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包场练级
    第三百七十九章 包场练级

    语言确实是分别雾团的其中一个方法。成人小游戏    .但是实际上,这个关卡更直观也更简单一些的通过方法却是靠颜色来分辨。

    比如中国文化几千年来都是黄者为尊,所以雾团是明黄色,再比如法国因普罗旺斯的熏衣草闻名而号称紫色王国……如果是见识面稍微开阔一点的,或者说经常旅游到处跑的,那就可以慢慢的想到各个雾团与其国家的关系。

    守塔人判断,要分辨出13个字符牌并不是不可以,只是要多实验几次而已。而这个试探性的实验很难在一次就全部完成。也于是,不到2o分钟就顺利出关的这一行人才会这么让他惊讶了。

    “下一关是什么?!”洛洛凑到守塔人的面前,眼巴巴的询问接下来的关卡。

    “你们先告诉我刚才那关你们是怎么过的?!”守塔人貌似痴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告诉你了下个关卡就能直接让我们通过吗?!”

    “不能!”守塔人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

    “那我就不告诉你!”

    “……”

    第二关,寻找到代表约定的彩虹之桥,并利用守塔人给予的晶石在桥上做一个标记……

    “这个可以缓缓,现在去也行,不过时间可能比较赶。”舞者摸着下巴沉吟道。

    “你知道这个彩虹在哪里?!”洛洛好奇了。

    舞者忧郁叹息:“知道!当年小爷追一个刺杀目标的时候就看到过。十有**是这npnetbsp;   “在哪里?!”

    “……玄武之国!”

    “……”

    玄武国,号称水之国。这点可以理解,毕竟人家玄武和乌龟有一部分的亲属关系,人家的亲属随从想当然也就是各种大小乌龟以及各种相关水产类了。既然是水产,当然就是要在水下生活的了。毕竟你要是想叫人家那么一大陀龟跑到天上飞,看上去也不雅观不是!

    大家都知道,彩虹是因为阳光射到了空中的水滴里,然后小水滴像棱镜似的把白光分解成七种单色光。继而因这分光色散的现象,才形成了空中的彩虹。

    而水之国多的是水,空气中最少不了的就是水分子,由此推断,彩虹桥出现在那里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当然了,如果单单是因为路程遥远的问题的话,舞者想必还不会这么为难,他郁闷的是,自己所看过的那道最有特色也最有可能符合条件的彩虹,偏偏是在城主府上空悬浮着的。

    那是一个罕见的实体圆环形的彩虹,常年浮在城主府上,作为玄武国主城最具特色的代表景观之一而闻名重生。甚至连远在城外都能清晰的看到该巨大圆环。

    很多玄武国的玩家有事没事都爱往那瞟一眼,当是辨别方向,同时也顺便自豪一把——瞧瞧!咱们国家的特色!

    但是至今为止,还没听说哪个人能爬上去过。这第一嘛,当然是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正常情况下谁能跑到空中去啊?!而第二,则也是因为玄武的主城对这彩虹的特殊保护性。

    据调查表明,任何有试图靠近彩虹之行为的人都会被士兵们就地击杀之,以前就曾经生过某牛B的npc试图染指圆环彩虹的事情,而其凄惨下场则从此被人引以为鉴……

    别纠结于空中如何被人击杀的事情,这世界上有个传说中的道具叫大炮,还有弓箭、强弩,实在不行还有弹弓……

    不仅是被追杀而已,如果不经允许而靠近彩虹的话,玩家还会直接被布全大6的通缉令,罪名是亵渎神迹。

    刚刚才解除了系统通缉没几天的奶油蛋糕先忧郁了。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前阵子被人抛弃在野外的痛苦经历:“要不咱们等守城完再去吧?!被通缉不可怕,可怕的是过阵子我们还要守城。到时候怪潮攻过来了,咱们却全体不被允许靠近城池。这不扯蛋呢吗!”

    洛洛几个也觉得这真是挺扯蛋的,如果当真如此的话,那么还真是没有半点意思了。

    “这任务限时吗?!”舞者转头回去问那npnetbsp;  “不限!”npc失落的摇头,他还在郁闷于洛洛不肯告诉自己前一关过关方法的事情。

    舞者得到答案,满意的点头,转回身去提议:“要不我们过个一年半载的再去吧?!起码也得先守完城再说啊!到时候大嫂正式拿到了白虎城的城主位置,再怎么被通缉也不用怕这里的npnetbsp;  一年半载?!玄灵几个还没说什么,npnetbsp;   “这几位勇士?!”npc擦了一把冷汗,郁闷的插嘴。

    “别闹!商量事儿呢!”小九不耐烦的把npnetpc继续吐血,不屈不挠的再次凑上:“是这样的,我呢,要你们解开神之空间后才能离开这个巴别塔,想我二八年华开始就一直把青春耗费在这里,等待解开巴别塔之禁锢的人已经有近八十年了……所以你们把任务拖那么久实在是说不过去,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你们好歹也体谅一下我的百年孤独啊!”

    “那你别为难我们,直接拿几个简单的任务出来不就行了?!”洛洛看着npc很是不解:“而且上一关你还故意想骗我们去打齐近六千个牌子……我实在看不出你有想早点离开的意思耶!”

    npc伤心的抹泪,貌似十分委屈:“这是主神的规定啊!又不是我想这样的……”

    “包括你的险恶用心也是?!”

    “……对!包括我的语言陷阱也是!”npc默了默,实在无法说出自己是险恶用心。于是换了个说法代替。

    “你就直接说吧!我们要上彩虹桥的话有没有什么提示或帮助?!”舞者得到玄灵的暗示,跳出来担当言人。

    “没有!”npc依然在抹泪,但是态度却很坚定。

    “嗯!”舞者点头,玄灵淡定的颔,接着对其他等待自己结论的人言总结:“半年后再……”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npc想泪奔了,连忙改口:“如果你们能得到混沌神的许可的话,那么泛大6就无不可去的地方。”

    洛洛扁扁嘴:“你玩儿我们啊?!”混沌是智脑,怎么可能在游戏里出现?!

    “我怎么敢再欺骗你们呢?!”npc犹豫道:“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原住民间就有消息流传开了。听说混沌神突然出现在了虚无之地,具体原因不明,不过貌似是被流放……”

    这个消息引起了玄灵几人的关注,巴别之塔的任务暂时中断,不管是从任务流程还是从精力上来说,彩虹之桥都不是现在就可以去的。

    几人抛弃了望眼欲穿的npc,重新回到白虎城,顺便小小的讨论了一把关于混沌的问题。

    “智脑被流放?!这绝对是游戏史上最耸人听闻的消息了,对方是做了什么才被游戏公司这么记恨啊?!”舞者依旧对混沌的流放消息表示不解。

    “难道是他企图篡夺游戏的控制权?!或者说大逆不道说了什么犯上的话?!”小九试着提出假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推测已经接近了部分事实。混沌的流放是从黑暗巨龙的任务之后才开始的。而他唯一做过的事情,就是指责游戏公司对游戏世界的强行干涉。

    这一点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话语权的。准你开口是一回事,但你说的话有没有人愿意听、更甚至于有没有人接受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说完了还得防备人家报复……这边长篇大论的唠叨了好几钟头,另外一边愣是只当你放了个屁,这顶个毛用啊?!

    所以说,事情的结论和判断标准实际上还是掌握在少数有实力的人手中。很显然的,混沌在和游戏公司的交锋中败了,成王败寇……被流放,就是这么简单!

    “我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奶油蛋糕考虑的问题比较现实:“那个混沌可不可以抓成宠物啊?!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布丁。你梦游了!”洛洛坚定的做出结论。

    “附议!”舞者。

    “同上!”小九

    “嗯!”玄灵。

    “……”奶油蛋糕。

    对于这个“游戏史上最耸人听闻的消息”,玄灵党们并没有投注进太多的热情,唠叨几句显示一下自己其实还是很关心时事就够了,说完之后还是该干嘛干嘛,反正他们只从这里得知一个结论就够了——任务中断中,有待日后重新进行……

    “我打算去把6o级的最后一点经验刷完,你们呢?!”洛洛先宣布了自己的日程安排。

    舞者接了个通讯,抬起头来诚恳建议:“大嫂,你最近还是和我们一起外出,不要单独行动的好!……嗯!你说的那个大妈现在纠集了亲友团,正要来找你算帐来着!”

    “为什么?!我得罪她了?!”洛洛那叫一茫然啊。

    你杀了人家最宠爱的无双mm,还害人家布任务不成反被无情杀害……这样人家还能不来找你吗?!不过自己老娘依旧不知道洛洛就是她正寻找的漂亮女孩,人家要找的就仅仅是杀了无双的那个洛洛而已。

    当然了,包括舞者在内的几人谁都没把这通缉令当回事,碍于玄灵的面子,叶大妈能拉来的后援团里其实根本不会有几个当真卖力干活的,更多的人就是跟着划水看热闹。

    只是为了避免出现万一的情况,所以洛洛小姑娘最近的行动还是要被严加监管起来。

    为了保证刷经验时的活跃气氛,为了出于防备可能遭遇敌情时的妥善应对考虑,更重要的是,为了把自己从苦劳力中解脱出来,舞者毫不犹豫的联系了pink娃娃,商量团队练级事项——整个一帮的人一起刷经验。这样出力的人自然就多了,自己应该就轻松了吧?!舞者如是想。

    很快组好了队伍之后,洛洛和玄灵拉着一票人向着pink娃娃指点的某盛产小怪的山脉开去。

    心情激动的pink娃娃兴奋道:“大嫂,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练级吧?!”

    “是吗?!”洛洛迷茫,她从来不去记关于玄灵和舞者几人以外的任何活动细节。

    “是啊是啊!我们帮派最近在白虎城也刷得多了,但是从来没遇到过大嫂你们。你们平常刷的地方难道跟我们不一样?!”

    “貌似不一样吧!”洛洛想了想:“我记得以前我们刷经验的地方很少碰到其他人。”唯一碰到过的一次就是舞者带队爆出无双身上的神之石那次。

    “没有巡逻队的去找你们?!”pink娃娃有些诧异?!

    “巡逻队?!”洛洛以及玄灵党的几人一起茫然。

    所谓巡逻队,其实也不过是白虎城玩家的戏称罢了。以前曾经说过,白虎城是一个十分混乱且崇尚pk的主城。在这里,无论是想占有什么资源都要凭拳头来说话的。

    比如说有玩家想在某练级区刷经验,那就得凭实力抢下这个地盘,想刷某个定点Boss。也得先打一架决定资格,甚至就连采集生活材料的资源区,那也是被各大佣兵团及势力轮流包场了的。

    一个散人,尤其是一个没有实力的散人,想要在白虎城混下去,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就是一个胜者为王的地方,不适应?!那就去别人懒得争的偏僻地方练级,或者滚去其他主城吧!

    而巡逻队,就是白虎城玩家们对所有来抢地盘的竞争队伍的统称。

    pink娃娃就曾经在带队练级的时候遇到过好多次与巡逻队遭遇并打起来的情况,对这个姑娘来说,这样的活动帮她排解了不少内心的寂寞和忧伤,在被玄灵几个抛弃并自生自灭的那段探索白虎城的日子里,pink娃娃就是靠着与巡逻队的“友好交流”才总算是不至于太无聊的撑过来了。

    但是相对的,白虎城这边的本土土著们却被打蒙了,一开始大家根本不知道不冥之域的这帮外来客人们到了本城,于是他们只猜测着,到底是哪股新生力量居然这么强悍,隐然竟然有了打遍白虎无敌手的意思在里面?!

    甚至还有一个佣兵团被连续剿灭多次之后,愤而纠集了百来号人一起出动,动静大得跟刷Boss似的,队伍中职业配备精良,兵种互补,还有个总指挥官,扬手一挥,大家一起去讨伐罪恶的pink娃娃军团。

    结果pink娃娃更乐了,如果说要群p的话,那考验的就是个人能力和小队伍配合。但如果要论起团队的大配合作战,谁又能比历经过无数次战役的不冥之域更内行?!

    所有人都在一开始以为这是场壮观而惨烈的群p,结果事实是,两兵交接之后,本来在野p中还偶尔能占据一些微弱优势的白虎城土著队伍们毫无悬念的以绝对弱势被pink娃娃的队伍狠狠的屠虐了一把,后者如果可以称之为军队的话,前者顶多是些乌合之众。该佣兵团经此战役之后从此萎靡,在白虎城内再也抬不起头来……

    “我们刷怪的地方估计没人去。”听完pink娃娃的说明讲解之后,舞者了然的点了点头:“我们都是轮流带着大嫂去55级至65的怪区杀,可能白虎城的人没有在那里练级的吧?!”

    “呃……”pink娃娃语塞,明白了部分原因。但依旧存有不解。如果说65的怪区里面没人过去打扰他们,那是很正常的,可是55级左右的玩家现在正是高手的大主流,很多人都在这个阶段徘徊,怎么会一个都没去找过他们的麻烦?!

    pink娃娃哪知道其他玩家的心理。先,洛洛刷通缉任务升级的那段时间里,已经有不少人认识了她,在练级点大家一看是这姑娘,根本二话不说,连靠近都懒得费事了,直接掉头就走。

    而就算是有不认识洛洛的人,只要在远处遥遥一看了舞者等人带小姑娘练级的情景之后,就没有人敢继续往前走去找事触霉头了——谁见过一个贼或一个剑士一口气拉个上百匹怪回来群的?!就算是满组十人的刷经验小队,一回合也不过就是敢拉这么个数了吧!遇到舞者和小九这两个人的还好些,虽然这两个也挺强悍,但毕竟是在可以理解的范畴之内。但那些遇到玄灵拉怪的玩家简直就癫狂了,他们一个个口吐白沫的在风中凌乱着,一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老婆!快出来看上帝!这里居然有个法师在近身拉怪群怪耶!……

    没一会儿,队伍就顺利抵达了pink娃娃指示的练级点位置。据说,这一片区域就是pink娃娃等人最近一段时间努力下来的成果。经过无数次大小战役和零散挑衅之后,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一片地图是被一伙由女人所带领的团体给包场了的。洛洛等人在该处练级的话,保证没有在其他地方时会遇到的骚扰情况。

    其实她真的没感觉自己有受到过骚扰啊……洛洛很迷茫,正想着,周围的人已经行动开了。

    不冥之域的人多久没得到表现的机会了?!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自己玩自己的,虽说玄灵回来了吧,但这回来几乎跟没回来差不多。任务不爱带他们,刷级不爱理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完全就把不冥之域的人当成是透明的。

    这回难得有机会显摆,这些人兴奋激动hIgh啊,一个个跟吃了*药似的,嗷嗷叫唤着不要命的冲上前去拉怪群怪,瞬间就遍布了整片地图。

    洛洛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些人,最后对pink娃娃说出了一句观察感想:“纪律性真差,你们以前是怎么凭这么散漫的队伍把巡逻队的人忽悠回去的?!”

    pink娃娃当场泪流,说不出的委屈。有干劲是好事,但是太过狂热之下,难免纪律性就差了那么一点儿,以前的不冥之域帮众们可是有组织的分工良好的打怪,现在个个争取表现,反倒成了一些散兵游寇,一看就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货。别说洛洛了,就连pink娃娃自己看着都觉得不忍入目。

    “回头拉出去,好好给他们操练操练!”pink娃娃咬牙切齿的看着满地图兴奋得跟猴儿似的玩家们,一字一顿的开口。

    “嗯!”洛洛点头附议。

    底下忙活着的一帮子人还不知道自己积极的表现反而被嫌弃了,现在他们个个奋勇杀敌,期待着能多抢到几个怪砍。

    这会儿不仅是洛洛闲下了,就连玄灵几人都彻底闲下了,看了看仿佛没自己啥事,这几人索性退出了队伍,就站在一边监督聊天。要知道,这几个等级最高的人士可是分走了最大头的经验。

    洛洛个人面板上的经验条几乎是跳跃着往上刷,一会儿一涨一会儿一涨,一个小时不到,就已经顺利的到达了6o级……

    离不冥之域的练级点不远处,一支八人小队正在艰难的砍着怪,比起不冥之域的豪放风格来说,这边的人就显得有些畏畏尾了。

    “队长,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八人小队里的骑士挑飞一只怪,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忍不住跟自己队伍里的队长建议。

    “其他地方巡逻的人太多了,白虎城附近的练级区就属这里最平静。”队长一边砍怪一边在频道里气喘吁吁的回话道:“我倒是也想换个等级适合的刷怪区,可问题是这么随便走出去的话。很容易被敌对佣兵团的那些杂碎给抓到啊!”

    “靠啊靠!”有个牧师怒了:“要是我们老大还在的话,那些敌对的杂碎哪敢这么嚣张的联合起来跟咱们天翼军团叫板?!”

    队长一听,顿时那叫一辛酸:“老大现在还在给一个大叔使唤来着。听说是玄灵老大把他卖出去的,人那大叔怕他不专心工作,连通讯都给掐了,咱们只能等一个月期满再去把老大捞回来……”

    “草啊草!”牧师继续抓狂中:“那玄灵吃三鹿把脑子烧坏了?!没事儿干嘛把咱们老大丢去带别人练级啊?!”

    “这属于机密内容,咱也不知道。”队长抹把泪,哽咽:“别说了,继续刷吧!附近练级的也不知道是哪帮强人,听说白虎城的人来找他们麻烦都被灭回去了。趁他们没回这练级点之前,咱能刷多少算多少……”

    话音刚落没多久,又一支小队出现,快接近这支天翼军团练级小队所在的位置。

    “敌袭!准备传送!”队长第一时间现情况,大声通知队伍准备撤退。

    “传送石木有了!”有两三个声音哭丧着报告。

    “靠!向反向逃跑!敏血高的拿上传送去把敌人引开再传走!”

    “ok!”

    这支队伍迅就地分散,七个人一起转身向着反方向逃蹿离开,另外三人则捏着传送石迎向敌人,风萧萧兮做诱饵,壮士一去兮……

    练级点里,洛洛坐在没有刷怪的一处至高点,托着下巴看着远处呆。有人带练是好事,但带练过程有时也过于乏味了些。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寂寞的洛洛正惆怅着,突然现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七个小黑点,对方不知道是哪个势力的成员误入了进来,在看到这边满地图练级的人后愣了愣,接着,七个小黑点在短暂的停滞后,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一样,又一次坚定而迅的向这边接近了过来。

    “那啥,你说过的巡逻队就是这帮人吗?!”洛洛眨巴眨巴眼,一边关注远方一边问身边的pink娃娃。

    pink娃娃顺着洛洛指示的方向看了过去,现那七个人后也愣了愣:“应该不是吧?!现在还有人敢出七个成员就跳出来跟我们叫板?!”就这“规模”,pink娃娃咋看都觉得对方就是来送菜的,要说对方能把她和她手下的不冥之域怎么样,pink娃娃头一个就不信——这帮人还当自己是玄灵了?!单枪匹马就想独挑数百人的练级团伙?!

    “那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洛洛继续求知好问,拉着pink娃娃研究七个小黑点的来历。

    “……迷路的?!”答案一出口,pink娃娃自己都觉得有点儿傻。白虎城土著还有不认识路的?!

    想了想,pink娃娃觉得实在是很迷茫,终于决定不继续猜测下去了,直接在帮派频道里安排人出去问问:“坐标xxx,xxxx附近的出来一个,去问问那边正在接近的人是谁,想干什么?!告诉他们,这个练级点被包了,让他们滚蛋!”

    “好嘞!”频道里应了一声,没一会儿,练级地图中就分出去一个黑点,迎向七个黑点。

    -------------

    接下来是祸乱,大家可以猜一猜,祸乱更新后的剩余几小时,袖子是会加更洛临还是祸乱捏?!

    热情的粉红准备好,准备迎接火辣辣的加更吧!!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