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祸乱创世纪 > 第一百零九章 回归修罗族
    大家都知道,高层领导人一般都有着喜欢开会的爱好。琐碎的事情都交给下面的人去打理了,自己只要掌握大方向的行动方针就好,这方向该怎么掌握?自然就得要开会研究了。

    职位到了一定境界的人都是卖身不卖艺,把资格证或学历拍出去挂着,然后自己坐下面当摆设就行,一点正事儿都不用干。别管人家就职之前是hf博士还是jq硕士,到了那种时候都是一个样儿。

    于是身为高管层的人,一天也就真只有开会这种号称人类历史上最没效率的活动可以忙活了,还不紧赶着多召集个几次的来拖拖时间?好歹不能让大家觉得自己这几个管理人员太清闲啊……这就跟高产大神的书写到最后都爱灌水一样,甭管咱写了啥,关键是咱写了多少,日更九千……对自己够狠的还能日更两万。反正每天别让人催更就行了,最好还能表现自己够爱岗敬业,至于看完更新之后大家满不满意的,那就不干咱事了,全当是品位和喜好不同的问题吧……

    啥叫境界?这就叫境界。所以中国人爱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什么的,也并不是没道理的事——帮倒忙也是帮,白忙活也是忙。咱出力了,你总不好意思开口再刁难吧?

    听说亡灵一族的老大在高塔开会,云千千一行人当下毫不犹豫,直接就杀奔了过去。小样儿,找的就是你

    亡灵太师郁闷了个,想想还是也跟了上去,不管怎么说,好歹这人也是他带回来的,再说瑟琳娜公主的事情现在还没传回来,回头亡灵老大乍听噩耗之下,如果想追问个什么细节的话,自己没在旁边解答疑惑的似乎有点儿不大好。再说了,单放那姑娘在自己老大身边,这事儿怎么想着那么让人没有安全感呢……

    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亡灵太师也赶紧的跟上,半步不敢落下。一行人不一会儿就到了亡灵族老大和其手下正在开会的高塔,因为牛b轰轰的太师大人也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跟着的关系,塔门边的人本来还想拦一下,结果刚一站出来,台词还没背完就被太师大人又给轰了回去,臊眉搭眼的灰溜溜跑回塔门继续站岗,装作没看见那几个气势汹汹直冲入塔门的一帮子土匪……大爷的又是这帮特权阶级的孙子,算了算了,就当啥都没看到吧咱惹不起。

    上塔、报名号、等待召见……别看人家只是一个亡灵族的老大,一整套礼仪程序倒也整得挺正式的,摆谱摆得十足。

    “君主大人允许你们进去了。”折腾了半天后,才有负责进去通报的亡灵甲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出来说道。

    “这墨迹劲”云千千苦笑抬腕看看表。好家伙,一路畅通无阻的,临了在最后这道门前面居然被拦了二十分钟。跟在旁边的太师大人白了云千千一眼,也无奈了个:“你们都是修罗族的人,君主大人肯见你们已经是很不错了。要不是有我陪在旁边,怕是你们连城都进不了就要被杀出去。”

    毕竟大家长久以来都是世仇,尤其是修罗族那位族长还把人家君主的骨头架子给烧成骨灰过,这么大的过节,一声不吭的说和好就和好也太刺激了,总得给人个慢慢适应调节的过程吧?没看一路上负责把守高塔的亡灵族人们都跃跃欲试的想冲来把这些人都抓了么。

    “如果没你在旁边,这位老大能直接杀出一条血路直接去和你们君主亲密接触信不信。”云千千“切”了个,一指身边的九夜,得意反驳。

    “他要是真敢这么做,全城的亡灵族人们会在第一时间召出满城骨兵你信不信?”太师大人不甘示弱——香蕉的在老子亡灵一族的地盘上也敢这么嚣张?你可得搞清楚自己客场的身份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绝对是真理。主客场的区别可不仅仅是吃饭睡觉上厕所的地方方不方便那么简单。比如说中国男足球技之烂是全国皆知的,基本上一参加什么世界杯之类的,上场就只有被秒杀的份,但人家在国内体育馆邀战外国队的时候,那就真是几乎场场必胜,神勇无敌来着。

    这其中的玄奥就值得研究了,为毛到正式比赛时那么怂的队伍,在练习友谊赛的时候却又会大发神威?经过云千千的研究,机关可能就出在这主客场的区别上……想想啊人家队伍受邀请来踢友谊赛,那总不可能把啦啦队和后援团也给带来了的,一是路上消费付不起,二是这比赛规模和档次也不够,喊人来自己都不带好意思的啊。

    于是乎,一到练习赛的时候,周围满坑满谷蹲的都是咱本城土著来着,一晃眼看过去,那么多双恶狠狠的等待雪耻的眼睛看着你,还不等开踢,受邀来的外国队伍就得蔫儿了——香蕉的自己真要是敢弄赢了,这些孙子还不得活撕了咱们?回头走这异国他乡上再被人套麻袋了算谁的?这队伍里带保姆阿姨也不过才小几十号人,连给人塞牙缝都不够……

    所以说人多力量大,就是这么个道理。云千千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敢在亡灵城里闹事,那满城看起来挺绅士的活死人们就绝对会瞬间露出他们本来的阴森面目,在第一时间里召唤出片片的白骨大军来……十个波ss加个瑟琳娜都能在修罗族弄出这么大动静来了,这会儿是人家的地盘,那亡灵的优势只能是更大。

    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云千千想想还是觉得有些憋屈,恶狠狠咬牙切齿:“草你们的人要是敢召出骨兵,我们就敢召出瑟琳娜。”

    “你召……”刚要自得的太师大人噎住,一头冷汗刷刷的——你大爷的忘记了公主还在人家手上了……这人质分量可是真够重的

    小胜一局,某水果桃心大悦,于是得意非凡的一甩头,带头跨进了亡灵君主所在的房间。九夜怜悯的看眼还在擦拭一头冷汗的太师大人,一言不发也转了进去。比较厚道的凯鲁尔原地纠结——这孩子真可怜,自己要不要去安慰一下?可是他又是自己敌对种族来着,再可是长老貌似有意派蜜桃来谈判和解两族恩怨来着,再再可是那水果一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事情十有要黄来着,再再再可是……

    一进入房间,魁梧高大的亡灵君主已经在里面等待众人了。纠结的小凯抬头看了这个差点成了自己老婆的女人的老爹一眼,再看看九夜已经拿在手里的魂匣,暗暗的咬牙,神色复杂的退到了一边去。

    “大王好啊。”云千千热情的笑着,首先打了个招呼。

    “……其实我们平常都是叫君主大人的。”太师抹了把汗,在旁边小小声提醒。

    “小凯,来叫岳父”云千千不理他,转过头又笑眯眯的招呼着已经退到一边的凯鲁尔。

    亡灵君主:“……”

    太师大人:“……”

    凯鲁尔面红纠结,青筋爆裂:“……”

    九夜淡定的干咳一声,云千千呵呵笑着打破尴尬的沉默,又接着开口了:“君主大人,情况是这样的,您女儿呢,现在就在我朋友的手里,我们这次主要就是想来和您谈一下,不知道您愿意出多少钱来买回瑟琳娜的魂匣?”

    亡灵君主如遭五雷轰顶中:“……”

    太师大人、凯鲁尔震惊石化中:“……”

    “……一开始你好象不是这么说的。”九夜皱了皱眉,沉吟半晌后回头疑惑看云千千。

    “开始是开始,现在是现在……说真的,我一开始真是没想到亡灵族的领地还能这么富庶。”云千千羞涩的一低头,恰似一朵狗尾巴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自己虽说不是大家闺秀,但好说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来着。不带这些人这样儿紧盯着人家看的,自己脸皮薄,还真是有点不大好意思。

    “……”所以说财不露白啊,这是多么朴素而又精辟的真理啊

    太师大人是聪明人,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这娘儿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紧接着在领悟对方的意图后,他理所当然的再次震惊了,身为一个亡灵法师,自己自以为见多识广,连生死都已参悟,再碰到其他任何事情更是早已可以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时代在越来越进步,人才在越来越风骚。自己活了几百年啊,硬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姑娘……太师大人狠狠的惆怅着,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儿跟不上新世纪的脉搏了。是自己落伍了吗?是这样吗?……

    亡灵君主倒是没顾得上在乎什么钱不钱的,他主要是忙着震惊于自己女儿都被打到需要躲魂匣里这件事情了:“你刚才说……瑟琳娜的魂匣在你们的手里?”

    “我觉得您理解得没错。”云千千友好的含笑道。

    亡灵君主顿时当场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卑劣的修罗……”

    “喂大家不熟,你要是再用什么带有人格侮辱性的词汇,小心我翻脸啊信不信”云千千生气。

    亡灵君主噎了噎,眼睛一瞪,抬起气得颤抖的手指再张口:“你、你竟然敢……”

    “敢不敢的不是明摆着的么我们既然都千里迢迢跑过来了,你该不会以为随便散发一下王八之气就能吓得住人了吧?”啧好歹也是当人家老大的人,这厮竟然连台词都不知道想点儿有新意的。最可怕的是想事情还那么天真,以为天上地下惟他独尊……香蕉的你以为这是争霸种马啊?再说了,明明老娘才是主角

    “来人啊人呢?都活了不成?”亡灵君主气得两眼发昏,都忘了实际上他自己才是亡灵一族实力最强悍的人了。

    九夜抬起眼皮看了看被云千千气到暴走的那个npc,再无语的擦了把汗,沉吟片刻之后,一言不发的默默走上前去,把手中瑟琳娜的魂匣往那个亡灵君主面前一递……于是,世界终于安静了。

    “……你是想威胁我?”亡灵君主脸色难看的咬牙切齿问。

    “没呢,我们哪敢啊。”云千千拉下明显没有开口意思的九夜同学,笑嘻嘻的接话:“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们也不好太浪费时间了,还是赶快进入正题的好,您说呢?”

    “……”亡灵君主转头问:“瑟琳娜怎么死的?”

    一直被冷落在旁边当壁花的太师大人一愣,继而冷汗刷刷的,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虽然早有坦白交代的觉悟,但是真是事到临头的时候,这坦白也是很有压力的……这话该怎么说?就老实回答说是因为修罗族的这小子神出鬼没,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秘密入口突破了自己等人自以为万无一失的防守圈,然后一眼就看中了瑟琳娜公主,再顺手把那时正因为在画魔法阵而衰弱到只剩一丝血皮的这娘儿们给秒杀了?

    这理由听着怎么那么玄幻呢?整个刺杀事件当中,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不管是对于这个九夜神秘出现在现场的不解,还是对于其出现时机过于凑巧的疑问,这都是自己所没有办法解释的……反正太师大人想了想,如果是他自己听到这样的禀报回答的话,第一反应肯定是想到亡灵族里是不是出了内奸配合对方了,而且这内奸还得身份够高,不然不能配合得那么好。而更杯具的是,当时现场身份最高、并且又刚好是负责公主画阵时现场警戒工作的人……正是自己……

    太师大人汗,太师大人大汗,太师大人一头的庐山瀑布汗,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就算是本来没有怀疑他的人,估计在看到他此时的表现之后,也不能不往卑劣的阴谋论方面联想一下了。

    “君主大人,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解释。”云千千拉来另外一朵壁花凯鲁尔,无视对方难看的脸色,长叹一声后,用沉重的咏叹调深情的开口:“瑟琳娜公主身为亡灵一族的公主,为自己种族谋求福利当然是她应尽的义务。可是,这世界上却有一个很伟大的感情,叫爱情……”

    “好了你闭嘴”亡灵君主头大的连忙制止这水果,再次转向太师大人的方向问话:“还是你来说吧……喂喂?干什么呢听不见我说话了?”

    太师大人猛然回神,看见亡灵君主一脸生气,忙诚惶诚恐欠身道歉:“抱歉大人,我只是太过吃惊了……”确实吃惊,没见过当着受害人亲爹的属下的面就敢忽悠的人,难道她不怕自己向君主揭穿她的谎话?

    “瑟琳娜的事情先不说了,我问你,在你走之前,修罗族的情况怎么样?”

    “有些小变数,不过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太师想了想,和了个稀泥。

    “哦?”亡灵君主显然不大满意:“变数?比如说呢?”

    “比如瑟琳娜这娘儿们的死算不算变数?”云千千兴致勃勃举手插话,亡灵君主和太师瞬间都想掐死她了。

    九夜拉回这姑娘,皱眉在空间袋里掏了掏,终于艰难摸出根儿黄瓜递过去,简洁曰:“闭嘴。”

    “……”黄瓜?为毛是黄瓜?云千千可以理解如九夜这类人不喜带零食的性格,但是哪怕是没有也好,为毛偏偏要拿出根黄瓜?

    “宝马赠英雄,黄瓜配猛男。”嫣然一笑将手中黄瓜转手送给旁边一个一脸莫名其妙的npc亡灵侍卫甲,云千千转回头来,安抚性对九夜一笑,表示自己有分寸,再转头:“君主大人,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大家时间都紧张。再加上咱们又是相看两相厌,谁都想快点让对方从自己眼前消失滚蛋的。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先把我们的事情解决完了,回头您不就想怎么和太师大人说话都没问题了?”

    “太师?”亡灵君主皱眉疑惑。

    云千千一指旁边那个和自己几人一起回来的亡灵法师:“不好意思,我是指他,可能你们的叫法不一样……”

    “唔……”亡灵君主认真沉思了一会儿后道:“瑟琳娜是我女儿,我当然不能不管,可是她已经和你的同伴绑定了。这即便是我,也没办法违拟上头主神老大定下的规则啊”老大不愧是老大,只扫眼一打量就知道九夜手上的魂匣不是自己伸伸手就拿得回来的了,

    云千千了悟的点头:“那依你这意思,貌似是默许了瑟琳娜公主和九哥的结合?”

    “咳”九夜脸色难看在旁边干咳声,云千千瞥去一眼,没搭理他,继续和亡灵君主说话:“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可就走了啊这次就当是来拜见家长的算了。反正大家以后是一家人,有空常来往来往也……”

    “我并没有同意你们带走瑟琳娜吧”亡灵君主连忙打断云千千。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云千千也无奈了。交出去也不行,自己带走人家又不干:“合着你们该不会是想让我九哥倒插门嫁进亡灵族,好和这瑟琳娜一起陪伴在亡灵君主左右吧?”

    亡灵君主眼前一亮:“这个方法其实倒也可……”

    “噌”一声,九夜冷着一张俊脸抽出寒光森森的匕首,打断了亡灵君主未竟的语句,再阴沉沉盯住云千千。云千千顿时噤若寒蝉,忙不迭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提案,义正词严道:“不行不行,我九哥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乃是修罗族未来的希望,全体人类的精神偶像,世界的和平救星……如此伟大的人怎么能随便被绑在一个女人身上呢?还是倒插门?呸你们想得倒美……哼,如果再敢出言不逊的话,小心我们毁了你女儿的魂匣”说到最后,云千千一脸义愤填膺,就差没自诩为正义伙伴。

    “……”草泥马本来这话一开始也不是老子说的……亡灵君主被云千千弄得也郁闷了,死死的皱着眉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倒是一旁的太师大人貌似是在路上早就思考过关于魂匣的问题,此时一见情形不好,连忙挺身而出道:“君主大人,修罗族的几位客人,请不用这么着急。要让公主回来并不是没有办法的。”

    “说”亡灵君主脸色十分不美丽,尤其是在被云千千无耻的涮了一通之后。

    太师小心翼翼注意亡灵君主的表情,谨慎斟酌字句道:“君主大人,难道你忘了魔界商人了吗?他那里有一种商品,可以截断任何灵魂印记上的绑定联系……”

    亡灵君主听完没吭声,认真的思索起来。太师所说的话倒是没错,但问题是,要找到魔界商人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现在三界之间还没听说有哪个冒险者探索到新地图内。自己这些原住民倒是无所谓,力量强大一点儿的哪里都可以去,只是偶尔限于规则才不能随意走出自己的统治区域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魔界商人的商品,该要谁出面、怎么样才能弄到手?亡灵君主正在纠结中的时候,云千千突然发出恍悟声:“你们说的该不会是解绑令吧?”

    “您知道?”太师吓了一跳。

    “……废话”

    就如有矛必有盾,有锁必有钥匙一样,既然创世纪中有绑定物品的服务,那么肯定也就有解绑物品的服务。不然的话,玩家绑定一堆的东西在身上,却没有办法在未来更换新的装备或武器,那有限的空间袋不就要无谓的浪费了吗?

    当然了,如果实在是嫌弃自己的绑定物品占位置的话,也可以选择销毁。但是这种行为就太过于败家了,一般只值个几百几千的优良装备还好,如果是来个极品,价值动辄数十万数百万的也说销就销……那除了败家子以外,云千千就真不知道该对这种行为怎么评价了。

    这么明目张胆的消费浪费行为,创世纪也是不敢干的,玩家们又不是傻子,你这明摆着是让人家血本无归的了,脑子有问题的才跟你继续买这么贵的东西。

    解绑令就是为了这种情况应运而生的。这个道具使用后可以解除一切绑定,包括任何装备、武器或宠物,而且其只值50个金币,和要解绑后再拿出去售卖的东西本身比起来,那便宜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了。

    但是有一点唯一的困难,要得到解绑令这道具的话,必须要找到魔界商人。顾名思义,魔界商人只在魔界行走,而且是无固定行动路线、无固定停滞坐标、无固定……

    “……这只有靠狐狸了。”云千千琢磨了一阵,发现任务还是太过艰巨。进入魔界就不说了,级别到了以后去解解任务就成,最关键的主要问题还是怎么找人……要知道,魔界虽说比玩家活动的这块创世大陆小,但好说也有其十分之一的版图,而创世大陆又是号称比现实地球版图还大的。这么一算下来,单是个魔界最少就比整个中国都大了。

    “不管怎么样,反正我女儿就拜托你们了。等到你们解除绑定的时候,再来亡灵城找我吧”亡灵君主才不管云千千要找谁,既然知道这姑娘明白下面该怎么办,当然也就不废话了,挥一挥衣……咳反正人家是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就留下太师大人在原地继续招呼客人。

    “喂?喂……靠怎么真走了?我还没谈到关于两族和平友好协议的事情呢”云千千忿忿然,拉来一边的太师问:“你老实说,瑟琳娜实际上是她爹从乱葬岗上随便捡来的吧?哪有这么不关心自己女儿的,好歹也仔细嘱咐拜托我们几句,这样我也好敲点劳务费啊”

    太师大人擦汗:“瑟琳娜公主绝对是君主大人亲生的,只是君主大人实在很忙……关于劳务费和两族和平友好协议的事情,这点并不难办,我们可以先从修罗族收兵,等到你们带着瑟琳娜公主的魂匣回来的那天,我们再来正式的讨论一下协议的问题。”

    “也只能这样了。”云千千唉声叹气,没能事先收点订金的感觉真不爽,就像农民工拿到了白条顶工资一样,鬼才知道最后自己能拿到什么:“看来还是得留个心眼,解绑令买来先别急着用,带上道具和魂匣一起回来。等你们把好处交出来再解绑魂匣,免得你们给我们抢了……”

    “怎么会呢……您真会开玩笑。呵呵……”太师大人再擦擦汗,一脸的心虚——回头得跟君主大人说下,以往使的这招千万不能在这姑奶奶面前用,不然公主可就回不来了。

    出了亡灵城,先飞个信息给零零妖,简单介绍了下亡灵一族这边的任务和目前态度,接着切断通讯之后,云千千这才有工夫搭理看起来一脸惆怅的凯鲁尔:“小凯,看起来你脸色不好啊?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下啊。”

    凯鲁尔白了云千千一眼,犹豫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开口:“瑟琳娜……”

    “你还记着瑟琳娜?”云千千长叹:“都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虽然我也承认瑟琳娜长得比我只差那么一点点,但是你也不能老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啊单说修罗族目前的百废待兴状况,貌似就不是你儿女私情的恰当时机吧?再说人的生活中也不能成天光是谈情说爱,这多腻歪啊。就比如说凌舞水袖,她要是敢整本书就让主角爱来爱去的恶心人,肯定第二天就木有订阅了,有时候你也得适当的把眼光放到其他的事情上面……”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我只知道自己放不下瑟琳娜。”凯鲁尔痛苦纠结道,整个儿就是一初涉爱河并沉溺其中的青春骚男。

    “好吧好吧,知道你放不下她。那就等我们做完任务把瑟琳娜送回来以后,你再来找她吧乖啊。”

    “不”凯鲁尔摇头:“我要跟着你们。”

    “跟着我们?”云千千震惊,小心翼翼问:“……请问你说的跟着我们是指。”

    “你们现在的等级只能有一个随从,九夜已经有瑟琳娜了,那我就跟着你吧”凯鲁尔一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忍辱偷生状,悲壮哀戚道:“虽然我也不想,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没有办法那您就别屈尊了,咱其实也不是很喜欢你来着……云千千无语望天,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了。

    活动结束后,在活动现场中最多的是什么?那不用说,自然就是玩家了。

    很多人以为,在系统活动时,活动现场的玩家是最多的,而一旦活动结束之后,大家立刻就各干各的去了……在联机的网络游戏时代也许是这样没错,但拟真世界开通之后,就完全的不同了。

    活动结束之后,玩家一般都要兑换活动积分换取奖励,有些没换到心仪东西的或者是换到还嫌不够的,就会在现场支个摊,收购贩卖,与其他玩家交换各自所需。

    在这其中,不同势力的成员或是零散玩家就会趁机和其他人交谈,尤其是刚才在活动中配合过的队员们,更是很容易成为新的朋友伙伴……总而言之,每一次的活动之后,都是一个扩大交际圈的好机会。

    拟真游戏的世界地图太大了,大到玩家们光凭腿脚是无法走完的一个地步。这毕竟是比真实世界版图还大的一个世界,再加上还没有开放的神魔界等等,想把创世纪的每一个角落都给探索完,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因为是拟真游戏的关系,这里又是没有所谓世界频道的。大家平常遇到的人虽然多,但都只是一个有限的小小圈子,要和四面八方来的所有玩家比起来的话,这个圈子就太小了。

    有野心的想扩大势力,没野心的就当是异地联谊,总之,能有一个机会见到那么多玩家聚在一起,这绝对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也于是,在这种难得的时候,大家都不会想那么早就散去,多认识个朋友以后也就多个助力,傻子才愿意当游戏里的宅人呢。

    云千千现在就正在修罗族密林中漫山遍野的玩家中举步维艰。要换个地方举行活动也就罢了,偏偏修罗族是个小地方,除了一片可怜的村庄大小的安全区以外,外面就都是林子了,玩家们又舍不得走,当然只能一起堆在外面,抓紧机会和周围的人认识,看看自己身边的人有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前景。

    “mm你好,我是xx团的yy,性别男……”

    “原来是男啊?”云千千打断对方做惊讶状:“我本来还以为是姐姐呢,真对不起。”

    “……”性别男的那位yy沉默半分钟,转身挤走了——他娘的伤自尊了。

    “姑娘,我是aa团的cc,职业是……”

    “不好意思,借过。”无视闪人之。

    “,你刚才杀了多少积分啊?千万别误会啊,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我没误会,也没想告诉你,再不让路我就向gm投诉说你x骚扰我了啊”

    “美女……”

    “有眼光不过就算你看出我是美女我也绝对不会搭理你的毕竟漂亮到我这份上的女人总得多点警惕心,你说是吧?”……

    过五关斩六将,虽然云千千已经效率很高的赶走了一大堆企图和自己认识的友好人士,但眼看这人山人海的,想要继续向前并顺利到达修罗族内还是一个很严峻的课题。

    该怎么办?云千千认真的想着这个问题,片刻后终于有了答案。

    “本人20级小号求高手带啦绝对美女不视频,陪吃陪聊陪逛街,天天带我练级十小时,而且还能每周供应我去拍卖行买一件极品装备的有钱gg来了啊……”

    这话比什么都有效,人群呼啦一声闪开,人人都一脸嫌弃的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生怕自己被这样儿的极品妞给缠上。

    男人有时候确实喜欢当冤大头,也愿意为了女人一掷千金。但是无论如何,这都不能喊在明处,比如说所有人都知道小三傍男人的究极目的是为了钱,但是所有小三依旧会说自己是有多么多么喜欢这男人,男人们也照样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英俊潇洒,风度翩翩……

    所谓的潜规则,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够潜,即使再想不要脸,最起码表面上也一定要做得冠冕堂皇。于是云千千这一番话喊出来,大家会做出这样统一的姿态也是理所当然的了。(王朝中文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