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三百六十章 支线剧情
    第三百六十章 支线剧情

    本来以为的大*oss根本就没挥出战斗力。好玩的小游戏   .想当然的,这场战斗也就比预计的轻松上了不少。

    玄灵基本上又恢复到了休息状态,舞者和小九两人,再加上一个奶油蛋糕负责回复,就已经能和三个精英Boss持平,且这三人的配合远远出三个npc的配合度。更别说此时还多了个大尾巴狼助阵,人家的技能可不光是卖相好看而已,那杀伤力也是绝对风骚的。

    至于斯洛迪,那已经是被大家遗忘的人物了。其他人对于杀这么个Boss还是有点心理障碍的,唯一没障碍的玄灵在被大家一致怒视之后也显得很生气——这些人怎么回事?!进副本不杀Boss难道来旅游?!

    于是,生气的玄灵决定陪洛洛一起旁观,不和这些人计较折腾。反正他们不是看不下去自己辣手摧残小动物吗?!那自己也不管了,看到最后谁会被推出来了结这个Boss,免得这帮人老以为他们自己有多仁义似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舞者几个和三名副Boss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经了数分钟之后,终于成功把三只Boss都给砍成了血皮。

    **即将成功,就差最后这一哆嗦了……眼看Boss们都只剩血皮了,舞者几人都很振奋,红光满面的加快了手中的攻击力度和攻击频率,想要一鼓作气砍残三只小Boss。

    可是人家Boss也不是好惹的。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矿洞副本的最终防线啊,虽然说主帅斯洛迪不争气,但这三只小Boss的素质那可是真高。

    虽然只剩血皮,但不管舞者几个怎么哆嗦,人家仨小Boss硬是人品坚挺、在刀光剑影中就是屹立不倒。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多分钟过去了,三只Boss头上的血皮还在,看着就差那么一小丝,据估计血量值换算下来不会过1ooo,而且惊悚的是,砍在这三只Boss身上的每一刀还是实打实的带出了损血的,甚至中间还人品爆炸出了几个致命一击……可别管舞者几个再怎么努力,人家就是不死。

    “不对劲啊……”洛洛旁观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皱眉了。

    玄灵和俩大叔瞅她一眼,很无语,十多分钟了你才现不对劲?!大家都早看出来了好不好!

    洛洛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被鄙视,还以为自己有多敏锐似的,再看了看场中的舞者几个和三只Boss们,现大家似乎都没什么表示,于是憋不住了,转头跟玄灵商量:“这Boss好象打不死,你现没?!”

    小姑娘心地还是挺好的,说话的时候比较委婉,生怕伤了玄灵几个的自尊心。谁知道玄灵根本不需要她顾虑,而且人家一回头,毫不犹豫的一开口,反而还倒把她的小自尊伤了一把:“十分钟前就看出来了,你才现?!”

    “……”这人真讨厌!

    洛洛生气了。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别过头去不理玄灵了。

    玄灵犹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了一个大错,平静的瘫着一张脸,还试图给这姑娘分析:“你看,十分钟前这三只Boss的血值就已经被固定在这个位置了。那时候小九还正好在军医身上打出过一次爆击,本来正常来说军医在当时就应该挂了才对。可是他却一点事都没有……”

    呸!才不听你显摆!洛洛意志很坚定的继续生闷气。

    “……所以我推测,可能关键还是在斯洛迪身上!”

    “啊?!”

    就在洛洛刚刚打定主意的时候,玄灵讲到最后冒出来的一句判断语,瞬间秒破了某小姑娘的意志堡垒,把她的注意力又给拉了回来。洛洛看着玄灵,一脸的惊愕:“你说现在Boss之所以不会被杀死,完全是因为斯洛迪的关系?!”

    “我只是说‘可能’!”玄灵微微皱了皱眉,冷静的纠正洛洛的说法。他从不给人下包票,所以别让他做什么绝对的断言或保证……当然,和某人在床上那次是特例。

    两个大叔也听到了玄灵的分析,想想确实有这可能性。于是,一帮人开始四下转头寻找斯洛迪。

    “人呢?!”十秒钟后,洛洛先惊讶,她把整个洞窟都看了一圈,却硬是没现刚才还蹲在旁边的斯洛迪跑到哪里去了。

    “这小子居然还有胆偷溜?!”两个大叔也愕然了,在他们眼中。斯洛迪的性格属性就是怯懦没胆的。没想到在自己三个属下给他挡住攻击,并且眼看着那三个属下可能会命丧此处的时候,这丫居然有胆子做出抛弃属下临阵脱逃这种坏事儿?!

    “看来是跑了。”玄灵平静无波的开口,表现很淡定。但是一旁的舞者几个就淡定不起来了。

    舞者这些人也是早就知道不对劲了的,毕竟不是谁都像洛洛那么迟钝来着,再说他们又是主打手,想不现异状都难。

    但是知道归知道,能不能想出办法解决就明显是另外一回事了。这边自己几个已经和Boss交上了手,仇恨也顺利拉到身上了,再加上已经把人家打到濒死了……难不成这会儿眼看着不对劲,上前去和人家Boss商量句说“要不咱们讲和吧……”人家就能不反追杀你了?!多美的事儿啊,做梦呢吧!

    于是,在无奈坚持着的时候,舞者几个其实真是挺忧郁的。坚持吧,打不死。想撤吧,撤不了,求援吧,感觉有点儿木有面子……在纠结中徘徊时,几人好不容易的终于看到了后面的洛洛等人有了动作,貌似想帮他们,几人正高兴着呢,却听到人家在后面又说了——关键Boss不在了……

    用万念俱灰来形容舞者此时的感受都不为过。眼看有了希望却马上又陷入更深的绝望,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正忧郁间,突然三个Boss集体后撤,跳开到一边,接着身上金光一闪,集体进入了游戏中最耍赖最无耻的状态——无敌状态中。

    “……”舞者停下攻击,一手捏匕,另一手猛的捂嘴。生怕自己情绪太过激动的喷出一口血来——他大爷的!这又是啥意思?!光是生命值锁定还不够,现在还直接无敌了?!这么卑鄙?!

    其他人同样迷茫震惊中,不知道这些任务npc想玩什么把戏,正想着,系统公告响起来了,还是全国范围的那种。大致意思就是说有个叫斯洛迪的军官率领一万士兵叛乱,意图攻陷白虎城,希望大家在最近一段时间注意安全、小心外出,最好别在外面多加游荡什么的,免得一个不留神,挂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靠!”舞者几人异口同声,咬牙切齿。难怪人家小Boss无敌了,原来剧情自动展到下一环去了,人家现在已经过渡完毕,不再是Boss,而是合法的npnetbsp;  “斯洛迪什么时候跑出去的?!”洛洛今天是一惊再惊,刚才的情绪还没稳定下来呢,冷不丁的又来了这么个更刺激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象有点承受不住这些打击了。

    “肯定是刚才我们打架的时候偷跑的!”舞者边说话边不死心的又试着往三个小Boss身上又戳了几下,结果匕全部在接触到对方身体时就滑开了,连碰都碰不到人家。

    而且那三只Boss的心理素质也是真不错,看见舞者的不友好行为,人家硬是连搭理都不带搭理他的。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迈着整齐的步子一起向洞外走去,看那架势,他们也是要撤退了的。

    “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让玄灵把斯洛迪杀死不就没事了吗……”洛洛那叫一感慨啊,搭拉着脑袋一副颓丧低落的样子,显然是在懊悔中。

    “忘恩负义!”舞者一边收起匕,一边对斯洛迪的行为咬牙切齿的做出定性,却完全没想过自己对人家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恩惠,了不起就是他们暂时放过了斯洛迪一条性命而已。不过那也就是“暂时”了,人家不赶快跑掉。难道还要等他们腾出手来杀他?!

    忿忿的把斯洛迪鄙视了一通之后,舞者想了想,随口又问了洛洛一句:“大嫂,你的任务有变化没?!”

    洛洛连忙翻任务面板,一看之下顿时被面板上显示出来的新内容给吓愣住,小姑娘死死的瞪视面板足足有三秒之后才抬起头来,做欲哭无泪状:“系统叫我去解决那一万士兵的叛乱,把他们全部剿灭,还说白虎城执事现在也被带到叛军中去了,要我安全把人救出来……”

    “呃……”在场人都汗了一把,深深的觉得这个任务有些太不靠谱了。

    以一人之力去杀一万士兵?!现在就算是帮派或佣兵团的人都不敢说自己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啊!如果是换做以前的玄灵的话,人家士兵站着不动给他杀,他起码也要飚个几分钟的禁咒才杀得完。更别说玄灵现在的深渊之瞳还没取回来,连禁咒都不了……

    说到这里,大家突然想起又一个问题了:“对了,被收缴走的武器咋办?!不在这里!?”

    玄灵闭上眼睛静默了片刻,像是在思考和倾听着什么,良久后他才重新睁眼,肯定的摇头:“不在这里。我感觉不到深渊之瞳的气息……”

    “……”大哥!现在是游戏,您玄幻了……大家都有些无语。

    “既然不在,那么我们现在就走吧!”洛洛倒是很自然的接了一句。

    “……”众人继续无语,转头看洛洛——大姐!您怎么就敢对这种草率的判断这么有信心啊?!

    在这对男女面前,大家都败了。舞者比较谨慎,也不敢把玄灵这么玩笑似的判断当真,于是他仔细的又把矿洞给彻底的地毯式翻找了一遍,结果是毛都没翻到一根。

    在被玄灵深深的鄙视之后,舞者终于满头大汗的承认对方的判断是正确的,深渊之瞳以及其他武器都已经被转移了,现在不在矿洞里……

    等到洛洛一行人再次回到白虎城的时候,白虎城里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大家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街道上多出来的一队队巡逻士兵。这些士兵们手拿表格,依旧在街头巷尾抓人调查阵营。而玩家们则有的配合,有的故意调戏捣乱,使得这些士兵们看起来个个都挺憔悴,咬牙切齿的貌似想杀了眼前的兔崽子们。

    另外还有的一些不同就是,在大街上的所有玩家看起来都挺无聊的。平常随处可见一两起的打架事件木有了。匆忙赶路去做任务的现象也木有了。整个城里的玩家们突然都从猛兽变成了小绵羊,和平和谐和睦到近乎颓废的地步……

    “这是怎么回事?!公告的影响那么大吗?!”洛洛很不能理解,她觉得公告影响肯定是会有的,但影响到这么立竿见影还波及全城似乎有点儿太夸张了。白虎城的玩家应该没那么胆小谨慎吧?!

    “不知道!”玄灵淡淡的扫了一眼城内,对其他人的精神状态根本不感兴趣。

    洛洛闷了闷,抛弃玄灵,凑到后面去和其他感兴趣的人交流去了:“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诶!”

    “怎么个不对劲?!”林老爹有些疑惑。

    “你看那些玩家,再看那些npc……难道就没现到有些风雨欲来的感觉吗?!”洛洛很神秘的又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小声和其他人交流自己的观察感想。

    林老爹狐疑的回头,仔细观察街上众生态十秒后转回脸来,认真的摇头:“没感觉!”

    “……”这也是个不靠谱的!……洛洛突然间有种知音难觅的挫败感。

    正惆怅间,总算还有个舞者比较靠得住,他看了看大街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么一说的话,今天白虎城的npnetbsp;   “何止亢奋,以前白虎城根本没有这些士兵出现的好不好!”洛洛飞了个白眼过去,认真的纠正。

    “咦?!是吗?!”舞者惊诧。

    “……”

    洛洛等人出了副本的差不多同一时刻,也正好是烟火等人开完会的时候。一大帮各佣兵团的头头脑脑们从城外返回,什么有效方案都没拿出来。

    本来的白虎城形势讨论会开到后来,直接歪楼成了白虎城各大小八卦讨论会,全员灌水,烟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原本的主题渐渐飘远,最后终于成为了那天边的浮云,拉都拉不回来。正在伤心间,宣布斯洛迪叛乱的公告就出现了,于是,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明白到目前的形势貌似有些严峻,好象不是闲聊扯淡的时候耶……

    眼看再讨论下去也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了,烟火无奈的提议解散,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尽人事听天命,如果现什么情况再联络吧。

    于是,一大帮人就带着空虚失落的心情又回来了。

    一到城门口,和其他人分道扬镳的烟火就现了正在大街中心惆怅着的洛洛。于是当时眼前一亮,连忙拽着自己老婆绾绾就冲了过去,非常热情的和那姑娘打招呼:“洛洛!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这话听着怎么让人那么不舒服呢?!……洛洛还没反应过来,玄灵已经先皱眉了,周身的冷气不要钱似的往外飚——你自己有老婆,等我老婆干嘛?!

    烟火被冻了一哆嗦,茫然四顾了一圈,这才现到一脸不友善的玄灵。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说话的内容和语气之后,烟火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人家为毛不待见他。合着这人以为自己要挖他家后院的大白菜?!

    明白过来之后,烟火顿时很悲愤。这人有点侮辱自己智商的嫌疑啊!在绾绾在场的情况下,自己至于蠢到当着自己老婆的面去和其他女人腻乎吗?!

    “啊!烟火!”洛洛也现到烟火了,刚才在自己人这边几度受挫,现到没人像自己一样关心白虎城的异常,洛洛正郁闷着呢,这就来了一个可以讨论的对象,小姑娘顿时高兴了:“正好,我正想问问你呢,白虎城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看着大家都不大对劲?!”

    烟火一听,也顾不上和玄灵置气了,惊讶看洛洛:“不是你们搞出来的?!”

    “什么话!”洛洛很生气的看烟火,非常严肃的批评他:“难道你觉得我们就是爱惹出事的那种人吗?!”

    “呃……对不起!”烟火郁闷一秒钟,赶紧道歉。想了想,又说道:“这样吧,这里也不好说话。咱们去野外谈吧!”

    “为啥要去野外谈?!”舞者表示不理解。

    烟火苦笑:“城里太乱,各个公会都不开门了,酒店的npc也不爱做我们的生意,街上还有士兵揪人问信仰阵营……你觉得哪里可以安静的说话?!”

    “杀手公会!”玄灵突然淡淡的插了句嘴。

    “啥?!”烟火愕然。

    “我说去杀手公会!”玄灵抬了抬眼皮子,平静的看着烟火:“我是长老团,无论什么情况都有我一间办公室在那里……”

    “……”差点忘了这位还是特权阶级。

    烟火很失落,在白虎城的各大头脑们都只能蹲在野外小冷风吹着、小草地蹲着、一副便秘似的德性凑一堆开会的时候,这个人居然还能有个独立的办公室使用,这是多么让人辛酸的对比啊!

    烟火夫妻连团里都不管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任务可做,他们感觉就跟放长假似的,索性就直接跟着洛洛一行人去了杀手公会,体验特权阶级在白虎城混乱时依旧能享有的独立空间待遇。

    到了玄灵的办公室后,烟火看了一下大概一百多平方的空间,又一次的感慨失落。偏偏洛洛还嫌他受的打击不够大似的,左右瞅了瞅,嫌弃的跟玄灵抱怨:“还是酒馆好,你这里都没饮料,也没零食!”

    “……”你以为这是在开茶话会吗大姐?!烟火拉着绾绾别过头去做打量房屋状,装没听到。

    玄灵还真敢应,点了点头表示接受这个建议,平静的开口对一边的舞者吩咐:“去酒馆点外卖,如果他们不肯卖就绑两个厨师过来!……对了,绑人的时候顺便记得抢点吃喝的酒菜回来!”

    “……”这得是多么禽兽不如的人才能把抢劫绑架的事情说得那么自然啊?!所有人都败了……

    半小时后,一桌酒菜都摆上了办公室的圆桌上,把人杀手公会肃穆的办公室弄得跟酒馆包间似的,旁边还站俩npc外带一烤架,旁边摆着蔬果肉食无数,现场待命,随时准备着给人添菜加盘。

    烟火坐在桌边很是无语,玩了一年多的游戏,今天才知道玩家里还有嚣张到这份儿上的,他突然感觉自己前面的游戏生涯算是白混了。和玄灵比起来,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惨淡的失败啊。

    “老弟!看开些,游戏就是拿来玩的,你们太守规矩了,很容易忽略掉游戏的乐趣。”舞者显然是察觉到了烟火的不自在,很热情的拍了拍人家的肩膀谆谆教诲:“这些真没什么的。当你有了一定的身份之后,游戏的很多官方律法对你就不通用的。像我老大就是杀人都不红名……你自己想想,你在游戏跟在现实是不是基本没啥区别?!除了穿的不一样吃的不一样走的地方不一样,偶尔再杀个怪抢个Boss以外,是不是奉公守法、循规蹈矩,把游戏的限制都看得太认真了,很少做些杀人越货的事情?!这样你得丧失多少游戏的乐趣啊!要记得,这里是游戏,是让你玩不是让它玩你的……”

    烟火听得有些恍惚,合着这些人这么嚣张还算是享受游戏了?!自己这样的老实人反而是错误的?!

    “老公,别听那小畜生的!他的人生观太扭曲了!”正恍惚间,绾绾飞了一个私聊过来。

    烟火转头一看,现自己老婆正看着自己呢,顿时心下一定,在桌子下面捏了捏绾绾的手,表示让她不要担心,自己意志也算坚定,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堕落到罪恶的深渊中去的……啧!这小手手真嫩,百捏不厌啊……烟火的注意力飞快的转移了。

    “烟火,说说白虎城是怎么回事吧?!”看看大家都坐下来了,洛洛忍不住又一次提出了自己正在疑惑的事情。

    烟火从自己老婆的嫩豆腐上把思绪强行拉回来,整理了一下情绪,看着洛洛皱眉:“说实话,我也不大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在你们进入副本不久,白虎城的各个公会突然就停止了运营,一起挂牌说是不对外接受和放任务了……接着,就有士兵在城内开始巡逻,那些士兵人家的阵营信仰啥的……再到最后,那系统公告你们应该也知道了,反正我是不知道这其中生了什么,只能想到也许是和你的城主任务有关的剧情。”

    洛洛也皱眉,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的公告是和我们有关没错,我们在矿洞里本来应该要杀的最终Boss逃跑了,就是公告里的斯洛迪。可是前面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啊,你说的阵营信仰调查,还有士兵和公会……我觉得我很无辜诶!”

    “……城里现在就没有不无辜的了!我们调查了半天,大家都说没现到什么预兆和不对劲,这些异状好象是突然就一下子出现的。”烟火无奈道。

    听了一会儿,舞者对自己老爹挤眉弄眼,嘴唇一撅一呲,神秘兮兮的比了两个口型出来。叶老爹琢磨了半天都没明白是哪两个字,火冒的一酒瓶子砸了过去,打开私聊就吼:“Tmd用私聊!比个屁的口型啊!”

    舞者郁闷了一把,乖乖打开私聊回了俩字回去:“日记!”

    日记?!日记咋了?!叶老爹茫然,想了想,突然猛的站起身来恍然大悟:“啊!”对了,日记!

    “咋了?!”烟火正要接着说话,冷不丁的被叶老爹的反应吓了一跳,把自己想说啥都给忘了,连忙关切的询问了一声。

    叶老爹也现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太大了,一桌子人都在瞪自己呢。于是他连忙讪笑着坐了回去,敷衍道:“没啥!凳子上有个小刺,突然扎了一下……”

    “……”鄙视!编个谎话都不知道专业点儿!

    在场人都对叶老爹的回答表示了由衷的不信任,但是也不好说什么。人家不肯说,自己总不能撬开人家的嘴吧?!于是大家只郁闷了一下,就又把注意力转了回去。

    叶老爹坐下来擦擦汗,给舞者飞私聊:“你的意思是说,前面城里那些事儿都是那本日记开出的支线剧情?!”

    --------

    加更要晚点,今天新书还没更呢。俺先去把那边写完再回来。

    大家明天中午前刷新看看吧~暂时先正常更一章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