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制造规律
    第二百八十六章 制造规律

    舞者不敢不开口啊。成人小游戏    .眼前这些人实在是让他太失望了,这男人怕自己再卖一会儿关子的话,当场就能崩溃几个群众,还全是被他们自己算出来的数字给吓傻的。

    其他人一听到说有办法,脸上顿时燃起了希望的神色,一个个就像是沙漠中行走了好几天,已经干渴到极限的绝望旅人终于现了一滩骆驼尿……咳!绿洲似的。

    舞者郁闷了一下,终于还是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据舞者此人的描述,如果说想要让一个原本不喜欢自己甚至是讨厌自己的人转变心意的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对方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英雄救那啥。

    别扯什么友好度不可能一下涨那么快的废话,在有智慧npc的游戏中,友好度说白了也就是这群数据生命的情绪喜好罢了。这也就是为毛有人运气好,几下就能让npnetpc做满好几天的苦力才能捞点汤渣的缘故。

    运气好的那种玩家,用一个女性最喜欢用的挺恶俗的词语来形容的话,就是有猿粪,人家硬是和npc踩到同一坨了,其他人又能怎么地?!嫉妒?!再嫉妒也白扯!

    运气不好的那后一种人,就是套交情最笨之办法中的水滴石穿。也就是和历史人物中的名人,某李姓小白一样,偏好拿个铁棒子磨针找虐的那种……

    因此,牵涉到友好度的关键,简单来说就是看npnetbsp;  也就是依据这个理念,舞者提出了自己的办法,那就是想办法为夸父族的族人们做上一件大好事,比如说把对方从某灭顶危机中拯救出来之类的……啥?!人家没危机?!你傻啊,没危机咱不会自己制造个危机吗?!现实中流传了那么多英雄救美而后两人勾搭成奸的傻话,其中至少有十之**就是男方人为制造导演的,当然,也不排除其中有几个比较爷儿们的姐儿们反串角色……

    经舞者这么一番解释之后,在场的众人立刻就该计划的可行性进行了一次紧急简短的讨论,而最后的结果是,起码半数以上的人都被舞者的想法给说服了,通过了该项提案。而且他们想得也挺现实,这事儿筹划好了,一旦成功的话,就算夸父族不会立即把他们奉为上宾,起码也不好意思对着救命恩人再做啥不友好的事情了吧?!

    当然,大家通过这一方案的最关键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实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接下来的要问题,谁去引夸父族的危机?!”眼看众人决心已下,舞者快乐的立即进入正题。这些招数他自己已经很久没用了,还真有些怀念来着。上次用这种计划来泡妞好象是一、二、三、四……到底几年前来着?!算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眼看着被自己设计的人反而对自己感恩戴德。一脸小真诚的样子,就让舞者这不厚道孩子觉得忒爽。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再次就该问题进行了第二次紧急讨论,只是这一回,想要得出结果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当好人?!多简单啊,那坏蛋是咱哥儿们,随便放放水套套招,轻轻松松就能打败对方,既当了英雄又绝无生命危险,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当坏人?!那可就困难多了!

    这年头想当坏人是件容易的事吗?!当然不!先,得看这人有没有当坏人的资本,你想动人家,想给人造成威胁性,那也得自己的分量够啊,喊打喊杀的冲出去想给人下绊子,结果被人一指头就给推回来了,那不叫坏人,叫灰人……专当炮灰的人。

    夸父族成百上千的族人,正在讨论着的这些人中,没有一个认为自己有那么庞大的分量能撼动人家。

    其次,就算先不提威胁性的问题。当坏人本身也是一件不大安全的事儿啊。

    你想害人家,人家得拼死反抗吧?!这武器拳脚可都没长眼睛,指不定自己就得先付出点啥代价,捱完这一关,等扮演好人的同伴上场之后,同伴们也得卖力演才不会让人家怀疑吧?!自己没受点伤也构不成被逼退走的假象吧?!……这事儿怎么算着怎么让人觉得吃亏!无论谁去做这反派角色,退下来肯定不可能是完好无损的,尤其这还是没保险没赔偿的工作,忒让人绝望啊!

    这么对比了一下之后,众人对于当一个好人都有着无比的向往,个个都瞬间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状,表现出诚实可靠小郎君的样子,努力想让所有人都现到自己形象中的正义与纯洁完全不适合坏人这角色。

    “其实我倒是愿意当一个坏人,总不能让兄弟们去冒这险啊。可是我偏偏生了一张国字脸,一看就是好人相……唉!”有同志先做忧国忧民状,一方面表示自己的舍己为人,一方面又故作唏嘘,装出一副尽管想挺身而出却无奈受到了客观条件影响的遗憾状。

    舞者瞟了这人一眼,半点没有不适应感,颔点头:“好吧,那你站我左手边来。”

    那位还在唏嘘着的同志一听这话立刻眉开眼笑,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去,颠到半路时,他似乎觉得自己这么高兴有点儿不大好,于是作戏作全套的又装出黯淡状,慢慢的磨着那几步路,还不舍的看着身后的其他人:“我也很想和兄弟们在一起啊。可是为了不影响整个计划……”

    玛莉你个隔壁!其他人终于没能保持自己正义朴实的形象,齐齐猥琐的向此人比出了中指。

    等那人站到自己身边之后,舞者看了看其他人:“还有其他人想去主动当坏人的吗?!”

    眼看着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已经站到了代表正义的左方。大家只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也顾不得继续唾弃那人的恶心了,个个踊跃的举手并作黯然状:

    “我也想去啊,可是我这形象……”

    “我愿意代兄弟们冒险,可是我这气质……”

    “我!我本来也……但我这正直的眼神……”

    所有人像是约好了要一起恶心舞者似的,纷纷用根本不隐晦的隐晦语把自己夸得上天入地人品第一,而其中心思想就一个,以他们伟大的人品,很愿意主动做有风险的坏人。但正是因为他们的人品太伟大了,所以即使装了也肯定没人信。他们那高洁如天山雪莲的正义人品啊,即使是在茫茫人海中也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尽管他们想极力掩饰,却总是能被人无情的视线给揪出来……

    洛洛和玄灵等人站在另外一边看着这热闹的选秀场面,深深的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震撼及刺激太大了,很有可能晚饭都吃不下去……

    舞者倒是处之泰然,也难怪,这种级别的小把戏在他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更无耻的人他都是见过的,比如说站在洛洛旁边那位……

    “你、你、你……还有你!”舞者在那些宣扬自己伟大情操的人们当中随便指了几个情绪最激动,语言最感人的,然后手指一转,比向自己的左面:“刚点到的都站我左边来!”

    随着这句话的话音一落地,人群中的情绪顿时呈现出鲜明的两极化对比。被点到的人欢天喜地又故作矜持,没被点到的人只觉天地黯然,眼中透出了深深的绝望

    舞者没理会大家的情绪,一转身,面对自己左边站得笔挺的那些玩家们点了点人头,然后满意的笑了:“不错,人数够了,你们现在先休息下,等我们制定好了行动步骤再动手。对了,把状态调整好啊,你们随时要准备偷袭夸父族的。”

    “是!”被选出来的正义小先锋们脸红激动的应着。接着转身就要离开,结果刚走没几步,这些人都愣了。正垂头丧气的那帮落选群众们也听清了舞者说的话,怔了一怔之后,茫然了——偷袭?!他们不是好人吗?!

    群众们一转头,现舞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蹿到了玄灵身边,正给自己老大报告着选拔情况:“这些人喊得最大声,台词最耸动,声音也最真挚。完全是演技派的实力人物,由他们负责偷袭的话,即使被夸父族那帮傻*抓到也绝对看不出啥破绽!当然了,关键是要防止他们被抓之后反水啥的,这就得靠老大你了!……”

    入选的群众一时间都有些无语。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第一个入选的国字脸老兄走向了还在滔滔不绝的舞者,犹豫着还想垂死挣扎:“可是我的脸型……”

    话只说了一半,舞者头也不回的随手丢过去一套衣物,顿时把那人砸得没声了,不仅他没声了,其他还想凑过来的人也没声了。因为舞者丢过来的不是其他,正是一套夜行衣,还附赠蒙面巾。

    这东西一穿上,啥外表气质风华之类的都没了,你就算想强调自己是个好人都没人肯信,有谁见过连脸都不敢露、穿着一套办坏事行头的好人啊?!别欺负npnetbsp;  “确定一下下一步行动方案吧。”舞者把龙套演员们分成正义和邪恶两拨之后,也没管人家心里是怎样的翻天覆地,径自招呼起了小领导层开会。与会人员分别包括玄灵这个小圈子里的所有人,以及pink娃娃,逐鹿天下和天枫十二朗。

    “舞者老大好手段啊!”逐鹿天下站到开会几人中后,先就抹着冷汗来了这么一句,龙套演员中除了pink娃娃手下的那个骑士外,其他人全是他逐鹿帮里的,就这么被舞者设计了去,还闹腾得这么厉害,实在是让这位帮主无比的汗颜。

    “啥手段?!”舞者特茫然的瞅着逐鹿天下,仿佛不明白他啥意思似的,眼神那叫一纯洁。

    逐鹿天下嘴角抽了抽:“没啥!”

    舞者没打算把精力纠结在和这帮主猜哑谜上面,直接当逐鹿天下是没事找事的神经病一样鄙视了一眼过去。然后转头开始讨论行动:“先,咱们先确定一下偷袭夸父族该用什么办法。我平常用这招也就是泡个妞啥的,要对付的顶多是一丫头片子,随便招几个兄弟就成。可是这回咱们人少,就得把袭击的方式给改改了,不然夸父族的人没有事,反而咱们的人被反揍得半死,那我们到时候是不是还得当着人npc的面去把那帮子坏蛋给救了啊!……真要出现这情况的话,估计我们和那部族的人一辈子都没希望搞好关系了。”

    “火攻?!”pink娃娃先举手表决,她对玄灵放火烧山的印象还是挺深的,总想再看下那壮烈的场面,熊熊的火焰燃烧了整个部族……那是多么震撼的一幕啊!

    pink娃娃正陶醉幻想着,舞者一挥手,坚定的否决了此提案:“不行!”

    “为毛不行啊?!火攻随便去几个人就够了,简单易行又不耗费啥成本!”pink娃娃悲愤捏拳。

    舞者扯了扯嘴角,翻了个白眼过来:“老大和洛洛当初烧了六座山头,你觉得夸父族的部落一起火之后,咱们这帮有前科的会不会第一时间被怀疑?!”

    “呃……”pink娃娃语塞。

    逐鹿天下想了想:“那就水攻?!这总没人联想到玄灵老大和洛洛身上了吧!”

    舞者很想抽搐:“这是草原,不是盆地。等把夸父族淹得崩溃到要求救的地步时,估计起码得要个三五年。”

    逐鹿天下讪笑了一下,不敢说话了。他那不也是条件反射吗,pink娃娃一说火,就把他的思路也往自然灾害那方面引过去了。

    “老大有啥建议?!”舞者一看蔫了两个,于是直接转头问玄灵。

    玄灵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法杖,抬了抬眼皮一脸平静的开口:“问我?!”

    “……不!我没问你!”舞者只沉默了一瞬就坚定的摇头,不敢再看过去了。

    根本不用问,这不人道的家伙绝对是想一路杀光,只留个光杆领,然后威逼人家提高对自己的友好度……舞者自认为,这种变异的思维即使是以他这样智慧的头脑也是不能理解的!还是直接忽略对方意见的好。

    “要不然,我们引怪袭击吧?!”一直没说话的洛洛突然在此时出声了。

    “引怪?!”舞者满脸的茫然不解:“怎么说?!”

    洛洛低下头想了想,似乎是在整理思路:“因为上次我们去耕出了六个山头土地的缘故,他们部族里食粮种子和本来没打算作种的粮食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夸父族的人要想解决目前的吃饭问题,只有加强狩猎的动作,如果他们已经现种子有问题,那更得加倍狩猎,因为还有过冬的储备问题。所以我想,我们可以在他们狩猎的地方埋伏,引出过他们能力的猎物数量,或者做些陷阱什么的阻碍他们的动作……”

    听到这里,舞者已经明白了:“然后趁他们被搅和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我们就可以……”

    “一网打尽!”玄灵淡淡的接下最后的半句话。

    “对……呸!是去帮忙!”舞者条件反射的点完头应了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瞬间挂起了一头黑线。

    玄灵神色不变的瞥去一眼:“开个玩笑而已。”

    “……”放屁!你丫刚才那句话绝对是真心的!舞者无语的看着玄灵,摆明了不相信对方。

    “嗯……我想在狩猎中动手脚,主要是考虑到我们这边搞破坏的人太少,正面冲突的话可能会有危险。”洛洛一看不对劲,连忙转移话题继续说着自己的计划,免得舞者当场崩溃在这里:“他们只负责引怪和设障碍的话,危险性可以降到最低,甚至可能都不用出现在夸父族面前。”

    舞者果然收回了看向玄灵的目光,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决定不为这人伤神了,转而认真研究起洛洛的计划来:“这个倒是可行,那么先我们得确定夸父族的狩猎地点和时间……”

    狩猎地点,那基本是不用太怎么伤神的,离这里最近的树林里有无数的兽形小怪,虽然长得有点寒酸,但经过研究之后,众人一致认为夸父族的人就是以这些小怪的肉来作为食物的。

    别问为什么草原附近就有树林,这是游戏副本地图,系统就算想不讲道理的在火山中心弄个喷泉出来都行,玩家再看不惯,再怎么觉得不合理也只能忍着。

    狩猎地点确定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狩猎时间了。只有弄清楚夸父族狩猎的时间规律,大家才有机会布置准备,也才能算好恰当的时间让对方踩进圈套。

    不然的话,玩家正布置陷阱的时候夸父族出现了,人家二话不说就是一矛,那还布置个屁啊!

    再或者,玩家把陷阱布置好了,夸父族却硬是没出来,树林里的小怪来来去去噼里啪啦一通乱踩,那些陷阱布置了也等于没布置,反而捕获肉源无数,等夸父族一来,正好捡得个便宜,还一路平安,这才叫人更吐血。

    可是,就在大家想要调查清楚对方狩猎时间规律的时候,却碰到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夸父族的人狩猎根本没有所谓的规律,这是日常活动,每日必行,出时间还不定,有时早上有时下午,一高兴了在林子里连待好几天才回部落的情况都有……

    所有人都郁闷了,不过这也让大家更肯定了一点,那就是对方绝对已经现到熟种事件的真相了,不然咋会这么热衷打猎?!这样一来,任凭谁也没法从这全凭心情的行动时间上总结出周期规律啊。

    在大家焦躁郁闷的这段日子里,玄灵又几次提出了全灭人家部落的计划,可惜从头到尾都没获得半个人的支持。大家很不解,这家伙到底是来打架的还是来做任务的?!他弄清楚了主次没有啊!

    最后,洛洛同学羞涩的提出了一个办法:“没有规律,那我们就制造规律吧?!”

    规律怎么制造?!这很简单,不管他们想不想打猎,把整个部族的人都围困上几天,消耗他们的粮食和耐心,然后过一阵子再解禁,到时候保证根本不用招呼,所有人都会迫不及待的第一时间就冲出去。想不出去?!行啊,饿死了别怨社会啊!

    这个提案一出,瞬间得到所有人的支持。这么几天的消磨,部分同志都快有更年期综合症了,现在有个破除僵局的办法,当然是人人推崇。

    于是乎,围困夸父族的行动很快就进入了实施准备阶段,行动负责人为洛洛,行动实施人为玄灵,实施时间,某个夸父族人集结好正要出门狩猎的前刻……

    夸父族的领正站在族里空旷的空地上,等待下面的族人整好队伍。他们必须要准备好足够的肉食,以作为过冬的存粮。

    前一阵子来的那一批外族人,他们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播到地里去的全是被煮熟了的种子。本来以为那片土地是明年的希望,没想到却瞬间成了地狱场,活生生的埋没了全族的希望……每当想起这件事,就让领痛苦得不行,很想泪流他个满面的泄一下。

    “领,准备好了!”底下有个族人跑上来向领汇报。

    领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点点头:“好吧,那我们现在就出!”手一挥,所有族人都热情昂扬的举起了手中的长矛。

    领满意的笑了,还好,他的族人并没有在熟种事件中被击垮。

    就在这批人正要向部落大门走去时,突然一个族人匆忙的从那个方向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挥舞着双手:“领!领!打猎中止!山洪爆了啊!”

    山洪爆?!领看了看晴朗无云的天,无语了——**大草原上哪有山洪!还是Tmd晴天!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