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四百零四章 变卦
    五皇子府邸。

    书房里,五皇子正一面苍蝇搓手一面原地打转徘徊。

    老九给老大下毒,虽然没有要了老大的命,但是这毒素清理起来,也要些时日。

    何况,现在老大被圈禁,尚未被解除。

    老九胸口那伤,怎么也得再养一个月。

    老四……

    目前可以忽略不计。

    老九媳妇,苏清手里有两条人命,新任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正在联手查案。

    就算最后查出,苏清是被冤枉的,人命和她无关,可到底也是她伸手向泸定中勒索了五十万两白银。

    这个,是实锤,怎么都洗刷不掉的。

    五十万两白银,逼死朝廷命臣,到时候,估计惩罚不轻。

    越是想着这些美事,五皇子的面色越是凝重。

    他们越是玩命的作死,他就越是不能行差踏错半步。

    只要其他皇子作死把他们自己个给玩死了,他就算是什么功劳都没有,只要平平安安保证不出错,这皇位,也是他的。

    除了他,父皇没得选了啊。

    难不成还要选柔妃那个才九岁的儿子!

    心思如同浪潮,五皇子翻来覆去的琢磨了许久,招了心腹道:“你去平阳侯府,告诉朝晖郡主,就说她的忙,本王帮不了了。”

    朝晖郡主手里捏着王氏的一个把柄,想要和他联手对付王氏。

    原本,为了搞苏清和平阳侯,他答应了。

    毕竟只要搞掉苏清,容恒也就没有什么依靠了。

    可现在……

    与其冒风险去搞苏清,不如坐等她自己个玩儿。

    反正这个时候,攻讦苏清的人,一大把一大把的。

    而且,就算他不和朝晖郡主联手,朝晖郡主也绝不会罢休,他只等着看戏就是了。

    不做,不错,不错就有机会。

    对,就这样!

    双眼放着灼热的光芒,五皇子吩咐完,起身去了书房,这个新的行动策略,他需要和那些他的追随者告知一下。

    心腹得令,立刻执行。

    平阳侯府。

    五皇子的人一走,朝晖郡主扬手摔了一盏茶。

    铁青着脸坐在那,恨得咬牙切齿。

    “说好了的事,居然反悔!他还是个皇子吗!”

    一侧,徐妈妈忙阻断了朝晖郡主,“夫人慎言。”

    朝晖郡主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

    “我在自己家说,又不会传出去,再说,我又没有说错,一个皇子,出尔反尔,这哪有一个皇子该有的样子!连苏清都不敢对付,这点魄力,还争什么皇位!”

    徐妈妈理解朝晖郡主心头的气。

    毕竟,国公爷和夫人还在牢里呢。

    那地牢,她每日陪朝晖郡主去一次,送饭送菜的,每去一次,被刑部勒索一千两银子也就算了,关键每次都被地牢里的老鼠攻击。

    她才在地牢待多大一会儿,就受不了那些老鼠。

    国公爷和夫人……

    想到牢里的环境和国公爷憔悴不堪的样子,徐妈妈沉沉一叹。

    “既是五殿下不肯帮忙,我们再另寻他路,您也别上火,国公爷不是说了吗,对他最大的帮助就是什么也别做,他都安排好了。”

    朝晖郡主咬着唇,太过用力,在唇上咬出一个血印子。

    “那是父亲为了安慰我,不愿我也被牵连进去,他哪能都安排好了,若当真是安排好了,母亲怎么会也被抓进去呢。”

    说及此,朝晖郡主声音都在哽咽。

    “不行,我必须得做点什么!”

    蹭的,朝晖郡主站起身来。

    好好地一个镇国公府,现在家破人散。

    宫里最有权力和地位的太后娘娘,自从出事就彻底失联,她姐姐德妃更是指望不上。

    除了她,还能有谁。

    她不能再坐以待毙。

    挽救镇国公府,这重担只有她能扛起。

    捏着帕子,原地徘徊两圈,朝晖郡主道:“我要进宫。”

    说完,抬脚就朝外走。

    徐妈妈忙跟上,“可陛下的旨意,无召不得入宫啊”

    朝晖郡主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何起恪被苏清杀了,何家人已经在上京的路上,要进宫向陛下讨一个说法,他们能进宫,我就能进!”

    皇上当初可是下旨,何家无召不得入京。

    如果何家不仅入京了还进了宫,那皇上凭什么只惩罚她。

    她必须要进宫见到太后。

    这么一想,朝晖郡主越发坚定了主意。

    她及至宫门口的时候,何家人还未到,朝晖郡主便焦心焦肺的等在宫门口。

    刑部大牢。

    阴暗的地下牢房里,镇国公夫人和镇国公隔着一条过道两道牢门,相对而坐。

    自从镇国公夫人进了牢房,隔壁的鸡叫声再也没有响起过,镇国公的精神好了许多。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镇国公夫人发出绝望的叹息声。

    她真的坚持不住了。

    每日与老鼠为伴,不论是睡着还是醒着,总有老鼠在她身上跳来跳去。

    宛若她的身体就是一个跳跳床一样。

    有几次,她睡着的时候,甚至还在她脸上来回跳跃。

    有一只老鼠,因为太小,几次三番差点掉了她嘴里。

    ……

    再在这里住下去,她怕会疯了。

    镇国公半阖着眼,压低声音道:“眼下,只要朝晖和太后娘娘不要擅自行动,应该很快了,那边,不会在真定拖太久的。”

    “可陛下不是说,要拿你去做法来祭奠威远军的亡魂?”

    镇国公吐了口气,“这些都无关紧要。”

    “怎么无关紧要?”镇国公夫人疑惑的问道。

    镇国公叹一口气,道:“陛下的这些决定,都是云王未到之前定下的,等云王到了,兴许一切就不同了。”

    镇国公夫人闻言,点了点头。

    默默闭眼,心头祈祷,朝晖可一定要听话,不要擅作主张啊,她还想活着出去。

    ……

    祈祷几遍,镇国公夫人猛地睁眼,看向镇国公,“我这眼皮,总是跳,该不会,朝晖没听进去吧。”

    镇国公摇头。

    “不会,朝晖从小最听你的话,这几天,她每日来送饭,你都要叮嘱七八遍,她该是知道轻重。”

    镇国公夫人就吁了口气,随即一叹,轻轻摇头,“可我一直觉得,她脑子有点笨,怕是……”

    镇国公横她一眼,“胡说什么,哪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

    镇国公夫人似有若无撇了撇嘴。

    自己女儿?!

    宫里那个,才是她的自己女儿!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