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发绿
    明君啊,朕真是千古难得的明君啊。

    要颜值有颜值。

    要智商有智商。

    普天之下,能像朕这么优秀的,能有几个!

    心下自我夸赞一番,皇上朝苏清道:“起来说话,别动不动就跪,地上寒气重,伤着胎气。”

    朕还想提前退休,享受人生呢!

    你可不能把朕壮硕的皇孙伤到。

    满目慈爱的看了苏清的肚子一眼,皇上道:“坐下说话。”

    苏清……

    没有将齐王一党彻底剿灭,怎么感觉皇上还挺高兴的?

    抬头,狐疑朝皇上看去。

    皇上一脸温和,“快去坐着。”

    苏清……

    麻溜就起来坐在一侧椅子上。

    十里铺的事,苏清言简意赅又分毫不落的将事情经过回禀上来。

    “……儿臣实在没有想到,匕首上淬着三和堂秘制的毒药,齐王居然还能逃过一劫,是儿臣倏忽了,儿臣领罪。”

    苏清说的一脸诚恳。

    皇上摇头,“徽帮本就擅长毒物的研究,齐王地位特殊,徽帮帮主将最好的药丸给他,也是情理之中,也怪不得你。”

    苏清就道:“不,还是儿臣的错,当时儿臣若是匕首不是冲着齐王的胸口,而是直接一刀封喉,就没有那么多事了,是儿臣轻敌了。”

    皇上……

    “那……的确是你的错。”

    苏清……

    呃……

    当皇上的,都这么聊天?

    然后,这天该怎么聊!

    就在苏清嘴角一僵之际,皇上道:“杜淮中没事吧?”

    苏清摇头,“杜参将当时昏迷了,不过,应该只是气竭力虚导致的,回去休养一下就好了,不碍事。”

    皇上颔首,面色寻常。

    默了一瞬,皇上道:“经此一战,虽然没有彻底剿灭齐王,可齐王的暗影随从以及徽帮弟子,被全部铲除,三和堂和你,也算是功不可没,朕会酌情封赏的。”

    苏清……

    不罚还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苏清抬眸,同情的看着皇上。

    “陛下,齐王之所以费尽心机的想要将太后从宫中接出,是为了让太后向天下人昭告一个秘密。”

    “什么?”

    苏清咬了咬唇,字正腔圆道:“齐王要太后向天下人宣布,您并非先帝亲生。”

    苏清言落,皇上原本还自我陶醉的面色,骤然一僵。

    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样,怔怔看着苏清,双目圆睁,错愕而震惊。

    “你说什么?”

    福公公扑通跪下,朝着苏清道:“九王妃慎言!”

    苏清……

    看福公公跪下,苏清琢磨了一下,起身跟着跪下。

    “儿臣不敢妄言,当时齐王的确是这么说的,他给太后准备好了朝服,太后一到,换了朝服,就要即刻高调回京,对外公布陛下并非先帝亲生。”

    这事,任何人说出来,都可能是涉嫌谋逆。

    唯独太后不同。

    太后是先帝的发妻。

    皇上甚至并没有对外公布,他并非太后亲生,他的生母是熹贵妃娘娘。

    世人眼里,皇上还是太后的亲儿子。

    可太后要是对外公布,皇上不是先帝的亲儿子……

    这消息要是公布出去,太后自己的脸面尊严也没了。

    所以,大家一定会相信太后的话,。

    毕竟她犯不上为了将皇上拉下水,而这么糟践自己个的。

    皇上不是先帝的骨血,这帝位,就算是皇上窃取的。

    齐王是先帝的儿子!

    在朝的那些老臣,人人知道,当年先帝格外恩宠齐王。

    人人都以为,先帝会将皇位传给齐王,可莫名其妙,先帝忽然给齐王封王封地,送出京都,彻底断绝了他登基的念想。

    如果太后向全天下昭告,皇上不是先帝的骨血,那么,当年皇上登基齐王封王,就成了皇上窃取帝王果实的阴谋。

    不是龙脉,自然要被赶下去,由真正的龙脉来继承皇位。

    皇上的脑子转的很快。

    看着苏清,克制着眼底的风云诡谲。

    “他们要如何?齐王要带着他的面具坐上朕的这把龙椅吗?真是,痴人妄想!”

    苏清看着皇上,同情的道:“齐王估计不会登基,他大约会推大皇子上位!”

    皇上就一身冷呵!

    “朕都没有资格继位,他是朕的儿子,他就有资格!笑话!”

    福公公脑中浮光掠影一闪,继而满目惊恐看向苏清。

    苏清捏了捏拳,虽然很不想说可不得不说:“那个,大皇子殿下,是齐王的儿子。”

    语落,仿佛看到皇上头顶,长出一片墨绿的草。

    不断地长。

    苏清……

    作为儿媳妇,她也不想说的啊。

    可这话,她不说,谁说!

    难道让福星来说。

    同情的看了皇上一眼,苏清飞快的道:“那个,父皇,湘北灾区还等着儿臣回去,儿臣不敢耽误。”

    皇上知道,苏清这是找借口离开。

    也是……

    这种时候,苏清留下看着他,像什么!

    儿媳妇看公公的头顶有多绿吗?

    捏着拳,黑着脸,皇上喘着粗重的气,太阳穴突突的跳。

    “你去吧。”

    苏清如蒙大赦,立刻起身。

    唯恐皇上怒极之下,给她来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

    ……

    快走到门槛的时候,皇上忽的叮嘱一句,“不得对外泄露一个字。”

    “儿臣明白!”

    给她一锅熊心豹子胆吃了,她也不敢说啊。

    这事,就得烂死在肚子里。

    幸好,当时齐王说的时候,那些在场的人,除了跑掉的大皇子和徽帮帮主,就只有她和福星活着。

    死人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至于福星……

    她可能压根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

    头也不敢回,苏清应了一句,拉开御书房大门就朝外奔。

    夏末的半下午,太阳还很毒热,大步流星,苏清直接出宫。

    御书房里。

    苏清前脚一走,皇上扬手将桌上的笔架宣纸砚台全部扫落在地。

    “放肆!”

    如同山中猛虎一般,怒吼一声。

    福公公瑟瑟立在一侧,心疼的看着皇上。

    因着大皇子是长子,又年幼丧母,皇上对大皇子的教导,着实算是用心。

    只是大皇子资质差,无论皇上怎么伤心,他功夫和学识也都一般。

    可不管怎么说,这个皇子,皇上付出了不少心血。

    甚至在大皇子第一次谋逆,皇上都不忍心杀了他。

    现在……

    苏清告诉他,大皇子是齐王的儿子!

    皇上没有当场喷出一口血,都算是心理素质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