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关心
    福星催促道:“快点快点,说不定我家主子已经去军营了。”

    长青……

    “咱们打个赌,我敢保证,王妃现在在宫里!”

    王妃和他家殿下的感情有多深,他作为旁观者,一清二楚。

    王妃很看重他家殿下。

    福星翻了个白眼,“赌什么?要赌就赌个大的,不然我可没兴趣。”

    长青一想,道:“这样,我要是赢了,你就送我一双鞋,你要是赢了,我就……”

    福星立刻打住长青,嫌弃道:“得!我可不想要你送的鞋!”

    说着,福星促狭一笑,“除非,是你亲自绣的。”

    长青……

    一咬牙,长青道:“我要是输了,我就赔你五十两银子!”

    福星匪夷所思看向长青,“五十两?我和主子在一起的时候,谈论起银子,少说都是以千为单位的。”

    长青……

    脸一紧绷,长青豁出去道:“好,那就一千两!”

    “一千两?”

    长青都要哭了。

    他的小金库,一共也没有多少银子啊。

    不像福星,财大气粗,福源酒楼都是她的产业!

    瞧着长青一张苦瓜脸,福星一叹气,“行吧,看在你我结拜一场的份上,一千两就一千两,你准备好了,到时候可不许赖账。”

    长青就道:“那你要是输了,可记得送我一双鞋,也不许赖账。”

    福星轻飘飘道:“一双鞋而已,几文钱的东西,有什么可赖账的!别说一双,看在你是我二弟的份上,直接给你十双!我没零钱!”

    长青……

    他还能说什么!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可以笃定,王妃一定守在殿下身边。

    他这一千两银子,不用赔出去,还能赚一双鞋。

    只要一想到能穿着福星送的鞋,长青心里就飘飘然的高兴。

    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长青飞快的看完匣子里的信,折好,重新放进去。

    福星狐疑扫了长青一眼,将匣子收起。

    “信上写了什么?把你高兴成这样?”语落,福星蹭的起身,“别告诉我写了什么,我不想知道!”

    说完,一脸避瘟疫的走了。

    长青……

    等长青进宫直奔偏殿的时候,军医正在给容恒换药,容恒疼的浑身冒冷汗。

    长青走过去,瞧了一眼血肉模糊的伤口,“殿下,王妃呢?”

    容恒本就皱着的眉心,倏地皱的更紧。

    这就是传说中的,往伤口上撒盐?

    没好气的横了长青一眼,容恒道:“昨儿半夜去哪了?”

    苏清一走,长青也不进来服侍,害的他一夜都没喝上一口水!

    长青瞧着容恒一脸暴戾的样子,心下咯噔一声。

    莫非……王妃不在?

    “殿下,怎么不见王妃?是去端早膳了吗?”不甘心,长青环顾一下左右,又问道。

    心口悬着半口气,有些紧张。

    容恒……

    军医换完了药,抬眼看了长青一眼,“我们将军昨儿半夜就走了。”

    说完,提着药箱离开。

    长青……

    离……离开了?

    轰!

    长青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劈了。

    皱着眼角,错愕盯着容恒,声音都要哭了,“殿下,您都这样了,王妃都不陪着你?”

    容恒原本因为长青给他伤口撒盐,不想理他,但是眼见长青听说苏清没有陪自己他就伤心到这种地步,容恒顿时消气了。

    “她去揍秦苏了。”

    长青直接瘫坐在一侧椅子上。

    两腿叉开,双臂耷拉,脑袋朝椅背上一靠,眼珠如同死鱼眼一样翻着。

    他的一千两!!!

    容恒……

    不愧是跟了他这么多年的贴身小厮,瞧瞧,为了他,难受成什么样!

    “那边桌上有御膳房一早送来的鸡汤和鸡丝面,军医已经喂我吃了,剩下的,你都吃了吧。”

    长青动了动眼珠,坐起身来,一碗鸡汤灌下去,感觉恢复了一点精力,“殿下,奴才昨儿半夜和福星去驿站行馆偷看歌姬睡觉……”

    长青话没说完,容恒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几声咳过,伤口被震得疼的不得了。

    幽幽看着长青,一张脸白绿白绿的。

    大半夜的,你不服侍我,跑去偷看人家姑娘睡觉?

    迎上容恒宛若看变态一样的目光,长青忙道:“殿下,不是您想的那样,奴才和福星,原本是……”

    说到这儿,长青声音蓦地一顿。

    容恒斜昵他,“嗯?怎么不说了?原本干嘛?”

    长青……

    原本偷看姑娘睡觉!

    一摆手,长青道:“忽略细节!反正,就是奴才和福星在驿站别馆,遇到一个黑衣人……”

    巴拉巴拉,长青将昨儿夜里有关黑衣人的事以及那匣子里所装之物的事,一口气告诉容恒。

    说完,又灌了半碗鸡汤,一抹嘴,长青道:“殿下,大理寺卿什么意思?”

    容恒眼底涌动着幽凉的光,冷笑,“什么意思?什么意思等下了朝就知道了!”

    正说话,外面内侍的声音传进来,“慧妃娘娘吉祥。”

    语落,偏殿大门便被推开,慧妃一脸急色奔了进来,直扑容恒床榻前。

    “让母妃受惊了。”容恒愧疚道。

    慧妃上下打量容恒一眼,拍着胸脯舒出一口气,在容恒一侧坐了,“除了伤到胸口,还有没有别处受伤?”

    容恒摇头,“没了,只有这里。”

    “御医怎么说,伤口要紧吗?几天能恢复?”

    “是平阳军的军医给儿臣处理的伤口。”

    慧妃闻言,倒也没有反应太过意外,只是哦了一声,转头就朝长青道:“把军医请来。”

    长青应声,不过须臾,带了军医进来。

    行过礼,慧妃道:“九殿下的伤口,严重吗?”

    军医垂着头,回禀道:“只隔心脏分毫,还是凶险,不过,此时已经无碍了。”

    慧妃不放心的道:“当真无碍吗?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军医正要回禀。

    慧妃迟疑一瞬,一捏手帕,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不影响以后生育吧?”

    军医闻言,差点跪了!

    错愕抬眸,朝慧妃看过去,迎上慧妃一张真诚又担心的脸,军医眼角一抽,又忙低头,“不会,不影响。”

    得了这个答案,慧妃这才彻底松下一口气,“好,你下去吧,青穗,重赏!”

    “是!”

    青穗同御医离开,慧妃转头看向容恒,“无碍就好……”

    话音才起,就迎上容恒一张铁青的脸,满目赫赫:是亲娘吗?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