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告状
    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慧妃不敢贸然开口,只似有若无朝青穗递了个眼色。

    青穗会意,悄无声息退了出去。

    一离开寝宫,青穗拔脚狂奔。

    寝宫里,长公主一脸难色看着皇上,“皇兄,这种事,您还是派人查查吧,若是那人回禀属实,九王妃此举,实在……”

    顿了一瞬,仿佛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长公主又道:“若是有人造谣,这种谣言传开,对九王妃也不是好事。”

    长公主一脸诚恳。

    嘴角微翕,几次欲言又止,到底忍不住,又开口道:“不知道的人,怕还以为这件事,和朝廷有关,毕竟,她是挂印任职的。”

    皇上盯着长公主,眼底神色,晦暗不明,面上有怒气翻滚,却只是置于扶手上的手,狠狠捏拳。

    瞧着皇上的怒色,太后叹一口气,态度坚定,“皇上,这件事,是要好好查查,若当真是苏清所为,这个王妃,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得了,哀家断然不会许她如此糟践恒儿和皇室的名声。”

    语落,太后目光带着威逼,看向慧妃。

    慧妃只当没察觉,垂首低眉,一言不发,绞着手里一方丝帕,焦灼的等青穗回来。

    皇上沉着声音,吩咐福公公,“去把禁军统领给朕叫来。”

    这种事,不论真假,都不能公开去查。

    当然,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所以,更不能公开去查。

    不然,查出真相,某些人落下的面子,如何捡回来。

    某些人不要脸,他还要呢!

    说到底,都是皇室的。

    深吸一口气,皇上只觉得有些胸闷。

    皇上语落,太后立刻道:“这种事,禁军统领如何查的清,还是让大理寺出面吧。”

    皇上转头,幽幽看向太后,“只是核实情况,禁军去合适些,万一这其中……”

    太后冷声打断皇上,“莫非,这次皇上又想包庇苏清?”

    皇上……

    朕哪次包庇苏清了?

    苏清用得着朕包庇吗?

    哪次不是你们自己个作茧自缚!

    心头无力翻了个白眼,皇上道:“若是属实,朕绝不会包庇任何人,只是,现在只是去核实情况,没有必要惊动那么多人,反倒闹得人心惶惶。”

    太后沉着脸,“皇上,苏清身为王妃,屡屡犯错,已经惹起众怒了,这次,倘若她当真做出这等惨绝人寰之事,哀家绝不会容任何人求情。”

    脸色寒凉,太后继续,“至于核实情况,皇上派禁军去,哀家没有意见,不过,也让大理寺卿同去的好,免得错失第一现场。”

    皇上……

    又不是查谋杀命案,还第一现场。

    苏清杀人,用得上谋杀吗?

    直接明杀好吗!

    “母后,现在深更半夜,就不必惊动大理寺了,要去,明日一早……”

    皇上尽量耐心。

    太后却没有耐心。

    不悦的看着皇上,道:“身为朝廷大臣,既是领着朝廷俸禄,就该鞠躬尽瘁,莫非办案还要区分白天黑夜!”

    语落,太后也不多同皇上说,只吩咐谢太监,“你去大理寺卿家走一趟,让他即刻动身去三合镇。”

    谢太监恨毒了苏清,明知此时应该等一等皇上的意思,却义无反顾的应了一声,转脚就走。

    福公公看向皇上。

    皇上无奈一叹,朝福公公颔首,福公公领命去传召禁军统领。

    待福公公一走,皇上对太后道:“母后,案子要审出来,最早也是明日了,要不您且先回去歇着。”

    太后一脸坚定的拒绝道:“哀家就在这里等!哀家倒要看看这个苏清到底是什么凶神恶煞之徒,竟然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做出这种事!”

    长公主抿唇一叹,“皇兄,臣妹也不好离开,府中下人还等着臣妹的结果,臣妹不能寒了他们的心,都是跟了臣妹几十年的老人了。”

    皇上……

    一直沉默的慧妃,忽的抬头,朝皇上道:“既是太后娘娘和长公主殿下都关心案情,不忍安歇,臣妾去备些宵夜吧。”

    慧妃正要起身,长公主一记凌厉的目光射过来,“慧妃,你是要去备宵夜,还是准备去通风报信。”

    慧妃错愕看向长公主,转而朝皇上道:“陛下明察,臣妾真的是去准备宵夜,至于通风报信,臣妾向谁通风报信啊?苏清都被三合镇的人给控制住了。”

    慧妃语落,眼角余光看到青穗的裙角在殿外闪了一下。

    似有若无转头,慧妃看到青穗递来的眼色。

    心头一松,慧妃朝皇上道:“陛下,既是长公主说起通风报信,臣妾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皇上沉着声音道。

    “长公主说,苏清在三合镇做下令人义愤填膺之事,臣妾觉得,不妨且先派人去恒儿府邸瞧瞧。”

    长公主立刻冷笑:“慧妃是想说,此事问过恒儿吗?托苏清的福,恒儿也在三合镇!”

    太后震惊道:“恒儿也在?”

    长公主痛心疾首点头。

    太后盛怒,看向皇上,“皇上,这件事,决不能姑息,哀家好好的皇孙,被她带成什么样!”

    慧妃低着头,弱弱的道:“就是派人去看看他们在不在府里,万一消息有误,岂不是……”

    长公主立刻恼了,“慧妃的意思是,本宫在说谎吗?”

    慧妃立刻低声道:“陛下,臣妾没有这个意思,臣妾就是想说,反正恒儿府邸也近,去瞧瞧也不耽误什么。”

    长公主冷冷一哼,“皇兄,臣妹素日和苏清无恩无缘,绝不会诬陷她,既然慧妃执意想要去恒儿府邸瞧瞧,臣妹也同意,免得有人以为臣妹居心不良。”

    一脸身正不怕影子歪的硬气。

    皇上深深看了慧妃一眼,吩咐道:“让福公公亲自去。”

    一个小內侍得令,立刻去传话。

    他才抬脚,就听得太后在背后道:“福公公既是去给禁军统领传话,去恒儿府邸的事,就让容嬷嬷去吧。”

    小內侍立刻步子一停,回头等皇上示意。

    不等皇上开口,太后就冷声道:“怎么?哀家说话不管用吗?”

    吓得小內侍肩头一抖,低下头去。

    奴才就是个跑腿的啊。

    “就容嬷嬷去吧。”皇上深邃的目光扫过太后,道。

    容嬷嬷领命,提脚离开。

    容恒府邸。

    苏清沐浴过后,换过一身干净衣裳,猛地想到一个问题,朝容恒道:“方才在窦家,你的暗卫做什么去了?怎么不见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