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护鸡
    苏清淡淡瞥了京兆尹一眼。

    嘴角微扬,噙着嘲谑的笑。

    “应该说,是你联手家奴家人,玩弄京兆尹在前,御前恶人告状在后吧。”

    苏清言落,京兆尹松下一口气。

    唯恐这位姑奶奶误会他啊。

    手里的鞭子,那是说抽就抽的。

    声音一顿,苏清朝京兆尹直直看去。

    才松下一口气的京兆尹顿时……

    心头一紧。

    “敢问大人,那些昏迷的暗卫,你是在他们醒来之后,第一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吗?”

    京兆尹摇头。

    “不是,第一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定国公的随从。”

    “再问大人,随从得知暗卫清醒,是立刻带大人见了暗卫呢,还是立刻带暗卫见了大人?”

    “都不是,他先回禀了定国公,然后那些暗卫才被带来。”

    苏清就朝定国公看去,“这就是了,难道那些暗卫齐齐说见到我家护国神鸡擅闯书房,不是大人让随从提前嘱咐好的?”

    定国公沉着脸,“自然不是!”

    “你有证据吗?”

    定国公面色发青,“大可以审问当时的随从和暗卫。”

    苏清一耸肩,“那都是你的人,你的暗卫,为你去死都可以,别的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定国公被苏清这逻辑堵得说不出话。

    狠狠一捏拳,正要再开口,被苏清抢先一步。

    “宗卷上说,郑三小姐是昏迷在祠堂的,那么,敢问,郑三小姐醒来之后,第一个见到的,是京兆尹吗?”

    京兆尹摇头,“不是,臣是在花厅候着,三小姐醒来后,由定国公府老夫人带来问话。”

    苏清就双手一摊,“这不就得了,在问话之前,他们有大把的时间串供。”

    定国公被苏清的一番胡言乱语气的肩头发颤。

    “无稽之谈!事实摆在面前,我何须作假!书房现场,机关旁,有清清楚楚的鸡脚印,祠堂的炉灰上,鸡脚印更是明显,难道,这些也是造假?”

    面对定国公的怒气,苏清转头,朝皇上道:“父皇,不知宫中可养着活鸡?”

    皇上一愣。

    啊?

    福公公忙应道:“宫中不养活鸡,不过,从鸡场送来的鸡,都还活着没死。”

    苏清就抱拳,“恳请父皇同意,让福公公去带两只鸡回来,给护国神鸡洗刷冤屈。”

    京兆尹隐隐约约明白苏清要做什么。

    倒是福公公和皇上齐齐一怔。

    让鸡给鸡洗刷冤屈?

    这听着,怎么那么奇怪呢!

    福公公看向皇上,皇上略颔首,福公公转头出去吩咐。

    不过须臾,一个小內侍抱着两只鸡来了。

    一只白羽鸡,一只芦花鸡。

    苏清指了那两只鸡,朝定国公道:“国公爷看清楚了,两只完全不同的鸡。”

    定国公不明白苏清搞什么名堂,便就沉着脸,一言不发。

    苏清走到香炉旁,撒了写香灰在手中宗卷上。

    宗卷在地上一铺,转而吩咐内侍,“来,让这两只鸡踩一脚。”

    内侍应命,抱着鸡上前。

    一鸡一脚,落在宣纸上。

    苏清一抬手,“好,你们可以放鸡回去了。”

    转而朝皇上道:“陛下英明,两只不同的鸡,落下的脚印,区别很大吗?能一眼就看出,哪个脚印是芦花鸡踩得,哪个脚印是白羽鸡踩的吗?”

    但看脚印,基本一模一样。

    鸡爪子嘛,一般大小的鸡,爪子也都差不多。

    没什么区别。

    摸着下巴摇摇头,皇上道:“朕看不出区别。”

    苏清转头就朝定国公和京兆尹道:“敢问你们二位,谁比陛下更加英明,单单从鸡脚印上,就能判断出,哪个脚印属于谁?”

    京兆尹……

    莫说千真万确看不出。

    这就算是看得出,也不能说啊。

    谁敢比陛下英明!

    摇头,京兆尹道:“没有区别。”

    定国公…….

    “……”

    苏清就不等定国公开口,朝京兆尹道:“没有区别,大人如何判断,在定国公府作乱的,就是我们护国神鸡的?”

    京兆尹……

    这天底下,除了这只鸡,谁还有这么大本事!

    这话,京兆尹没法说。

    好在,苏清也不是真的等他说。

    语落一顿,苏清又道:“大人之所以判断,是护国神鸡作案,无非就是因为护国神鸡战功彪炳,有作案的能力,可大人,难道一个人,不,一只鸡,优秀也有错吗?优秀就该背负不属于它的锅吗?”

    掷地有声的质问,直戳灵魂深处。

    京兆尹语噎。

    苏清就道:“就凭在现场的发现,有一丝一毫的证据,和护国神鸡有直接关系吗?”

    京兆尹……

    和那只鸡有关系的,就是脚印。

    现在脚印被推翻。

    和那只鸡有关系,还有供词。

    可供词……

    苏清说的不错,供词完全可以是假供词。

    当时,他之所以断案,就是先入为主的认为鸭鸭就是现场脚印的主人,再配合供词,觉得吻合。

    默了默,京兆尹秉着职责,道:“断案除了讲究作案动机,现场证据,还要考究作案能力,京都范围,能有如此本事的鸡,实在找不出第二只。”

    这话说出,脑子里就冒出苏清刚刚的话:优秀就该背不属于它的锅吗?

    京兆尹……

    “可大人想过没有,证词都能是造假的,现场为什么不能造假,这鸡爪子印,只要鸡是差不多大小的,鸡爪子印就是差不多一样的,想必定国公府不缺鸡,鸡也不缺脚。”

    京兆尹……

    “王妃的意思是……”

    就在京兆尹恍然一悟间,定国公愤怒看向苏清。

    “王妃慎言,臣为什么要去污蔑一只鸡!还不惜烧毁自己的书房密室,捣毁供奉祖宗牌位的祠堂,臣这么做,对臣有何好处!”

    “有何好处,大人比我们清楚,至于大人说的烧毁密室捣毁祠堂……且不说祠堂,单单密室,一个密闭的空间,要如何焚烧,才能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烟雾,密室闷烧,难道不怕炸了吗?”

    烟雾聚集到一定浓度而爆炸,并非不可。

    苏清一双眼,直戳戳看着定国公。

    定国公阴沉着脸脸,冷冷一哼,“王妃的意思,难道是我贼喊捉贼?”

    苏清立刻道:“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

    “否则,定国公给我解释一下,如何焚烧,才能没有烟?若是连定国公都想不出办法,难道国公爷认为,那只鸡比你更能当大任?”

    说着,苏清嗤的一声冷哼。

    “若当真如此,这罪名,我替鸭鸭认了,不过,国公爷连一只鸡的智慧都不如,想来枉担虚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