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祸乱创世纪 > 第八十五章 水果回城
    祸乱创世纪第八十五章水果回城凌舞水袖

    祸乱创世纪

    第八十五章水果回城

    “是我!”国王和龙骑士还没回答,巷口外已经传来了另一把不算陌生的声音。

    巷子里的几人抬眼一看,大家在王宫门口曾经看到过的那位将军就正带兵站在巷口外,冷哼一声睥睨云千千等人:“杀死使节的人是我。几位还有什么问题?!”

    云千千瞪着眼睛鼓着腮帮子,狠狠的憋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转头跟其他几人诧异的小小声道:“这老家伙好嚣张,他不怕我们一着急一上火就把国王给撕票?!”

    “看来是不怕?!”晃哥吞吞口水,也感觉貌似有些不大对劲了。

    照理来说,老将军身为一个臣子,现在在看到自己的主子被抓之后,不说心急如焚、对云千千等人惟命是从吧,最起码基本的客气和隐忍总要有些的,毕竟对方等人手里有国王做着筹码,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情。

    可是人家现在这态度,别说是什么客气隐忍了,简直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云千千等人如看蝼蚁的表情,那样子,根本就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将军!”

    “老师!”

    国王和龙骑士在看到老将军后一起急呼,口中喊出的称呼却完全的不一样。云千千捅捅身边的晃哥:“看到没,这都是勾搭起来的,但是那老家伙反水了,这俩到现在还没发现……”

    晃哥倒吸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这将军之所以敢不顾忌我们的情绪,是因为他已经有了谋逆的心思?!”

    “差不多吧!反正我觉着如果真是为国王安全着想的人,应该是不敢这么刺激匪徒也就是我们的。”云千千无奈耸肩道。

    再倒吸凉气,晃哥的讶声更大:“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现在根本没办法靠用国王威胁别人来保证安全了?!”

    “那是肯定的啊,我们……呃……”云千千傻眼,回神,条件反射的回答了一半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这么个问题——对哦!她手上的挡箭牌现在貌似已经不好使了耶……

    于是两男一女一起冷汗直冒,九夜万年面瘫,看不出什么变化。国王怔了怔,仿佛刚刚才反应过来目前的局势。只有正直的龙骑士在听完云千千几人的对话之后还依旧义愤填膺的反驳:“你们胡说!我老师怎么可能会有谋逆的心思!他可是伟大的龙骑士,带我进入这远古传承职业的人生导师!”

    云千千以如看白痴般的眼神怜悯看那犹不知世间险恶的少年龙骑士,话都懒得跟他多说了。想明白后的国王吞吞口水,以惊骇的眼神看了看巷口的老将军,再企求般的抬眼瞅瞅云千千,可怜巴巴的跟受虐的小动物一样。

    “别看我,你再看我也是木有用滴!咱是纯洁的人,向来不爱搀和你们这么乱七八糟的政治斗争……”云千千掩面别过头去。

    “这位大人……”国王哀求的开口。

    “啦啦啦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今天天气真好,我啥米都木有听到!”云千千吹口哨望天,头上一滴大大的冷汗慢慢滑下。

    “使节大人!”国王坚定坚持的再开口。

    “好忙好忙耶!最近的预定行程排得真满,做名女人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云千千假意抬腕看看自己手腕上根本不存在的手表,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姿态……咦?!不对耶!这老头刚才貌似叫她“使节”大人?!云千千倒吸口冷气,突然僵在当场——自己应该没露相啊!对方到底咋知道自己是谁的?!

    “陛下,您为什么要喊这个女人?!”龙骑士忿忿然又不解的看着国王,语气中甚至透着屈辱和委屈的神情:“难道您也不相信老师吗?!”

    国王张口欲言又止,最后千言万语到了嘴边,看了一眼将军之后,终于都只化成了沉沉的叹息。云千千回过神来,震撼的看一眼这老不死的。果然不愧是干最高领导人的,虽然肉脚了点儿,但是人家长年居于高位勾心斗角,果然也不是一个白给的简单角色……好吧!既然也被人认出来了,那么看在双方互利友好的份上,看在大家现在也在一条船的份上,干脆帮这国王一把也不是不能考虑的事情……

    拍了拍龙骑士的肩膀,云千千无视对方带着敌意的眼神,径自朝老将军站着的巷口方向示意的努了努嘴:“关键现在不是国王他老人家不愿意相信你老师,主要是你老师首先也得要表现出个值得人相信的姿态先吧?!……难不成你觉得你老师命令人抬起的那一排弩箭只能射到我而不会伤到你们?!作为人质,你们两个现在貌似已经被彻底的无视并准备牺牲了耶……”

    龙骑士一怔,顺着云千千努嘴的方向看了看,当即大惊失色,老将军身后带来的士兵们果然齐刷刷的举起了一排排弩箭,箭已上弦,一声令下之后马上就能万箭齐发。看那整圆形360度上上下下的紧密包围圈,整个儿一滴水不漏,别说是想跑,估计就是飞天遁地都得照样被戳上几个窟窿。

    即使近视散光加迟钝二百五,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候,龙骑士也终于发现不对劲了。那弩箭的包围圈是真的很强悍啊,匪徒们绝对一个都别想跑掉,但是相对应的,他和国王也一个都别想跑掉。大大的一滴冷汗从额上划下,龙骑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紧张的绷着声带僵硬问道:“老、老师?!你、你想做……什么?!”

    老将军听而不闻,一脸悲痛的表情凝重看龙骑士及国王二人,沉声缓道:“穷凶极恶的歹徒绑架了我们尊敬的国王和伟大的龙骑士克里斯艾尔……为了国家的荣誉,国王陛下和克里斯艾尔阁下一定是不愿意向歹徒乞求活命的……虽然悲痛,但我们要理解并继承他们的遗志!来吧!勇敢而正义的战士们,向陛下及龙骑士阁下致敬!上弩,预备……”

    “……你大爷的!”云千千欲哭无泪,没想到还真被自己撞上了个谋反的,人家现在根本不在乎你手里抓的是国王还是果王,直接下令就是一个杀字,临死前还给人带上了那么大的帽子,让国王想呼救都不带好意思的,整个儿一道德绑架。

    龙骑士克里斯艾尔也绝望了,他是真没想到带自己入行的老师会是个谋逆犯啊,心中的偶像形象一崩塌,这少年龙骑士理所当然感觉也很崩溃,生死什么的倒是其次了,关键是这么一闹,他突然对自己未来的人生产生了质疑来着,是非观世界观大颠倒大翻盘,让这少年顿时很是迷茫。

    “九哥!”云千千眼明脑快身体棒,眼看人逆贼马上就要下令把所有人串成糖葫芦了,于是连忙一声高喝,召唤超级无敌凹凸曼。九夜有默契的扑身上前,瞬间接近敌阵的同时手腕翻抖,一柄匕首就这么乖顺的滑入他手心,一送一旋,翻手间就震退了大批敌军,顺便附带了个延迟效果,顿时在弓弩阵中打开一个缺口,还造就了一批减速40如电影慢动作般的士兵们。

    “雷霆地狱!”云千千也不含糊,一片雷光电网甩出,正好叠加在九夜已经打得半死的那批士兵身上,一瞬间就清出了一片空白区域,其中还夹杂着几条白光……

    九夜和云千千不是第一天合作刷怪了,一般有经验的玩家在配合出默契之后,其杀伤力都不是112这么简单的问题,而是直接翻倍上涨的。一近一远,两人群放技能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洒,一边克制着不让NPC们放弩箭,一边慢慢的向外清理着道路,想杀出一片生天来……唯一庆幸的,就是目前那老将军还没发威,被龙骑士克里斯艾尔一人就克制住了。当然了,龙骑士这行当的人在没骑龙的时候也确实是没多厉害,关于这一点,云千千熟悉得不行……

    “哇!”云千千打着打着突然发现雷霆地狱貌似越来越风骚了,杀伤力剧增不说,还不一会儿就突破了境界,疑似熟练度疯涨,于是云千千狐疑收手一看个人面板,顿时跳脚,含泪悲愤道:“杀帮NPC凭嘛也给老娘算罪恶值?!”就刚才这么一会儿工夫里,她莫名其妙涨了六十多点PK值了,从哪来的都不知道,这也太玄幻了吧?!

    九夜打完一片区域跳回来,趁着天堂行走和晃哥接上去顶住的时候,抽空转头丢出句话来:“没什么的,我刚才那会儿都莫名其妙杀掉四十多了……王宫门口似乎贴了招兵告示,是面向玩家的悬赏任务,我估计是有玩家被混编在弩箭队伍里……”正说着,又一批士兵喊打喊杀的涌上,技能效果音一片片的震耳欲聋,九夜头也不回,风骚淡定的一反手旋身,又是一圈白光带起。

    云千千揉揉眼睛,感觉自己貌似在那片白光中看到几条像是玩家死亡后回归复活点的光团,而且在那片混乱嘈杂的吼叫喊杀声中,隐约貌似还有微弱的声音在喊着什么“呀灭爹”“住手啊”……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云千千伤心了——按九夜的话说,这批士兵里该不会真混着玩家吧?!而且看起来还不少来着。

    “住手住手!”越想越心惊的云千千终于急眼,拼命叫停制止了九夜想继续杀下去的动作。

    “怎么?!”九夜疑惑回头问。

    “会涨PK值的。”云千千泪流满面答。

    “没事,我不怕!”

    “……我怕!”

    “那你就别出手了。”九夜鄙视的扫了一眼过来,云千千黯然垂泪——关键问题不是光她不出手就行的。一直留在这里,也就代表着新的士兵依旧会源源不绝的补充出现,不停手抓紧时间往外跑,老是被绊在这破巷子里,照这刷新速度来看的话,这杀到什么时候才算个头啊……

    九夜的情报和设想没错,这批士兵中还真混有不少玩家来着。老将军本来做的就是谋反篡逆的勾当,虽然说手底下有一批死忠将士愿意跟随他,但毕竟大部分士兵还是吃的皇粮,对于推翻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事情还是有着不小的心理障碍来着。

    于是,要想得到足够的人手来帮自己成就大事,老将军就只有向外寻找外援……玩家是多么墙头草的属性啊,他们上来就是个玩儿的,只要不牵涉到他们自己的自身利益,玩家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心理负担。用NPC世界的眼光来看,这就是一群极度没有立场的流匪。

    于是如此这般的,老将军不知是从哪里得到了启发抑或是受了高人指点,直接就面向该流匪团体展开了大面积大规模的招安,许诺经验值及报酬若干之后,顺利招揽来大批玩家,正式开展了谋反策划……

    一支玩家编队的谋反小组正在巷口外艰难往里挤,突然发现里面的雷电越劈越凶猛,刀光越舞越缭乱,当下就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一弓箭手蹿上墙头蹲着,开了鹰眼往前看了看,不一会儿就小脸惨白,冷汗淋漓报告:“里面有一女法师和一男盗贼,两人一近攻一远攻配合得可好,基本上一招扫出去就是秒杀一片……”

    谋反小组及其周边听到该报告的玩家们俱惊、大惊,一个疑似小组长的玩家擦了把汗,小心开口问道:“前面的兄弟都阵亡了?!”

    弓箭手再仔细看了眼,也擦一把汗才接着报告:“嗯!刚顶上的那拨也又死了……按照这每半分钟清掉一片区域的速度来看,再有七、八分钟左右就能轮到咱们了……”

    队长听得心惊那个肉跳:“不、不会吧?!那对男女真那么强?!”

    “那是相当的强!”鹰眼弓箭手伤心垂泪。

    有一玩家听到这话,忍不住迟疑了起来:“要不……咱们认输投降吧?!反正就是个任务,为了点儿奖励搭一级进去,这买卖怎么算着那么亏本儿呢?!”

    “随便吧随便吧,反正谁当国王的无所谓,跟咱们一毛钱关系没有。”其他玩家也很疲惫了,这心理压力太大,前面的战友一直在牺牲,眼看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里,自己这离雷电网又近上了不少,任凭谁都会感觉很有压力来着。本来就为赚点儿任务奖励,谁能想到会打得这么够戗啊。

    没想到的是,这边刚刚才讨论出一个结果来,本来在中心的刀光突然如水波般荡漾开来,原先只笼罩了直径近十米的攻击范围此时延展为十五米,方圆内的玩家及NPC们集体掉血减速,个个痛苦不堪。而正劈得欢快的雷网也突然猛的收缩,再“轰”的一声极速扩张开来,瞬间将包括刚才讨论那伙人在内的范围也笼罩起来,将其秒杀成灰灰。

    九夜的技能和雷霆地狱在饱吸PK值之后,熟练度都突飞猛进,一个不小心就齐齐升级了……

    云千千在巷口边上很麻木的喝一口蓝,抬手放法杖,再瞅一眼自己个人面板上再创新高的PK值,嘴角抽了抽,不忍再看的别过头去问九夜:“九哥,你觉不觉得咱们这技能熟练涨得太快了?!”

    “貌似!”九夜也看眼他的个人面板,随口回答。

    云千千默然想想,又问:“九哥,你觉不觉得咱们其实应该给那些玩家一个投降的机会?!”

    “为啥?!”九夜诧异回头,说话依然是简洁明了。

    为啥?!云千千嘴角抽了抽,这还用问为啥?!虽然这就是个游戏,杀多少人都不算犯法,但好说也有PK值惩罚规定的,自己这一身罪恶从杀第一个人堕落的那天开始就没降下来过,一路直线飚升,比血压升得都快,这要再这么下去,估计自己迟早有一天得引来天劫啥的。

    “是这么回事,我觉着吧,咱们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如果单是NPC还好,可是玩家却是能复活的,他们只要死完一回来就能继续投入战斗,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云千千苦口婆心劝九夜道:“而且杀起玩家来毕竟还是有些心理压力,我眼睁睁的看着人家辛苦练的等级被这么呼啦一下就刷没了,也替他们觉得心疼和难过啊……”

    “咝——”后面半段话一出,旁听的天堂行走及晃哥二人顿时一起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睛,一脸惊骇的表情,表达了他们到底是有多么的震惊——这水果居然也学会悲天悯人了?!

    九夜估计本来也想惊讶来着,结果转头一看那俩爷儿们的表现太傻了,顿时也不好意思了,接着扮面瘫,就是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喂!你们什么意思?!”云千千不高兴的挂了满头黑线……

    刷士兵的主力依然是云千千和九夜,天堂行走和晃哥虽然都在大前方拼死拼活,累得跟死狗一样,但两人杀的人加起来却都不及九夜或云千千的一个零头。

    国王一脸恍惚,愣愣看着大批大批的士兵冲进来了,又被云千千和九夜的雷光刀影劈木有了,再冲进来了,又不见鸟……如此反反复复,让国王愁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龙骑士克里斯艾尔正好干掉一拨人退下来,扭头见着自己国王这副憔悴的德性,心中忍不住无限悲痛:“陛下!老师他……”

    云千千回了个头插嘴:“小克啊,你该不会还想说你老师一定是有苦衷的吧?!拜托,但凡做坏事的人都是有苦衷的,你在我心目中可是一个挺不错的人来着,可不兴真说出这么狗血的台词来恶心人的。”

    龙骑士噎了噎,回头怒瞪了云千千一眼,无语了。云千千抓头莫名其妙嘟囔:“瞪我干嘛?!本来就是的嘛,我又没有说错……咝——该不会被我说中?!”

    “……”可不就是被您说中了么姐姐……

    这么一直杀下去当然不是个办法,在玩家团体开始感受到云千千和九夜带给他们的威胁之后,这些人终于忍不住开始有选择的撤退了。自认防御不错的玩家们依旧混在NPC中,企图用人海战术淹没那几个国王身边的人,而防御稍微差一些的,或者是已经亲眼亲身见证过二人技能杀伤力的,就都已经毫不犹豫转身向后跑了——为个奖励把级搭上,这买卖划不来,再是多少次的任务奖励也补不回这一次的损失啊!

    于是,在不一会儿后,忧郁的云千千突然就发现自己身边的压力减轻了不少。人潮人海的包围圈也渐渐变得稀松,本来密不透风的攻击圈,现在像是漏了气似的,根本跟不上节奏了,让云千千等人多了不少喘息的空间。

    “九哥,快!擒贼擒王!”趁着这机会难得的,云千千也顾不上研究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直接指着老将军的方向一伸手,九夜应声冲上,第一时间接近了失去掩护兵士的将军,匕首抽出,招来式往的迅速与将军接上火,打得不可开交。而云千千就时不时往那片范围丢片雷,再丢片雷,跟风一起痛打落水狗。小龙骑士克里斯艾尔犹豫三秒后同样毅然加入。

    十多分钟后,没骑龙的老龙骑士顺利伏诛,反叛的士兵们毫不恋战,第一时间潮水般撤退,只留下一地大眼瞪小眼的玩家,还愣愣的握着武器、穿着士兵制服,愣愣的跟云千千等人对峙。

    “哟!还想打?!”云千千的雷霆地狱一连升到了第四层境界,正是志得意满、满腔豪情、情满人间……咳!的时候,一见到眼前这么多玩家,顿时阴阳怪气的甩了句话出来,接着抽出法杖就要开打——反正已经这么多PK值了,现在这水果已经到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的某种死猪不怕开水烫之无赖境界。

    “误会误会!”玩家群体一看,连忙收起武器抬高双手,做出一个国际通用的投降姿势,忙不迭的出声以表示自己的无辜:“我们没想怎么地,就是一时没想到说撤就撤了,反应慢了点而已……”

    云千千“切”了个:“我才不管你们那么多!疑罪从有,全部死了死了地!”

    姐姐,那叫疑罪从无……投降玩家们个个泪流了个满面,十分鄙视这个没有优待俘虏意识的烂人。

    晃哥担心的看云千千:“蜜桃,你这样很得罪人的……”关键是你得罪人不要紧,反正孤家寡人的,拍拍屁股一走人,谁也拿你没招。问题是咱如果被人认出来了,拖团带口的一大帮子人,到时候整个佣兵团的名声都会给带累坏的啊姐姐……

    云千千诧异看晃哥:“不是吧,我就开个玩笑而已,你当真了?!”

    “玩笑?!”晃哥吐口血,对面的玩家群体们跟着僵硬,一副备受打击的小模样。

    “废话!不是玩笑难道还是说真的不成?!这些人个个都是玩家,随便谁身上没个传送道具啥的啊,到时候一飞,我抓得到个屁!……就算实在是穷得没传送道具,他们不是还能跑呢么!哦!我说要杀,人家就乖乖的站在原地伸脖子给我杀了?!”云千千犹如看白痴般看晃哥,眼中写满了浓浓的鄙视。

    对面的一群白痴则是集体汗颜,他们刚还真忘了可以跑掉这回事,差点真就乖乖站在原地闭眼睛等死了……

    玩家群撤退离开,终于轮到解决老将军的问题了。云千千看了看从晃哥那里分享下来的任务,任务上已经被标注上捉到真凶,可以押送回南明城交给南明国王处置。后面还跟了个PS,注明曰一定要活口,南明城方面还得开批斗会,押个活人当众会审,好给牺牲的使节那国家个交代呢。

    “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干嘛那么想不开的要篡位啊?!”关上面板后,云千千看着老将军啧啧摇头道。

    老将军斜睨云千千一眼,“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倒是天堂行走摇头惋惜,一副我能理解你的表情感慨长叹:“男人啊!总有热血的时候,为了自己的追求不惜一切,甚至赌上性命……这是男人的罗曼啊!”

    “自己的追求?!”云千千很是不能理解的抓了抓头:“什么追求?!”

    天堂行走噎了个,回神后答曰:“当国王啊!站在权利的至高峰,这就是他的追求啊!”

    “所以说我就是不能理解这个啊,站那位置有啥好的?!”

    “呃……比如说全国的美女想泡谁就泡谁,全国的子民想使唤谁就使唤谁,全国的钱钱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天堂行走抓头,牙疼许久后痛苦举例。

    云千千对其投以深深的鄙视目光:“想泡谁就泡谁?!X国总统和自己秘书滚个床单都被人告上法庭,越是当国家领导人的越是怕诽闻,不怕被舆论暴力攻击到死的话就尽情去泡吧!”

    天堂行走缩了缩脖子,云千千接着继续一条条反驳下去:“想使唤谁就使唤谁?!谁都知道当国家元首的比当下水管道工还累,那是全年24小时无休假的行当,外忧内患全给你砸过去,人家其他工作翘个班顶多扣点工资奖金,你要是敢翘个班,没准儿耽误个什么急待处理事件,第二天就能有几百家新闻报纸狗仔队一起冲出来谴责……至于钱钱?!得了吧,高官被抓的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贪污受贿。”

    天堂行走想来也是觉得自己的举例有点太傻太天真了,于是不好意思的蹲一边捂脸羞愧去了。

    接下来,就“国王到底能有什么福利”这一问题,大家展开了轰轰烈烈的讨论。九夜因为实力最高,被大家第一个推出来发表感想,只见此人皱眉许久后才为难的开口:“做国王……可以把全国房屋都给推倒,只留条一望无际的大道吗?!”

    “……九哥!拆迁办需要您这样儿的人才,真的!”云千千一脸凝重,严肃的拍着九夜的肩膀。

    九夜:“……”

    因为有两人被鄙视在先,轮到晃哥时,他犹豫了更长的时间,很是认真仔细的再三斟酌、思量、迟疑、考虑……好半天之后,顶着其他人的灼热目光,晃哥终于试探着开口:“可以天天举办豪华晚宴,邀请最有名的明星来参加?!”这明显是一个跟脑残电视剧学坏了的,以为当王族成天就只有那么点儿活动了。

    云千千很是看不起晃哥的这一理想,第一时间给予了衷心的鄙视:“你这愿望其实不难实现,去你们市里五星酒店当个服务员,保证你天天看到豪华晚宴和明星无数……没准儿运气好的话,你还能把哪个大腕明星和哪个小开正在开房的消息卖给杂志赚点零花钱?!”

    “……”晃哥也忧郁的退下了,他在今天才发现了自己是多么没有追求的一个人。

    云千千最后把希望寄托于老将军本人身上,希望他能告诉她一个答案。结果扭头一看,大家却发现老将军在听完大家的议论之后现出了迷茫的神色,仿佛迷途的羔羊、仿佛漫无目的的旅人,仿佛……发现到云千千等人在看自己之后,老将军窒了一窒,接着终于忍不住伤心的潸然泪下,黯然凝噎:“老子知道个屁!上面交代下来要老子谋反,老子这不就反了么!谁会知道当国王居然是这么不人道又没福利的工作啊!”

    “……”众人包括国王和小龙骑士在内都沉默了许久,云千千感慨一声,上前拍了拍老将军的肩:“乖!别想不开了,这就是命啊!还好你现在还没当上,这不还有挽回的机会么……”

    “嗯!呜呜呜……”这姑娘其实真是个好人来着……老将军感动不已。

    最后,云千千等人放回了国王和小龙骑士,只押着老龙骑士就回南明城去了。就她的观点来说,她是来做任务的,至于其他NPC杀不杀的,那不在她的工作范围之内,所以放回去也没啥。

    而从国王的角度来看,云千千虽然确实是犯了绑架君主的大罪没错,但因为她同时也击退叛逆,活捉了老龙骑士的缘故,所以也算是功过相抵了,而且人家最后也没真把自己怎么地,严格说起来的话,放掉她也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双方互惠互利,友好协商之后,居然像是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把这么一件惊天动地,本来已经让云千千被挂上大陆联合通缉榜的大事给压了下来。

    当然了,人家国王同时也说了,他是不计较没错。可规矩却是不能变的,关键是他现在也没办法插手更高层的事情。所以关于已经挂上通缉榜的这一点,他实在是无能为力,顶多只能说是撤除主动出击的士兵,表示不追究责任……所以NPC这边算是搞定了,但如果玩家中有谁想不开的想接个任务来找云千千麻烦,那就不属于他的责任了。

    云千千对此也表示理解,友好道别之后,这一行人终于是离开了该小国的国土,回南明城去了……

    整整一天的辛苦赶路之后,云千千驾着马车,带着老将军和半路加入的九夜一起进入城中,二话不说的先冲去了王宫,准备交任务解决这次事件。

    可是马车才刚刚赶到王宫门口,云千千还没来得及交接任务呢,就被门口堵着的一大帮子落尽繁华的人给抓住了。

    “蜜桃大姐啊!您到底是去哪疯去了,全游戏通缉都跑出来了!”

    “靠!关键不是这个好不好,你滚蛋,让我来说……蜜桃大姐啊!咱们比武赢了,但任务被龙腾那边抢了,咋办啊?!”

    “是啊是啊,龙腾那孙子,居然来阴的!”

    “蜜桃大姐,他们已经自己去做任务了啊嗷嗷!你能不能支个招先?!”

    “祖师奶奶喂,你行行好啵……”

    云千千被一串串的哭夭抱怨声给嚎得头昏脑涨。只能举手捂脸,一副明星躲避狗仔队的姿态特低调的往王宫里挤:“对不起对不起,请让一让,我现在不接新业务,有问题请找我的经济人谈……”

    天堂行走在后面嗤笑,顺手捅了捅晃哥,对着云千千的方向努努嘴:“哎!听到没?!还经济人呢,回头她是不是还得配个助理来着啊?!”

    晃哥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不动声色退开几步,和天堂行走保持了一段距离。正好就在这时,前方被缠得不行的云千千就顺手往后一指,看也没看的划拉到了天堂行走和晃哥原本站着的位置:“找他们谈,我是他们雇佣的,自己做不了主!”

    顿时,数十道视线齐刷刷的转了过来,天堂行走只一愣之间,下一秒就瞬间被人潮人海所淹没。

    全文字高速连载(王朝中文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