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麻袋
    “我没死是因为我吃了解药呀,你忘了,刚刚在宴席大厅,我当众吃的。”苏清痞里痞气的笑着,扯了一把椅子坐下。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解药!”长公主奋力挣扎,没有摆脱容恒的钳制,却是抖得头上的鸡毛落了不少。

    看到落下的鸡毛,长公主转头狠狠剜了鸭鸭一眼。

    钻密道钻的好好地,正要从出口出来,一只鸡就跟疯了似得,劈头盖脸扑过来袭击她。

    而她,堂堂长公主,被一只鸡揍得毫无招架之力!

    就在长公主瞪鸭鸭的一瞬,她看到门口处立着的那群朝臣,长公主顿时心头血液直冲天灵盖。

    她不仅被一只鸡揍得毫无招架之力,而且,还是当着一群朝臣的面?!

    这……

    这让她以后,怎么再见人,怎么在以身份和气势压人!

    这一瞬,长公主恨不能冲过去把鸭鸭的毛扒个精光。

    翘着二郎腿,苏清不温不淡的笑,“我当然有解药,我收买了你的贴身婢女呀。”

    长公主原本癫狂阴沉的脸,骤然拂过一缕惊讶,错愕看向苏清,“你收买了我的婢女?”

    苏清一耸肩,“这有什么可惊讶的,我带兵打仗这么多年,你以为我一直是靠运气打胜仗啊!”

    说着,苏清右拳一锤左侧胸口,“老子一直靠实力!”

    长公主立在容恒一臂之外,阴冷的目光落在苏清身上。

    没了刚刚的癫狂,静默下来,她浑身散着一股令人打颤的阴森。

    苏清语落,长公主忽的仰头大笑起来。

    笑过,目光一扫群臣,最终落在苏清脸上。

    “你收买了我的婢女,那她有没有告诉你,你吃下的解药中,有活着的蛊虫幼卵呢?哈哈哈……”

    这突然的变故令现场的气氛徒然一变。

    一众朝臣目光各异看向苏清。

    作为镇国公一党,他们是巴不得苏清出事。

    可作为朝臣,他们也知道,苏清出事,紫荆将军那个位置,目前根本无人能顶替。

    这种既盼着人死,又盼着人死了以后还能继续带兵打仗的心里,别提多扭曲了。

    不等长公主笑出声,容恒一把捏住她的脖子,将其拽至面前。

    周身散着凌厉的杀气,眼底,漆黑的瞳仁倏忽间寒凉若冰,“解药。”

    长公主被容恒捏的几乎喘不上气,看着面前的容恒,只觉得这种迫人心肺的气势,曾经似乎在哪里见过,熟悉的令她心颤。

    死死咬唇,长公主瞪着容恒,“做梦!”

    目光触及容恒眼底的寒凉,忍不住一个哆嗦。

    数年前,她也曾被人用同样的姿势钳制住,那人……

    一想到记忆中的人,再看容恒,长公主眼底骤然涌起一股克制不住的惊恐,“你是,你是……”

    容恒满心都在苏清的安危上,长公主不肯给解药,他便手上力气加大。

    长公主顿时挣扎道:“我死了,她身上的蛊虫就更除不掉。”

    “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你交出解药!”一松长公主的脖子,容恒一把扯住她的胳膊。

    “啊~”

    随着一声惨叫响起,长公主另外一只没有中箭的胳膊,就被容恒拽的脱臼了。

    容恒看着长公主,黑着脸道:“但凡苏清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便活剐了你儿子。”

    长公主骤然瞳仁一缩。

    容恒咬牙冷笑:“你大可以试试看,这天底下,会解蛊毒的未必只有你,可你只有一个儿子!”

    长公主惊恐的看着容恒,心头波涛翻滚。

    天底下,竟真有气质如此相似之人?!

    不,不可能,一定是她想多了,是她想多了,容恒和那人,绝无半分关系。

    威胁之声落下,容恒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由蹙眉抬眼,朝福星看过去。

    福星正在一脸祥和的给鸭鸭捋毛?!

    眼皮一抖,容恒又朝苏清看去。

    苏清正一脸……跟大尾巴狼似得表情看着他,满眼的笑?!

    什么情况!

    上次苏清醉酒,福星都当着他的面,直接暴怒不说,还骂他“放屁!”

    现在,苏清被人下了蛊虫,这主仆俩,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捋鸭鸭毛,一个一脸看大戏的表情……

    容恒狐疑看了苏清一眼。

    眼见容恒看过来,苏清咳了一声,一抖衣袍,起身,转头朝各位大臣道:“劳烦各位回避一下,我……”

    苏清没说完,只是转了转手腕,动了动手里的鞭子,目光赫赫:我要行凶了,你们回避一下。

    一众大臣顿时……

    为了避免误伤,齐刷刷后退一步。

    福星终于不捋鸡毛,抬脚去将大门咣当关上。

    门一关上,苏清皮笑肉不笑的看向长公主。

    鞭子稍在她脸上拍了拍。

    长公主胳膊疼的嘶嘶吸冷气,目光掠过容恒,落向苏清,忍着心头的惊惧不安,冷呵:“你要做什么?”

    苏清一笑,没再看长公主,而是朝福星道:“动手吧。”

    “好嘞!”

    福星转手放下鸭鸭,朝长公主走来,满目放光。

    长公主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惊恐的盯着福星,“你做什么?”

    今日的事,她若被带进宫,兴许还有活路,可就怕苏清直接把她就地正法了。

    “本宫是不是长公主,是不是与苗疆勾结,自有陛下定论,还轮不到你擅用私刑!”心头骇然惶恐,长公主咬着牙怒斥,“还有,你体内的蛊虫……”

    不及长公主说完,福星已经满目冒光摩拳擦掌的走到长公主面前。

    长公主立刻顿住话音,惊惧的盯着福星,色厉内荏道:“你,你别过来,你要敢过来,我就让苏清生不如死!”

    福星笑眯眯道:“好呀。”

    说完,从长公主身边,和她擦肩而过,直奔床榻。

    容恒……

    长公主……

    容恒错愕回头,看向苏清,“她做什么?”

    苏清抱臂倚靠在背后的桌上,笑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容恒……

    苏清语落,福星麻溜从长公主的床榻底下抽出一个麻袋。

    麻袋?

    容恒眼角一抽,长公主的床榻底下怎么会压着一个麻袋!

    何止容恒震惊,就连长公主本人都震惊了。

    她床榻底下什么时候有个麻袋的?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