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匣子
    就在长青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的想着如何劝容恒的时候。

    容恒蹭的坐直起来。

    “也许我这辈子没有机会做到能征善战,但我未必就输了杨子令!”狠狠一捏拳,眼底带着倏忽涌现的坚毅。

    长青吁的松下一口气,“殿下,您能想通就好,本来就是嘛,人各有不同,干嘛都要样样比人强,您有您的长处,他有他的短处。”

    容恒没理长青,起身飞下书房,打开机关进了密室。

    密室里的书架上,堆满宗卷。

    这些年,容恒虽抱病不参与任何朝政,但朝堂之事,不论内外,他这书房密室里,也算是收藏的齐全,不曾落下一件。

    他要拿下那个位置!

    一摞宗卷中,容恒挑选了角落里的一份。

    宗卷封皮上,赫然写着,真定县衙。

    五皇子今天之所以没有带着窦嬷嬷她们一起进宫,就是因为大皇子从中参合。

    皇长兄,憨厚老实是吗?

    这趟水,既是下了,就没有能够独善其身。

    大佛寺后山。

    苏清吭哧吭哧的刨树坑。

    终于就在她胳膊都要断了的时候,在一棵被雷劈的焦黑的树旁,刨出了那个匣子。

    借着月色,福星皱眉看着那棵树,“小的瞧着,怎么那么眼熟呢。”

    苏清一面抱出匣子,一面抬眼看了树一眼。

    只一眼,顿时想起那日在大佛寺后山的偶遇。

    福星说,容恒对着一棵树做了不可描述之事。

    当时看容恒,只觉他是个一身病的二傻子,可如今回想起来,却觉那日透过头顶层层密叶落下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真的很好看。

    半阖眼,苏清心头一悸,深吸了口气。

    再睁眼,不再看那棵树半眼,只将匣子上的土掸掉,打开匣子。

    不过是个寻常的木匣子,匣子里装的满满当当的。

    有破损的笛子,对弈的围棋,残缺不齐的书,还有……一只破鞋?

    苏清眼角一抽,看向那只破了洞的鞋。

    是只男鞋。

    原主在匣子里藏一只鞋埋了做什么!

    一一翻出这些物件,匣子底部,赫然是一封信,没有封皮,只一张宣纸折叠整齐放在那。

    苏清捡起信纸,抖开,借着月色,落目去看。

    信是原主自己的写的,那个字迹,苏清一眼就认得出。

    当初穿越来,为了不被旁人看穿她是个穿越货,专门研究原主的字迹研究了许久。

    看着信,苏清不淡定了。

    信很长。

    大概意思就是,原主励志要成为一个手握兵权举世无双的大将军,然后带着兵权,嫁给容恒,成为容恒的靠山和保护伞,护他登基。

    苏清……

    靠!你有病啊!

    你都手握兵权举世无双了,怎么还惦记着嫁人啊。

    自己逍遥自在不好吗?

    嫁给容恒,护他登基,然后他三宫六院,你独守空房?

    你手握兵权,你以为你嫁给他,他就不忌惮你的兵权,到时候,随便联合哪个小贱人,就能给你定个罪,然后把你打入冷宫收回兵权。

    看着那封信,苏清一脸怒气。

    福星……

    “主子,您气什么呀?这信是您当初自己写,那时候您才十岁,懂什么呀。”

    苏清无力叹气。

    这信,要是真是她自己写的,就好了。

    六年前自己写的,六年后自己再反悔,反正是自己和自己反悔。

    可现在能一样吗?

    六年前,是原主写的,现在,是她反悔。

    她不仅占了原主的身子,还要剥夺原主心头对白月光的爱慕,要是容恒不爱原主也就算了,偏偏容恒现在很爱原主。

    原主要是在,怕早就扑到容恒怀里,俩人滚床单去了。

    哎……

    捏着信,靠在那棵焦黑的树上,苏清默默发呆。

    怎么办!

    福星蹲身,翻腾着匣子里的东西,兀自嘀咕,“主子,您说当年您怎么那么傻,连九殿下穿过的破鞋您都要收藏。”

    苏清……

    那时候原主才十岁,十岁的娃子,就这么早熟了吗?

    她能不能这样想,当时原主只是一时冲动,毕竟,小孩家家的知道什么是爱情!

    头抵靠在树干上,苏清惆怅的五官都要扭曲了,“当年在大佛寺,我真的很爱他吗?”

    福星点点头,“当年他不曾告别突然离开,您哭了好久呢,非说他是被人害死了,拼了命要给他报仇。”

    “那后来呢?”

    “哪有什么后来呀,他们刚离开不足一天,夫人和侯爷来大佛寺上香,就遇上咱们,就把咱们接回去了,回去不过半天,咱俩就被扔军营里了。”

    苏清……

    这么巧?

    她虽然带着原主的记忆,可那些记忆,有的清晰有的模糊。

    准确的说,清晰的,都是仇恨。

    余下的,都很模糊。

    比如,原主对容恒的切切爱意,在她这里,就模糊的几乎不存在。

    不过,现在福星提起,苏清忽的想明白一件事。

    原主有个小本子,小本子上有这样一句话:等我凯旋归来,与你共奏《青鸟》。

    这是原主十三岁的时候写的。

    写下这一句话,原主就去冲锋陷阵了,结果,背后中箭奄奄一息之际,她来了。

    ……

    密密叠叠的树叶剪碎了皎皎月光,洒落下来,笼罩了苏清满身无奈和惆怅。

    怎么办!

    原主爱容恒,容恒爱原主。

    她不要脸的挡在两人中间。

    这算什么!

    幽幽叹了口气,苏清起身,“走吧。”

    主仆俩离开后山,直奔军营。

    浑然不觉身后不远处,尾随着一个影子,在她们进了军营之后,那影子驻足片刻,改道直奔京都。

    一夜折腾,不知不觉,晨光熹微。

    看了半宿的宗卷,容恒顶着微黑的眼圈,从密室出来。

    才走出,暗卫走进书房。

    容恒顿时心头一紧,朝暗卫看过去,“怎么才回来?出事了?”

    苏清半夜策马离开,他到底是不放心,派了暗卫跟着保护,以防万一。

    暗卫回禀,“殿下,王妃并未直接去军营,而是先去了大佛寺的后山,在后山待到快天亮才又去的军营,平安无事。”

    大佛寺的后山?

    容恒微微蹙眉。

    须臾,揉着眉心松了口气,朝长青道:“去厨房吧。”

    长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