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墨者被袭
    第二百九十三章 墨者被袭

    洛洛和玄灵回到别墅之后。成人小游戏    .就现了一直赖在这里死活不肯走的楚翼同学。玄灵倒是先接过一个电话被提前告知了一声,所以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但是洛洛却是一路什么都没听到的,看到楚翼居然还在之后,难免有些疑惑和茫然。

    “你不是走了吗?!”洛洛不解的看着楚翼。

    楚翼顿时很受伤:“你……你们难道要赶我走吗?!为什么你们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难道你们都不愿意我留在这里吗?!”

    你“们”?!洛洛迷惑的回头看了看,实在没看出这个复数词为什么会用到这里。而且,她也没说要赶他走啊,问个问题也有错吗?!洛洛很委屈。

    玄灵上楼去换了件宽松的家居服下来,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姑娘正可怜巴巴的坐在沙里垂着小脑袋沮丧着,而她对面还有个捂住左胸、低下头做出一脸心痛与惆怅状的猥琐男人。

    玄灵皱了皱眉,一边走过去一边淡淡的开口:“你说有事要说?!”

    关于安家的调查结果,楚翼当然不可能在电话里就说出来,一是不够安全,二是怕说得不够详细。于是,当时他也就是含糊的以一句“有重要的事情”把玄灵给勾了回来。

    至于说玄灵为什么会被这么语焉不详的一句话就给勾回来了?!那主要是因为舞者在一边拍胸脯作保,帮着楚翼说话,表示对方说的那件事情确实很重要,而且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所以才让他回来。

    玄灵不相信楚翼的人品,或者说他根本从来没觉得楚翼这禽兽有过人品,但是玄灵却也深深的知道另外一点。那就是舞者绝对没胆子骗他,毕竟这丫现在还要住在他的别墅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舞者肯定是当头就被抓上,根本不带半点含糊的。

    看到玄灵从楼上下来了,洛洛第一时间就扒了过去,委屈兮兮的告状:“那楚谁谁欺负我!”

    楚翼本来正要绽开的奸笑当场僵硬在脸上,窒了一窒之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楚翼!我叫楚翼!”

    洛洛皱皱鼻子,撇过脸去不理他。

    玄灵安抚的摸了摸怀里的小脑袋,抬头瞪楚翼:“别说废话,你到底有什么事?!”

    “废话?!”楚翼倒吸了一口冷气,气愤得很想昏倒,那姑娘一直没记住他叫啥,他只不过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也是废话吗?!

    “老大,要听事也不用急在这一会儿嘛!你一星期没睡觉了,要不先上去歇会儿?!睡醒了再说?!”舞者端着个果盘从厨房走出来打圆场。

    “嗯!我也是这意思,小玄先休息一下比较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楚翼跟着忙不迭的点头。

    主要是这两人想跟玄灵报告的是安家的事,有个洛洛在这里一脸无辜的杵着,大家谁敢说啊?!据说这姑娘当初险些崩溃,疯狂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自我催眠了的,要是楚翼敢在这里大不咧咧的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没准那姑娘就敢当场再崩溃一次……接下来,玄灵肯定会疯了的,把他们剁碎了喂狗都有可能。

    楚翼和舞者这么想着,也就更热情的劝说着玄灵上楼去休息。一副为对方身体着想的殷勤状。

    玄灵皱了皱眉:“不是什么大事?!”

    楚翼狂点头,舞者怔了怔,接着凭借自己长期与玄灵相处下来所积累的经验,嗅到了一丝不对劲,于是犹豫着向后退了一步。

    “真不是什么大事?!”玄灵眉间微锁,一副不悦的表情看着楚翼,语气也冷下了几度。

    楚翼迟疑了一瞬,接着想到了洛洛崩溃后玄灵可能会出现的暴走,还是咬牙点头了。

    玄灵垂下眼皮,仿佛是在思考。其他两人也战战兢兢的等他思考,洛洛坐在玄灵旁边,小手扒着人家的衣服,看看玄灵又看看舞者二人,一脸莫名其妙不明就里的表情。

    过了不一会儿,沉默了许久的玄灵终于在另外两个男人一脸惊骇的绝望注视下抬起了头来,嘴角一勾,笑得如邪似魅,说出口的话却冰冷异常:“你们也真是见外,我本来就是要回来的,何必为了这个而撒谎呢?!老实说不就好了吗!没有大事?没有大事你们让我带着洛洛转了好几道公交车挤着赶回来?没有大事你们让我‘必须’马上来见你?没有大事你们就使唤我跟使唤猴儿似的?!”玄灵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摆了一道。

    楚翼和舞者一听,刹那间欲哭无泪。他们是怕当着洛洛的面说出什么来会引玄灵暴走。可没想到这一番好心的隐瞒之后,洛洛那边倒是确实瞒住了,玄灵却依旧暴走了……他们是做好事来着,上天怎么这么不长眼睛啊!

    还好,玄灵的这次火气并没有持续很久,主要是洛洛也在一边帮忙顺气,再加上玄灵现在也实在是有些累了,所以就没有怎么太罗嗦,只给楚翼和舞者二人一人瞪过去一眼之后,阴森森的丢下一句“回头再跟你们算帐!”,然后就干脆的转身上了二楼。

    洛洛姑娘倒是好心,轻声细语的安抚了这两人几句,然后眼珠子转了一圈,瞧见玄灵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卧室房门背后,就大着胆子悄悄凑过去,好奇的眨着眼睛跟两人嘀咕着:“你们本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啊?!悄悄告诉我吧,我不告诉玄灵……”

    “……”本来正要感动的楚翼和舞者一起沉默了——他大爷的!本来真正要防的就是你啊!

    折腾了一下,终于这三人也散了,洛洛回自己的房间睡觉,楚翼死皮赖脸的要跟舞者一起挤,倒不是因为别墅里空房不够了,而是他想和人家商量点事情。这情报烫手啊!很烫手!如果是随便的一份报告,那丢给林家也就丢了,没什么。可这样的事情,玄灵八成是要一手遮下来的,倒不是怕林家会嫌弃洛洛,而是怕这帮闲得都快长毛的家伙吃饱了的撑的去洛洛面前表现关怀,那帮杂碎的热情可不是一般人吃得消的。

    于是,别墅中的四个人都去休息了。还有一个本来就在上线中的李墨一直在自己的房间内没出来过。

    而此时,洛洛和玄灵等人不知道的是,一直没下线的李墨却在今天遭遇了巨变,被一堆小人给整得很惨。

    城战的期间里,李墨曾经在朱雀城的复活点里结交了几个人,而她认识的那几个,也就是曾经缠着洛洛一起扮演士兵,还被城主府的正牌士兵给追逐了几条街,接着又拿出投石机轰了一道城门,最后因为玄灵的出现,被直接堵死在小巷中,结果被一起吃早餐等人围殴至死的几个人——叶叔、小林子和小丫头!

    这三人无疑是恨玄灵恨得咬牙切齿的,但是这种恨却不一样,对他们来说,互相之间的拆台下绊子也就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也是联络感情的一种特殊方式……当然,一般他们三个都是被迫接受玄灵感情的那一方,常常被对方热情的联络得鼻青脸肿。

    不管怎样,嬉笑怒骂、打打闹闹,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只是有一点,这仅限于他们自己之间这么互相捣乱,而其他的人若是想从中赚点好处或对付什么人。那是一定会被所有人结成统一战线、群起而攻之的。

    李墨本来是本着为自己的杀手团接生意的念头,所以才经常去复活点转悠,要是能顺手捡到个刚被打死又没能力自己报仇的窝囊废,她就会主动去问人家要不要雇佣职业杀手来报仇。

    那一天,李墨就是捡到了这三人。而这三人刚巧在前一刻死在了玄灵带领的人手下,于是忿忿不平的想去填单雇人。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填单过程中的几句交流之后,三人诧异的听到李墨居然自己承认说她也是对玄灵恨之入骨的仇人之一。虽然这姑娘讨厌对方的理由,纯粹是因为那禽兽抢了“她家”的洛洛,但李墨不说,另外那三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一茬啊?!

    于是这下好了。李墨还在为找到了同盟而高兴,卑鄙的小丫头三人却毫不犹豫的一边笑逐颜开,一边把“找到个小玄的厉害仇家”的事情给挨个通知了个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里,几大家族进来想看小玄媳妇儿的人就都知道了“墨者”这个声名赫赫的杀手团,并誓要将该团及其所有名下成员都给杀回新手村,誓要让这群不知天高地厚、敢跟他们家孩子为难的女人们知道点厉害……

    城战期间,到处都是一片混乱,再加上大家还没有做好计划,所以李墨在浑不知情的情况下,一边被骗着积极的找玄灵,一边还时不时的应“志同道合的朋友”的要求,给他们讲自己团的事,当然了,成员名单是不会泄露的。

    而城战之后,玄灵根本就没怎么出门,一出门又是拉着大票人直接奔赴野外去寻找补天之处,当然更找不到下手的时机。

    李墨惆怅了,深深的觉得杀玄灵还真是一个挺耗费时间的工程,她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把洛洛展成暗线,反正那小姑娘好骗啊,如果利用她套到玄灵独身一人又好对付的时间,那么……嘿嘿!

    李墨想得兴高采烈,一边安抚着委托任务给她的小丫头,一边翘脚等待着玄灵和洛洛从那个“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的不知所谓的鬼地方出来。

    可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李墨手下的杀手团内却突然出现了异状。

    仿佛是一夜之间,李墨还没来得及把手上的任务找出什么头绪,她名下的墨者酒馆里留守的那个老实厚道的npc店长突然就收进了2、3o份的委托书,而且还都是要求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的,任务目标并不难杀,但是报酬却很丰厚,十分之诱人。

    李墨并没有对这些报酬过高的委托起疑,这样的事情她也是碰到过的。很多玩家都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他们自己逞强斗狠是常事,却很少想起可以雇佣杀手这种事。既然对杀手界这么的不了解,自然很多人也就不知道杀一个多少级的人该付上多少钱,他们总以为干杀手的就是高薪职业。一出马就绝对是成千上万的身价,好象身价不过四五位数就是玷污了杀手这么个风骚的职业一样。

    实际上呢,杀手其实并不是那么神秘的。在游戏中,只要是个人,谁没点杀伤力啊,只是每个人能给其他人造成的伤害值或多或少而已。而所谓杀手,其实并不见得技能伤害比别人高,只是他们更善于伪装和蛰伏,而且仅仅是以杀人为目的,他们不见得会和人光明正大的比拼技能、等级、装备什么的,却会选择最适当的时机和最合适的手段,了结掉自己的目标,比如说下毒和机关术也常是杀手选用的克敌方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善攻击的。

    于是由此可见,杀手其实只是游戏中的职业之一,并不十分特别,它的所谓特别也只是因为人们给它蒙上了神秘面纱而已。而杀手的薪酬当然也不会很高,如果真是那么暴利的话,相信哪怕再怎么困难的入行条件也会吸引来大批的玩家前仆后继了。比如说李墨,说起来可能许多人都不信,她第一次接到的由玩家委托去刺杀玩家的任务,报酬只有六个金币零五银十二铜……

    一想到那时的艰难,李墨就忍不住的辛酸,可能也是初入行时的阴影太重了,以致李墨在后来组成杀手团接任务的时候,就非常愿意找那些报酬高的委托,尤其是像她的店长接到的这种低付出高回报的任务。

    看到那2、3o份委托的时候,李墨当时就笑晕了,一边欢快的感谢着狗血电视教出那么多对杀手行业敬畏有加的傻*,一边兴致勃勃的把这一类任务都挑了出来,然后挨个分给了自己的在线手下,自己独拿五份,打算狠狠的赚上一笔。

    可是就在李墨去做第一份任务的时候,就惨遭重创,这姑娘根本没怎么小心搜索,十分顺利的就在任务单上提供的一个偏僻酒店中找到了据说常在那里出现的目标。

    左看看,没人。右看看,也没人。再拍个鉴定术到目标身上,果然只有任务单上说的区区3o级,还是一身垃圾装备。李墨乐了,觉得这真是再便宜不过的买卖了,于是当下又提了提蒙面巾,连潜行都不用了,二话不所的就往前冲去。

    可是李墨才刚冲到一半的时候,一张大网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凭空出现,兜头就把这姑娘套了个正着,接着网口猛的一收,在李墨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把她提到了半空中,系着网口的绳子一左一右的绷紧,系在两边的屋檐角上,打的还是Tmd死结……

    李墨一愣之后顿时怒了,反应过来有人在给自己下套,当下掏出匕就是一轮乱舞,想把大网给划破,没想到的是,大网子根本丝毫无损,不知道是哪里弄的逆天材料织成的。

    这下这姑娘真有点儿慌了,手脚并用折腾得厉害,红着眼睛恨不得把牙都用上,看能不能咬个洞出来。而此时,下面已经冲出来了一堆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看身高体形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个个都拿着弓箭,一起仰着脑袋盯准她往上射,刚被李墨找到的那个目标也赫然正在在其中,手中掌着一张小弓射得欢快无比。

    李墨那个郁闷啊,下面那群孙子这么一轮乱射,自己这还是个不能动弹的固定靶子,小箭雨一阵儿一阵儿的,痛觉虽说不是不能忍受的范围,但这么着实在磨人啊,跟蚂蚁咬肉似的,密密麻麻细细的疼。

    现在唯一还好的,就是李墨的装备还算不错,而下面人的伤害看起来都不是很高,每支箭最多也就只能带走李墨两三位数的血,一时造不成威胁。甚至这姑娘严重怀疑下面只有几个是真正的弓箭手,其他人基本都是非弓箭手职业的在跟着凑热闹,证据就是大部分的箭支钉到她身上的时候会打个“miss”或“-1”……

    “**你们有完没完!”李墨出不去又死不了,顿时怒了,尤其是在“miss”无数次出现之后,这姑娘差点没当场抓狂,一边嗑药一边对着下面站的那堆人就骂上了:“有本事你们一箭射死我!跟这一下一下的磨啥呢?!老娘又不是Boss,随便几颗药就能顶死你们!”

    “老子就爱射!你想射还射不了呢!”下面有个男的狂放的笑回了这么一句,只是这话的内容多少有点猥琐。

    李墨险些没被气晕,不管不顾的从包里拿出一大把的零零碎碎,运起自己那根本没练过的投掷术就对着下面有来有往的起暗器了。

    先是丢零食、零食丢完丢主食、主食丢完丢饮料……吃的全部丢完了就丢还没来得及卖的白板装,最后啥都没有了,李墨看着下面的人弹药似乎比自己充足得多,还一边喝药顶着她根本没啥伤害的攻击,一边坚持不懈的继续射,一边射还一边聊,李墨顿时那个气啊,差点没一个激动的把手里的小极品匕也给当成暗器的甩了出去。

    “哎,美女,你还有多少血啊!”下面的人见李墨没东西丢了,消停下来静静的喝药顶箭,忍不住就好奇的吆喝了一声。

    李墨瞟了这人一眼,嘴角恨得直抽抽,却终究什么都没说。

    “鉴定一个就知道了啊!你个sB!”旁边有人鄙视刚才问那人。

    “你大爷的!老子早鉴定过了,这妞等级高,鉴定无效你不知道啊?!”被骂的人鄙视了回去,还多还了根中指。

    离两人大概五六步外的一个黑衣人一听这话不干了,弓头一掉转,冲着第一个喊话那人一箭飙了过去,中气十足的骂了一句过去:“他大爷是我!你Tmd别逼老子倚老卖老啊!小心我把你爸连你都教训一顿!”这话一出,刚顺口暴了句粗口的人连忙伏低认小,道歉赔礼。于是自称人家大爷的那位猛人终于舒坦了,重新射李墨。

    “……”旁边几个黑衣人一阵暴汗。李墨在空中被大网兜着也是一阵暴汗,差点没被喉咙里的红药给呛着。

    又射了一会儿,又有人开口了,还是个女声:“诶!其实我觉得血值有多少不重要,只要不能秒杀人家就能补回去,关键是她身上有多少红啊?!”

    “红?!啥红?!”那mm暴了句专业术语,这边儿有人立马听不懂了。

    “你大……咳!你妹儿的!红就是补血药的意思啊!”mm刚要顺口骂过去,一说出两个字就住口了,生怕再勾一大爷出来,连忙改口之后,这姑娘还顺带狠狠的瞪了问的那人一眼。

    “……”问话的人沉默了,良久之后瞪着那得意的mm阴森森的来了一句:“我妹儿是你三表嫂,小丫头片子,记不得人声音就别乱说话。”

    此人话音一落,mm头上当即被旁边的男人敲了一个包,顿时把这姑娘打得把手里弓箭一丢,直接抱着头蹲地上哭去了:“三表哥,我错了!我真听不出谁是谁啊,再说你不也是没听出来你大舅哥的声音吗?!早跟你们说了别蒙面嘛!……”

    旁边的一堆人面对这场面都淡定了,只有半空中的李墨依旧不淡定的一头暴汗,无言以对。

    下面的人吵吵闹闹,一边射李墨一边互相拆台,他们显然是新手,并不是太习惯这个拟真游戏,还闹出了不少笑话,而这欢快的气氛也实在不像是在伏击杀人,反倒更像是狩猎聚会啥的,一片和谐安详。

    李墨终于承受不住了,第一,她再怎么嗑药也只能是防守,完全无法进攻,这根本没有胜算。第二,她实在受不了这群人的低能,这姑娘深深的觉得,陪这帮孙子在这里瞎耗实在是一种耻辱。

    于是,李墨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补血,等待自己被射死的那一刻来临。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李墨忍无可忍,再度大吼:“你们Tmd行不行啊!老娘都没喝药了还这么挫?!”

    “没办法啊美女,我们这弓箭手不多,都是非本职客串的!”下面还真有人答话,耐心和气的跟人家解释着。

    我忍!李墨气结,咬牙继续顶……又过了五六分钟后,李墨终于满含激动的泪花化成了一道白光,消失在网兜中,消失之前,她的耳边还传来了欢呼喝彩声。

    终于承受不住这刺激的李墨姑娘强撑着用自己已经模糊的身体比出了个中指,鄙视的送给这些人——**这还值得得意呢?!真Tmd一群废物!

    之后,白光消失,与此同时,朱雀城西区的复活点内一道白光升起,憋屈的李墨郁闷的出现在其中。

    “非攻之义,天道?!”李墨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平息一下情绪,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小心的探问女声。

    李墨一凛,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个说话的人,对方是一个穿黑衣带蒙面的女人,身材娇小玲珑,露出蒙面巾外的一双眼睛透着谨慎和精明。李墨眨了眨眼,同样小声的回答:“以杀止杀!”

    “以杀止杀”是墨家的思想主流之一,有一部分学者研究认为,被称为墨者的人,在以前就是一群杀手,他们用自己手中的剑和血来维系扬自己的信念。

    这样的书早就没有多少人研究了,即便是在大学里也属于冷门学科。洛洛当成似的看过一些作为消遣,之后跟李墨聊天的时候提到过一次。而李墨姑娘是什么人啊,这就是个信奉拳头就是道理的粗暴女人,当时就对洛洛提到过的墨者十分之推崇,以致于在游戏里也以这个名号作为了杀手团的名字。

    而蒙面女人和李墨之间的这一问一答,就相当于是墨者内的接头暗号。

    听了李墨的回答,那个蒙面女人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果然没认错,不好意思,戴上蒙面我认不出来,请问你是哪位啊?!”

    李墨嘴角抽了抽,满眼的惭愧和郁闷:“墨血飘香……”

    “呃……大姐?!你这么厉害怎么也死了啊?!”那女人惊讶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瞪着李墨,仿佛她死了是个多么不可思议的奇异事件一样。

    李墨顿时那个想哭啊,她觉得自己的脸今天真是丢尽了,关键的是,丢人就丢人吧,还刚好被自己手下的姑娘抓到个现场。这、这这……

    等等,她刚才说“也”?!李墨突然抓到个关键字。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