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三哥的拳头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布衣侯秦侯爷
    第五百一十六章  布衣侯秦侯爷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斜斜的照在一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细腰宽臀、肌白如雪的女人身上,房间里面也许是点着熊熊烈火的火炉,虽说在如此深秋的夜晚,也是暖意盎然,所以这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细腰宽臀的女人,现在就光着自己肌白如雪,像缎子般光滑的身子,懒洋洋的侧躺在一张用红木雕刻出各种各样的龙形图案的宽大的床上!

    一头犹如波浪般黑丝丝的散发,遮住了这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细腰宽臀的女人脸颊,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脸颊究竟长得如何,但是,你若是觉得因为没有看清她的脸颊长什么样而感到遗憾的话,那说明你倒是一个君子,一个地地道道、正正经经的君子。

    因为只要是人,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看到了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这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细腰宽臀的身材,肌白如雪、像缎子般光滑的女人,都会有一种男人特有的血脉膨胀、呼吸急促的表现,如果定力不咋样的男人,恐怕都会像饿了几十年没有吃过肉的恶狼一样,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除非,除非你是一个生理不健全、不正常的男人!若不然你怎么可能在如此尤物、全身赤身裸体的情况下躺在床上你还无动于衷呢?

    现在就有一个男人,一个非常成熟的男人,头发梳理得油光滑亮,身上裹着一件金钱豹的豹皮做成的睡袍,健壮的胸肌和古铜色的肌肉,从敞开的金钱豹豹皮的睡袍中一览无遗。

    一张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脸颊上的表情,让人对他都有一种令人敬畏、敬而远之的想法。

    可是,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身份显赫、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男人,他面对着这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细腰宽臀、光着自己肌白如雪,像缎子般光滑的身子,懒洋洋的侧躺在他床上的女人,他竟然无动于衷,他的手一直在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脑门,像是一直有什么他无法解决和掌控的问题在困扰着他!

    “侯爷,您是不是不喜欢碟儿了?您以前只要看见碟儿这样光赤赤的展露在您的面前,您都会像饿狼一样扑上来,将碟儿折腾得半死不活的,甚至每次都让碟儿下不了床。”那个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乱发遮面的女人这个时候嗲声嗲气的接着说道:“就您这个强壮得如饿狼豺豹的身子,为什么这两、三天来,只碰了碟儿一、二次,侯爷,难道是您已经厌倦了碟儿?还是您已经另有新欢了?”

    “碟儿,本侯爷最近烦恼太多太多,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不尽人意,让本侯爷头痛欲裂,这么多年来,本侯爷还是头一次碰到有什么事情能让本侯爷如此举步艰维,陷入困境的地步!”那个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男人仍然双眼瞧不瞧那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细腰宽臀的女人一眼,只是十分平静而淡淡的说道:“碟儿,本侯爷本打算这件事情成功之后,就让你做娘娘,跟着本侯爷享受荣华富贵,现如今‘刘阳镇’四路百万大军压境,形势对本侯爷来说十分被动和碾压,看来当今皇上这一次四路大军压境是针对本侯爷来了,难道是当今皇上知道本侯爷的计划不成?这样的形势对本侯爷来说非常不妙啊?”

    “侯爷,按照道理碟儿不应该打听和过问您的军务上面的事情,只不过这两天看您寝食难安、辗转反侧,像是遇到了什么让您无法解决和掌控的问题了,碟儿就知道您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您无法解决的事情了,碟儿和您虽说不是原配夫妻,但是我们两个人却比别人家的原配夫妻的感情还要好,碟儿很想为您分担您的一些忧愁啊!”那个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的女人这个时候用手将遮住脸上的乱发向两边分开,赫然展露出了一张摄人心魄、清新脱俗、千娇百媚的绝世容颜,只听见这个懒洋洋躺在床上的女人接着说道:“侯爷,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想我‘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能得到您布衣侯的临幸和喜欢,那可是我胡小碟这辈子的福分啊!”

    “碟儿,现在有些事情让本侯爷焦头烂额,等下发生的事情说不定本侯爷并不是给你带来福分,而是灾难,现在当今皇上的四路大军屯兵百万在‘刘阳镇’本侯爷的军营四周,这个目的已经非常明显,只要本侯爷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当今皇上就会大军压境,可恨的是当今皇上不知道从那里找了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愣头青年轻人,居然是一个名动江湖、轰动天下的绝世高手,想想本侯爷和他并没有什么过节和梁子,他却一直在背后孜孜不倦的阻扰本侯爷的一切大事,弄得本侯爷现在是到了举步艰维、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个时候那个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自嘲着笑着说道:“可惜天不助本侯爷,万分可惜的是,当今皇上不知道在哪里遇见了他,并且对他委以重任,让他帮助他整顿朝纲、网罗人才,本侯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他竟然能在短短的数月时间内,竟然扶持着那个‘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的少掌门人马少群,在短短时间里招兵买马,拥兵三、四十万之多!一下子成就了一个足以和本侯爷分庭抗礼的兵团集团军,他虽说长得其貌不扬,毫无突出的地方,但是,他却是一个让人敬畏的对手!他如果当初投奔了本侯爷,说不定本侯爷大事早就成矣!”

    “侯爷,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无名小子碟儿见过,那个无名小子的武功到了登峰造极、出神入化、臻至化境的地步了,一般人在他的手底下连一招都走不了!”那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顺手抄起一条床单裹在身上,伸出她的那条肌白如雪,圆润修长的腿,跨下床来,十分夸张的扭动着自己的臀部,一摇一摆的走到了那个身穿金钱豹豹皮的睡袍的男人布衣侯秦侯爷的面前,一迈自己的腿,就坐在了布衣侯秦侯爷的双膝之上,然后将自己的那张摄人心魄、清新脱俗、千娇百媚的脸颊埋在布衣侯秦侯爷的怀里撒娇的说道:“侯爷,碟儿这么多年来跟着您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并不是图您位高权重、权倾朝野什么的,碟儿就图您为人仗义,急公好义,在碟儿走投无路的时候救了碟儿,蝶儿这一辈子都跟着您,不管您将来遇到什么事情,碟儿永远追随与您,鞍前马后的服侍您侯爷!”

    “碟儿,正好相反,本侯爷要你就在今天,离开本侯爷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等到本侯爷事成之后,本侯爷再亲自来接你回来!”那个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这个“武林双仙”胡小碟的细腰宽臀的***说道:“碟儿,你就这么跟着本侯爷不要名分,不要金银,无怨无悔的跟着本侯爷,你让本侯爷情以何堪?本侯爷做了这么多事情,面对这么多的人,只觉得对你有所亏欠,其他人全是假的,他们奉承本侯爷全部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来的,他们对本侯爷可以说可有可无,只有碟儿你,对本侯爷来说,绝无仅有的,所以本侯爷不想留下骂名给自己深爱的人,本侯爷已经安排好一切,你就在本侯爷给你安排好的地方等待本侯爷的好消息,如果时不待我,本侯爷也给你准备了足够呢生活几辈子的金银财宝了,这方面不要你去多想;如果顺利,几天之内本侯爷就会接你回来享受该你享受的一切!”

    “侯爷,碟儿何幸之有?能得到你如此垂青碟儿,碟儿受之有愧啊!”那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忽然泪如泉涌,声泪俱下的双膝跪倒,匍伏在布衣侯秦侯爷面前大声哭泣着说道:“侯爷,碟儿不配您对碟儿如此好,碟儿就是一个卑鄙龌龊、下贱无耻的人,碟儿不应该将您告诉碟儿绝密消息,转身就在为了保命的情况下告诉了别人,您杀了碟儿吧,碟儿死在您手里,死而无憾!”

    那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万万没有想到“刘阳镇”侯爷这么多年来对自己一直用以真情,关键时刻还在想着自己的安危和如何保全自己的生命,她不竟感动得眼泪涕零、泪如泉涌、声泪俱下的嘶声哭泣着从布衣侯秦侯爷的身上滚落下来,匍伏在地上,她忽然觉得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有好多人对自己献殷勤、奉承自己,只是垂涎自己的美貌,并不是真心善待自己的;只有眼面前的这个位高权重、权倾朝野、冷酷肃杀、傲世轻物叫布衣侯秦侯爷的人对自己付出的是真心真意的爱和情,愧疚让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愧疚感,她觉得自己唯有一死才能解脱自己曾经为了活命而将他绝密的消息出卖给别人的那种负罪感和愧疚感,所以她匍伏在布衣侯秦侯爷的面前等待着他的处决和惩罚,她一心求死!

    “碟儿,现在事已至此,说那么多还有何用?其实本侯爷不是不在乎你,而是本侯爷实在是所要本侯爷亲自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得自己有时候也在怨恨自己,关于你和宁平静的事情,本侯爷早就知晓,只是本侯爷实在是放不下你,在明知道你已经和那个狗畜生宁平静在一起了,本侯爷还不能斩钉截铁的和你断绝关系,甚至下不下这个狠心把你像以前的那些女人一样,要么杀之,要么扔进青楼,让她去遭罪,可是,唉,碟儿,本侯爷对你真的狠不不下心来!”那个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犀利的眼光中闪露出一种惋惜的目光,他对这个“武林双仙”销魂仙子胡小碟是恨其不争,怒其不改,只听见布衣侯秦侯爷缓缓的接着说道:“ 杀了你事情也不可能有回转的余地?本侯爷如果想杀你,早在你和那个狗畜生宁平静在一起苟且之时,就杀掉你啦!算了,起来吧,碟儿,本侯爷只要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你才是本侯爷最最爱惜和疼爱的女子,本侯爷自从有了你之后,可曾再去寻找过别的女子没有啊?碟儿。”

    “侯爷,碟儿辜负了您对碟儿的深情厚意,本就罪该万死,现在碟儿怎么可能在您最最需要碟儿安慰的时候离开您远走他乡呢?碟儿现在就对天发誓,无论您将来遇到什么天塌下来的事情,碟儿都陪着您一起顶着,绝不会离开您半步!”那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用手抹去眼角上的泪痕,然后又匍伏在布衣侯秦侯爷怀里,用带着泪水的手抚摸着布衣侯秦侯爷胸口健壮凸起的胸肌说道:“侯爷,请您再给碟儿一个机会,就让碟儿好好的陪着您走向您谋划已久、功成名就的一天吧!”

    “碟儿,你留在本侯爷身边非但帮不到本侯爷,反倒让本侯爷分心,本侯爷每天睁开眼就担心如果哪一天此事败露之后,会对你产生灭顶之灾,如果是这样,本侯爷还怎么能放心大胆去雷厉风行、大刀阔斧的做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苦心经营和策划的事情呢?”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这个时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手抱住那个“武林双仙”销魂仙子胡小碟的肌白如雪,像缎子般光滑的身子,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光滑的后背说道:“碟儿,赶快将衣裳穿好,当心着凉,本侯爷不在你身边之时,一定要记住照顾好自己!你……你……。”

    忽然,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说话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支支吾吾的,像是他正在说话的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想说的话,都无法说出来了,此时此刻的房间里面唯有那木材在火炉中被熊熊烈火燃烧时发出的那种“劈劈啪啪”的爆裂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就是一对彼此绞缠,彼此相拥的男女粗重的喘息声,继而他们也发出了那种“劈劈啪啪”的声音,不过此“劈劈啪啪”的声音比那种在火炉子被燃烧时的木材发出来的那种“劈劈啪啪”的声音要大了许许多多和急促了许许多多,不时伴着那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痴迷梦呓、呼吸粗重的呢喃低吼声。

    难道是这个位高权重、权倾朝野、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实在忍受不了“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对他的背叛?而在运用自己的手段在惩罚于她?又或是这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的背叛引起了这个位高权重、权倾朝野、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的愤恨,用了一种十分残酷和变态手段在惩罚于她?

    若不是这个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布衣侯秦侯爷在变着花样惩罚这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她怎么可能会发出如此的痴迷梦呓、呼吸的呢喃低吼声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面只剩下火炉子里面木材被熊熊烈火燃烧时的发出来的那种“劈劈啪啪”爆裂声,房间里面再也听不到原先那种急促持久的“劈劈啪啪”的声音了,只有偶尔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碟儿……碟儿,你究竟……究竟死了……死了没啊?”这个时候房间里面又传出来那个位高权重、权倾朝野、冷酷肃杀、傲世轻物的布衣侯秦侯爷的声音,只听见布衣侯秦侯爷柔柔的说道:“碟儿,就你这样的尤物,你让本侯爷如何能忘记你呢?虽说本侯爷和你在一起已经有十数载了,你的身子好像还是和本侯爷和你刚刚认识的时候一个样,让本侯爷对你欲罢不能,哪怕就是天塌下来了,只要有你在,本侯爷就有精力充沛、雄心壮志、迎难而上了,碟儿,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本侯爷一定娶你为妻!”

    “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这个时候抱着枕头,在嘤嘤的哭泣着,她万万没有想到幸福会来得如此的容易,来得如此快急,快得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当初一直以为布衣侯秦侯爷和她在一起就是贪图她年轻漂亮,根本不可能给她一个足以让自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的理由和名份,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可是,可是居然还一错再错,还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了那个自己并不爱他的人--宁平静,而布衣侯秦侯爷在明明知道自己已经背叛了他的情况下,还是如此执着的爱着自己,这种男人举世难寻啊!

    “侯爷,属下有事需要向您禀报!”正当这个“武林双仙”的销魂仙子胡小碟在嘤嘤哭泣之时,密室的门口的传声筒中传来地面上布衣侯秦侯爷的贴身侍卫的声音,只听见布衣侯秦侯爷的贴身侍卫接着说道:“侯爷,情况紧急,请您召见一下属下!”

    那么,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让这个布衣侯秦侯爷的贴身侍卫顶着挨骂的危险来禀报布衣侯秦侯爷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