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二百零四章 赶出
    原以为失败的药膏,没想到居然能化解苗疆蛊虫散发的毒气。

    虽然化解不了蛊虫的蛊毒,但是,能化解其散发的毒气,也是意外惊喜了。

    只是,这药膏,是苏清根据上次她在福星背上发现的气味调配的,虽然少了几味药材,可……

    仅仅少了几味药材,就能误打误撞的配出化解如此剧毒毒气的药膏,若是药材齐全呢?

    所以,那天夜里,她和福星的后背,到底被什么人涂抹了什么?

    狠狠皱了下眉,苏清翻身上马。

    隐隐觉得,那药膏,一定和苗疆的蛊毒有关。

    呃…...

    所以,她是被苗疆的巫师给盯上了?

    可她不是哈利波特啊!

    而且,她和苗疆,无冤无仇的!

    ......

    从小树林出来,苏清和福星直奔三合镇。

    上次,他们来三合镇,是扮作道士。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次依旧是一身道士装扮。

    来三合镇,是为了给鸭鸭找丢了的玩具,苏清牵着马,问福星,“鸭鸭丢了的,是什么玩具。”

    福星一手牵马,一手抱鸭鸭,认真的道:“是奴婢给它刻的一只小木鸭。”

    苏清眼角一抽。

    鸭鸭不是一只鸡吗?

    为什么它的玩具是一只鸭。

    错综复杂的看了福星一眼,又看了神兽鸭一眼,苏清默默转头,选择闭嘴。

    算了,神的世界,她一个凡人不懂。

    福星指了窦家的方向,“主子,去窦家吧,应该就丢在窦家了。”

    苏清点点头。

    刚语落,迎面走来一个人。

    前几日还风韵犹存满身金银的二奶奶,一身粗布衣衫,狼狈不堪,头发披散,一支银簪歪歪扭扭挂在头上,摇摇欲坠,走的失魂落魄。

    她周围,无数人指指点点。

    “还当她是个什么好的,原来就是个荡妇!”

    “可不是,窦二老爷泉下有知,也要被气的冒绿烟儿了!”

    “不要脸的,居然还往紫荆将军头上扣屎盆子!”

    “那窦老太太也是眼瞎,居然把这么个货捧上天,这下好了,窦老太太前脚被烧死,她就被赶出来了。”

    “我听说,窦家那把火,就是这个毒妇放的!还冤屈了紫荆将军!我呸!紫荆将军是什么人,也是她能冤枉的!”

    “啊?不会吧,要真是她放的,那可真是笑死人了!”

    “可不是,原以为烧死了窦老太太她就能当家呢,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荡妇,活该!”

    “呸!”

    ……

    议论声此起彼伏,二奶奶犹如丧家犬一般,飞快的走过人群,进了一家客栈。

    “走,瞧瞧去。”苏清朝福星道了一句,朝客栈走去。

    客栈不大,她们一进去,立刻有小二迎上来,“两位道长好,住店?”

    苏清点头,“还有空房吗?”

    小二客气的弯腰笑着,“有,有,您两位,楼上请。”

    福星付了银子,小二将他们引到一间中等档次的客房。

    待小二一走,苏清和福星便摸到二奶奶的屋子。

    悄无声息的挑开门环,苏清抬脚进去。

    二奶奶正呆呆坐在桌前,垂着头抹泪,听到动静,蓦地抬头,一眼看到苏清,怔住。

    苏清扯嘴一笑,在二奶奶对面坐下,“二奶奶好忘性,这才几日不见,就不记得贫道了?”

    二奶奶盯着苏清,忽的起身,一步冲到苏清面前,伸手去抓苏清的衣领,“把银子还给我,把我的银子还给我,还给我!”

    眉目狰狞癫狂。

    有点像……吃了药的鸭鸭。

    在二奶奶碰到苏清前一瞬,福星一把抓住二奶奶的后脖子,将她像拖死狗一般,重新拖走,按到她自己的座位上。

    为了避免她发出尖叫,福星很熟练的在她嘴里堵了一块破布。

    “呜呜,呜呜,呜呜呜……”

    被福星将头摁倒桌上,二奶奶瞪着苏清,不住的呜呜呜。

    苏清冷眼看着她,“听说你被窦家逐出家门了?怎么?陆康不管你了?”

    戳人讲究技巧。

    要么不戳,要么就往最痛的地方戳。

    苏清语落,二奶奶原本狰狞的双眼,顿时一红,眼泪扑簌簌的就落了下来。

    嘴里呜呜呜不断。

    苏清翘起二郎腿,一抖自己的道袍,笑道:“想来,你是被陆康抛弃了吧,让贫道猜猜,在将你赶出窦家这件事上,陆康到底出了多大的力!”

    二奶奶呜呜的声音,就弱了下去,眼泪却是哗哗的汹涌起来。

    苏清斜昵她一眼,啧啧一声,“让贫道把银子还给你,怕是不行,不过,你要是对贫道有用,贫道可以考虑帮你报个仇什么的。”

    二奶奶落泪的眼底,一亮,看向苏清,脸颊蹭着桌面,点头。

    苏清朝福星道:“放开她。”

    福星应声,松手,顺便将她嘴里的破布扯了出来,不忘警告,“老实点!”

    二奶奶坐直起来,看向苏清,“你真的可以帮我报仇?”

    苏清嘴角伴着笑,“那就要看你的价值了,值不值的贫道替你出手。”

    “你想要什么?”二奶奶迫不及待道,顿了一下,舔舔嘴唇,“我现在,浑身上下,就二十两银子。”

    苏清一笑,“贫道不要你的银子,先说说吧,你是怎么被赶出来的。”

    二奶奶面容狰狞起来,咬牙切齿道:“是陆康,是陆康害我。”

    苏清挑眉,等她继续。

    二奶奶磨着牙根,“是陆康告诉大房和三房的人,他亲眼看到我与人偷情,又亲眼看到我偷情时被老太太发现,我恼羞成怒之下,为了遮掩丑事,一把火烧了老太太的院子。”

    “哦?从古至今,讲究捉奸成双,这话,总不能他说了,大家就信了吧。”苏清不冷不热道。

    二奶奶抹了把眼泪,恨恨道:“他说,我是同长顺的大哥偷情,长顺的大哥……承认了!”

    “长顺?”

    “就是被官府的人从京都带回来问话的那个,他是长公主府邸的小厮,他大哥是窦家的买办。”

    听到长公主三个字,苏清和福星相视一眼。

    默了一瞬,苏清道:“那长顺的大哥呢?此时在哪?”

    二奶奶道:“那个杀千刀的,诬陷完我,就自杀了。”

    苏清眼底拂过一层冷色,“你想怎么报仇?”

    二奶奶狠狠捏着拳头,双目狰狞,“从我嫁进窦家,陆康花的银子,没有一分不是我给他的,整整十年了,这十年来,我给了他至少上万两银子。”

    说及此,二奶奶愤怒之下,气息粗重。

    “现在,他为了霸占窦家的财产,居然这样害我,我要他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