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最后一局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最后一局

    “我讨厌你!”

    洛洛想过许多种在见到老人时可能会生的状况。成人小游戏    .也小心翼翼的想要在对方眼中留下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在见到她的第一面时,就淡定的瞥过来一眼,给出这么句话来。

    无语了好一会儿,洛洛委屈了:“为什么啊?!你才刚看到我……”

    “虽然是刚看到,但我了解你。所以我讨厌你!”老人头也不抬的坐在一座小木屋前的藤椅中,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懒懒的开口。

    “了解我?!”洛洛诧异茫然。

    “自从你来到这个世界后所生的一切我都知道,所以……”老人慢悠悠的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被洛洛的惊呼打断:“你偷窥我?!”什么人啊这是!一大把年纪了还做这种偷机摸狗的事?!

    “……”那不叫偷窥啊姑娘,那叫记录,用游戏的说法就是调查读取了用户的个人数据档案,再加上一点脑电波分析……嗯,虽然这跟偷窥的行为也没差多少,但是本质意义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一人一npc对视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老人终于先放弃,干咳一声,镇定了一下情绪装作刚才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再次开口:“你可以把我看成是神……总之,所有人身上曾经生过的一切我都知道,还包括你……你自私,霸道。冷血,见死不救,坐享其成……这些你是否承认?!”

    “……”洛洛沉默。

    “哼哼!”老人得意洋洋——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老人家,如果我承认的话,你就肯给我气运的结晶了吗?!”

    “呸!”老人气得被呛了一下,忿忿的朝地面吐了口唾沫:“你不是一个好人,我才不会把气运的结晶给你!”

    “为什么呢?!”洛洛委屈。

    “你收服玩家做宠物,很少给对方私人空间,两人经常性处于组队状态,这代表了你自私,霸道,不知道理解和尊重他人!”老人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在你组队的战斗记录中,你杀怪的次数寥寥可数,都是由队伍里的其他人动手,所以你喜欢坐享其成……同样,在你组队的pk记录中,队友的pk记录甚多,杀死玩家的记录几乎可以堆成全大6的第一名,而你却没有过阻止他们杀戮的行为,所以你冷血,见死不救!”

    “……”洛洛觉得自己还真是冤枉到家了,对方这指责怎么说得那么没道理啊——转来转去的忽悠了一圈,搞半天自己会得到如此恶评,归根结底居然还是因为那个某人啊?!

    “我要求提出抗辩!”无语了一会儿,洛洛弱弱的举手。

    “准许!”老人一副至高仲裁者、爱与正义之伙伴的风骚样昂头批准道。

    “先你说我没给玄灵……嗯。没给我宠物私人空间,这是不对的。因为严格说起来的话,是他没给我私人空间,我才一直都是直接被揪走的那一个……当然了,到后面我也会主动揪他了来着,因为不主动联系的话他会生气。”洛洛眼泪汪汪的扁嘴诉说事实真相。

    不是主人限制宠物,而是宠物强行虏拐了主人?!这……虽然从系统法则上并不能成立,但是那个宠物是不受系统忠诚约束的,再加上两者实力确实相差太大,这姑娘又没办法把对方收进宠物空间……如此这般的说下来,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生……

    老人窒了窒,被这内幕给震撼住了。洛洛体贴的停顿了一会儿,等对方把这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之后,这才接着扳指头继续反驳对方的其他指控:“然后你说我在组队中主动战斗的次数很少,一般都是别人动手这一点,基本上我也承认这个事实……”

    老人连忙打断:“看吧看吧!就算第一点是我冤枉了你,但后面两条总没有说错了吧!”

    “……但问题是,假设你也像我一样只有个二三十级,却老是被拉去四五十级的怪区的话,我相信你也不会动手的!因为这不代表你勇敢或勤奋,只能代表你不自量力。说不定还会因为能力不够而出现拖同伴后腿的情况……”洛洛默了默,补充完了自己没说完的话:“而且在一般情况下,队伍遭遇过的那些对手基本上等不到我出力帮忙就会被挂掉,就算是我打得过也没有打的机会啊,难道你要我去鞭尸?!……还有阻止pk的问题,我为什么要阻止?!pk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起因是如何先不论,总之结果就是两方人打起来了,我要是真的阻止了我队伍里的那一方人动手,那反过来死的人不就是他们了?!”

    “这个……”老人迟疑了,想了许久后才忧郁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本来就是有道理!”洛洛气呼呼的瞪着老人:“对错是非的判定本来就是十分模糊的一个界限,所有的人都是不完美的,怎么评价对方只在于其他人主观的想法而已……比如说,假设把你指控的内容中我曾经做过的事情整个掉转过来的话。我不和玄灵组队,在队伍中事事争先,不让别人出手,然后只要一生pk就舍身赴死,坚决不反抗……即便是这样,只要你愿意揪我的错处,我在你眼中不也同样不是个好人吗?!比如说不关心宠物,从不与其交流组队,比如说在和他人的合作中刚愎自用爱表现,不给队友锻炼的机会,再比如说没有勇气,不敢反抗恶势力?!”

    老人嘴角抽了抽:“怎么经你这么一说的话,我感觉自己仿佛是在故意找碴?!”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洛洛委屈的撇清:“我只是想声明,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只有彼此之间接受与不接受的问题而已。不管是人还是事,你想给出一个清晰的判断都是十分困难的。既然如此,何必管别人对你接受的那个人是什么评价呢?!你不喜欢我可以直接说不喜欢我,可是如果你想给我身上随便安上一些什么罪名,来证明你不喜欢我是多么理所当然且合乎‘正义’的行为,那就很不应该了!你凭什么对我做出恶评?!再退一步说,你的想法怎么样是你的事,但你凭什么还要让我也得同意并谦虚接受你的污蔑?!”

    “……”你这不还是暗指我在找碴吗!老人忧郁了,手一抬,通往混沌房间的门扉再次凭空出现:“你走吧!看在你说的还有些道理的份上,我就不给你惩罚了!”

    “那气运的结晶呢?!”洛洛眨巴眨巴眼睛,期待的看着老人。

    “不给!”老人黑线,很生气:“就套句你的话来说,我对你的感观怎么样是我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也不说什么原因理由了,反正老人家我就是不乐意给你结晶!怎么地?!”

    “……”不怎么地,这简直就是耍无赖啊!

    洛洛无语的扁了扁嘴,顺手往老人身上拍了个鉴定术,得出对方的名字——愤世嫉俗的神秘老人……

    愤世嫉俗……难怪自己会被批评得这么惨。洛洛忧郁了,想了想,怯怯的低声哀求:“我错了,我不该大放厥词,其实我就是想拿气运的结晶去帮助自己的伙伴,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你还不走?!”老人等了半天。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一直没有想要出去的意思,终于不耐烦了。

    “……让我走可以,但是我要气运的结晶!”洛洛沉默,继而开口。

    老人抽了抽:“……你以为你不离开我就会怕了?!”

    “怕倒不至于,但是不舒服是肯定的。你不给我结晶我就一直留这儿膈应你!”洛洛咬了咬下唇,眼泪汪汪的坚定道。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待在这里会让别人膈应啊?!老人深深的叹息,感觉有点儿无力:“你愿意待在哪里都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还在外面的那些伙伴了?!”

    “没事,反正我出去了以后也是在o452的房间,根本帮不到他们,反正在哪都是待着。在你这里没准儿还能想出点帮忙的办法。”洛洛体贴的安慰老人不用为自己担心。

    “……如果你实在想要气运结晶的话,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杀了我。”

    “您这么一个老人家,我实在下去手,而且咱们又无冤无仇的……”

    “听我说完再插嘴!你倒是想下得去手,那也得你有那个能力来着!”老人暴吼:“我的等级是99,全身传奇套装,只要你能杀了我,自然就可以获得进入我房间的权利,那里面有9块气运的结晶!”

    “呃……第二个办法呢?!”

    “第二个办法就是你自愿付出自己身上能被我看得上眼的代价来和我赌一把,一个代价的筹码换一局赌局,你输了,就付出自己的筹码,而你如果赢了,就可以获得一个结晶。”老人淡定的望了一眼洛洛:“怎么样,赌吗?!”

    洛洛忧郁的纠结了一会儿,怯怯举手:“赌博是不好的行为,国家严令禁止赌博的!”

    “……赌吗?!”老人沉默数秒,选择性无视洛洛的话中内容,咬牙重复又问了一遍。

    洛洛对老人的执迷不悟感到十分痛心,许久后才终于郁闷点头:“好吧!”

    赌局成立!

    老人带着洛洛先转到了屋后,在一处草地前停下,负手淡然的看着洛洛:“第一场赌局,请你在三十秒内清除掉这里后院药园中的所有杂草,锄头就在旁边。你可以尝试三次,如果你达到要求的话,我就给你第一块结晶,如果失败,我要你的代价……唔!就给我你所有的智力好了!”

    后院药园?!这明明是后院草原吧?!洛洛惊叹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小院子。这里大概有近百来平方米,杂草居然生长了有半米多高,而且很茂密,用洛洛的眼光来判断的话,没有个十年八年的放任生长,这个地方绝对不可能荒芜成这样儿。

    如果硬要说药草的话,杂草中间倒真是稀疏的搀杂了几根貌似药草的植物,可那数量加起来用两个巴掌都数得完……这样儿的地方也好意思叫药园?!

    洛洛深深的感慨了,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自己心中那波荡起伏万马奔腾的激动情绪。想了想,这局面自己实在应付不来,还是求援吧。于是转头跟老人打商量:“能不能给我三分钟?!”

    “给你三十分钟都行!”老头轻蔑的嗤了一声:“如果实在不敢和老人家我打这个赌的话,那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洛洛瞅瞅草地,再瞅瞅老头,擦汗,打开通讯器,试着在佣兵频道里呼叫了一下……还好,也许是在同一个副本的关系,洛洛居然真的收到了回音:

    “大嫂大嫂?!你在哪里?!我们现在刚过第二关了哦!你不会还在第一关那吧?!”舞者的声音率先出现,焦急惊讶的嚷嚷。

    “我大概是在终点关卡……吧?!”洛洛也不大能确定自己目前的状况,不过只有一点她是很确定的,玄灵一行人要走到最后才能看到她……这么算起来的话,自己说是在终点也没什么不对的。

    “噗!”频道里不知道是谁喷了,紧接着,小九呛咳着也出声道:“大嫂,你什么时候到了终点的?!难道刚才在第一关有什么传送阵我们没注意到?!你怎么不早说啊!”

    “就是就是!”奶油蛋糕跟着抗议,一想起刚才过前两关时的艰辛他就想哭。老天到底长没长眼啊?!他可是柔弱如娇花一朵的弱质法师来着,这么凶残的关卡实在是不适合他啊!

    洛洛擦了把汗,心虚的怯怯道:“那里没有传送阵……”

    “难道是穿越?!”舞者玄幻了一把。洛洛默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终于,玄灵清冷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危险?!”

    “呃……”洛洛为难的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和那明显脸色不耐烦的老头,谨慎的斟酌着最不会让人担心的合适词汇来形容自己的处境:“还不错,这里草长‘蝇’飞,自然风光无限,有原生态(破烂)木屋一座,和(看起来)慈蔼的老人一名,他现在正要拜托我帮他清除百来平米的院子里的全部杂草,说是要在3o秒内完成,所以我想问下你们有什么办法?!”

    “任务?!”除玄灵以外的舞者三人一起惊呼,声音中透着说不出来的羡慕:“真好,大嫂你不仅不用像我们似的累得跟死狗一样,居然还能接到单独任务。这种好事怎么我们就遇不到啊?!”

    “……”三次机会,成功了有奖励,失败了直接智力属性清零,你真那么想要的话咱干脆把机会让给你?!洛洛默然无语,潸然泪下。

    “任务失败有什么惩罚?!”果然还是玄灵最冷静,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为天下有白吃的午餐,于是很谨慎的向小姑娘确认了一下。

    “没啊!”洛洛抹把泪,坚定的撒谎。

    “……”

    不管信与不信,洛洛已经放出话来了。玄灵一行人现在是没办法帮忙,更没办法阻止的。所谓鞭长莫及或者说远水救不了近火就是这么个情况,他们现在也就只能尽量想出办法来指点某小姑娘了。

    这个艰巨的任务理所当然的落到了舞者的头上,玩阴玩损的他在行,也许此人不是综合实力最强的,但甭管面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件时,他却也总能想出奇招来扭转局面。

    “玩儿的就是规则漏洞!钻空子?!咱拿手啊!”舞者非常的自豪,他把自己的这种才能称为急智、谋略……但惟独不承认别人口中对他做出的“卑鄙”这么个评价。

    于是,擅长钻空子的有谋略的舞者同学在详细的打听了任务规则之后,很快的给对方支了一招。

    洛洛听完对方的建议后,很是犹豫了一下,在光明正大与钻空讨巧间摇摆了一会儿之后,小姑娘终于切断频道咬牙转身:“我准备好了!”

    老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打了个呵欠,甩出一个沙漏来丢入空中:“那就开始吧!”话音一落下,沙漏中上半截部分的沙子就往下扯出了一条细线,飞快的开始持续减少。

    洛洛不敢耽搁,没去碰身边的锄头,反而在自己空间袋里翻摸了一阵,揪出一根法杖来呼呼连挥几下,一连串大火球就从杖头这么扑了出来,向着地面的杂草丛中砸去。

    老人被吓得眼睛都瞪大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火球在自己的药园中扑腾,在十几秒内就由最开始的星星数点飞快的变成野火燎原……别说是杂草了!现在院子里连草根都看不到一根,而且再不阻止火势的话,老人完全有理由相信接下来燃烧起来的会是自己的破木屋……

    “住手!”呆呆的看着火场怔愣了半晌,直到有一簇火苗差点舔到了自己的身上,老人这才恍然回神,忿然的怒吼,阻止洛洛继续纵火的行为。

    “为什么?!还剩一小片片啊!”洛洛一边茫然回头,一边下意识的继续挥舞法杖释放出大火球来助长火势。

    “你通过了!这一局你赢了!结晶我给你,立刻住手啊!”老人家气得都快休克了,看着自己院子里已经随火而去的那几棵珍稀药草本来所在的位置,他的心都在滴血。

    “咦?!真的?!可是我还没烧完……你真是好人!”洛洛感动得泪眼汪汪。

    “呜……好人给屁!你他大爷的给老子住手啊!”老人泪得比她还厉害,咬牙甩出一块结晶丢向洛洛的方向,算是赌局胜利的奖励,而他另外一只手则慌忙结了个印,虚空向下一压,一片倾盆大雨瞬间浇下,迅的控制住了火场内的局势,紧接着再持续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很快就浇熄了后院中的大火。

    洛洛捧着到手的第一块结晶,高兴得蹦蹦跳跳,成功灭火后的老人黑着脸停下大雨,转头咬牙怒视洛洛:“谁叫你点火的?!”

    “不是你叫我清除院子中的所有杂草吗?!”洛洛茫然。

    “旁边有锄头,你为什么不用?!”老人气得浑身都颤抖了。

    “因为锄头在3o秒内绝对清除不掉所有的杂草啊!”洛洛理直气壮的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用舞者告诉过她的话大声反驳靠人:“而且你也没有说一定只能用锄头来锄杂草才可以!所以说,这个任务的关键肯定是要想出另外的办法,这样才能顺利完成任务……除非你是故意不想让我完成任务,所以想给我出个根本就是稳输的死局?!”

    “……”老人哑口无言。他还真是故意想让对方不能完成任务来着。但是这样的念头可以在脑子里想想,却不可以明说。混沌大神还在外面看着自己这里呢,自己刁难这姑娘,那是原住民的本分。可如果自己故意让对方进入死局而不得翻身的话,那就是违反了混沌定下的原住民法则了。

    权衡了一番后,老人终于含泪点头,硬吞下了这口鸟气,憋屈的干笑:“哪有的事,你分析得没错。这任务你完成得很好……呜,很好……”终于还是没忍住的哽咽了一下。

    “您都喜极而泣了啊?!”洛洛感动,突然觉得这老人其实也是个好人来着:“我就知道您不是坏人……谢谢你给我结晶啊!”

    “……”喜极个屁!郁闷的老人抹把泪,有苦难言的转移话题:“不说了!现在你准备好要赌下一局了吗?!”看老子这回不整死你!

    “嗯!”洛洛握爪,信心满满的点头……

    舞者的无耻极限在哪里?!这个问题没人可以回答,就像没人试探出过玄灵的武力值极限一样,舞者脑子里层出不穷的鬼点子也同样多到让人眼花缭乱,且胆战心惊。

    这小子不仅是走智慧型路线的人才,而且还是一个演技派高手。用他的卑鄙再配上那几可乱真的表情神态,硬是让无数英雄都吐血败倒在了这个人的面前。

    此时洛洛正在接受老人的赌局,用尽各种办法满足对方希奇古怪的各种要求。在这种时候,舞者是无法出马助阵的,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不允许他冒头出来充当主要演员。

    但是光就舞者隔着频道给洛洛出点子支招,这也就很够那可怜的老人家受的了。

    一连被赚走六块结晶后,洛洛盘算了一下,玄灵几人已经快通过第三关了。接下来还有七关,那也就是说,她再拿到一块结晶就够了。

    而老人也意识到眼下的形势貌似有些严峻,再不做出点措施的话,这姑娘就要把自己的那点儿家底都给挖光了。这怎么可以?!自己可不喜欢她来着,怎么能让她这么顺利的达成所愿?!

    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了一下之后,老人终于捕捉到了洛洛小姑娘在拿到前几块结晶石时的几个共通点:

    先的一点是,对方每次在赌局开始前,听完他的要求之后,都会先争取几分钟的休息时间。

    其次,这个小姑娘在争取到的休息时间里,都会一个人站在一个角落面壁静待一会儿……老人开始以为她那是在祈祷或者是做心理准备什么的。但是现在这么一仔细琢磨后,这个举动怎么看都显得十分之可疑。他猜测,说不定小姑娘并不是静站呆,而是在和什么人联系?!

    由这两点推测,老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名叫洛洛的小姑娘其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些赌局,而她前几把的胜出,肯定是有高人在她的背后出招。

    打定主意之后,老人不动声色的做了点手脚,接着看向洛洛宣布:“第七局!”

    “嗯嗯!来吧!”洛洛欢快的点头,一点儿不见紧张的神色。

    老人无声的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是最后一局,如果你能赢的话,我就把最后三块晶石都给你!而筹码……就拿你的隐藏种族来赌吧!”

    “好的好的!”洛洛继续点头,依旧不见迟疑。

    “……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先检查一下自己的通讯和频道的信号?!”老人顿了顿,坏心眼的诡异一笑。

    洛洛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迅打开佣兵频道试着呼叫了一下,无人应答。再打开通讯器私聊,系统大婶也很喜感的通知她目前地区无信号,请稍后再拨……

    “怎么样,还要再赌吗?!”看着洛洛的表情和动作,老人知道自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六块结晶已经足够其他人到达倒数第二关了。而最后一关是很危险?!还是很平静?!要拿自己的隐藏种族去赌这最后一局吗?!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