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祸乱创世纪 > 第八十六章 要结婚的准新郎
    祸乱创世纪第八十六章要结婚的准新郎凌舞水袖

    祸乱创世纪

    第八十六章要结婚的准新郎

    在这一个刹那,天堂行走深切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热情如火。群众们发起的围堵拥挤第一时间把他淹没。本来天堂行走的身形虽说不是五大三粗吧,好说也算是昂藏挺拔。可是落到了眼下,却怎么看怎么显得单薄瘦弱,那纤弱的身姿在人海中沉浮着,显得是那么的无助和孤单,让人一看之下都忍不住想为他抹一把辛酸泪。

    晃哥看不下去的掩面别过头去,什么都不想说了,只在心里有一丝庆幸,还好他是反应得快,及时的回了神啊,不然眼下的天堂行走就是他的下场……

    交接凶手,换回团长,之后就没云千千啥事了,晃哥的佣兵团到目前这个步骤为止还是没有恢复公会规模,只是没有继续被惩罚下去罢了。貌似后面还有一连串小任务需要解,但这之后就是他们团自己人的事情了。

    合着这些人个个都那么大的人了,玩游戏也不是没经验,解几个小任务总不会也没辙吧?!她是高手耶!高手都是寂寞、孤傲、不轻易出手的,只有别人都不容易做到的事,才值得她这样的一号高手去出手,也才能显示出她那绝代风骚的不世才能……她对晃哥的佣兵团也算仁至义尽了,帮这么大忙连半个子儿都没收,合着总不能把她当免费劳力的连类似跑腿送信的破事儿都派出去吧?!

    心安理得抛弃晃哥及其佣兵团,云千千转头就退出了该团,飞了几条信息出去,之后直接冲出南明城,找到城郊一座矿山中正在挖矿的无常,热络的迎上去和对方打起了招呼:“无常哥哥,许久不见,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貌美如花……”

    无常直起身子,把手上那把和他显得极不和谐的铁镐随手往地上一拄,推推眼镜淡然道:“少废话……刚你说有事找我,到底是什么?!”

    “是这样的。”云千千谄媚讨好的哈着腰:“听说一叶知秋和龙腾比武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小妹本来是打算在这两人之间选个合作伙伴讨生活,没想到龙腾居然来了个暗渡陈仓,打着打着就先偷摸着把任务给接下来了,而且看起来还没有原本那样的打算和我合作的意思……不知道无常哥哥的情报系统里有没有些什么消息,比如说龙腾最近接触了哪些人,为毛突然变得这么有……呃,魄力?!”

    “消息也不是没有。”无常慢条斯理的一笑,就在云千千刚要欢喜道谢之前,又温声沉缓道:“可是你打算出多少钱买?!”

    “呃……”云千千一噎,等回过神来之后才悲愤含泪:“无常!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超凡脱俗的神仙般的人物,你是那么的出尘,那么的高洁,那么的……这样的你不是应该视钱财为粪土吗?!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无常平静的听完,再平静的一推镜片,不咸不淡的点头:“嗯!随便你怎么说都可以,出价吧!”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1个铜板?!”

    “……滚!”

    其实不管是一叶知秋还是龙腾去做任务,最后跟云千千都没有多大的关系。这烂水果对自己的定位很精准,她就是个雇佣兵,哪里出钱就跟哪里跑的那种,传说中的节操这种东西是半点也木有的。

    尤其是这两家现在要做的是公会任务,所有奖励都是针对集体的,对于个人来说,可以收获的实在是太有限了。所以云千千从一开始打的主意,其实就是想要自己去做这个任务,然后再把战利品和门路转手卖给其他人。为了这个目的,这水果坚持不肯承认自己是被雇佣的,这才想出了比武选合作伙伴的说法……这样一来,等大家搭伙做完任务之后,想怎么分配自己也就好说话得多了。否则人家到时候用雇主身份一压,她这么纯洁善良的诚实正直小娘子又怎么好意思昧下好处?!……

    由于无常的要价太高,直接喊出了十金的“巨款”,于是云千千在向对方表达了由衷的深切鄙视之后,断然选择了拒绝付钱——香蕉的!嘴皮子上下动动就要十金,你TMD还敢再黑点儿么?!

    无常对云千千的态度表示了无语,黑线把人赶走之后,继续挖矿。

    于是云千千只能继续迷茫,到底该到哪里去打听龙腾公会里的事情呢?!如果要是燃烧尾狐在这,很多事情就要方便得多。虽然这小子战斗力不咋样,最擅长的不过就是算算命卜卜卦这种平常根本用不上的本事。但是很多时候人的需求就是这么古怪,一样东西可能你并不常用,但你偶尔需要一次的时候它不在,那就是抓心挠肺的着急啊……比如说上完大号没了卫生纸,再比如说水到快要渠成的时候没了套套……

    试着再发了个信息过去,燃烧尾狐那边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信号不通状态。云千千无奈,只好重新回南明城再做打算……

    “哟!这不是我们的蜜桃姑娘么!咋了,您这么忙的忙人,行程空挡里居然还有下馆子的时间?!”云千千一进酒楼,迎面就碰到了怨气冲天的天堂行走。

    人家好说也是情圣一个,应付人这种场面见得多了,多难缠多棘手的情况都能搞得定。没想到今天来了个阴沟翻船,直接被落尽繁华的一干帮众缠到脱力。

    这些人可不像以前来缠天堂行走那些小MM一样的矜持且怜香惜玉,直接你拽一把、他拉一下,等到天堂行走从人群中终于挣扎出来的时候,衣服上无数个手印脚印不说,身上还有勒痕,掐出的淤青以及指甲印,连头发都是一团鸡窝,整个儿就像是一个被小孩子玩脏摔烂又在地上蹭过一圈的毛绒熊一样脏兮兮,烂得比抹布还像抹布。

    “天堂兄?!你怎么这副模样?!”云千千抬头一看天堂行走,顿时当场大惊:“难道终于有女的因爱生恨,所以想对你霸王硬上弓了?!”

    “呸!”天堂行走红着眼冲地上吐了口唾沫:“不是女的,是男的!……一群男的!”

    “呃……这明显是网游的背景,你讲话能不能注意点儿,别往耽美那边靠?!”

    “……滚!”

    天堂气急败坏转身,本来是看见云千千过来想嘲讽几句出出气的,没想到最后搞得自己又憋了一肚子火,于是最后只能忿然离去。坐在里面桌的晃哥无奈苦笑,站起身招呼云千千:“蜜桃,我们在这边。”

    “大家都在呢?!”云千千眼睛一亮,发现晃哥这一桌里除了天堂行走以外,居然还跟着九夜、君子以及那位依旧顶着小兵脸的大师兄同学。

    “嗯,吃个饭聊几句就散了。”晃哥招呼来小二给云千千加了副碗筷:“你刚才去哪了?!”

    “去找人问点儿事!丫的那人就说个情报而已,竟然还想着要跟我收钱,真TNND不够朋友!”云千千义愤填膺道。其他人默了默,不知道该不该附和这话,其实他们觉得以云千千以往的行事来看,她还真是没啥资格这么生气。要论起坑蒙拐骗、欺生杀熟啥的,这水果可才是正宗的祖师奶奶来着。

    一片沉默间,云千千看眼大师兄,皱眉想了想,终于还是放弃:“兄弟,我实在想不起你是我哪号朋友。不过既然是朋友,那你坐着也就坐着吧……怎么样?!你们的任务黄了之后,撒弥勒斯那老骗子没为难你们吧?!”

    “还好,换了个任务。”枪兵大师兄和君子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无奈和忐忑的神色。

    “任务很难?!”云千千关心的询问了下。

    “不难,就是手笔大了点儿……”这回说话的是君子,他为难的看了云千千一眼,犹豫了会儿后才咬牙道:“我们的任务,这回是去绑架一个人……”

    “什么人?!”云千千端茶杯、喝茶。

    “……天神之手!”

    “噗——”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云千千此时就很能体会这句老话的意思。还好刚才在无常的面前她顶住了压力和诱惑,没有白白的把钱给交出去,不然这会儿听到这消息,估计自己懊悔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天神之手,就是一叶知秋和龙腾一起相中了的那个会做驻地大型石像的NPC老头儿,很显然的。这两个骗子要去绑架这个NPC,那肯定也要搭落尽繁华或者是龙腾九霄的顺风车,否则凭他们个人的力量也没办法绑架到人家。于是乎,龙腾究竟是勾搭上了谁才突然变得那么有底气,更甚至决然的撕毁和云千千的合作协议,关于这一点的答案就已经是呼之欲出了……除了从撒弥勒斯那里得到任务帮助的这俩骗子,目前的游戏中还能有谁比她更了解天神之手?!

    “好啊你们!”终于找到了真凶,云千千怒、大怒。这两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升职任务而不惜断了她的财路,这在她的眼中,是多么卑劣自私的一种行为啊。云千千怒从心头起、恶自胆边生,一拍桌跳起大骂:“原来是你们两个忽悠了龙腾,让他甩了老娘和你们私奔?!”

    “蜜桃!冷静,冷静啊!这可是公众场合……”晃哥手忙脚乱连忙倒杯水过去,安抚这颗正在暴走的水果。左右看了一下,周围净是好奇围观的食客玩家们。因为云千千这太过大胆出格的质问,所有人看向这边的眼神儿已经不怎么纯洁了。

    瞧一瞧看一看了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咯!三女争一男……呃,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大家懂的,不解释!

    云千千眼睛一瞪,恶狠狠睥睨酒楼内的其他食客们:“公众场合怎么了?!你们敢做,老娘难道还不敢说了?!”

    “可是你说的这也太……”意思大概是那么个意思没错,但这“甩”和“私奔”一类的字眼咋听着让人这么别扭呢?!晃哥犹如便秘般的纠结了半天,怎么想怎么觉得郁闷。

    君子和大师兄也都知道云千千和人两大公会的头头商量比武决定合作对象的事,换句话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不明白自己抢下的是这水果定下的生意……虽然说这是任务要求的而非他们自愿,实在是情有可原,但别管理由多么的正当,事实结果还是一样,人家才根本不会跟他们理会这么多。

    “蜜桃,我们打个商量如何?!”大师兄深深的叹息,早猜到了云千千会是这么个反应:“我们的任务你能不能别捣乱?!”

    “是我捣乱吗?!明明是你们捣乱破坏了我的买卖!”云千千气哼哼的忿忿不平中。这人坏了她好事居然还在这里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真是太坏了。

    “我们是有苦衷的……”大师兄无奈、很无奈。跟这个不讲理的人说这些有用吗?!很显然没用,但是他又没有其他办法,所以才无奈。

    正热闹的时候,酒楼外传来报童的叫卖声——“最新消息,本报记者元宝水饺子孤身深入危险区,近距离亲密接触首位被大陆联合通缉的凶恶暴徒蜜桃多多。身为排行榜第六高手的该水果亲口承认其与龙腾之间不可不说的故事。继一叶知秋之后,第一女高手的情感归处竟是龙腾九霄?!不料峰回路转,意外再现,龙腾变心辜负蜜桃,其心所属竟是为了两个男人?!……最新的消息,最时尚的新闻,尽在创世时报……”

    “死胖子!”云千千默然数秒后,突然脸黑黑的愤然拍桌,冲着酒楼里满厅的客人怒吼:“别以为你躲起来我就不知道你在这了!信不信老娘以后把消息都卖给其他周刊去?!”

    话音刚落,旁边一个桌位上立马“刺溜”一声蹿过来一个肥肥的人影,混沌粉丝汤抬头扬起一脸谄媚的笑:“别这样啊,大家关系那么好,我一直很看重你的,你要这样就没意思了……呃,对了,你咋会知道这新闻是我写的?!”

    “屁话,你连套个马甲都不会把起名风格换一下,我就算想装弱智都很有难度好不好!”云千千磨牙:“而且在创世时报里敢这么编排我新闻的也就主编大人您了。一般狗仔谁敢把主意打我身上?!”

    混沌粉丝汤擦汗:“蜜桃啊,我这不也是没什么可发的新闻了么!再说我给你的福利不错啊,只要是牵涉到有你的新闻,卖报利润分你一成……你就权当是给自己打工献身了一回?!”

    云千千吐血,脸色古怪变幻许久后咬牙凶狠道:“少废话!这曝料费也得算本蜜桃的……给钱!”

    刷出一个钱袋丢给云千千后,混沌粉丝汤就当是买下了这条新闻线索,然后才终于得以顺利离开。一桌子的爷儿们都叹为观止的看着这笔交易,实在是不得不佩服这水果,随便往这儿一坐,嘴皮子动动就有人自动的把钱送上来,这本事别人还真是学不来。

    九夜若有所思的看眼混沌粉丝汤离开的方向,想想后买了份报纸摊开来在面前,认真仔细的研究了一会儿上面的报道后,最后再很严肃的皱眉抬头,指着大师兄二人问云千千:“我把他们准备忽悠龙腾去绑架天神之手的消息放出去……能卖多少钱?!”

    旁边几个爷儿们冷汗顿时又是刷刷的,同时心里感觉更多的却是震惊——九夜怎么也这么不厚道了?!

    “九哥,您缺钱?!”云千千认真看眼九夜问道。事有反常即为妖,九夜今天突然对钱钱的问题这么感兴趣,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嗯!”九夜不自在的别过了头去,干咳一声后才道:“有个武器想买,钱不够。”

    “哦?!”云千千感兴趣问:“什么武器?!”

    “你想知道?!”

    “想!”

    “不告诉你!”

    “呃……”

    以九夜的经验判断,这姑娘绝对不可能会来什么善心大发或者说朋友义气的借钱给他买武器,所以她这么问,十有八九是想把武器抢先弄到手,然后再转手卖给他,不仅价格更高,还得附上不平等条件若干等等……

    若无其事的收回报纸,无视云千千一脸郁闷哀怨的神色,九夜平静起身,对在座的几个人淡淡的点了点头:“我还要去趟拍卖行,先告辞了!”说完,转身离开。

    “……”眼看九夜消失在门外之后,死瞪着门口的云千千这才忿忿的回头:“哼!本蜜桃就不告诉他他走反方向了!”拍卖行?!地球是圆的,创世纪里估计也是,等直线绕完世界一周之后,八成九夜就能找到他想去的那家拍卖行了!

    众人:“……”

    最记仇的,始终都是女人。

    经过一番“恳谈”之后,云千千勉为其难收下一双小极品靴的同时,也终于点头答应了君子和大师兄的请求,表示自己在对方任务结束前不会去插手、捣乱,也不会散布什么会给对方造成困扰的消息,更不会……总之,她保证不会以任何方式出现在二人的面前,哪怕只是她的名字出现也不行。

    得到了这么个承诺之后,两人终于安心了不少。说实话,从撒弥勒斯那里领到任务之后,两人感觉压力最大的就是关于云千千的态度问题,任务本身的难度已经根本不算什么了,和这比起来,云千千的不好惹才是更让他们头疼的。远的不说,光说上个任务之所以会失败,不就因为是拜这姑娘所赐么!……这会儿能让对方松口,君子和大师兄顿时感觉前途一片光明,心中重新充满了希望来着。

    于是,晃哥的任务解决了,从混沌胖子身上敲诈的外快到手了,那个和龙腾合作的幕后神秘势力是谁也知道了……酒足饭饱之后,大家都离开了,云千千却突然感到空虚了。

    “蜜桃,如果没事的话,不如来我们团再刷刷任务?!”晃哥见云千千一副空虚寂寞闷的样子,于是忍不住好心邀请。

    云千千白眼个摇头:“得了吧,我这性格估计不怎么合群,碰上个把臭味相投的一起玩玩倒没问题。但要把我丢哪个团队里去的话,估计不出三天那地方就得散伙。”

    “……”晃哥一听这还真是实话来着,比如说自己和这水果关系不错,对方也很是有实力,照理来说这应该是个第一时间就该拉进伙的高手来着,但要说让自己开口邀请对方入团,那真不是普通的有压力。别的先不说,单是如何保障团内成员们的个人财产安全就是一大重要课题。

    干咳两声,晃哥尴尬转移话题:“蜜桃啊,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唔……前途一片渺茫,干脆还是回我那族里隐居一阵子吧!”

    云千千和九夜的隐藏种族到目前为止还是个秘密,知根知底的只有他们邻居种族里的燃烧尾狐,还有七曜等人和零零妖等现实关系人而已。

    晃哥虽然对云千千口中的“族里”是哪里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但同时他也知道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时候不带这么刨根问底的,免得大家尴尬为难。于是最后晃哥还是选择了沉默,眼巴巴的目送云千千离开,好奇得抓心挠肺而不得解惑……

    “蜜桃,这么难得想到要回这族里看看?!”族里负责发任务的俊美壮男正扛着木头搭新棚子,见云千千发动魅影乱入食堂,于是诧异招呼了一声。全修罗族就只有九夜和云千千两个玩家,在一帮子NPC的中间,这独二无三的两个人自然显得稀罕了那么一点儿,大家倒是很乐意和他们交流的,可惜人家老没空,尤其是云千千……九夜偶尔还会回来学学新技能,这烂水果可就完全不同了,一副打算凭着一单一群两招雷法吃遍天下的架势,出了族落之后就是黄鹤一去不复返,连口信都没捎回来过的……

    “嗯哪!随便逛逛!”云千千脚步不停,如鬼魅般飘忽蹿到食堂里的肉食柜前,卷走烤肉若干,再刺溜一声蹿出,一整套窃食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不知道是练过了多少遍的熟练。

    俊美壮男把肩上的木头放到地上,直起身子对云千千鄙视的比了个中指。香蕉的!族里的魅影技能是多么稀罕的绝学啊,可是一落到这烂水果的手里,顶死了也就是个偷鸡摸狗、脚底抹油的猥琐技能,看了就TMD让人生气。

    “帅哥啊,族里有啥任务没?!”云千千早不介意族里人在看到自己时,那脸上经常出现的鄙视、失望、悲愤、懊恼、沮丧等等表情了,径自啃着肉肉笑呵呵问道。

    “要任务?!”俊美壮男瞥她一眼,指指地上的一堆木头和旁边的半成品木棚:“那来帮我搭棚子吧!按进度给奖励。”

    “好叻!”云千千再啃几口,把其他肉往空间袋里一丢,卷卷袖子上前开工,边干边顺口问:“咱修罗族也打算开展养殖业了?!您打算喂猪还是养牛啊?!前面部分倒是修得不错,这棚子看起来应该够结实嘿!”

    “……这是我打算修来当结婚新房的。”俊男面无表情。云千千闻言瞬间僵滞数秒,半晌后回过神,立马接着更卖力的干起活来,口中若无其事的纠正改口:“这房子真不错,看这建材,原木的!看这装修,田园风!看这面积……呃,看这地段,修罗族黄金位置啊!”好不容易绞尽脑汁揪出几点来夸完,云千千转过头去就是一阵狂抹汗,她头一次觉得拍马屁也能让自己这么不舒服。

    俊美壮男“切”了个,根本没打算和云千千贫,他可是早知道这烂水果是个什么性格,别看嘴上一套一套的说得好听,其实有用内容一点儿没有,就连真实性也是有待商讨的……基本上这姑娘说话的时候,当她是在放屁就行,根本不用搭理……

    “对了,帅哥你要结婚了啊?!”云千千边干着活,边想起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

    NPC结婚?!她倒是真的很少听说,一般游戏里NPC的户口状态和家庭成分都是固定了的,没结婚的NPC们守寡的守寡,打光棍的打光棍,急得抓心挠肺X火焚身,人家系统就是死活不给登记办手续。结了婚的则是恰恰相反,别管家庭多么不合,黄脸婆那张脸看得多么疲惫,还是得永无休止的继续凑合下去,让人想想就有种人生无望的绝境末路之感……

    于是这个壮男说他要结婚,想当然的云千千肯定会觉得诧异。

    俊美壮男边搭棚……房子边看云千千一眼:“新娘身份不简单,你别想着捣乱啊!”

    “……”本来没那心思,被他这么一说,她还真想捣乱了……

    全文字高速连载(王朝中文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