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尾声之Exp妖精:灰姑娘的守望(上)
    尾声之Exp妖精:灰姑娘的守望(上)

    一个月后的城战如期到来。(顶点手打)

    玄灵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居然没有在守城战中出手破坏。本来安廉倾等人已经捏了一把汗,想了种种提案准备应对玄灵的发难。甚至还重金聘请来了记者,随时准备取材,只要玄灵几个敢来闹腾,他就敢把这些人全部宣传成*人民公敌。

    结果城战开始了,四处战火飞扬,林浪准备好的守城玩家们带着避水珠扑进水里四下厮杀,把整个玄武城外的水面都染出了一片巨大的圆环形的血色。场面不可谓不壮观。而玄灵几人的影子却一直不见,仿佛他们这一个月都没有上线,根本不知道林浪这个“死敌”今天要守城做城主一样。

    “这位……老板?!”被请来的记者对关于安廉倾的称呼问题纠结三秒,最后终于还是决定叫人老板。人家那岁数摆那了,叫兄弟貌似也不合适啊。喊了一声之后,记者犹豫着看了看战场,再看安廉倾,一脸的茫然:“请问你说的题材呢?!该不会就是叫我们来报道城战实况的吧?!”大哥,如果真是只报道城战经过的话,那您这一手也来得太不厚道了。咱们又不是说不给您宣传,可这也用不着这么大手笔吧?!都是最后一座游戏主城了,这根本就没啥新鲜感啊!说白了您就是垫底的,咱们给您带一个版面的新闻出来就算是极限了,您把我们这么多记者请一块儿是啥意思?!

    “……”安廉倾瞪着战场两眼发直中。还企图能从中找出玄灵几人的影子……那些人是躲在水下吗?!还是已经偷偷进城了却没人发现?!……这些人来的话,他头疼头大,可是现在他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这些人要是不来,他更得头疼头大了。

    “老板?!您跟我们主编谈的时候可是说有大爆料来着。这会儿看起来什么情况都没有,回头你要咱们爆谁啊?!到时候报纸上开了天窗谁负责?!”没听到安廉倾说话,记者忍不住焦急的又嚷嚷了几句。

    “……”安廉倾坚毅的再擦把冷汗,继续沉默。

    水中的小怪们已经被打退了,城战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了,林浪出现在城墙头,绝美妩媚而又凛冽,成了战场上最引人注目的发光体。

    而玄灵等人,直到城战结束,林浪正式继位之后也依旧没有出现。

    送走不满的记者团体之后,安廉倾转头看着顺利如在梦中的进程,顿时觉得很空虚——他大爷的!那帮孙子怎么就突然这么沉得住气了?!

    不过这样也好,不管玄灵等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没有到场,林浪已经顺利继任城主却已经是事实。只要是在玄武城内,林浪说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自己倒要看看,玄灵那帮人还怎么和他闹腾!念头再一转,安廉倾很快找到了平衡点,总算又舒服上不少了。

    “爸爸,投入的资金已经到位了,要现在就开始收购地皮吗?!”Exp妖精站在一边陪着安廉倾关注战场,不急不缓的询问着下一步的运作步骤,语气中根本没有半点情绪起伏。好象不管林浪是输是赢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安廉倾欣喜的情绪一敛,淡淡的扫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女儿,沉吟许久后才点头:“去吧!跟倾城商量一下封杀洛洛餐厅进货渠道的事,然后再让林浪对那里做一下政策限制,购买地皮的事,现在倒也不用急,把资金全部都投入到原来的那条街店铺里去。”

    Exp妖精认真的把需要做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做了一个备忘,合上小本,淡然颔首:“好,我现在就去办!”说完,Exp妖精转身走下城墙,召来一条扁舟,直接向着刚换了新主人的城主府方向划去。

    安廉倾眼睛微眯了一下,看着Exp妖精离去的方向过了好一会儿,直到那条小舟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之后,他这才打开通讯器,接通了好友名单上的一个名字:“十人队准备好了?!最近这段时间注意Exp妖精的动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立刻来跟我报告!……”

    前面曾经说过,十人队是一家工作室里的类似专职打手的工作人员,他们不仅擅长陆地作战,尤其还擅长水战。让他们在玄武城这样的特殊地理环境下活动,真的应了一句话,叫如鱼得水……想说鱼水之欢的自己面壁去。

    这支十人小队是安廉倾手上的王牌之一,游戏中的事,有时候就得仰仗工作室里的专门人才出面才能解决得了。就因为这,安廉倾早在几个月前把触角伸到玄武城的时候,同时也早就雇佣好了这十个人,除了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的那有限几次战斗外,这十人一直是被安廉倾重点培养并武装栽培起来的。他直接在工作室里买了这十人的三年契约,算是短年期的卖身契了。

    现在这十位爷高薪低劳还不用报到打卡,基本上只要认真的玩,他们就算是尽了自己的本份了。于是,捧着金饭碗的十人在安廉倾手下的圈子里,倒是很有种超然的地位,几乎没人去和他们叫板,犯不着也惹不起。

    再加上这十人都是跳脱的性格,行事狂妄肆意,除了安廉倾和Exp妖精以外,没人能对他们下命令。于是一来二去的,十人小队在众人眼里几乎就成了一马蜂窝,不捅难受,捅了更难受,看着就膈应……

    安廉倾联系的人是十人小队的队长,Exp妖精也加了这位队长的好友,平常要联系小队里的人做些什么,都是这两人直接联系对方,然后该队长再把任务给分配下去。

    小队长也很有气质,接到安廉倾的信息之后,二话不说的就先呛了人家一下:“大叔。咱们开始约好的,是您或Exp妖精有战斗安排的话,咱哥儿们几个必须无条件服从。可是这不包括监视人吧?!这已经不属于我们的职责范围了,您是不是有点过界?!”

    安廉倾被气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顺过气来,忍着火气再说道:“这算额外劳动,不算契约里的内容……我可以另外给你们付酬劳!”

    “哟!瞧您说的,这多见外啊……不过您也是一番好意,既然如此,那咱们哥儿们也不好意思推辞了,就按您说的办吧!酬劳也不用高,按日薪算,每天随便给咱们队伍个万八千的就成……呃,PS一下,是联盟币哦!”队长一听,顿时眉花眼笑,痛快的应承了下来,跟安廉倾开始讨价还价。

    “……好!”安廉倾死死捂嘴,免得自己当场吐血,半天后,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个字来,接着就迅速的切断了通讯。你大爷的!这帮孙子还真敢开口……

    那边的队长一切断通讯后也没闲着,直接打了一个响指。把身边正玩牌的另外九个弟兄都给招呼了过来,大手一拍桌,非常兴奋的就嚷嚷了起来:“兄弟们,咱们现在有新任务了!”

    “杀谁?!”

    “虐谁?!”

    “揍谁?!”

    “时间?!”

    “地点?!”

    “别废话了,走着……”

    另外九人的性格从这短短几句话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也是帮闹腾起来不嫌事儿大的主,一听有新任务了,根本顾不上管其他的,直接就嗷嗷的抄家伙要开工了。

    “没你们的事!这次就我去!”队长喜滋滋的挥着大掌,照另外九人的后脑勺上一人给PIA了一下,然后这才接着说道:“你们这几天练级都闪远点。千万别被我们的雇主给看到了,免得他索性直接把任务分配到你们个人头上……我在城里先看着情况再说!”

    九人也不傻,面面相觑了一下之后,站出来一位疑惑的同志代表其他人发言:“老大,听您这意思,貌似您其实并不打算按雇主的吩咐办事?!”有任务吩咐了直接照做就是,还看个屁的情况啊!这明摆着就是要踩点摸局,然后窥测时机再做打算……

    “嗯!我是有反水的打算来着!”队长摸了摸下巴,当着自己兄弟的面倒是毫不犹豫的承认了:“首先丫给的任务就不是在和约范围里的,其次,是大雇主要对付二雇主……咱们兄弟哪能搀和得起这个乱啊!到时候看看情况,能闪就闪吧!”

    “哦——”九人一听,顿时心领神会了,疑惑的神情再也不见,转而换上一副副“尽在不言中”的暧昧表情:“原来是‘二雇主’的事儿啊……难怪老大那么上心呢,嘿嘿……”

    “笑个屁!”队长眼一瞪,把自己的九个兄弟都给瞪了回去:“老子就是喜欢那娘儿们,给你们找个大嫂不行吗!小兔崽子们有意见?!”

    “不敢!”九人神色一凛,做严肃状乱七八糟的吵吵了起来——“为老大服务!”“大嫂雌威,威震江湖!”“老大威武!”“吼吼!!!”……

    于是,十人小队的临时会议就这样在半点都不严肃的气氛下结束了。当Exp妖精在去找林浪谈话出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身边多了只甩不掉的尾巴。

    Exp妖精去药店,“尾巴”就跟着她去药店,Exp妖精去城主府办理店铺公务,“尾巴”就在旁边蹲着等她,Exp妖精去吃饭,“尾巴”就死皮赖脸搬了张凳子过来坐她旁边,Exp妖精去……

    “Mission队长!”终于,在被尾随了足有一个下午之后,Exp妖精忍无可忍的转头,濒临抓狂的看着身后那个嬉皮笑脸的男人,无奈无语对天白眼之:“请问你不带队好好去练级,一直跟在我身后是个什么意思?!”

    “大老板叫我跟着二老板你,顺便再看看你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动作,随时向他汇报!”队长……也就是Mission依旧笑嘻嘻,非常坦白的把自己被分派的任务报告了出来:“所以我现在不就得跟着你了吗,要不我毛都不知道。还报告个屁啊!”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我爸爸应该是叫你暗中监视我?!”Exp妖精默然三秒后问道,在看到Mission点头之后,她脸上扭曲了一下,陡然加大音量:“暗中啊!你知道暗中是什么意思吗?!你***这明明是强行监视了!信不信我随便找个系统士兵都能把你当猥琐变态给抓了啊!”

    “没关系,兵法不是讲究嘘嘘屎屎嘛!”Mission毫不在意的挥手。

    “……你想说的是虚虚实实?!”

    “对对!就是这个!”Mission狂点头,笑笑道:“我把目的告诉你,你也未必就会信啊,所以嘘……呃,那啥一下,你继续做你的事,我继续做我的事,咱谁都不妨碍谁,捡到换气的多好啊!”

    “……皆大欢喜?!”捡到换气的?!你咋不捡到换煤的?!……Exp妖精嘴角抽搐,几欲抓狂:“算我求你了,别再糟蹋咱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了成吗?!”

    “行啊!那你让我暗中监视?!”

    “……”

    老实说,Exp妖精真不觉得Mission这样儿的监视哪还有“暗中”的意思在里面,不过就像对方说的那样,嘘嘘……呃,实实!她也真是摸不清楚Mission的真正目的是在哪里了。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安廉倾那边肯定有了什么动作,于是照这样的考虑看下来,有所收敛是必须的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Exp妖精更加小心的隐藏自己的行动,不让安廉倾有机会找到半点线索,而她也逐渐的习惯了身后跟着个Mission,反正要跟就跟吧,她做什么都用信件和信息里联系,就不信这男人还能抓到什么证据!哼!

    而因为Mission这一行动而惆怅的人当然不止是Exp妖精一个,安廉倾也同样郁闷,他记得自己吩咐的明明是派人去偷偷观察Exp妖精动向来着,这人怎么就能直接凑到Exp妖精身边去了?!这样不是白让人提防他吗?!

    疑惑不解的安廉倾发消息质问Mission的行为,结果人家回答得也是理直气壮,说什么监视总有死角和不便的地方啦,说什么最危险最容易暴露的监视就是最安全最隐秘的监视啦,还说什么请人家相信他的专业本事啦……总之归纳下来就是一句话,咱有咱的办法,你少搀和!实在不放心的话,要不您自己来?!

    安廉倾被噎得目瞪口呆,还真不知道这个行业的专家应该是怎样行动的,左右思考了一下,又把自己当初和对方十人签定的和约取出来仔细看了几遍之后,终于还是犹豫的选择了相信Mission。

    既然对方是工作室的,那总得注意点影响和口碑吧!他就不相信了,这些员工还有胆子敢阴他不成?!除非那些人是不想在网游里继续混下去了……安廉倾在内心安慰了自己一把,接着就定下心来,只坐等Mission那边的“监视”结果了。

    半个月后,安家的所有资金都在美食街上投注完成。安家的店铺索性直接停业了一周,对外宣称是要重新规划布局,店铺与店铺之间搭建了行走小桥和走道,直接弄成水上广场的形式。而每家店铺也都额外的翻修了一遍,整得跟个海洋世界似的,甚至还真像海底餐厅一样开发了水下餐厅,玻璃壁外是玄武城底的水下风光,一边就餐时一边还能欣赏外面水底的游鱼,当真是豪华到不行。

    安家这一次,真可算是在这里下了血本了。而洛洛的店铺则相对的突然毫无预兆的宣布歇业,对外的理由,是店主要出门办事,但是这个说法根本没几个人相信。

    毕竟洛洛店里的阿里克斯可是出了名的高智能高等级店长NPC,可以说,洛洛的餐厅完全就是这么个NPC一手打理出来的。你出门办你的事,有阿里克斯在店中坐着镇,店里的运营还能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于是大家纷纷揣测,洛洛餐厅关闭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店主没时间的关系,而是餐厅本身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比如说食材不够啦,资金周转不灵啦,或者说干脆就是违反了什么法禁,被新城主强行勒令关闭啦……

    各种各样的假设纷纷出炉,安廉倾收到消息之后,顿时满意得不行,他把这一切的功劳都归结到了林浪和倾城的身上,一个是玄武城最高的政策发行人,一个是玄武城最大的财主,政经政经……这两方的大佬一联手压制,洛洛和玄灵几个还想能在玄武城翻起什么浪来?!她和他们在这里顶多也就只能做个毫无依仗的高手而已了。

    在看到了自己的新产业的美好前景之后,又看到了玄灵和洛洛在林浪二人的压制下毫无反抗之力的退走,安廉倾就如同吃下了定心丸,志得意满的甚至开始勾勒起未来的美好前景来。

    玄武城里,现在已经是他的天下了,如果操作得当的话,只要大半年到两年的时间内,自己投入的成本就能完全收回,包括前阵子在股市上被狙击而损失的那一部分。远的不说,只要自己家的企业能撑过半年的时间而不倒,林玄林浪两人的家主战就已经到期了,届时林浪胜出,掌管整个林家,那么自己安家又哪会再出什么问题?!

    至于洛洛……那不急,订婚是订婚,要结婚却还能使劲往后拖拖的,自己就说要留下这个离家许久的女儿在家里陪自己几年,谁又能说出半句不是?!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直接把林浪和洛洛的婚事拖黄,一切就都结束了……

    安廉倾信心满满的畅想着未来,完全没把除洛洛以外的任何人给规划进去,在他眼里,林浪是跳板,林家是跳板,所有人都是跳板……他们只不过是他保住安家、夺回洛洛的垫脚石而已,根本不足为虑。

    因为心情大好的关系,甚至Exp妖精前一段时间的异常举动都被安廉倾给忽略了。反正就算Exp妖精真要有什么不对劲,不是还有Mission在她身边就近监视着呢吗!安廉倾如是想道。

    而另外一边,安廉倾委托的Mission,还有他曾经顾忌的Exp妖精,现在这两人却都正坐在城主府里,和安廉倾眼中的最大靠山之一——林浪正大眼瞪着小眼。

    “找我有事?!”气氛沉寂了许久,林浪终于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淡淡的开口了,谴责的目光却直接扫向Exp妖精。

    他这段时间一直是和对方用信息联系并布置着,根本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带着Mission这么个人一起过来,难道她就不怕安廉倾从Mission这里听到些什么,造成后面计划的失败吗?!……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林浪顿时更是不满。

    Exp妖精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终于还是咽了回去,只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不是我要来的,是Mission硬拉我来的,他说要找你……”真是的,她也是被强迫拉来的无奈人士之一好不好。

    Mission面对另外二人不约而同一起投来的谴责视线,根本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反而还不正经的吹了个口哨,对着林浪抛媚眼调戏道:“美人儿,近距离看你果然更是天姿国色来着!不过老实说,比起玄灵还是差点,你太娘了,难怪洛洛没选你!”

    “……”林浪额上太阳穴一跳一跳的,青筋暴出,瞪着一双美丽的凤眼咬牙切齿的怒视Mission,虽然是在生气中,却仍旧显得风情万种,看得Exp妖精都是一愣一愣的。

    在尴尬中,Exp妖精终于还是首先的回过了神来,郁闷的干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代替林浪问道:“Mission队长!你还是直说你有什么事吧,我和林浪城主现在都忙,真是没空在这里陪你瞎耽误工夫!”说到后来,Exp妖精的声音中已经明显带上了不满的情绪,似乎是在指责Mission浪费他们的时间。

    “忙什么?!”Mission一副傻不愣登的样子呆呆道,之后还不等人回答,却又一拍脑袋,做出恍然大悟状:“对了!我都忘记了,你们要对付我大老板来着。现在他店都投资翻修好了,宣传也做完了,全部底牌都已经放在美食街上准备翻身了……呃,用句简单点儿的话来说,就是这羊已经养得够肥了,可以拉出圈开宰了是吧?!”

    林浪眼皮子跳了跳,脸色严肃了下来,却并没有说些什么。倒是Exp妖精当场神色一变,猛的死死握住身边的椅子扶手,脸色苍白的死瞪着Mission,强自镇定的大声怒喝道:“你胡说什么?!”

    Mission被吼得吓了一跳,拍拍胸口镇定了一下情绪,看着Exp妖精正在死瞪自己,连忙笑嘻嘻的上前赔小心讨好道:“妖精,那么激动做啥啊?!别生气别生气,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不会去跟那老不死的报告的!”

    Exp妖精才懒得听他的鬼话,这人是安廉倾雇佣来的工作室成员,做事但讲一个利益,哪会无缘无故的背叛安廉倾?!他绝对是在这里故意逗她呢,就像猫耍老鼠一样……

    生气的一挥手打开了Mission递过来的爪子,Exp妖精猛的站起身来,忿忿道:“不用多说了!这件事我会去跟爸爸说的。对于你们工作室的职业操守,我现在很是怀疑,希望你们能好自为之!”说完,又瞪了Mission一眼,Exp妖精转身就走,想趁早去找个由头和安廉倾先谈一下,不然若是等到Mission上报之后,她再说什么都是来不及了。

    “诶!妖精,妖妖,小妖,亲爱滴……你别走嘛!有话好好说啊~”Mission哀怨的冲着Exp妖精扯开嗓子直嚎,就跟人到中年却被老公抛弃了的黄脸婆一样,哭喊得那叫一凄惨。

    “妖精,等等!”眼看Exp妖精就要走出会客室大门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林浪突然冷不丁的开口。

    Exp妖精应声站住,疑惑的回过头来看着林浪。林浪不去看她,径自转头对Mission平静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Mission见Exp妖精停下,终于没接着嚎了,笑嘻嘻道:“说起来也没啥……我呢,只不过是来追老婆的!”说完一指震傻了的Exp妖精:“喏!就是这妞!”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