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畜生
    丫鬟扶着定国公夫人,忙道:“回老夫人的话,奴婢怕夫人受惊之后再极度担心,身体吃不消,就瞒了夫人。”

    正说话,一个小厮拔足狂奔过来。

    “老夫人,夫人,不好了,大人被人刺杀了!”

    小厮一句气喘吁吁的话,惊得老夫人险些跌倒。

    满目惊怒,转头看向那小厮,“你说什么?”

    小厮奔至近处,声音带着颤音儿,“大人被人刺杀,伤口在胸口处,流了好多血,奴才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

    老夫人再也顾不上定国公夫人这里,拄着拐杖,深一脚浅一脚直奔定国公处。

    她一走,扶着定国公夫人的丫鬟便松了口气,在定国公夫人耳边轻轻的道:“夫人,走了。”

    定国公夫人闭着双眼,嘴角轻轻翕合,“扶我去那边亭子。”

    丫鬟应命,立刻转头吩咐,“快,快把夫人送到那边的亭子,夫人方才受惊,晕倒了,一会儿夫人醒了,谁都不许提三小姐的事。”

    她是夫人跟前的大丫鬟,一声令下,立刻四五个小丫鬟上前执行。

    凉亭距离定国公夫人的院子不远,四周通畅,想要说话什么的,不容易被人偷听。

    几个丫鬟合力,送了定国公夫人过去,早就有丫鬟铺了厚厚的褥子在凉亭的椅子上。

    寻了个借口,遣散几个小丫鬟。

    她们一走,定国公夫人睁眼,躺在椅子上,眼底是抑制不住的关切,“熙儿如何?”

    丫鬟便压着声音,一面佯做给定国公夫人擦汗,一面道:“夫人放心,三小姐平安离开府邸了,临走前,夫人给三小姐准备的银子,奴婢都给了三小姐。”

    定国公夫人点了点头,眼泪扑簌簌就落下。

    “从今儿起,她就要孤身一人了。”

    “哪有夫人说的那么惨,夫人给小姐私下买了庄子,不就为的这么一天嘛,小姐住在庄子上,夫人想了,就去看看。”

    定国公夫人摇了摇头。

    “熙儿性子倔,那件事,我一直没有表明态度,又一味的要将她嫁到塔塔尔去,她心里,怕是恨透了我。”

    丫鬟就道:“不会的,小姐性子虽然倔强,可夫人为小姐好,小姐迟早会明白的。”

    定国公夫人落着泪,没有说话。

    眼睛直直望着凉亭外的天。

    天空被大火照的通红,像血。

    东跨院大火燃起的那一瞬,她就知道,她怕是从此就失去了这个唯一的女儿。

    老夫人有特殊的嗜好。

    她嫁到定国公府的第二年就知道了。

    可一直以来,老夫人都有她固定的伴儿。

    就是她屋里养着的那几个娇滴滴的大丫鬟。

    她们把自己的年轻奉献给老夫人。

    老夫人对他们,也很大方。

    帮衬着那几个丫鬟的娘家,各自开了盈利的店铺,对她们几个,也是格外的宽厚。

    各取所需,无关他人什么。

    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老夫人会将她的目光,锁定到若熙身上。

    去年中秋。

    阖家赏月之后,老夫人醉意微醺,让若熙扶着回房休息。

    她以为,只是扶着回房而已。

    可那一夜,若熙留在老夫人屋里,一夜没有出来。

    可恨她那一夜,睡得安然,竟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若熙顶着红肿的眼皮找到她。

    屏退屋里所有的人,一件一件将身上的衣衫褪去。

    莹白的肌肤,伤痕累累。

    不是紫青的淤痕,便是牙齿咬过的印记。

    全身上下,无一出完好。

    “娘,祖母她不是人,是魔鬼!她是魔鬼!”

    若熙哭到她的怀里。

    触目惊心的事实,令她血气逆流。

    想都没想,安抚了若熙一二,她便直奔老夫人的屋里。

    “你屋里的丫鬟还不够你玩弄吗?为什么要对若熙下手,她是你的孙女,你还有没有天理人伦!”

    对于她的登门质问,老夫人气定神闲。

    倚靠着背后半旧的靠枕,风轻云淡的告诉她,“要么,你把若熙给我,我只留她三年,三年之后,给她选一门好亲事,她还是定国公府最尊贵的嫡小姐,风光出阁,要么,你把事情闹出去,毁了若熙。”

    说着,老夫人眼底,漾出残忍的笑。

    “当然,与此同时,我也会毁了你儿子,府里不缺世子,你儿子人品不行做不了世子,自然有庶出的顶上!”

    面对老夫人毫无人性的态度,她气的发昏。

    龇牙裂目,几乎双眼喷血一般看着老夫人,“国公爷若是知道,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老夫人鄙夷的看着她,嘴角带着玩味的笑,“那你就去告状,只要你不怕毁了你儿子的前途和女儿的名声,我无所谓,不论如何,我都是定国公府的老夫人!”

    说着,老夫人忽的坐直起来,一把拉了她的手,一个用力,将她拉至面前。

    眼底带着阴毒的笑。

    “我劝你冷静点,康儿手里的人命案,足够让他与你天人永隔!我不缺孙子!”

    说完,老夫人重重一甩她的手。

    她几乎像是被抽干精气的玩偶,跌坐在地。

    “你还是人吗?为什么要选熙儿,那么多姑娘,比熙儿好的大有人在,你要什么样的,我给你弄不来,为什么非要是熙儿!”

    歇斯底里,她坐在地上咆哮。

    然而,老夫人只是轻轻一哼,“我只留她三年,是她的福分。”

    那天,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老夫人屋里跌跌撞撞出来的。

    明知道老夫人做下伤天害理的事,她却无计可施。

    若是旁的事,她可以求助娘家人做主。

    可这件事……

    一旦闹出来,熙儿一辈子怕就是毁了。

    可不闹出来……

    熙儿一样被这个恶魔给毁了。

    哪个女孩儿,能经得住这样的璀璨。

    从身体,到灵魂。

    那是她最最宝贝的女儿啊。

    她不相信,定国公那般无情,会置熙儿于不顾。

    那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离了老夫人院子,她就直奔定国公的书房。

    可当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定国公,定国公愤怒之后,却冲她发火,“你将这件事告诉我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去质问自己的母亲?这件事若是闹出去,定国公府的颜面何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