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四十九章 翻墙
    谁都不知道她的目标是谁。

    她眼睛只恶狠狠看着苏清。

    一鞭子落下,苏清院中另一个小丫鬟遭殃。

    “你老实去赔罪,然后进宫,今儿便作罢,不然,你院子里的,哦,对了,还有你母亲院子里的,有多少我打多少!”老夫人说的阴狠。

    苏清知道,老夫人偏心二房。

    但是,绝对没想到,她的偏心,到了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今儿受委屈的人是她苏清。

    朝晖郡主被罚,她甚至知道都不知道。

    现在,因为不忍心朝晖郡主被罚,这个祖母就来这样逼她!

    很好!

    我是不能把鞭子夺过来抽你一顿,但是……

    苏清眼底泛着杀气,手腕用力,一颗从福星袖口揪下的布纽扣就一条直线直奔老夫人手腕。

    老夫人手腕吃痛,又结结实实一麻。

    手中的鞭子就“啪嗒”落地。

    老夫人惊愕看向苏清,怒气达到巅峰,“你敢对我动手?”

    苏清冷笑,“谁看见了?说话要有证据!”

    说完,苏清冷冽的目光扫过老夫人跟前的那些下人。

    恐吓赫赫!

    谁敢说一个字,捏断你脖子!

    那些下人……

    我只是个下人啊!

    这厢,苏清成功的把老夫人的怒火推向巅峰,那厢,松香院,小丫鬟小心翼翼进门。

    “夫人,九殿下的随从求见大小姐。”

    朝晖郡主已经不哭了。

    正黑着脸坐在那不知道琢磨什么。

    听了话,眼皮不撩,道:“求见大小姐做什么?”

    丫鬟回禀,“奴婢不知,那随从只是说,求见大小姐,别的不提。”

    朝晖郡主就道:“那边现在如何?”

    另一个丫鬟道:“老夫人动用了家法逼大小姐给您赔罪,鞭子已经拿过去了。”

    朝晖郡主眼底浮着冷冽的气息。

    沉默一会,朝那传话的丫鬟道:“告诉他,大小姐中毒,身子不适。”

    丫鬟领命离开。

    平阳侯府门房,长青探着脖子等。

    终于盼到那个去传话的丫鬟,忙笑道:“可是能进去了?”

    丫鬟客气道:“我们大小姐中毒,虽然毒解了,可身子还是不大舒服。”

    长青……

    他是亲眼看着苏清服下解药的。

    也是亲眼看着苏清如何轻而易举一脚踢到文馨公主的屁股。

    并无身子不适啊。

    虽然在宫里“毒发”晕倒,但是,他知道,那是装的。

    长青狐疑看向那丫鬟。

    丫鬟被瞧得不自在,转身离开。

    长青皱着眉头从平阳侯府出来。

    殿下那边还等着未来王妃过去呢,他要是不把话带到,耽误了殿下的事……

    责罚是小,可那件事,耽误不得!

    长青思来想去,决定翻墙。

    说干就干!

    而这个时候,苏清又从背后福星衣袖上拿到另外一颗布纽扣。

    准确的说,不是苏清拿到的,是福星塞给她的。

    苏清……

    长青爬上墙头的一瞬,老夫人正扬起鞭子抽出来。

    长青震惊。

    老夫人一把年纪,简直老当益壮啊!

    尤其那一脸阴狠的表情~~

    就在长青为苏清捏一把汗的时候,长青眼睁睁看着一颗布纽扣从苏清手中出发,直奔老夫人。

    长青看的目瞪口呆。

    纽扣落到老夫人身上,老夫人顿时眼睛一番,直挺挺栽倒过去。

    长青惊得差点从墙上掉下来。

    太凶残了!

    自己的祖母都能痛下杀手,那以后……

    长青可怜兮兮趴在墙头上,不敢想以后。

    而院子里,在老夫人一头栽倒之后,苏清凶神恶煞道:“老夫人怒火攻心,晕过去了,你们还不赶紧抬老夫人回慈心堂!”

    苏清背后,福星一脸凶残。

    “今儿的事,谁敢胡嚼半句,小心你们的舌头!”

    一院子下人,准确的说,是老夫人的下人,吓得头也不敢抬,抬着老夫人出去。

    要说老夫人是怒火攻心自己栽倒过去的,他们谁也不信。

    可大小姐一直站在那,动都没动!

    难道大小姐已经练就了隔空打人的神功?

    太可怕了!

    老夫人的人一离开,苏清转头看向长青所在的墙头。

    长青吓得一哆嗦,从墙上滚下来。

    长青突然出现,福星吓了一跳。

    “你怎么有这毛病?”福星一脸惊愕看着长青,眼里全是鄙夷。

    原来你是这种人!

    长青……

    秉着不耽误殿下大事的原则,长青直奔主题,道:“奴才有事禀报,求借一步说话。”

    苏清盯着长青看了一瞬,转头朝福星道:“你去上药吧,带她也去。”

    点了另外一个挨打的丫鬟。

    福星点头离开。

    苏清朝长青道:“说吧。”

    长青就胆战心惊把青云山的事告诉苏清。

    尤其是他家一百零八死士打晕她一百平阳军的事,说的格外小心。

    说完,长青觑着苏清的脸色,毕恭毕敬道:“殿下请您过去一下。”

    对于自家将士被容恒的死士打晕这件事,苏清一点不以为意。

    毕竟技不如人。

    苏清只关心那个镯子。

    “那个镯子,什么来头?”苏清问长青。

    长青犹豫一瞬。

    殿下既然来请未来王妃,那就是不打算瞒未来王妃这件事。

    压着声音,长青道:“那个镯子,是慧妃娘娘的,当年因为这个镯子,闹出不小的动静。”

    慧妃娘娘的镯子,出现在青云山一具尸体身上。

    苏清皱了皱眉,这事儿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事。

    “我为什么要去?”苏清直白的问长青,“不干我的事啊!”

    长青……

    他猜测,殿下请未来王妃过去,不仅仅是因为他家死士打晕了未来王妃的将士。

    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只是他不知道。

    长青斟酌道:“那尸体,身份不明,我家殿下需要个仵作,只是这件事殿下暂时不能宣扬开,所以……”

    苏清就笑:“让我去请仵作?”

    长青点头,“有劳您了。”

    “我为什么要去?有什么好处?”苏清问。

    长青……

    “你想要什么好处!”

    就在长青为难的要死的时候,容恒的声音犹如纶音一般降临。

    长青骤然心头一松,继而就头顶出现三滴粗汗。

    殿下来了?

    长青回头,就看见他家殿下已经翻墙进来。

    长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