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得意,事情终于妥当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邵宛如上下打量了娥娘几眼之后,不客气的道。

    “说什么孩子话,她不在这里能在哪里,你娘的事情,当初也多亏了她了,就算她是一个丫环,也是一个忠仆!”瑞安大长公主低低的斥责邵宛如道。

    虽然是斥责的话,但看得出力度很小,对于这个外孙女真是疼爱到了心里,不愿意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外面传言宸王看重宸王妃,也有可能大部分是因为瑞安大长公主吧!必竟这位公主对外孙女的喜爱,谁都看得出。

    “祖母!我觉得这事都过去了。”邵宛如神色淡然的道。

    “这事情虽然过去了,但还没完。”瑞安大长公主的脸色沉了下来,“我不会让你娘这么委屈的!”

    “外祖母,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有些事情其实也是不可查的,您怎么能凭她一个人这么说,就全然的相信呢!”见瑞安大长公主执意如此,邵宛如焦急起来。

    “好了,你别说了,这事跟你没关系,也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你好好的当着宸王妃就是!”瑞安大长公主不高兴起来,但既便如此,也只是说了一句带着几分委屈的话,并没有用外祖母的身份压制邵宛如。

    娥娘在边上听的心慌,再一次感叹她瑞安大长公主对宸王妃的宠爱,两个人意见不统一,瑞安大长公主都没有如何斥责,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这么几句似是而非的话。

    早知道宸王妃一心只想安逸,并没有替她生母报仇的想法,她当初就应当直接来找瑞安大长公主,比起瑞安大长公主,宸王妃实在是没什么力度,看这样子也没什么想法,回去后当禀明侯爷宸王妃的态度。

    宸王妃实在不足为惧。

    侯爷之前是看错人了,居然觉得宸王妃才是突破口,还是自己后来逼不得已找了瑞安大长公主有用。

    头微微低下,掩去眼中的得意,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抖着手站在一边,不敢多发一言。

    “外祖母、姐姐,你们说的是什么,什么娘亲?”邵元皓看了看瑞安大长公主,又看了看邵宛如,一脸的不解。

    他是个孩子,平日里一定没人跟他说这种东西,娥娘心头忽然一动,偷眼看了看茫然不知道事情的邵元皓。

    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吧!

    “皓儿,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先下去吧,我跟你姐姐说一些正事!”瑞安大长公主似乎才发现邵元皓也在这里,她们说话多有不便,笑着对邵元皓道。

    “姐姐……”邵元皓转向邵宛如。

    “去吧,我跟外祖母的确有要事说,你先出去吧,难得有时间休息,在园子里逛逛也行,你姐夫让我给你带了些东西过来,放在园子里的那片桃花林边上的空地上,都是让你感兴趣的!”邵宛如也柔声笑道,和瑞安大长公主的意思一样,都是让邵元皓离开。

    见外祖母和姐姐一起赶自己,邵

    元皓无奈的站起身来:“外祖母,姐姐,那我先回去了,一会姐姐先别走,我也有好东西要给姐姐。”

    “好,姐姐一会不走,一定会来找皓儿的!”邵宛如含笑答应。

    见邵宛如答应的爽快,邵元皓才离开。

    待得邵元皓一走,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高嬷嬷看了看脸色沉了下来的瑞安大长公主,又看了看虽然看起来柔弱,但明显带着几分倔强的邵宛如,一时不知道从何劝起,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副模样让娥娘看得心里越发的有数起来。

    分明不是第一次因为这个原因谈不扰,应当是上次自己见过宸王妃之后,瑞安大长公和宸王妃就此事上的看法就是不同的,眼神微敛,小心的收拾起满心的心思。

    侯爷说了宸王妃是个心思重的,要小心应对才是,之前的接触也让娥娘看出邵宛如的不好应付,至少比起瑞安大长公主,宸王妃更谨慎,也更不容易相信人,既使自己是她生母的“忠仆”,这位宸王妃都没有放下警惕。

    想比起其他的几个选项,娥娘觉得她还是避着宸王妃为好,心里把所有的选项串了起来,宸王妃最不好糊弄,瑞安大长公主次之,当然最好的就是小世子,瑞安大长公主和宸王妃对小世子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她们对小世子的保护很周全。

    这样的周全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当然不容易被人陷害,坏处却是很容易被人迷惑,难以有担当,经事太少,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娥娘……”耳边一个淡冷的声音,立时让娥娘心头一震,急忙抬起头,不敢再分心。

    “奴婢在!”

    “娥娘既然是我娘的丫环,却不知道我娘当初怎么救了你的性命,又怎么到的我娘面前,我娘身边的下人不少,不缺你这么一个丫环。”邵宛如目光落在娥娘的身上,气势凌烈。

    这是当初娥娘一心要为卿华郡主报仇的理由!

    “禀报大长公主和宸王妃知道。”娥娘定了定神,这话她既然提了,也早有准备,“奴婢父母双亡,是个孤儿,养在叔叔家里,婶婶恶性见奴婢长的还算可以,就要把奴婢卖入青楼,奴婢知道之后半夜逃脱不小心坠入河里,正巧郡主路过,让人救了奴婢,奴婢誓死效命,才留在了郡主身边。”

    娥娘说道这里又是满心感激的道:“如果没有郡主,奴婢哪里还有命在,奴婢的一条命都是郡主的,誓当为郡主报仇。”

    邵宛如的注意力一直落在娥娘的身上,见她侃侃而淡,从容的很,唇角无声的勾了勾,果然是准备妥当的了,看来这事也是真的。

    这样的解释放在哪里都是可以的,就算当初娘亲原本不想要这么一个丫环,被她的执意感动,也就收了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却没料到这不是一个忠心的丫环,却是一条嗜人的毒蛇!

    心底有一处冰寒若冰,利若寒刃,这事不会是现在才这么说起的。

    是早早的就对母亲有谋算,才送了这么一个人到娘亲的身边,邵靖也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才会掌握了父亲和娘亲的行踪,否则兴国公府当年花了大力气都没找到他们,邵靖又是凭什么暗当中悄悄的离开京城,找到父母的。

    手用力和捏紧帕子,而后又缓缓的松开,眸色阴戾,这个女人是邵靖的帮凶,而且还是一个早早就备置下的帮凶。

    这个女人或者并不只是一枚普通的早早埋下的棋子?

    邵宛如可以肯定,她的这番事情,就算当初娘亲派人去查也是事实,能做到这么一点,普通的孤女可不行,眼眸落在跟在她身边的青儿身上,然后才缓缓的转回,若有所思,青儿也是孤儿,她曾经说过以往出任务的一些事情……

    “娥娘,灼灼的意思,还是让你好好的,不要再挤进兴国侯府的事情里,必竟你是我儿留下的唯一的一个人了,至少我跟灼灼也会照顾你,若你想离开邵靖,带着女儿重新过日子,也是极简单的事情!”瑞安大长公主道。

    “大长公主,奴婢,奴婢一定要给郡主报仇,若大长公主和宸王妃不许奴婢这么做,奴婢宁愿现在就死在这里,也免得奴婢这么多年,日日噬心,夜夜怀念故主!”娥娘眼泪又落了下来,拿帕子抹起了眼泪,神色激动。

    “那你女儿如何?”邵宛如问道。

    “我那女儿是侯爷的女儿,就算是奴婢出了事情,侯爷也会照顾她的,再不济她还顶着侯爷女儿的名份,不会过的比奴婢更差的,就算奴婢不在了,也无碍的。”娥娘含泪道,又低下头抹眼泪。

    这神色比起方才的神色少了几分激动,邵宛如若有所思的扫了她一眼,长睫扫了扫,没有说话。

    “你既如此说,我知道了,这事不急,我跟宸王妃再商量一下,看看给你一个什么身份,总不能让你就这么跟着兴国侯进了府里,成为一个没名没份的姬妾,和蒋氏对上的时候没有半点胜算!”瑞安大长公主叹了一口气,神色和缓的道。

    “多谢大长公主,多谢宸王妃!”娥娘一脸感激的道,心里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侯爷一再的吩咐自己,过不了宸王妃这关,必然不能成事,瑞安大长公主当着宸王妃的面再问自己,应当就是为了让宸王妃明白自己的心思,眼下宸王妃什么都不说,可见是应下了这事。

    这件事终于成了!眼底一丝不易查觉的笑容闪过,整个人仿佛都松懈了下来。

    接下来,蒋氏就该死了,侯爷答应给自己兴国侯夫人之位,蒋氏若在,自己永无机会,想不到自己一个孤女也可以得到这么一个身份,娥娘几乎控制不住心底的欣喜。

    事情商议到这里,接下来跟娥娘就没关系了,瑞安大长公主让一个小丫环带着娥娘离开,待得人消失在屋里,瑞安大长公主的脸色才沉了下来,一片阴鸷:“灼灼,这个背主的贱婢要如何处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