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娇 > 第三十九章 比武
    文馨公主扬着下颚,几乎用鼻子对向苏清,“你的大作,转过来让大家看看吧!刚刚不是吵着要赌注吗!”

    苏清扫了一眼她的牡丹图,将自己的画板转了过来。

    容恒一眼看到图画,差点拍案鼓掌。

    满座宾客,除了北燕使团各个脸色难看,余下的,看得懂的眉眼含笑,看不懂的……愣愣怔怔。

    显然,皇上是看得懂的。

    顿时大笑着看向北燕三皇子,眉眼间带着情不自禁的骄傲!

    “大漠山如雪,燕山月似钩,这诗很是写实啊!不知,这幅图,可还看得过去?”

    北燕三皇子面色阴沉,盯着苏清。

    他真是小瞧了这个人。

    置于桌子底下的手,捏成了拳头,却发作不出来。

    作画是他们要求的,却并没有要求画什么!

    而文馨公主,显然是那个没看懂的。

    她看不懂苏清的画,却看得懂她皇兄的脸色。

    能让她城府极深的皇兄露出这种面色,可见这幅画不简单,可……这画儿灰扑扑的,哪不简单。

    “你画的是什么?”文馨公主问苏清,语气不善,“本公主才疏学浅,竟是不知!”

    苏清笑道:“公主才疏学浅,可以问问你皇兄。”

    “你……”文馨公主被怼的有点胸口疼,“本公主问你,你就说。”

    苏清笑的风轻云淡,轻描淡写道:“我画的是你北燕的边防图,原以为哪里有不周到的,不过,看你皇兄的脸色,我应该是没有什么偏差。”

    文馨公主骤然脸色一白。

    苏清竟然画了她北燕的边防图?

    还画的一点差错没有?

    并且是在半柱香不足的时间下,当众画的!

    文馨公主不可置信的看向她皇兄,北燕三皇子略点头。

    苏清含笑道:“不知道是你的牡丹图好,还是你们北燕的边防图好?”

    文馨公主气的咬牙,“你投机取巧!哪有这样比试的?”

    苏清翻了个白眼,“你也没说不能这样比啊,你要是觉得我画你们北燕的边防图是投机取巧,那我就用实力获胜吧,我还会画你们北燕陛下的龙颜。”

    大夏朝的官员憋笑憋得胸口疼。

    北燕使团气的胸口疼。

    文馨公主恼羞成怒,看着苏清,“这轮不算!你分明就是耍赖。”

    苏清淡淡一耸肩,“好好好,都依你。”

    真的很宠溺啊~~~

    文馨公主差点背过气去。

    恶狠狠瞪了苏清一眼,朝皇上道:“陛下,这轮算平局!要再加试一轮。”

    这才是赤果果的耍赖。

    输赢都是她自己定的。

    不过,作画写诗这种东西,原本就没有绝对的标准,人家非要指鹿为马,那也没办法。

    苏清一脸毫无异议。

    皇上心情好,点着头道:“行,那就加试一轮,你想比什么?”

    文馨公主看了苏清一眼,“没想到你能诗会赋,既然如此,我们就比武功!”

    这话说得,逻辑性真好!

    苏清温和的笑,“行,依你~~”

    文馨公主……恨恨捏拳。

    皇上看了北燕三皇子一眼,“没问题吧?”

    北燕三皇子还没有从刚刚的气恼中缓过来,深深看过苏清,眼底浮起一抹戾气,笑道:“可以。”

    皇上就道:“好,这一场,比武功,不过,点到为止,切不可伤及性命。”

    皇上这话,是对苏清说的。

    把南梁使臣揍成那样,他还记忆犹新。

    他虽然不愿和北燕联姻,但也断断不想苏清把文馨公主也揍得门牙落了。

    太可怜了!

    只是这话,落在文馨公主耳中,那就意思不同了。

    那是一种赤果果的嘲讽。

    受到嘲讽的文馨公主,决定把苏清打死为止。

    看着文馨公主眼底腾起的杀气,苏清特别温和的道:“刚刚作画,有些口渴,能不能喝口水再比?”

    文馨公主不想说话,只鼻子里冷哼一声。

    苏清转脚走向自己的座位。

    一面俯身倒茶,一面飞快的摸出一颗药丸,趁机塞到嘴里。

    容恒和长青看的目瞪口呆。

    等苏清喝完茶离开,长青朝福星道:“你家主子喝的啥?”

    福星想了想道:“应该是昨天晚上新配的解药。”

    “解药?什么解药?”长青压着声音问。

    “这事儿,说来话长,等以后再给你说。”福星随意打发了长青。

    现在,主子就要激烈的打斗了,这么好看的戏,她岂能分心。

    长青……

    长青没有猜到这是什么解药,容恒却是想到了。

    昨天晚上新配的解药,十有八九,就是针对昨天她们在大佛寺后山遇到的那种毒。

    难道……

    容恒目光微深,看向苏清做的那幅画,思忖一瞬,将目光投向北燕三皇子和镇国公。

    昨日在大佛寺后山,他亲眼看到,是北燕三皇子将药瓶给了镇国公,而镇国公将药瓶给了他自己豢养的死士。

    那死士吃了药瓶里的东西,不足半柱香,就浑身绵软。

    之后,镇国公让他动用武功,飞到树上。

    可他还没等脚尖离地,就吐血倒地。

    ……

    福星说,苏清吃的解药,是昨儿下山配的。

    难道苏清也被下了那种毒?

    她是什么时候被下的毒?她自己配的解药,管用吗?

    容恒情不自禁担心起来。

    而舞池中央,苏清和文馨公主已经站好。

    文馨公主眼睛微眯,透出杀气,“听说你能征善战,让本公主来看看你的本事!”

    语落,文馨公主挥拳就朝苏清打了过去。

    她出招,招招皆是必杀之技。

    四周的朝臣皇子妃嫔们,都只是听说苏清彪悍凶猛,武艺过人,却从未亲眼目睹过苏清的武艺到底有多高超。

    毕竟,苏清殴打南梁使臣的时候,不是人人都亲眼见过的。

    可现在,那些懂武的却看得出,文馨公主是个高手。

    不由为苏清捏把汗。

    迎上文馨公主的拳头,苏清避过拳风,身子一闪,轻巧躲开。

    她才躲开,文馨公主一个横扫腿,又逼近。

    脚掌直扑苏清门面。

    惊得一众朝臣倒吸一口冷气。

    尤其是那些懂武的,深知这一脚若是踢上,苏清怕是要断了脖子。

    就在文馨公主脚掌要碰到苏清鼻尖的时候,苏清身子一闪,又躲了过去。

    大家长松一口气。

    二人比武,满座宾客看的心惊肉跳。

    容恒却是越过苏清的身影,敏锐的捕捉道镇国公和北燕三皇子的一个眼神交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