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谁的樱殇
    第三百五十五章 谁的樱殇

    日子真是没法儿过了!……在这一个瞬间。好玩的小游戏   .舞者和叶老爹几乎同时升起了泪奔的念头。

    “还有,我拍下了刚才无双她们聊天的demo,一会儿给你看,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你妈妈来了。”洛洛根本没察觉到舞者的不对劲,继续认真的报告着自己刚才一行的收获。

    “既然是跟无双有关的叶伯母,那绝对是我老母没错!”舞者非常认得清现实,郁闷颓然的开口说道。

    “哦!”洛洛点了点头,完全不能理解两人心情的欣喜道:“恭喜你啊!现在连自己妈妈都进游戏了,你是不是高兴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像是高兴得说不出话了?!这明明是郁闷,深深的、无奈的郁闷!舞者都想哭了,睁着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洛洛,哽咽了半天,终于强笑着点头:“嗯,高兴……”

    话一说完,舞者迅泪流满面的别过头去,和自己亲爹缩到一边郁闷去了——这年头有苦还不能说,谁叫家丑不能外扬呢,憋着吧!

    “走吧!”玄灵对叶家的家丑也没多大兴趣,看见小姑娘貌似和他们谈完了,于是就开口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转身率先离开了。

    日子再艰难也得过。任务再没心情也得做……舞者和自己老爹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忧郁,终于不约而同的叹息了一声,收拾好心情,准备进洞。

    废旧的矿洞里光线虽然昏黄却不黑暗,两侧的洞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火把被插在墙上作照明用。所以走在里面的时候倒是不用额外的火把和法术照明。而且这里不像其他的自然山洞那样弥漫着一股潮湿的苔藓气息,充斥在大家鼻端的尽是干燥的灰尘的味道,山壁上也满是被开凿的痕迹,山壁边还堆满了碎石,应该是废弃后没人清理而残留下来的。

    看着边上堆着的那些边角碎料,奶油蛋糕就很有钻进去淘摸一番的**。在游戏前期的时候,此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挖矿赚钱,这不仅是因为矿石在采集类材料中采集最值钱,更是因为矿工们在挖矿的时候,经常因为有些高级矿装不下而原地丢掉一些低级的矿石,或者是凿下一块石头却只取其中一部分高级矿,对没掏出来的低级矿视而不见。

    奶油蛋糕前期挖矿技能不高的时候,经常进了洞就钻边角废料堆,从中间摸巴摸巴就能摸出一堆低级矿石来。然后积少成多的统一送回城去卖掉,往往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于是,这也就养成了奶油蛋糕见到原石堆就想钻的毛病,不钻进去看上一眼他就挪不动步,就手痒痒。

    “奶油!走!”玄灵显然也很了解奶油蛋糕的这毛病,冷冷的瞥过去一眼,强势命令此人跟上不要掉队。

    这会儿因为前一批人进去过的关系,路上的沿途小怪都被清掉了,不趁现在进去的话。一会儿还得多费些手脚。所以,玄灵当然不可能允许奶油蛋糕把时间浪费在捡破烂上。

    “……好。”奶油蛋糕艰难的应了一声,依依不舍的又看了那些碎石堆一眼,终于忧郁的转身离开,跟上了前方玄灵几人的脚步。

    “走过这一段路之后,大概三百米的样子,就会进入一个更大的矿洞,洞口那里是两个精英守门Boss在把守,里面的洞高大概4米左右,宽度能容十人并排。以那些先进来的人的实力,我估计那两个精英Boss应该不成问题,现在估计他们已经打过了,就在第二个洞里。”舞者向队伍里的人介绍矿洞里他已经探过的部分。

    大尾巴狼在洛洛的好心邀请下也入了这支队伍,不然他得是孤家寡人独闯矿洞。所以,这会儿舞者在队伍频道里介绍的信息大尾巴狼也能听到,想了想,问了一句:“你沿路有没有现洛洛被收走的武器是放在哪里?!”

    这话一出,队伍里除洛洛以外的其他人皆以古怪的目光打量他,尤其是林老爹的眼神儿更为诡异。林老爹盯了大尾巴狼半天,把人家看得浑身不自在之后才颇有深意的开口:“我儿媳妇的武器有我儿子操心,不劳你挂念了。”

    大尾巴狼闻言。当场泪流满面——爹啊!不带您这么偏心的,我也是您儿子……

    眼看林老爹pk掉大尾巴狼,某狼萎靡,舞者这才嘿嘿笑着把头又转了回来,给玄灵继续介绍:“一路上这条路都没有分支,我看过,除Boss和小怪外再没有其他值得留意的地方了。我估计大家被收走的武器和被绑架的执事应该都是在矿洞的终点那一段路。”

    “嗯!”玄灵微微颔,淡淡的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于是任务完成的舞者退到后面,拉着自己老爹去嘀咕自己老叶家的家事儿去了。

    由于有大尾巴狼的存在,再加上舞者这个活跃气氛的第一人现在有点儿不在状态,根本没心情开口笑闹。所以这一路上,队伍里的人都是走得憋屈非常,有心开口说话吧,不知道该起个什么话头才好。有心笑两声缓解一下气氛吧,又怕自己笑得太突兀,被人当成二傻子。

    这一段路走的,让大家对以前的舞者深深的怀念了起来,所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这句话还真是一点儿没错,以前觉得这小畜生话痨又爱调戏人,这会儿人家安静了,队伍里的人反倒都不自在了。

    很快一行人就到达了舞者介绍的第一处Boss守护的矿洞外,由于山洞通路在这里拐了一个小Z形,所以大家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听了一会儿,貌似没有打斗声,知道前面那拨人已经跑到更里面去了,队伍这才走了进去。主要这也是玄灵要求的,让前面那些人先帮他们清路。别让他们先知道自己等人已经到了。

    之所以这么要求的原因有二,先是大爷他自己懒得动那手。另外就是玄灵需要根据到时候的情况来考虑要不要偷袭前面那帮人,所以自然要先隐蔽。而这个到时候的情况则主要取决于此人的心情……

    “前面有打斗声!”刚走进第二段矿洞没多久,小九就突然出声了。

    队伍里其他人跟着停下,认真听了一会儿,果然,隐约有些兵刃交击的声音和技能的效果声从矿洞深处传来,只不过太过模糊了些,所以容易被忽略。

    “小九好厉害,我们都没注意到!”洛洛崇拜的看小九。被这姑娘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瞧,小九顿时也忘记了刚才才说过不和人家玩儿的话了,一挺胸脯,非常自豪的扬头:“那是!我是高手来着,对任何细微的动静都不会放过。”

    玄灵冷冷的眼刀扫过,舞者鄙视的眼光扫过,大尾巴狼不屑的眼光扫过,俩老爹和奶油蛋糕一起无视之……刚刚才有些振奋的小九一瞅群众这反应,顿时萎靡了,郁闷得不行:“你们什么意思啊!”

    “哼!”玄灵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又听了会儿,继续脚下不停的向往前走,把说话切换到了频道内:“小舞,去看看那些人的情况。怎么这么慢!”

    “正常的老大,那边是我刚才说的另外五个中级Boss的所在,而且它们是扎堆的,我估计那拨玩家和人家狭路相逢了,现在正在决勇者胜呢……”舞者一边嘻嘻哈哈的顺口解释了一句,一边却还是转头跟洛洛要探路道具去了:“大嫂,飞行石再给我几块备用,我去探个前锋,没准儿一会儿用得上。”

    洛洛眨眨眼,很纯洁的看着舞者:“没有了。”

    “呃……”舞者噎了噎:“怎么会没了?!”

    “天使羽毛不好找!所以一直没补做,以前用的都是存货……”洛洛再眨眼。解释完后,目光依旧很纯洁的又征询意见:“但是我这里还有隐身石,你要不要?!”

    我个盗贼自己就会潜行技能,还是熟练高到满阶的潜行,要你个隐身石干嘛?!省下放技能的蓝钱?!舞者看着洛洛很无语,想了想,无奈摊手:“好吧,那我从地面探过去,反正路上怪都被清了,只要不跑到战局中就没事儿。”说完转身就要跑,被洛洛一把拉住。

    “我也要去!”洛洛拽着舞者的衣服角,一边不让他跑掉,一边转头跟玄灵申请放风。这一段路可把她给憋坏了,大家都不说话也就罢了,一个个眼神儿还挺怪异,看着就让人郁闷。还是离远点儿好啊,海阔凭洛跃、天高任洛飞……

    玄灵皱了皱眉,有些不放心,但转念再一想,反正舞者也在,而且这姑娘会飞、还有隐身石……于是犹豫只不过几秒的时间,玄灵就点头了:“嗯!自己小心。”

    洛洛第一次觉得离开玄灵身边是件那么快乐的事情。一得到允许,她毫不留恋的一挥小爪子:“拜!”然后就和舞者齐头并进,用与对方不相上下的高敏捷一起飞快的跑向矿洞的深处。

    “……”

    玄灵无语了下,突然有种被抛弃的错觉。他是不是眼花了?!为什么刚才那个刹那,他感觉那姑娘离开自己貌似挺欢欣挺积极的?!

    玄灵想了想,判断自己心情确实很不爽,于是脸色随之阴沉了。

    小九手拽大剑,眼巴巴的看着舞者和洛洛被放出去望风了,内心那叫一羡慕,本来他也有心申请出去的,可回头一看玄灵那难看的脸色,想想还是算了吧,老大貌似心情不佳……

    “大嫂,潜行!升空!注意通报坐标。”在矿洞中跑了一段,耳听那打斗声貌似已经不远了,舞者连忙压低声音给洛洛嘱咐了一句。

    “嗯!”洛洛脚尖一点。穿着早就在半路幻形完成的性感小衣服跃到了半空,依旧保持着高向前飞掠,同时手中捏碎一片玉石叶片,身形也瞬间消失于空气中。

    舞者跟着边跑边动了潜行,冲完最后一段路,左转再右转,就又一次掠过了一个倒Z形拐角,出现在了五个Boss刷新的矿洞洞口。

    矿洞里,五个身着官兵服的人形Boss正和一大帮玩家在里面激战着,看它们头上的血条都有些残缺,估计战斗了有一会儿了,而那些玩家的数量则少了差不多十余人左右,不知道是半路牺牲掉的还是刚刚壮烈阵亡的。

    “已经死了一些人了,这里的人看起来支撑得有些勉强,估计他们都得哭了。”舞者也不急着进去,就这么站在矿洞口,摸摸下巴,非常幸灾乐祸的在频道里报告这边的情况。

    想抢Boss就得付出代价,如果这些人乖乖跟在玄灵的队伍后面划水打酱油也就罢了,凭玄灵几人的实力,要刷通副本根本就不成问题。可谁叫他们想分流出去抢先刷Boss呢?!别的不说,光是取不回自己武器这一点就够他们哭上半天的了。

    这叫啥,这叫报应啊……舞者感叹着,心情非常之爽快。

    “挺惨烈的!”洛洛悬在矿洞顶上朝下面望了望,也在队伍频道里补充了一句感想。

    于是,那边的人都知道这边的人估计是靠不住了。话说自己还对这些人挺抱期望来着,没想到才刷了这么段路就夭折了,为什么还是非得自己等人动手不可呢?!队伍里的玄灵等人非常失望。

    “留在那等我们,如果他们死得太慢的话,小舞你就帮他们一把。”玄灵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回来,舞者立刻凛然,接着应了下来,抽出匕在旁边继续观察情况,随时准备加入Boss一方的队伍,共同对抗玩家们的暴力屠杀组织。

    就在舞者和洛洛正分别占据空6两处,共同守望着战斗玩家们的状态时,突然有一个Boss暴走了,或者可以说人家狂化了。

    该Boss手臂猛的大大张开,抬头仰望,把洛洛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被现了,可接着看下去才知道,人家屁都看不到,抬头纯粹就是为了摆pose呢。

    摆pose的Boss将身体整个绷紧,竟然慢慢的悬浮了起来,离地大概半米左右,全身泛出血红色的光芒,双目紧闭、牙关咬死,一脸痛苦的表情,貌似小宇宙爆,更有点儿练功走火入魔、经脉逆行的感觉。

    就在洛洛正在研究这Boss的诡异行为时,Boss突然睁眼,眸子中一道金色的流光闪过,开口大喝曰:“樱殇!”

    “咳、咳咳!”洛洛猛的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地面上那Boss,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他刚才喊的是啥?!自己没听错吧?!

    还没等洛洛震惊完,随着Boss的这一声大喝,四个十分之眼熟的紫色光球缓缓的自他身周的空气中凝结了出来盘旋飞行着,然后突然又瞬间消失,幻化作一片紫红色的雾色虚影花海,将整个矿洞的范围都笼罩在内。连洛洛都没能幸免。

    而在这片虚影花海中,还有一片片数量庞大的实体花叶盘旋飞舞着,形成一道龙卷,以洛洛从未施展过的形态向着玩家中的其中三人席卷而去,将那三人秒成白光之后再消失,重新凝成四颗珠子飞回Boss身周盘旋。

    洛洛下意识的打开自己的个人面板一瞅,顿时泪流满面的哽咽了:“太欺负人了,我的樱殇降状态只降2o%,凭什么他使这一招就已经能降到技能满级熟练度的5o%了?!”

    队伍里的众人听到频道里的这句话,个个惊悚,包括玄灵在内都感觉有点心寒——樱殇?!5o%?!这什么情况?!那Boss也会使樱殇?!

    重生里的封印或诅咒技能不是没有,可如果要说起效果最风骚的,无疑洛洛姑娘的樱殇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位,练到十级满级的樱殇可以一照面就减去范围内所有对手的所有状态5o%,这谁能比?!比如说人家以前砍你要四刀,现在一刀就得。因为你防降了一半,血也降了一半,相当于耐杀值只剩下原来的1/4……

    舞者刚才在Boss喊出技能名称的时候也愣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这会儿被洛洛的委屈控诉给拉回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跑——他大爷的!这比老大当初做城主任务时的难度还要变态!

    “怎么回事?!”舞者还没来得及跑,玄灵清冷的声音已经从频道里传了出来。

    “老大,还好有这帮傻*打前锋啊!”舞者擦了擦额上的汗,先往后谨慎的退了几步,离打架的场地又远了一段距离之后才开口报告:“要是这会儿是我们直接对上,没准儿老大你都抗不过,你知道刚才那Boss暴走暴了啥不?!人家把大嫂的玄天珠爆出来了,一开口就使了招樱殇,而且还不是大嫂只练到四级的水准,人家是十级的满级技能……”

    队伍频道安静了半分钟,硬是没有一个人开口,只剩洛洛在频道里继续伤心,其他人莫不是冷汗长流。

    “他们怎么会有玄天珠?!”过了许久,小九的声音终于迟疑的传出,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的惊骇。要说打架,他倒是不怕,可万一人家一上场就把自己的属性给削掉一半,那还打个屁啊?!没见过哪个不到三十的人敢提着家伙跟城主任务里的Boss较劲的。

    “……估计是他们可以使用你们刚才被收缴的那些武器?!”犹豫了一会儿,舞者试着提出一个假设。

    众人一听,再次齐齐倒吸冷气,奶油蛋糕连忙急急的又追问了句:“小舞,现在没看见有Boss拎着老大手里的深渊之瞳吧?!”

    所有人一听,恍然反应过来,终于吐血了。

    玄天珠的变态封诅加深渊之瞳的高法伤?!这还打个屁啊?!直接回家洗洗睡了吧!……在这一刻,队伍里的人都十分之怨念。

    洛洛泪眼婆娑的哽咽了会儿,听见半天没人说话,忍不住在频道里怯怯的出声了:“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这个问题包括玄灵在内也无法回答。

    矿洞中的战斗还在继续着,不一会儿,玄灵几人也走到了这个洞口的拐角附近,招呼了一声之后,洛洛和舞者都撤了出来,几个人找了个角落围成一圈,准备集齐群众的智慧结晶商量通关的办法:

    “如果没有玄天珠的话,即使对方拿出深渊之瞳我也能拼一拼。毕竟我的武器没附带技能,只是结合我的职业技能有增辐效果。”玄灵先冷静的提出了自己这边的意见:“而且如果Boss本身没有法系技能的话,那他拿着深渊之瞳就更是没威胁了,只能算是个装饰而已。”

    “可是我的玄天珠也是要仙力才能启动的,一般的mp值不行啊,Boss不也照样用上了?!”洛洛非常纠结于自己的武器被拿走并且被使用再并且还使用得比她还风骚这件事。

    “大嫂,跟系统讲道理的话你就败了!”舞者无奈的看洛洛,认真严肃的向对方揭露了系统的无耻本性。

    洛洛扁扁嘴,不吭声了,小模样十分委屈。

    “现在回到玄天珠的问题。”玄灵拍了拍洛洛的小脑袋算作安慰,接着就又把话题转了回来:“关键是,Boss拿出玄天珠是因为他识货?!还是因为随机在收缴的武器中抽取的?!”

    舞者点点头:“如果是随机抽取的话,我们可以等这Boss平息下来之后去试上几次,只要他暴走之后出现的武器不是玄天珠就不怕……”说到这里,舞者非常纠结的停了下来,有些不敢想象另外一种可能性。

    可是队伍里偏偏有不识相的人,奶油蛋糕听到一半,现舞者不讲下去了,一着急一上火,忍不住追问补充了另外一个可能:“那万一是Boss识货,特意选的玄天珠,每次暴走都把它暴出来咋办?!”

    “……”

    队伍里的人沉默数秒,突然集体暴走,同仇敌忾的把奶油蛋糕抓去狠k了一通:

    “md叫你乌鸦嘴!”狂暴的小九。

    “他大爷的!老子是代替老韩教育你!”愤怒的林老爹。

    “你小子欠虐?!”抓狂的叶老爹。

    “小蛋糕!你变讨厌了!”伤心却手下不留情的舞者。

    “我就是凑个数,不用介意。”打酱油的大尾巴狼。

    玄灵平静的捂住洛洛的眼睛把这姑娘抱到一边去,不让她看眼前这太过残暴的一幕,同时也是怕拳脚无眼误伤到她。

    狂踩甜点的运动持续一分钟后,众人才终于平静了下来,淡定的玄灵淡定的抱着洛洛再淡定的走回来,扫视了一圈其他人,无视掉一脸哀怨郁闷的正在给自己刷治疗术的奶油蛋糕,淡定的再开口:“那么,要不要试一下?!”

    “老大的意思是,我们等里面的人死光了,Boss也刷新回正常状态之后再进去打Boss试试?!”舞者迟疑了一会儿,小心的开口。

    “嗯!”玄灵点头,大家想了想,也一致同意了这个建议。

    毕竟在现在的这种情况里,也只有玄灵目前的提议最靠谱了。如果Boss真的只是随机抽取收缴去的武器,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如果……

    想到这里,众人不敢再想下去,同时忿忿的又瞪了奶油蛋糕一眼,好象是又想上去捶他两下泄火了。

    “布丁,疼吗?!”洛洛吞了吞口水,好心的凑近奶油蛋糕关怀了一句。

    “……还行,比起老大打的时候轻多了。”治疗完毕的奶油蛋糕忧郁的默了默,开口回答。

    “……”

    有小姑娘在身边,奶油蛋糕逃过一劫,众人原地休息,没有武器的都各自从奶油蛋糕那里领到了一把以防不测。在这种时候,就连大尾巴狼都没被漏掉,毕竟多一个战力就多一分安全,在他从奶油蛋糕手里接过武器的同时,玄灵只瞥过来一眼就没说什么了。

    几个人就这么等在矿洞外的角落中,等待着里面的战斗结束。可是还没等他们站上多久呢,里面突然就传来了一个狼狈而焦急的大吼声:“兄弟们,顶不住了,大家先撤!保存力量休息下再来!”

    外面的几个人对看了一眼,突然有些不详的预感。正想着,里面哗啦一下冲出来了五六十人,而且正好和玄灵几人对瞪上了,那些人愣了愣,显然没想到玄灵几个已经站在外面,并且看样子貌似还站了挺久。

    正在怔愣之间,让洛洛心痛欲绝的吼声再次从矿洞里传出:“樱殇!”人群后方一片白光闪过,又有一片人群牺牲了。

    “快跑!Boss的樱殇好厉害!”人群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大叫。

    “是我的樱殇……”洛洛哽咽了。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