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良缘鸭定 > 第343章 分个彻底
    “种药材?能挣多少钱?”两兄弟一脸懵,面面相觑。

    “种药材可比种粮食挣的钱多了去了,一亩田纯赚七八两不成问题,以往人们都是到山里挖药材,稀少不说,还很危险,这年年因爬山崖,摔断胳膊摔断腿的人也不在少数。

    若是能在自家田里种,那多好呀,到了收获季节,我们会到地头去,等着收割晾晒,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至于衙门里的赋税,直接用钱交也是一样的!”卞喜来继续鼓动道。

    “这么好!”杜栓杜桩兴奋地异口同声说。

    两兄弟早在家里就听周氏盘算过,一季稻谷一亩田收三石就算高产了,若按今年一等稻谷的价钱九百文一石算,满打满算二两多银子,另一季的麦子或油菜收成更少,再扣除两季赋税劳力肥料,一亩田能到手二两银子已是顶天了,卞喜来开口就是七八两,这几乎是翻了好几翻,怎能不让两个小子既吃惊又激动。

    “这就算好了?若是你肯种稀缺的药材,那赚得才叫一个多呢。”卞喜来见两个傻小子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笑得愈发得意。

    “我家里都是爹娘做主,我们怕是做不了这事的。”杜柱嘴里裹着糖块,含混地说。他到底大些,高兴归高兴,但他们与卞喜来不过是一面之缘,有些事情不是想着那么简单好做的。

    “没关系的,我只是这么一说,哪天你爹娘想种点别的,记得来找我。”卞喜来不以为意地说。

    他是多年的老狐狸,他此刻已在他们心里播下贪婪的种子,只需等一个时机,让它破土而出,他便算是成功了!

    卞喜来的眼角余光扫了眼小平子,他立时满脸笑容地将药膏拿了过来。杜柱慌忙接了,付了钱,两兄弟急急走了。

    惩治了周氏和谢氏,杜家沟清净了好些日子,杜梅每天早出晚归,不是去粮铺就是去白云山庄,忙得一日也不得闲。钱茂达趁着天气和暖,挑着鸭苗十里八乡售卖,偶尔也打着与杜梅家神鸭同宗同源的旗号,杜梅每听人说起,只不过一笑了之,并不与他较真。

    谢氏背上的伤好了,疯病却不见好转,每日只知抱着那个襁褓哄弄,三金起先还抓了药给她吃,可丝毫不见好转,他心灰意冷之下也就算了,日子一天天过着,谢氏的病情迁延,慢慢的变得不知饥饱,大小解偶尔也会弄到身上。

    三金活得意志消沉,筋疲力尽,又恐被乡人耻笑,整日将自己困在家中,想起来做一顿饭食吃一天,想不起来,就睡一天或发一天呆,谢氏也跟着他如此生活。

    家中再不复以前的欢声笑语,杜杰变得愈发寡言,他不理三金,更不理谢氏,他在义学里读书,中午管饭,他一天也就吃这一顿饱饭。

    魏氏自打杜世城故去了,独自一人居住,白日还好,晚间则十分害怕,夜夜被噩梦纠缠,以致她的心疼病一直不见好转,如此折磨了好些日子,人日渐消瘦,头发更是白了大半。

    她到底心疼小儿子,见他活得暮气沉沉,生怕谢氏把疯病过给了他,于是找人把隔开他们两家的院墙推倒了,这样,她就算是和三金一家过了。

    有了魏氏

    的一日三餐的操持,三金彻底颓废了,终日无所事事,既不理家事,也不管田里庄稼,魏氏当然把这些过错都记在谢氏头上,轻则不给她吃喝,重则打骂,天气渐渐冷了,魏氏借口谢氏身上太脏,把她赶到下房去住,只当家里没这个人。

    田里疏于管理,杂草丛生,捂住了麦苗和油菜,魏氏只得拿了体己钱请村里的劳力帮着锄草,地里连吃的菜都没有,她一把年纪了,还得扛了锄头下地种菜。

    魏氏推倒围墙和三金合住的消息,周氏是在床上听到的,回春堂的药膏哪里能和余济堂的比,她背上的伤虽结痂了,可仍然疼得起不来。她心里气得要命,却是不敢再骂的,若是把老太婆再弄出好歹来,她可就真不能活了。

    隔了几日,原本和杜柱订了亲的人家,不知从哪里听说魏氏把公爹活活气死了,还挨了族法二十鞭子打,女方父母都是老实人,心想若和这般厉害的女人结了亲家,自个女儿嫁过来怕是没好日子过,遂托了媒人带着彩礼前来退亲,无论周氏怎样巧舌如簧,女方都是铁了心,杜柱的婚事便就此告吹了,周氏气得简直要发疯。

    两家人家如此糟心的日子一晃就过了一月有余,杜家沟进入了最寒冷的腊月里,这日正是杜世城七七,这个祭奠办过之后,丧事就算彻底结束了。

    这一日是要答谢帮忙人的,为此杜怀炳和废稿都来了,周氏挨了打,自然学了乖巧,早早到三房来帮忙张罗饭菜,当然她还打着自个的小算盘。

    三金经魏氏一再提点,终于打起精神,剃了蓄了很久的胡子,沐浴更衣,恢复成以往那个只知读书的三金,只他眼里盛满悲伤,不复从前那般纯净坦然。

    谢氏原本是被锁在下房的,今儿祭奠,也是要放她出来磕头的。她面黄肌瘦,眼窝低陷,颧骨高耸,身上更不知有多少日子没清洗过了,面上灰扑扑的,脸颊和手都冻皴了,头发板结纠缠在一起,乱糟糟如同鸡窝,身上的衣裳脏得看不出花色,在这么冷的天气里,竟然散发出怪异的味道。

    “三金,当初是你硬要留她一命的,如今又何必如此作践呢!”杜怀炳有些看不下去,皱眉问道。

    “她疯得厉害,就是天天跟她洗,也照顾不过来啊。”魏氏坐下来捶腿道。

    “照这么下去,她迟早也是死路一条!”杜怀炳心知谢氏没什么值得同情,也就不想多管。

    “三金,你怎么不到义学来和我一起读书了?”废稿陪三金坐着,见他十分神情低迷沮丧,遂开导道。

    “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脸面去义学呢,只怕小孩子见了我,也是讨厌的。”三金苦笑了一下,他简直不敢想,几个月前自己还兴高采烈地和废稿一起整理书籍,畅想义学堂的前景,如今竟然物是人非事事休了。

    “这是杜家沟的义学堂,谁要敢耻笑你,就别来上了!”废稿皱眉,替他打气。

    “嗳,不说吧。”三金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不想说下去。

    废稿惊诧地看着他,他自个一生未娶,恐怕是不能理解三金心中苦楚的,他想到这里,深深看了眼三金,多少劝慰的话,到了嘴边,又

    咽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杜梅姐妹也来了,烧了纸钱,大家挨个磕了头,便开席吃饭,魏氏怕倒了大家胃口,就打发谢氏在厨房里吃。

    魏氏年老,周氏厨艺实在不敢恭维,多年也不见长进,加之各自心情不好,饭菜的味道自然也差些,席间,大家没甚言语,匆匆将就吃了点,便散了。

    杜梅与他们两房实在没什么话要说,陪着杜怀炳略坐坐,便想要离开。

    “族长……”周氏一直盯着杜梅的动向,见她要走,忙擦着手进来,欲言又止地唤了一声。

    “怎么了?”杜怀炳本也想走,见她突兀地叫了一声,却又不说话,遂转头看她。

    “那个,那个,我爹那时……说的……”周氏含混不清地说。

    “你记性倒是不差,此时倒记得你爹的话!”杜怀炳一听便知道她想说什么,嗤笑道。

    “我这……这不是……那什么嘛。”周氏环顾了下众人,仿佛想分家产的不止她一人。

    “我带着钥匙呢,太爷,不如今儿就做个了断吧。”杜梅在家里就想好这些,不过,周氏能忍到现在才说,倒是令她有些刮目相看,想来,都是拜那顿鞭子所赐,将她打老实了。

    “既然如此,趁人齐,就把这事了了吧。”杜怀炳心里也厌了,不想多生枝节。

    如此说定,一群人都涌进了魏氏的屋子,在大家集体注视下,杜梅从荷包里取出钥匙,将箱子打开了。

    杜怀炳将蓝粗布包取了出来,先将四十两银锭子给了魏氏,因着地契是一整张,还待到清河县衙门里去分割盖章,所以暂时由杜怀炳保管着,现下要分的就剩一瓦罐钱了。

    周氏伸长了脖子张望,就见杜怀炳将钱全倒在蓝粗布上,恍如一座小小的黑中带绿又泛白的钱山。

    杜怀炳很仔细地将钱均分成了三小堆,说道:“你们自个拿吧。”

    “我们是大房,该先选!”周氏迫不及待地说。

    三金懒在椅子上动都没动,杜梅根本不稀罕这些,她不过是为跟周氏争一口气。

    周氏见他们俩都没异议,自以为自个说的有理,便径直上前拿钱,可她左选右选,只觉三堆钱都好,一时拿不住主意。

    “这有啥好挑拣的,又不是买衣裳,还要挑个入眼的!”杜怀炳见此,不耐烦地说。

    谢氏闻言,赶忙将一堆看上去显得更多的钱堆,拢到自个面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杜杰也上前领了一份,剩下的自然是杜梅的。

    二金去世的时候,原本一个大家庭被女人们闹拆了,如今杜世城亡了,这个家终于彻彻底底分了干净。

    杜梅用帕子包了钱,数也没数,她半刻也不想在这里待,遂和杜怀炳打了招呼,带了妹妹们走了,废稿见她走,也跟着她一并到了二房院里。

    “废稿叔,之前的事有眉目了?”杜梅给他让座,开口问道。

    “没有,那人好似只偷了一回便没来了。”废稿摇摇头。

    “哪,今日……你是……?”杜梅见他不是为偷油的事来的,倒奇怪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