玩家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连忙怯怯双手将报纸奉上,云千千拿来一看标题,当场黑脸——蜜桃多多红杏出墙,到底是谁动了九夜的墙角?……

    很好,这笔者功力不俗啊,单凭这标题,进创世时报的八卦部都够资格了。

    传说中被挖了墙角的九夜在茶摊中众人的复杂视线中淡定喝茶,一杯一杯又一杯……喝了一会儿抬眼皮子,视线扫了周围一圈:“看我做什么?”

    一帮人迅速将头埋下,不敢挑战被戴绿帽子的男人之心理承受底限。

    现场激动的唯有三人,龙腾、七曜和不灭。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不灭高兴伸手要报纸,被云千千一巴掌拍回去,瞪眼:“我还没看完呢,你凑什么热闹。”

    七曜干咳声:“那个,你们先聊着,我出去逛一圈。”说完起身,手一背,尽量表现自然的往茶棚外面不急不慌走去,同时在移动过程中,其双眼炯炯有神飞快扫过摊外,寻找最近的报纸发售点或者报童可能隐藏的角落。

    龙腾嘿嘿笑,不惧黑脸不惧瞪眼,坚定看向云千千:“看不出来,你隐藏得够深啊……到底是谁竟然能让你看上眼?”而且还是在有九夜这么光辉的对比之后,这样都能移情别恋,相信第三者绝对不是普通人物。

    “我正在看呢……香蕉的难怪今天出发前小草特意问了下我会跟谁一起来这儿,搞半天是怕本桃幽会。”云千千郁闷,诽闻她不介意,名人谁能没点儿诽闻?

    问题是来风也得有空穴吧,自己连这传说中的第三者面儿都没见过,怎么就写得好象她已经和人家陈仓暗渡,夜下鸳盟了?

    连汤都没喝着,就说她已经吃上肉了。这亏自己吃得可是太大,怎么也得让她摸摸小手吧

    云千千翻报纸速度飞快,刷刷刷专门找有重点词汇和事件梗概的地方扫过去,其余煽情铺垫点缀插花等等一概忽略。

    不到一分钟,报纸翻完,她心中大概也有个底了。

    作为事件男主角的第三者没有直接写出姓名,根据记者的说法,这是为了保障对方的人身安全,免得九夜恼羞成怒杀上门去。而再根据记者的说法,如果因为报纸披露而使得该第三者出现人身安全问题话,“她”也就是云千千肯定会生气,冲冠一怒为蓝颜……

    擦要是让她知道是谁的话,不用九夜,她自己就过去把那孙子宰了

    报纸最后说明,对本次新闻还将有后续的追踪报道,欢迎大家订阅关注。云千千翻回首版看了下小报名称——狗仔热点……

    “小寻寻啊那个狗仔热点是谁办的知道不?”有问题,找专业人士。云千千顺手把看完的报纸丢给身边九夜,呼啦一个通讯直接拨到了默默寻通讯器上。

    默默寻慢条斯理:“怎么,你看到那八卦了?”

    云千千一愣,生气:“你早知道有这样儿的新闻都不通知我?太不够意思了”

    “你还是偷着乐吧如果我真不够意思话,早就跟着一起炒作了。要知道创世时报的读者可是比其他小报多得多,如果我们也跟着煽风点火话,你的花名就能传遍全国。”默默寻没好气道:“放心吧,这条新闻的传播面暂时还在控制中。那小报无非就是两个目的,要么就是制造噱头,想抢创世时报的市场份额。要么就是收了谁的好处,故意炒作那个神秘第三者。”

    “怎么说?”云千千又愣。

    “看过明星诽闻吧?出名最快的手段不是拍戏出唱片,而是炒作。娱乐公司一般会有引导性的为旗下艺人主动制造新闻,吸引大众关注。”默默寻道:“这个无非是异曲同工。根据我的估计,那个第三者的名字最多下期就能曝光了。”。(王朝中文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