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紫沙女帝 > 第六章(上)前世袁惜的身世
    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呆坐在床上。想我的前世。

    我的前世对于我来说像一部陌生的小说。我看不到她身前身后的诸多事,显然龙海说的要我“等待开悟”是件大事;我也触不到我心底被人封存的那些故事。

    我变得有些忧郁。我敬爱的父母竟是活了几百年的某个国家的将军;我竟是那个国家的公主,身负复国大任;一直对我唯唯诺诺的龙海竟是个武艺高强、拥有法术的天龙战士,虽然我不了解这个称谓的含义,但从大法师的言语中我能听出对他的欣赏;还有那个似邪似亲的蓝夜,他竟也住进我的大脑,挥之不去,他看我时眼神里的哀伤让我有心痛的感觉,可龙海说他是敌人。

    现实中我是袁惜,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三学生,有紧张的学业,三个情深的姐妹,还有个青梅竹马的爱人。父母虽没有挣得大钱却能满足我的很多小愿望,一家三口生活得很幸福。原本的我生活在一个快乐的泡泡里,受阳光照耀,和风吹拂,仿佛人生的真谛都在这方寸间。如今这个泡泡“砰”地碎了。我却坠入了另一个大泡泡里,这里离我的心好远,好远------

    夜晚我入睡时,龙海总是默默守在一边。我想这也是我父母一直默许的。现在我才知道从龙海来我家的那天开始他就是这样过的,我妈妈一直都睡在自己的房间里。若是从前我入睡时旁边守着一个男生(应该是一个老男生),我一定会失控尖叫。可现在即使午夜醒来,我只对龙海轻轻一笑,并不觉得不妥,人啊,转变只在一念间。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却彼此信任,彼此厚待。

    其实骨子里我们是同经生死的亲人。这是我问他为何待我至亲时得到的回答。

    龙海每一天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他说不知道在什么角落会有什么人对我不利。我笑他神经,心里却总是莫名恐慌。我好久都没做梦了,我得不到关于我前世的任何一点线索,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要有大事发生。

    我也变得神经了。

    如果没有龙海我会当一切就是一场梦,一场有情节的梦,不想做了醒来就是。所有的所有统统化成烟,随风飘散。可他就在我的眼前,时刻提醒我,我还有另一个身份,我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于年少时代。

    我不知该怎样面对我的父母,这对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夫妻,他们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与孤独在世间抚养着我?他们见不到亲人,不知自己国家的将来在哪里,只慢慢守护一世一世不见清醒的我。

    何等庆幸有亲人如此待我!

    ---------

    模拟考成绩下来了。

    我考得一团糟,被各科老师列为了谈话对象。难怪,我的学习成绩虽说占不上班级上游,但至少入得各科老师法眼,何况前一阵我的成绩明显有上升的迹象。可这次直滑到最后几名。也许他们都在想:这个袁惜,一定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和展飞已经成为班级名人了)。不是也许,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因为从他们的眼里我读到了他们的想法。

    下了保证后被老师放回了教室。展飞正被他那群狐朋狗友围在中间打趣,见我回来,他杀出一条“血路”:“没事了吧?”

    “哈,能有什么事?我又不是第一次被老师找谈话。”

    “是啊,嫂子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展飞你操那心纯属多余。”展飞身后三四个狗党趴在他身上幸灾乐祸。

    “霍扬,管好你的嘴。小心我饶不了你。”

    “嫂子就是嫂子,一眼就看出咱们这里谁是忠的。”余下的几人在打哈哈。我佯装生气白了他们一眼回到座位上。

    周冉低头不语地在看她的复习书。

    “你的情圣在后面说你坏话呢?”她被动地一惊,迅速地转回头看霍扬。

    那边霍扬正巧眼光看向她,被她一瞪,有些莫明其妙。再看一脸坏笑的我立刻明白我在其中没有发挥好的作用。

    霍扬碰了展飞一下,两人小声嘀咕了几句。虽然没听清说了些什么,但看霍扬一脸的无奈就知道我们的展飞同学立场还是很坚定的。

    小插曲过后就迎来了晚自习。我正要收回心看书时,心却一纠,有些喘不上气,只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向我靠近,不,是逼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环顾四周,同学们都很正常地在学习,那就是说只我一人有这种感觉,有人在针对我。是谁?

    还未容得我去想,这股无形的压力直冲向我的心口,我下意识地抓住胸口的衣服:“周冉!”

    周冉听到我无力的声音,转头见我之状惊地啊一声。随着她的声音我无力地滑到了地上。教室立时炸了锅,我被同学们围在了中间。展飞挤在头里将我抱起,我用力趴在他的耳边:“展飞,送我回家!”

    展飞刚出校门,一阵风袭来。是大法师和龙海。

    龙海从展飞怀里抢下我风驰而去,迷糊中我看见大法师正在对展飞施法。不用想都知道展飞、包括同学们都不会记得今晚发生的事。

    鲜血顺着我的胸腔冲击我的口腔,大口大口地喷出。我紧抓着龙海,恐惧之感遍布全身。

    我要死了!

    龙海跑到我家楼下,一纵身破窗跃进我的小屋,大法师随后。爸妈盘腿坐在地上,就像武侠片里护法的样子。

    大法师忙碌地为我治疗,龙海在一边紧张地不停搓手。

    我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再睁眼时已是深夜。龙海坐在床边看着我。

    “龙海!”

    “你醒了!”他激动的声音引来了爸妈和大法师。

    “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屋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大法师终于发话了:“有人要对你不利!”

    “是蓝夜?他出来了?”

    我脱口而出的话吓到了我爸妈。

    “你们俩不用吃惊,公主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也知道蓝夜是紫沙的仇人。”大法师解释道。

    “是大祭师要杀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是第一世了。”

    “什么?什么叫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一世?”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除了大法师,他们三人立时住声低下了头。

    ------

    “呵呵,现在你们都安全了,就把这个解说的任务交给我了!”

    大法师笑着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小公主,你知道为什么袁刚会让你住一个这么小的房子吗?”

    “小隐隐于野。”

    “不全对。你的这间屋子是通向紫沙的大门。当年你运用天罗盘的能量在人间与紫沙之间造了一个门,形成了一个结界。它蕴含着无上的能量能够两界穿梭,而且保护你的安全,也就是说你呆在这间屋子里是最安全的。任何人都不能奈你何。”

    “什么?你说什么?”

    “知道龙海为什么不敢告诉你太多关于你身世的事情吗?因为他还是怕你想起从前的事,蓝夜契机破世必将引起一场大难。毕竟那场战争让紫沙变了天啊。”

    “你害怕?”

    “我不怕,不乱不治嘛,是吧,小公主!”大法师看我的眼神充满坚定,“袁刚,你的爸爸,他本不姓袁,他是龙海的亲叔叔,是紫沙的护国一品大将军龙刚。天香是你亲生母亲,也就是紫沙王后的贴身女官。他们二人成婚之时龙海被赐国姓,所以从那以后他才改姓袁,叫了袁刚。他们在人世呆了三百年,世世保护你的安全。”

    我望着他们俩人,妈妈眼里噙着泪。能够想像这三百年他们的辛苦与孤独。

    “是,但他们同时也做了大祭师的信徒。”

    “他们是被逼的。”龙海在一边抢白道。

    “他们俩可以选择死。以死明志。”

    “王后临死时把公主托付给我们,再者小海被埋地下我们必须要救他。”妈妈有些激动。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爸爸拦下。

    “大法师,我知道这么多年我是苟活着的。你放心,只要公主一句话,袁某他日定会饮血沙场。”

    “爸!”

    “公主,现在你已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不要再喊我爸爸了,臣受不起。”

    “爸爸,你不要这样。公主这个称谓是你们的一厢情愿,我本人没有接受,而且你们养了我这么多年,在我心里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你这老人家,这个话题以后不要再提起了。”

    “是!”

    “以后不要叫我小公主,我叫袁惜。”

    “是!”大法师一脸欢喜地应下,“公主越来越有当年风范了。”

    “叫我袁惜啊!”这个老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