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分析
    茶肆客人很多,热闹的跟赶集似的。

    因着是低价的茶肆,客人多是路过歇脚的穷苦人。

    满满一大碗茶,还免费续杯,只要三文钱。

    喝着口感不差的茶,歇脚在茶肆里的人恣意畅快的聊着天。

    “听说了吗?京都那边都闹起来了,宫里的慧妃娘娘,她爹居然是那个火烧洛河镇的王召之!”

    “真的假的?”

    “我刚刚从京都卖鸡蛋回来,怎么会假,假不了!”

    “慧妃娘娘的儿子,好像就是那个病的快死的九皇子,他好像娶了个男人。”

    “呸!什么男人啊,人家那是长得和男人一样的女人,平阳军的将军。”

    “嘻嘻,都差不多!不过,这下有热闹瞧了。”

    “慧妃要真是王召之的闺女,这宫里肯定容不下她,就她儿媳妇彪悍的样子,皇上要是下旨杀了慧妃,那位娘们儿将军不会造反吧。”

    苏清翻身下车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些。

    福星朝苏清看过去。

    苏清面色无异,嘴角噙着淡笑,在靠近街边儿的一张桌子旁坐了。

    “点茶吧。”

    淡淡吩咐一句,福星得令,立刻扬着嗓子一声喊,“小二,上茶!”

    店小二肩头毛巾一甩,“来了~~~”

    说话间,一张破旧的杨木托盘,端着两大碗色泽尚算勉强的凉茶,“客官,三文钱一碗,喝完了免费续,您好用。”

    麻溜将碗端到苏清和福星面前,起身之际,袖口一个纸团落到苏清衣袍下的脚边。

    “客官,您东西掉了。”

    店小二笑嘻嘻的提醒道,语落,转身端着空托盘走了。

    福星弯腰将东西捡起来。

    两人各自喝了一盏茶,福星留了银子,两人回到马车上。

    仿佛有明确的目标一样,车夫扬鞭开拔。

    马车里,福星将纸团打开。

    上面又是图画又是标注,很清晰。

    方才福星扮作车夫对宁远心下手,大皇子派来监督的人打算营救宁远心的时候,被人打晕拖走。

    下手的,正是苏清带来的两个容恒的暗卫。

    原本,大家功夫不相上下,容恒的暗卫若是靠近,他们必定会发觉。

    可惜。

    当时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宁远心那里吸引过去,给了那两个暗卫突然下手的机会。

    一旦错过先机,再想反击,就难了,更何况,那两个暗卫手里,还有苏清自制的迷药。

    一捂口鼻,莫说武功高强的死士,就是头牛,也得倒地。

    为了小心谨慎,他们没有立刻原地审讯,而是将人往麻袋一装,扮作行走货商的样子,挑着担子把人带到了茶肆后院。

    后院,全是苏清的自己人。

    放开手脚一顿审讯,那些秘密,就被吐出来了。

    瞧着手里的纸,福星皱眉,“主子,这不对啊,大皇子废了这么大力气想要对付您,就准备这么点兵力?”

    苏清一笑,“你也看出来了,的确不对。”

    “那怎么办?”福星立刻朝苏清道。

    苏清吸了口气,“这纸上的布防,也不能说不对,只是不全,他们两个,主要的任务应该只是盯着宁远心,确保树林里,宁远心不会失手,至于杨大爷茶肆那里,他们知道的,只有这么点。”

    大皇子那个人,腹黑阴戾。

    怎么会把自己的布防告诉这么两个微不足道的人。

    只怕,这个杨大爷茶肆,也并非真正的战斗地点。

    大皇子既是放手一搏,想必要用出绝杀之计。

    他会只设定一个试探圈套?

    眼睛微阖,苏清全身心的琢磨大皇子。

    茶肆里,慧妃是王召之女儿的谣言,想必是大皇子散播的。

    这样,也就解释了何家在大皇子这盘棋里的作用。

    当时何起恪被杀,她就怀疑,是大皇子下的手。

    只不过,当初有一点想不通。

    如果大皇子杀了何起恪,只是为了诬陷她,那大皇子也太天真了。

    皇上不是昏君。

    她手握重兵并且没有被皇上忌惮。

    就算她真的是杀人犯,皇上都不会怎么处决她,何况她不是。

    当初想不通,现在,茅塞顿开。

    大皇子杀何起恪,为的是现在的局面。

    何起恪的死,只是冰山一角,只是大皇子阴谋的一道裂口。

    何起恪死了,何家就能名正言顺的闹,何家闹了,慧妃的身世就能顺理成章的被撕开。

    可……

    为何那些谣言里,大家只是议论慧妃与王召之,却不提何家呢?

    无论如何,何家在这谣言里,分量不轻,大家不应该一句不提啊。

    眉心微皱,苏清摇了摇头。

    这不科学啊!

    何家人去哪了,怎么不出来跳!

    还有就是。

    大皇子闹出慧妃身世的谣言,其目的,无非是要绝了容恒登基的可能性。

    为什么一定要让宁远心引了她来这里呢?

    引她来,一定是为了除掉她。

    可……

    她死了,难道容恒的登基之路就彻底绝了?

    她死了,还有她爹啊,还有那么多平阳军兄弟呢!

    平阳军不同于其他军队,平阳军认主。

    现在,平阳军上下,都知道大皇子曾经暗杀过她。

    到时候,她要真的死了,那帮平阳军兄弟,直接冲上门就足够把大皇子踩死了。

    大皇子没有这么蠢。

    他一定安排的非常合理,不仅让她死了,还让她的亲人无法给她报仇。

    皱着眉心,苏清脑子里飞快的转。

    古往今来,能把一个人铁板钉钉的搞死的,唯有一条:造反!

    就像王召之。

    造反之前,是个大忠臣。

    一旦造反了,格杀勿论。

    这么说,大皇子有可能把她往造反的路上逼?

    想着这些,再一想大皇子的人密见邢副将的事,苏清脑中,琢磨了个大概。

    眼睛嚯的一睁,看向福星,“十里铺距离石河镇,多远?”

    福星立刻道:“快马加鞭,半天。”

    “你现在立刻回军营,不论邢副将在哪,必须找到他,然后告诉他……”

    一阵低语,苏清细细吩咐福星。

    福星面目凝重,待苏清语落,福星道:“小的一走,主子您?”

    苏清笑道:“放心,我没事,十里铺咱们这么多兄弟呢!”

    福星咬了咬唇,转头跳下马车。

    福星一走,苏清朝车夫吩咐,“杨大爷茶肆。”

    车夫立刻改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