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担心
    福星捏着拳头,愤愤道:“主子,一定是有人绑架了鸭鸭!”

    苏清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不会,整个王府,谁敢绑架鸭鸭!”

    那只鸡彪悍起来,连狗都要退避三舍。

    再说了,谁吃多了撑的没事干,绑架一只鸡。

    绑架鸭鸭,那就等于在朝福星身上捅刀,被福星抓出来,不活劈了他。

    所以,综上所述,没人绑架鸭鸭。

    “你问过薛天了吗?”

    福星一拍脑门,“小的只顾着着急,忘了问了,现在就去。”

    说完,转身一阵风离开,长青一路跟出去。

    直到他俩身影消失不见,容恒都没缓过来。

    默了一瞬,容恒道:“会不会是宁远心绑架了鸭鸭?”

    这府里,他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宁远心了,其余府中的下人,都被薛天调教的很忠心了。

    就算做不到死忠,也绝不会做这种奇怪的事。

    对于容恒的猜测,苏清笃定摇头。

    “不会,宁远心做不出这种蠢事。”

    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华有才华,却一直这样默默无闻的在府里做个透明人。

    如果不是别有所图,那就是个傻子。

    显然,宁远心不是后者。

    既是有所图谋,她便绝不会在真正动手前,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毕竟宁远心不是何清澜。

    更毕竟,就连镇国公出事这样的大事,宁远心都不曾来容恒和她面前求过一次情。

    说着话,两人进屋洗漱。

    福云摆了早饭。

    古人云,食不言寝不语。

    这规矩,在容恒的府邸,作废。

    给苏清夹了她最爱的水晶虾仁鲅鱼汤包,容恒道:“为什么让福星去问薛天呢?”

    就算薛天是总管,也不至于就细致到时刻知道一只鸡的行踪吧。

    苏清笑道:“薛天是平阳军里的追踪高手,被他瞄准的,没有找不到的,从未有过失手。”

    容恒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转而将心头思绪拨至一旁,笑道:“那日,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刑部尚书会配合?”

    苏清进宫那日,留了他在府邸等福星。

    福星一回来便说,要刑部尚书配合,去十里铺抓贼。

    虽然一切都进行的顺顺利利,可容恒一直好奇,苏清怎么就笃定,刑部尚书一定帮忙呢?

    毕竟,刑部尚书刚正不阿,铁面无私,从不结党营私,更是谁的账都不买,谁的情都不承。

    苏清嚼着水晶包,笑道:“礼部尚书一案,刑部尚书断案的时候,恨不能案子都不审,直接把礼部尚书收监,后来窦良回来了,他和窦良,简直基情满满,窦良又是你的人,他就算不看你的面子,看窦良的面子,也会帮忙的,”

    容恒……

    忽略细节,抓住重点。

    “基情满满?”

    苏清……

    呃……

    “就是好兄弟的意思。”

    容恒觑着苏清,“真的是这个意思?”

    苏清一摆手,“当然是,不然是什么。”

    容恒……

    他怎么总觉得,苏清说窦良和刑部尚书的时候,眼光诡异的厉害。

    他想多了?

    蹙眉一瞬,容恒道:“你怎么这么多奇怪的词,从哪学来的。”

    苏清就笑,“我不是告诉你了嘛,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新的灵魂,这个灵魂来自未来,我们未来,都这么说。”

    容恒……

    看向苏清的目光,骤然同情心疼起来。

    可怜的,记忆错乱,还以为自己不是自己呢。

    算了,不逼她了。

    “一会我去和北燕使团的人谈边境贸易的事,夜里,我会受点伤,然后直接进宫,到时候,要是宫里来人通知你,你别着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容恒提前支会苏清。

    苏清嘿嘿的笑,“是不是为了诈那五座玉矿?”

    容恒嗯了一声,吃完最后一口包子。

    “时辰差不多,我先走了,找到鸭鸭给我递个信儿。”容恒起身离开。

    虽然那只鸡有点神,不过,相处久了,总是有感情的。

    容恒走了没一炷香的时间,福星一脸义愤填膺的回来了。

    “找到了吗?”苏清搁下手中兵书,问道。

    福星气愤的一屁股坐下,抓起茶杯倒了一盏,仰头喝完。

    “太过分了!”

    啪的一拍桌子,将手里的茶盏搁下。

    苏清……

    “谁绑架了鸭鸭?”

    “没人绑架,它自己离家出走了!”

    说着,福星眼一红,嗷的一嗓子哭了出来。

    苏清惊呆了。

    从小到大,原主的记忆加上她的记忆,从未见过福星哭。

    从未!

    就算是战场上中箭受伤,处理伤口那么疼,福星眼皮都不动。

    现在,为了鸭鸭,竟是哭了。

    苏清听得,心疼的不得了。

    “到底怎么回事?”

    福星抬起袖子抹了一把泪,“今儿一早,它自己从后门离开的,趁着厨房的人挑新鲜的食材进府的时候离开的。”

    越说,越伤心。

    语落,福星一捂脸,转头怕桌子上大哭起来。

    “主子,它为什么要走啊,我哪里对它不好!”

    苏清……

    想要安慰,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本就不会安慰人,眼下这个状况,更是不知从何安慰。

    憋了许久,苏清轻轻拍着福星的肩头,“许是它只是觉得无聊,出去逛逛,等玩累了,就又回来了。”

    福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气死我了,等它回来,我非揍它!我对它那么好,它却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算什么鸡!”

    苏清……

    吸了口气,苏清道:“薛天有没有说,它出府之后,去哪了?”

    福星摇头,“没有,出府之后,情况比较复杂,薛天一时间也没有找到它的行踪,薛天说,就算是快,也得两三天,让我等消息。”

    说着,福星眼泪又哗哗落下来。

    “主子,两三天,它会不会让人给炖了啊?”

    苏清……

    “不会,鸭鸭不是一般的鸡,它那么厉害,一定能逢凶化吉的。谁想打它的坏主意,一定会被它揍的。”

    这安慰的话说出口,苏清自己个都觉得嘴皮子哆嗦。

    福星却是认真的想了一下,抹泪点头,“这倒是。”

    苏清……

    正说话,薛天一头奔进来,“将军,福星,鸭鸭找到了。”

    福星闻言,蹭的就站起来,“在哪?”

    语落,看到跟着薛天前后脚进来的刑部尚书。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