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雄的异界奇妙物语 > 第三百二十章:逐步揭秘
    ……

    这是第几次从昏迷中醒来了?

    大雄缓缓睁开眼睛,冲入眼帘的红光刺得他有些难受。抬头一看,天空仍旧是一片血红色,他便料定自己还在天罡湖的“侧面”没有回去。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腕后,他发觉自己还在原来的水面上,只不过多了一张大方桌,四张高背木椅,自己正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胸前还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箓。

    不知为何,方才的战斗痕迹已经完消失了,这片世界再度恢复了以往的祥和与安宁。

    ————

    “终于醒了啊,大雄君。资料上说你从小学时起就异常嗜睡,没想到年龄增长,快速入睡的功夫反倒是只增不减,睡得可真熟呢。”林赛的声音和之前一样充满了调侃的意味,没有半点隔阂,仿佛刚才大雄和他断然翻脸的那一幕都只是在做梦一样,“再不醒的话,我们就要考虑用冷水来泼你了。”

    “唔……”他从极其疲惫的状态下醒来,只觉得脑仁一阵一阵的刺痛,好像有人在用银针刺他的太阳穴。这种疲劳充斥着他的身,一时间也组织不出什么合适的反讽之词,只好默默地忍了下来。他握了一下拳头,捏紧,再松开,再捏紧……这么来回五次后,终于确认身体还没有完脱力。

    好事儿。

    伊斯塔就坐在旁边,神色肉眼可见的紧张,这一点从她的坐姿就看出来了……就跟小学生第一次上课时的情形差不多,腰板笔挺,胸口离桌面一拳的距离,目视前方,却又不敢聚焦在林赛和刑帝中的任何一个人身上,只好默默看天。即便是坐在同一边,她和大雄也不敢有太多的眼神接触,生怕自己的行为落在刑帝眼里不像话。

    看她的样子……应该已经醒了有段时间,这么说来,这张桌子上的所有人都是在等自己喽?

    竟然能让一个混沌大帝和一个宇联元老一起等着,自己的面子倒还真大啊……说出去也够吹一辈子了。

    大雄颇有些光棍地想道。

    “既然大雄已经醒了……这张符就不需要了吧。”坐在对面的刑帝轻轻一招手,黏在大雄胸口的符纸便自行脱落,缓缓飞回了她的手中,“被‘天地禹步’镇过一次之后,那些星星就和你建立了长久且不可磨灭的联系,它们会在你的灵魂中打上烙印。这张‘治小儿青惊符’可以防止那些星星来梦里找你,相信我,那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

    “小儿……”听到这个词语,大雄虚着眼吐了个槽,“真的假的?还有啊九四,你怎么突然就开口说话了?我一直以为你的声带有点问题。”

    朱九四的声音倒是和大雄预计的差不多,冷冷的,脆脆的,略带一丝丝娇媚,如果要用水果来形容那就是冰镇过的雪梨。她对这个私人性质较重的问题也不怎么忌讳,直言道,“我的声带没有问题,只是在外面我不方便开口。”

    “为什么?”

    “我修习的功法比较特殊,练到现在这个层次,说话吐字时力量会时不时爆发出来,改写一些宇宙规律。但在天罡湖内侧就没有这些拘束,因为这里是我用法术‘创造’出来的小世界,所以一切规则本就是我来定,改个一条两条也无所谓。”

    这一段不带感情的叙述让大雄再度认识到了刑帝的可怕之处,听听这措辞,随手就造出来一个小世界,这得是修多少年道才能达到的境界啊!

    “好啦,大雄,既然你已经醒了……作为东道主,我向你说明一些情况。”刑帝像是在教授一门复杂的历史课一般娓娓道来,“首先,见到林赛·加西亚之后,你的情绪出现了非常不稳定的情况。为了防止你和他继续争斗,我用一种叫做天地禹步的法术引来星辰,‘再一次’封印了你的能力。再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内你都是一个普通人,离开天罡湖后,你的所有能力会自行返还,请不要担心。”

    好极了,又一次被人缴械……

    不过大雄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心宽。想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缴械,眼前这两人既然说要谈判,那就不会轻易对自己下手,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样一推理,他也就顺势耸了耸肩,没对此发表意见。

    刑帝将这种行为视作愿意合作的侵向,点点头,继续说道,“大雄,我们很早就开始观察你了,你是第一个被‘虚无皇帝’主动选中的人类。关于那个人,不管是秩序侧还是混沌侧都所知甚少,但偏偏他对这个宇宙又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想要了解他,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你。最初的观察仅仅是出于这一点,我们希望通过你顺藤摸瓜,摸索到虚无皇帝的信息。逻辑如下虚无皇帝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只要将这件事物查出来,我们就能了解到虚无皇帝到底是个怎样的生命,又具有怎样的侵向。”

    “你们真是闲的慌……”大雄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这种原因被人监视,他怎么也好受不起来,遂抱怨道,“搞不懂就搞不定,放着别管不就行了?人家又没插手你们秩序侧和混沌侧之间的战争。为什么反而要在我身上投注那么多精力呢?”

    “在宇宙神的思考顺序中,‘未知’的中立生物,远远比‘已知’的敌人更危险。”林赛微笑着解释道,“大雄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吗?”

    “针对已知的敌人,我们可以做计划,可以想办法暗算,可以有一万种方法和他较量。但是未知的生物……你不知道他的立场、力量体系、社会构造、道德观,他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是不公开的。若是我们把虚无皇帝放在那里不管,任由他在本宇宙中生根发芽,有朝一日,打击就可能从任何一个方向过来。”

    刑帝轻轻地开口说道,“然而,在进一步的观察中,我们逐渐开始关注你这个人本身,而不是仅仅将你视作和虚无皇帝连接的手段。陶仙帝用命卜二脉的仙术卜占了一下你的命运,由此,我们知道了一些过去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得不说,你有一个非常奇异且快乐的童年。那些快乐源于一位来自未来的使者,他像亲人一样爱护你,关照你,陪伴你一点一点长大。当这种原本单纯的美好被突然剥夺之后,你就像撕开虫蛹的蝴蝶一样蜕变了……你被迫走到现在这一步,只是单纯地想再见他一面。”

    “确认了这一点后,我们的人开始采取措施,逐步渗透到你身边,以获得哪些和你有关的情报。了解的越多,我们越是觉得你就是我们想要寻找的那个人,只不过始终都差了那么……一口气,或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念头,或许只是一次思想的转变。”

    刑帝挥了挥手,缓缓说道,“到现在这个地步,最初观察你的目的反而不重要了,通过这次天罡湖之行,我认为你已经补足了那‘一口气’。现在的你具备完成‘大业’所需要的一切潜质,可以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你了。”

    “首先,第一步是……”

    “喂!等一下啊,等一下!”大雄颇有些慌乱地挥舞手臂,高声喊道,“我自己没有选择权吗?突然就说什么大业,大业……谁想把那种一听就很难办的东西背在身上啊!我的生活已经很累了,求求你们就这样放过我,好吗?宇宙很广袤,人才也很多,为什么非得赖在我身上呢?”

    ……

    林赛和刑帝对视了一眼,面无表情,好像早就料到了大雄的反应。

    “大雄君,不想听听大业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吗?”林赛的声音颇具磁性,就像是魔鬼劝诱人类堕落时会采用的那种声线,让你完感受不到他的语意中怀有什么恶意,“说不定听完之后,你就会改变主意呢。”

    “呵,改变主意……”大雄不屑地笑了一声,转过头去,尽量不和那双可怖的金银眸对上,“你们谋划的大业能有什么?就是让我当你们的棋子,打进宇联高层,然后想办法里应外合搞垮宇联吧?实不相瞒,现在搞这一套已经太晚了,因为宇联的人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他们让我找机会接近林赛,最好是能够成为你的同党,暗中搜集你私通混沌侧的证据,等时机一到就把你连根铲掉。”

    “同样的事,我为什么要重蹈覆辙呢?”

    林赛眯了一下眼睛,依旧笑着,却没有再说话。

    他这么聪明的人,估计已经猜到具体是谁想要搞死他了。

    “大雄,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想让你当双料间谍。或许‘潜伏’确实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但它的终极目的也不是搞垮宇联。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宇联反而是必须存在的。”刑帝不急不缓地说道,“不过林赛有一点说的没错……既然想拉你入伙,就必须让你对我们的计划有所了解,先从大业的本质开始好了。”

    “这几天在天罡湖……伊斯塔·红环把你照顾的很好。”说到这儿,刑帝略微扫了一眼坐在大雄旁边的伊斯塔,反而把后者吓得一个激灵,“我非常感谢她,因为这本来是我要做的工作。”

    “……你说什么?”大雄隐隐感觉到了她的意思,只是有些不敢确定。

    “我本来是打算亲自下场,在不暴露自身身份的情况下带你游览天罡湖,让你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可我没料到在这座小岛上,竟然还有一个和我抱着同样想法的人,而且那人竟然还是一位岛主……既然伊斯塔愿意代替我引导你,那我干脆就躲在幕后,时不时在你面前出现一下。而很明显,伊斯塔做的也比我更好,她让你看到了天罡湖中最真实的样子。”

    被刑帝夸奖对混沌侧来说可是莫大的殊荣,在震撼之余,血族少女的脸颊上头一次泛起红晕,她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

    “让你来天罡湖,就是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混沌阵营的文明也是由生命组成的,就本质而言,他们和秩序阵营的生命一样重要。他们并非是邪恶、顽固、不开化的代名词,而这些参战文明最初并没有什么必须开战的理由。这场战争并无正邪之分,对两边的无辜生命而言,都是一场浩劫。”

    “是时候,让战争停止了。”

    尽管有所准备,当听到自己的猜想被刑帝亲口证实,大雄还是有种莫名的震撼。

    他咽了一口口水,无比紧张。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回答和行动,将会直接决定数万亿人的生死命运!

    “你是说……”

    “是的,大雄。”刑帝如有所感地点点头,“大业,就是大规模区块内的和平,我们希望秩序侧和混沌侧能够保持这种和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