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来访
    第三百九十七章 来访

    众人一看洛洛手里捞着的人。好玩的小游戏   .顿时感觉很迷茫。

    眼前这个男人一脸惊诧,其手中的女伴也是表情迷惑,怎么看怎么像是正悠然行走于街上约会却被人突然打搅了的小情侣一对。任凭哪个人都不会认为他们是这里的保安人员。如果说洛洛真的没有抓错人的话,那只能说这两人的演技太好了,居然可以蒙蔽住所有人。

    当然了,如果没有exp妖精通风报信的话,也许洛洛也是不敢确定的。可是谁叫人有线报呢,中国有句老话,叫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别说眼前的人只是演技不错,就算他是拿过奥斯卡影帝的实力派,有了exp妖精这内贼之后,想揭穿他身份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洛洛表情自然的又听了一条消息,眨眨眼,笑眯眯的冲男人身边的女伴笑了笑:“你的任务结束了,这男人给你的钱你就收着吧,我知道你是工作室的,但是你现在再怎么演也没用,我们就是要找这个男的!”

    那个女玩家先是怔了一怔,接着咯咯咯的笑开了,笑得花枝那叫一个乱颤。冲洛洛调皮的眨了眨眼:“没想到妹妹的眼光不错。以后有麻烦事需要雇人演戏可以随时来找我啊,这是我名片……”说完递出一张粉红色的名片送到洛洛面前。

    洛洛打眼一扫,名片上一行彪悍的大字简介顿时把她惊到了——xx工作室,杀人演戏反间走私……您的要求就是我的职责,只要酬劳足够,xx工作室随时为您竭诚效劳……

    “……”洛洛沉默无语中,收下名片,不知道该和这女人说些什么。游戏中的工作室,还真是一个难以定位的存在。这要是放在现实中,眼前这女人前脚把名片甩出来,后脚就得有人请她去警察局喝茶。可在游戏里,一切就显得十分之理所当然了。别说只是个工作室,李墨的杀手团不也过得照样滋润吗……

    舞者倒是没洛洛那么大惊小怪,探过头看了这名片一眼,笑嘻嘻的冲女玩家暧昧一笑:“你们的工作范围包不包括陪聊陪逛陪吃饭陪……”

    “不包括!”女玩家本来还淡定自若,一听舞者的话,顿时当场倒吸一口冷气,飞快的拼命摇头,像是生怕舞者真把她拉出去聊天逛街吃饭还啥啥啥的。

    不一会儿后,女玩家脚步踉跄的离开了,洛洛这才偷偷的给舞者了个短信出去说明情况:“exp妖精手下那个团里本来有个十人小队,就是从这工作室请来坐镇的高价高手。你觉得我们要按这名片联系一下看看吗?!”

    “有机会的吧!”舞者耸耸肩,随手把洛洛手里的名片拿了过来,收进了自己的空间袋里,接着这才拎过洛洛手里刚抓住的男人。

    2o人全部抓获,xp妖精看了一会儿,确定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了之后。这才偷偷取出一块传送石捏碎,消失在一片白光之中。她接下来还得去和安廉倾报告呢,这么大的事情出来,要装不知道实在是不大可能,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行报告备个底,这样才能掌握先机……

    店长一看自己店里的保安全部被抓住,顿时很没有安全感。正想偷偷看一眼背后的顶头大*oss是个什么态度,谁知头一转过去,刚好就看到了exp妖精消失于传送阵中的一幕。这下店长可伤心得不行了,他觉着自己就是一颗弃子来着,店里出了事情没人出面,店里的人被抓住了,结果人家大*oss一声不吭的甩手就走,这让人多惆怅多悲哀啊。

    “几位兄弟,几位大哥……和大姐!”店长转回头来,声音里已经拖上哭腔了:“你们这到底是弄的哪一出啊?!倒是给兄弟句明话行吗?!”

    店里的玩家们看了半天,这会儿也好奇着呢。虽然他们并不在乎店里谁被抓谁不被抓的,但眼看着出动了那么豪华的阵容,不问问缘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啊。一听店长起了头,其他人顿时也跟着起哄开了:

    “对啊对啊。抓这些人干嘛?!是不是他们谁抢你们谁老婆了?!”

    “抢老婆不大可能,几家佣兵团都派人了呢!我估计得是抢Boss吧?!”

    “我也觉得是抢Boss!”

    “抢Boss会至于追到这个地方才来抓人吗?!我说还是抢老婆!”

    “下注下注,吵个屁!买定离手,一注一金,老子坐庄,赔率都是1:1……”

    “好好吃饭的下个屁注啊!人家抢嘛关你们啥事?!很是吃饱了没事干,打算消消食再撑几碗是咋地?!”

    “小子说啥呢!是不是故意给大爷找茬呢?!老子刚才就看你不顺眼了,你瞅瞅你那身打扮……”

    “好!鼓掌!你们两位都别吵了,哥儿们给咱们打一场看看!”

    “顶!up……”

    听着耳边乱七八糟的吵嚷声,洛洛和带来的人正想开口,结果却一起默了。

    本来大家也没想着保密,这些保安的身份捅出去之后,他们还可以顺便制造舆论并动群众来着。所以,他们其实是一开始就在等着人问,并且随时做好了被采访的准备,利用一切机会主动透底,好把自己希望散布的信息顺理成章的传扬开去。

    可是没想到的是,眼前在店里吃饭的这帮玩家们一点专业的八卦精神都没有。人家开始是好奇了一把没错,但话题刚一起头没多久,人家又瞬间把楼给顶歪了,到最后竟然变成了另外一场争斗。由此可见,歪楼才是王道,追八卦才是顺道……专业素质不够真是害死人啊!

    几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舞者干咳两声,索性出头直接说个明白:“在座的各位!安静、安静一下!”

    没人理他,鬼哭狼嚎依旧,刚才呛声吵架的两人已经开始撸袖子,骂骂咧咧的准备上手打一场了。

    从未受过此种待遇的舞者青筋暴跳,全身上下杀气乱飚。在喧闹的这家店子里隐忍沉默三秒后,舞者突然抬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捶打在身边的门框上,带起一声巨响,拳头砸下的位置,蜘蛛网似的裂纹瞬间从门框开始向墙上蜿蜒开来,看上去触目惊心,不知道的人绝不会以为这一下效果是拳头砸出来的,准以为是拆迁办的动用了什么器械强行拆房来了。

    “安静!”配合砸墙的巨响,舞者开口暴吼,又一次重复。店内所有人被这么一惊,顿时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洛洛刺溜一声和其他人一起蹿到了另外一边去避难,小心的与这暴力分子保持着安全距离。整个门口一下子就只剩了舞者一人,很是拉风的霸占着店内的唯一出口。

    “很好!”舞者对这效果貌似很满意,终于点了点头,背着手走进店子里面,扫视了一圈店内诸人,开口开始说话:“各位,想必大家对玄武城前几个月一直以来的混乱局面都还印象深刻吧?!一帮外城来的恐怖分子们在我们的城池肆意妄为,杀人砸房,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非常之大的损失和伤害,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吧?!”

    “……”咱觉得您老人家比前几月那些恐怖分子还恐怖多了。起码人家一锤子也打不出这么个效果啊!店里的玩家们个个泪流满面,想言而不敢言的集体怒视舞者,以无声的抗议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舞者完全没注意到群众们的情绪,还在慷慨激昂的煽动人民,继续义愤填膺的说道:“我们在历经了无数的磨难之后,终于知道了这些恐怖分子所在的佣兵团的名字。可就在我们正准备要进行反抗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又第一时间解散了佣兵团,于是,原本已经锁定的目标就这么消失,让我们的所有努力都化为了泡影……万幸的是,我们的兄弟们在和这个佣兵团抗争的过程中。细心的记录了对方成员的游戏Id以及demo截图……所以,现在我们抓的人,实际上就是前几个月一直在玄武城内捣乱的那些恐怖分子们,在此……”

    舞者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段,中心思想概括下来很简单,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抓的人就是前几个月一直在你们玄武城捣乱的那些人,论坛上有截图为证,大家可以去任意核对。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家店,实际上就和这些捣乱的人是一伙的,所以才会在那个佣兵团解散之后又第一时间收纳了这些臭名昭著的恶徒,因此,我们要抵制这家万恶的餐饮店,要反抗暴力,要勇敢的站起来……

    噼里啪啦的一大段话说完之后,舞者终于停下演讲,期待的看着店里的众人。店长还是一脸麻木的站在一边,已经被一连串的变故给打击到消沉了。而店里的玩家们却并没有像舞者想象的那样沸腾义愤,别说是煽动舆论了,现在连半个肯有点反应的人都见不到。大家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舞者的强悍给带了过去,只希望这人别暴走就行了,至于他说的那些暴徒?!对,本来暴徒在大家心里是急欲诛之而后快的,可是跟眼前这男人一比起来,人家那哪能叫暴徒啊,简直就是柔弱小绵羊一群嘛!

    这么一对比之后,暴不暴徒的在大家心里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舞者能够赶快滚蛋,玩家们就已经很满足了……店内的玩家们一起注视舞者,无比期待对方迅消失于他们的视线之中。

    舞者挠挠头皮,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悄悄信息问自己队伍里一起来的其他人:“怎么没反应?!”

    “……被你吓到了,他们现在估计根本就考虑不到你说的那些人。”洛洛沉默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善良的回信。

    舞者郁闷了一下,沉吟一会儿后,索性换了张狠脸,单手直接把已经受过重创的墙面一掌劈开,狰狞放话:“我就干脆说了吧!这些人是前阵子在玄武城捣乱的人。这家店和他们是一伙。要么就你们对付他,要么就我们对付你们,选吧!”

    “……”在场众人皆泪流满面。尤其是洛洛几个,更是哀怨到难以自拔,他们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就应该是正义之师来着,怎么被东闹闹西闹闹之后,就变成了以恶势力胁迫他人的坏蛋了呢?!而那些原本真正是坏蛋的人们,现在咋越看越觉着可怜得跟小白菜一样呢?!……

    等到从这家店子里出来之后,抓出来的前敌对佣兵团现保安团体已经毫无用处,他们该完成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就是扮演活证,让玄武城人民明白安家店铺与其的关系而已。于是一行人直接把押着的人强行拖到城外,砍瓜切菜的刷了个干净,收拾凶器各自回家……

    和洛洛这边的情况差不多,玄灵几人和玄武城的几大佣兵团们兵分几路,分头各自负责几家店面,把所有原本属于捣乱势力的人都给抓了起来,并且同样的放出风声。在把捣乱势力和这些店铺的关系给透露出去之后,安家名下的店铺顿时如计划一样的成为了过街老鼠。

    如果说有一家两家店铺里出现这些人是偶然的话,那么几乎整条街里的店铺都抓出了这么多人又算什么?!偶然之中的偶然?!

    玄武城的人民并不傻,虽然如舞者这般的威胁手法在最初引起了群众的不满。但是事后重新冷静下来想一想的话,大家还是很快的就找出了其中可疑的关键点。

    美食街的幕后是谁?!谁花了那么大工夫把人都聚集在一起雇佣了起来?!总不能是人家那佣兵团解散之后,自己又跑来找工作的吧?!既然都解散了佣兵团,那想当然是想要避避风头,而既然是打着避风头的打算,又怎么会重新站在人前?!所以,这只有可能是他人指使的行为,何况这样整批人去打工的调度,也绝对不可能是单纯来玩游戏的玩家会做的,只有那些没事老想在游戏里赚钱的公司企业才会干这种事……

    再综合如上所述,那么一个公司企业,他们原本安排了这么一批人到玄武城杀人破坏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想战争财?!把世道搅和乱,好趁机上位敛财?!……

    直到刚才为止的那些推理,都是一起吃早餐等人努力的成果,这群小贼混在玄武城的群众中,只要一听到有人谈论美食街的事情,立刻做出一副八卦样凑上去,把以上那些结论慢慢的给传播开。于是玄武城人民也就很容易的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而一起吃早餐等人最成功之处还在于,他们引导了舆论导向,主动把消息透露出去之后,还让那些和他们一起八卦的本城土著玩家们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好象这些推理都是玄武城人民自己推算出来的一样。

    如此这般的,整个玄武城在被杀与被破坏了几个月之后,一直以来憋屈着的怒火,就这么一古脑的向着安家的店铺倾泻而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跑得了杀手跑不了店……你不是前一阵子指挥人捣乱指挥得挺过瘾吗?!大伙儿也给你搅和搅和来热闹一下?!

    当洛洛的餐厅成功升级成七星并开业的那一天,安家各店的噩梦也就这样在已经酝酿成熟的阴谋中杯具了。

    可惜的是,洛洛现在没空去检查自己的劳动成果,因为她正迎来了一对特殊的客人——叶大妈和安烟如。

    “你的店不错。”叶大妈似乎是已经从离婚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起码从表面上看,人家已经没有啥大碍了。这就是社会精英人士的看家本领,哪怕是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内心百爪挠心万马奔腾,也能若无其事的摆出一副淡然的高贵样儿,好象她活得是多么的滋润一样。

    洛洛瞅了瞅自己店里正四处转悠的叶大妈,再瞅了瞅笑得甜美非常的安烟如,想了想,终于憋出一句客气话来:“一般一般……”

    “有我老公家的名厨给你撑场面,这样也叫一般?!”谁知叶大妈并不吃洛洛这一套,瞪了她一眼,不客气的讥讽道。

    安烟如尽职尽责的扮演着小丫鬟的角色,体贴入微的给叶大妈搬椅子倒茶递水果,忙得不亦乐乎。洛洛忧郁了,看着明显来着不善的这位大妈,无奈摊手:“好吧!我只是客气一下而已,您有事吗?!”

    “我儿子呢?!”叶大妈索性也不继续摆款了,直接桌子一拍,气势汹汹的问道。

    “小舞好象去杀手公会找任务玩儿去了。”

    “小玄呢?!”叶大妈再拍桌。

    “下线去看股市了,他最近好象挺忙。”洛洛眼观鼻,鼻观心,老实得不行。

    “我老公呢?!”叶大妈继续拍,狠狠拍,貌似从见到这位大**时候开始,伊就对拍桌的快感很是满意,有种县令拍惊堂木的感觉。

    “我帮你叫!”洛洛彻底无奈了,低头开通讯器,联系正在自家店里厨房的叶老爹:“叶叔,你前妻来找你了。在xx包间……”

    好吧,叶大妈看来果然还是因为离婚事件而有些不痛快的。可是这关她什么事啊?!为毛要来跟她拍桌要人?!想联系谁就直接个私聊好了啊,难道打开通讯器会比拍桌还费力?!洛洛很迷茫很惆怅。

    “我不找他,我就找你!”眼看洛洛短信叫人了,叶大妈连忙阻止。可惜短信已经飞出去了,于是洛洛只好委委屈屈的再补了一条继续飞:“叶叔,你前妻又不找你了,你别来了吧!”

    “……小洛洛,你耍长辈耍着好玩儿呢?!”叶老爹那边沉默三秒,郁闷回信。

    明明是你老婆在耍我……洛洛很悲愤,懒得管叶老爹,索性自己也往桌子旁边一坐:“您找我什么事儿?!”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来着,快点说完快点结束吧,别人的家务事实在是不好搅和,自己和这大妈又不熟,还是少搀和进去的好。

    “我问你,你跟我老公、儿子和小玄到底说过些什么?!”叶大妈横眉怒目难。安烟如笑得依旧甜美,垂眸低头,要是光看她这柔和表情的话,还以为另外这俩女人是在聊什么家里的趣事来着。

    “我说什么了我?!”洛洛震惊委屈冤,很想哭给人看。

    “你如果没做什么手脚的话,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对我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比如?!”洛洛好奇。

    “比如?!”叶大妈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噎死:“你在跟我装傻吗?!”

    “没啊,我除了知道叶叔和您离婚了以外,您家还生过什么事我就一点儿都不知道了,您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他们对您做过什么啊?!”洛洛是真好心,虽说这大妈今天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她尊老爱幼,如果真有什么能帮忙的事情,而且对方又一定赖在自己这里的话,那她能帮还是会尽量帮的。

    叶大妈气得说不出话来,安烟如似笑非笑的抬头,终于说出了自她进店后的第一句话:“你不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叶婶问的是什么,还硬往人家伤口上洒把盐?!”

    “还问什么?”叶大妈一边对安烟如说话,一边继续努力的瞪洛洛:“她不就是故意的吗!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明明心里明白我为什么会来找她,偏偏左推右挡的不敢说句实话!”

    洛洛叹口气:“大妈,您家里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您这么来找我,难道是觉着我能劝叶叔回心转意?!”

    “呸!”叶大妈一听就火了:“你什么身份?!要不是小玄那层关系,就你这样儿的人,根本不配和我老公说话!”

    “嗯嗯!没错!”洛洛一听连忙点头,站起身就往外退:“其实我也早就自惭形秽了,您这么高贵的夫人,我实在是不配和您说话啊!大妈您慢吃,我先走了,今天的单子我给您打八折,您尽管点!”说完也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刺溜一声就溜掉了。

    叶大妈和安烟如还没来得及拦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姑娘从包间消失,冲出去一推门,人家早跑没影了,想打开通讯联系,两人还都没加过人家好友。顿时这一大一小的两个女人都很郁闷,大眼瞪小眼,无语伫立对视。

    洛洛成功脱逃后,直接躲进了厨房,迅找到正在切菜的叶老爹,抓着人家眼泪汪汪的就不撒手了:“叶叔,你快去管管吧!”

    “咋了姑娘?!被人给煮了?!”叶叔一看洛洛这样就乐了。

    “估计快了,我最近都得在店子里当招牌来着,你老婆在这我不敢露面啊!”洛洛抹了一把泪,很是郁闷。

    叶老爹一听自己夫人的名号就头皮麻,同情一个后无可奈何道:“晾晾就好了,别管她。”

    于是洛洛无奈,只好另外搬救兵,一个信息呼啦一下就到了exp妖精的通讯器上:“妖精,烟如和叶家伯母来我这里是干嘛的?!”现在她也只有指望着这个内奸了。

    exp妖精秒回信息:“听说是要把无双和玄灵重新撮合成了,顺便找你难,让你认清自己的身份配不上玄灵,最好别做什么小动作,乖乖自请下堂再负荆请罪,向叶家和林家承认自己的罪行,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以上是安烟如的原话。”自从和洛洛把误会解开之后,这姑娘说话是越来越随意了。但是从这一点上来看也算是件好事,这代表着对方的心情应该也是越来越平和。

    “我有什么罪行了我!”洛洛别扭得不行。

    “你的罪行就是在别人无依无靠的时候找了个强力靠山,就是在别人不幸的时候过得滋润无比。”exp妖精不屑的哼了哼。

    “难道我必须得不幸?!”

    “从别人的角度来看,你过得不幸了,她们才能心理平衡!”exp妖精一针见血,分析完毕后沉默了一下,略有些尴尬的干咳了几声再补充:“以前我也是这样的心态。”

    洛洛愣了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味过来对方话里的意思:“没什么的,我能了解……对了,你那边没有问题吧?!”

    “……还好,爸……安廉倾最近好象对我有些戒备,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谁叫我最近‘失足’那么多次呢!”

    洛洛捏着通讯器屏息了一会儿,听到这话让她有些紧张,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过了一会儿后,exp妖精那边又传出了声音:“姐,你放心,我没事的。”

    “锦绣!”洛洛终于想到自己该说什么了,轻轻的喊了一声,她坚定的开口:“我一定会把你也救出来的。”

    “……嗯!”

    ---------

    想必大家都看得出来,洛临已经在收尾了,预定就是本月底,最多下月多出几章来。没补完的粉红和本月的粉红都在收尾后转成番外放送。所以大家可以现在就考虑想看谁的番外了。

    ps:袖子新书《祸乱创世纪》预计下月上架,目前已有11万字,后面几天会尽量再多更新那边,新书中没有这么闹心的家族恩怨,实在是写累了,走完全完全完全……的轻松风格。

    书荒的朋友们现在就可以去收藏咯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