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个巴掌(200,220,240,260)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个巴掌(2oo,22o,24o,26o)

    他们?!他们是谁这一点。好玩的小游戏   .在场的几个人根本不用多想,心里瞬间就能得出答案。

    在附近的就是安廉倾,刚才安锦绣又回去说了这边的事,除了安家那几个人,还会有谁专门跑到玄灵等人的野餐点来打“招呼”?!

    听了舞者的话,玄灵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抬头淡然道:“意思就是说,他们任务失败了?!”

    舞者先是偷偷的瞥了一眼洛洛,看到对方貌似没有注意自己二人的谈话之后,这才认命的点头:“失败了!或者应该说,根本就没来得及实行。”

    “什么任务?!说出来我看看有补救的办法没!”洛洛不好奇却不代表着李墨也不好奇,这姑娘刚才就琢磨着对方到底要怎么败坏人名声,这会儿听见旧话重提,忍不住就顶着可能会被舞者埋汰的可能性插上了一句话。

    “行了吧你,安家人快过来了!你是不是故意帮他们问的,好让人家也听着啊?!”舞者果然如李墨所料的鄙视了一句回去,什么都没跟这姑娘说。其实倒也不是他小气,而是现在洛洛也在场,这事情解释起来的话,舞者怕自己的哪句话说不定会漏出马脚。

    李墨一听,对方说的倒也合情合理。于是郁闷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重新翻着自己手里的小铁钎去了……喵的,就为了转头说这句话,害她把肉串都烤糊了一面,她容易吗她!居然还给她玩神秘,靠!

    “他们要过来了?!”洛洛虽然不好奇玄灵交给人什么任务,但却挺在意安廉倾马上要过来这件事情,刚吞下一口食物,她就忍不住抬头问了一句。

    玄灵嘴唇张开,刚想回答什么却又停了下来,眼睛向不远处刚刚安锦绣曾经走过来的方向看去,冷笑了一声。

    洛洛看着这笑容头皮麻,心里明白了些什么,却十分不想转头看过去。可是她不转头,人家照样热情的朝这边走过来,还大声的出惊喜的声音:“女儿,你也在这里野餐怎么都不来看看爸爸?!”

    看你干嘛?!帮你看看还有几年才咽气?!舞者翻了个白眼,很想吐槽,可是还不等他张口,紧跟在安廉倾身后走出的楚翼一现身,却吓得这孩子把自己想说的话都给全部忘记了,还差点当场就把手中的铁钎砸了过去——**!这个混帐东西怎么也在这儿?!

    玄灵同样看到了安廉倾身后跟着的人,他脸色微微一动,却又瞬间恢复冷然,像是从来没有过情绪波动一样,更像是根本没看见这么个人。重新低下头去,直接把那一行人都当成空气无视了过去。

    洛洛倒是不像玄灵那样没反应,不过她的反应却是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爬到了玄灵身侧的另外一边坐着,明摆着是要躲安廉倾,不想和这老头子说话。不过她坐过去之前,也同样偷偷的看了一眼楚翼,猜测着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楚翼是自己死皮赖脸要跟过来的。本来刚才这安老头在另外一边的时候就一直坐立不安,说话也晃神了几次,明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为这,楚翼这向来自视甚高,一直是被人围着转的孩子还很是郁闷了一把。

    终于,在又闲扯了一会儿之后,眼看大家都吃了几口东西了,安老头这才逮着机会退场,说自己有事要离开一下。

    云野这么个山林能有什么事要离开去办的?!这里一没便利店二没小酒吧,这老头难不成还能去客串一把采蘑菇的小姑娘?!

    想了想安锦绣刚才捡柴回来后和她爹的那一通嘀咕,楚翼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也意识到自己似乎终于可以不用那么无聊了,当下就义不容辞的也要求跟上。

    安廉倾本想把两个女儿和楚翼一起留在这里,一是想自己单独去看看洛洛。二也是想趁机让楚翼和女儿们培养感情,可没想到这死烂人这么不好忽悠,好说歹说的还是非跟不可。

    无奈之下,安廉倾只好同意了这一要求。而楚翼一走,锦绣和烟如二人自己单独待着也没什么意思,自然也只能跟上。四人行的阵容就这么出现了。

    在往这边走时,楚翼还是挺兴奋的,想看看能让安廉倾老头魂不守舍的人究竟是谁,顺便找点碴儿玩玩。如果是个男的,就往死里踩,如果是个女的,就得看看长得好不好看再说了。

    可是离生火点越近,火堆边的几人面孔越清晰,楚翼却越惊讶,眼睛也渐渐瞪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那个一脸冰山样、眼中透着桀骜孤冷,却正在动作轻柔的给一个小姑娘喂食水果的男人是谁啊?!

    那个把小姑娘环在怀里,还用食指帮人家擦去嘴角的食物残渣,最后再送到自己嘴边暧昧舔尽的男人是谁啊?!

    那个冷颜冷言,却愿意低下头颅对怀中姑娘说话,而不是淡淡的轻蔑斜睨的男人是谁啊?!……

    靠!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该不会真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吧?!楚翼越走近越想尖叫,直到走到林边,察觉到舞者的目光之后,都还呆呆的不能回神,傻呼呼的呆滞转头,看到舞者同样被自己吓了一跳之后,楚翼心中才总算是有了一丝欣慰——还好,有一个吓到的表现比自己还傻的人……

    靠!这不是小翔吗?!那么说那个男人真是那个男人?!看清舞者的脸后,楚翼几乎真的尖叫出声。连头脑内的思维都混乱了起来,不知道眼下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安廉倾来这里想见的人难不成就是林玄?!楚翼茫然了。

    另外一边,安廉倾却不知道眼下碰面的这几人心中是如何的百转千回,他热情洋溢的打了那么一声招呼之后,想着就算对方这几个和自己不对付,但看在面儿上,总不至于给自己难堪吧?!

    可他却忘记了曾经生在餐厅的那一幕,这些人在公众场合都敢那么无耻的埋汰他了,在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又没什么观众制造舆论压力,想做什么不就都是看这些人的心情了吗!难道他安廉倾还能上去和人家拼体力打架不成?!

    这会儿,玄灵一行人直接把安家这边的人当空气,主动来打招呼的安廉倾,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跳梁小丑似的角色,尴尬而愤怒得不行。

    “你们……”安廉倾隐忍着怒火,刚想走上前几步去吼上几句来练练肺活量,可是他刚说出两个字,声音却突然嘎然而止,记起了刚才在看到洛洛时瞬间被他忘在脑后的那个楚翼……说起观众的话,这小子不就是现成的吗?!……

    “让您见笑了!”想起这么个人,安廉倾终于重新拿定了主意,隐隐有些愤怒的脸色瞬间转变成为苦楚辛酸的表情,向着小脸苍白纠结的楚翼看去。还指着洛洛为对方介绍道:“那也是我的女儿,只是有些年幼无知,唉……”

    一听这话,舞者差点一个激动的直接把钎子整个丢到火里去。这老头儿也太雷人了吧?!

    年幼无知,可以是一个贬义词,也可以是一个中性词。安廉倾说出这么句话,是诱人自己琢磨的。如果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听到这么一句感慨万分的话后,第一个反应一定是这个女儿做了什么错事,或者被人蒙蔽了,让自己父亲伤心。不然的话这长辈哪能这么感慨啊。

    尤其是配上此时玄灵等人一起冷落安廉倾的情景。这个说法就更能让人信服了。

    可是如果玄灵要拿这句话去跟人计较字眼儿的话,安廉倾也同样能推脱掉关系,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年幼无知是自谦词啊,就像一个孩子哪怕考了一百分,别人夸这孩子的时候,人家家长照样也会一边得瑟一边装B:“这兔崽子傻了吧唧的,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就是运气好罢了,哦呵呵呵……”

    同理可推,一个父亲说自己的女儿年幼无知怎么了?!外面还有一大帮子人乐呵乐呵的成天把自己儿子叫“犬子”呢,你能说人家是故意影射谁了?!

    于是乎,玄灵这边的所有人都被安廉倾这句话给成功的恶心到了,就像吞了个苍蝇似的。

    玄灵皱了皱眉,明显的心情有些不大爽了,抬起头来冷冷的扫视了安廉倾一眼。在这有若实质的寒气下,即使是安廉倾,也不由得暗暗后退了半步,更别说他身后的两个安家女儿了。

    可是在这样的目光中,楚翼同学却依旧风骚的挺立在原地,说不动就不动。虽然他的脸色也白了一瞬,但人意志力坚定啊,就凭这一点,比起安家的三人就强上不少了。

    不过实际上,如果说楚翼现在是被惊吓到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恐怕还会更准确一些。

    玄灵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人,虽然刚刚无视了过去,可熟人就是熟人,他可以装作没看见人家,人家却实实在在的看到了自己。

    微微皱了皱眉,玄灵眼神一凝,略带有警告意味的向楚翼看了过去,然后唇角微微勾起,破天荒的主动向安廉倾说了一句话:“你身后的是谁!”

    “……”好吧!不得不承认,玄灵此人的个性实在是不适合做这种大尾巴狼似的伪外交,哪怕是主动搭话,他也是一副颐指气使的德性,就像是领导正在言一样。还是那种调查工作失误的训话言。语气中半点婉转都没有,冷冰冰的让人浑身打颤。

    这是搭话吗?!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威胁警告呢?!

    安廉倾被冻了一哆嗦,根本没过脑子就条件反射的乖乖回答了:“这是楚翼,国外有名的餐饮连锁企业少东家,他呃……”话说一半的时候,安廉倾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把口中的汇报中止,懊悔得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一嘴巴子——**!怎么就乖乖回答了呢!这不等于是放低自己的身份抬高人家吗!

    其实这男人多虑了,玄灵等人根本没工夫嘲讽他,而楚翼也顾不上研究这番问答对话中体现出来的高低等阶,他现在就明白一件事。

    这帮子人是要装做不认识自己的样子了!

    明白对方的打算之后,楚翼镇定了一下情绪,堆上满脸笑主动向玄灵走了过去,装出一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样儿伸出手去,同时开口自我介绍道:“我是楚翼,阁下怎么称呼?!”

    眼看楚翼还算机灵,玄灵也微微颔表示满意。可是看着对方主动伸出的友谊之手,这一手盘一手叉正伺候着小姑娘进食的男人却根本没有去接一下的意思,只在颔的同时淡淡的应了一声,表示已经听到了,然后就将头转向了洛洛刚转移的新位置,继续73a9他的养成游戏——喂“女儿”吃东西!

    楚翼的笑容狠狠的扭曲了一下,险些当场跳脚骂了出来——这人真Tmd禽兽,既要老子配合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又要装B玩儿酷,太不是东西了!

    洛洛一边咀嚼着满嘴的食物一边打量着楚翼,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好奇。盯着楚翼看了半天,等她终于把食物吞下的同时,那男人也成功由最初的忿忿然被她盯得脸红了。

    “咕咚”一声把口腔里的食物吞下去,洛洛趁着玄灵手里的叉子还没再次送到自己嘴边之前赶紧转过头去,搂着玄灵的脖子,贴着人耳朵说悄悄话:“你认识的人啊?!”

    玄灵眼皮动了动,不自觉的勾出一抹笑意,瞬间即又消失。把洛洛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玄灵重新揽好这姑娘并接着喂食,一边喂还一边淡淡的问道:“怎么看出来的?!”

    洛洛口里正含着食物不好说话,要不喷出什么东西来就是太失礼了。一听人问,她连忙拼命的运动着腮帮子,囫囵着把食物吞下去,然后重新扒回去继续悄悄话:“画蛇添足了。”

    玄灵听着这么个回答,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的依旧是万年寒冰,眸子中却闪过了一丝赞赏。

    洛洛的意思他当然能明白,所谓的画蛇添足了,就是指他的性格本不该着意的关心楚翼这么个陌生人叫什么名字,可他偏偏多嘴问了这么一句,这其中的深意,当然就值得研究了。

    如果是不知道的人,当然不会现到这一点,可如果是了解他的人……玄灵眼神动了动,无意识的摸了摸洛洛腮边的碎,唇角的弧度也更大了些——这姑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这么了解他了?!

    洛洛不知道玄灵想什么,只知道自己猜对了。得到对方的肯定答案之后,她心中忍不住伸起了一丝小得意来,好象刚解开了一个千古悬案一般。

    楚翼和其他人的眼中,只能看到这对小男女窃窃私语,唯一听到的,就是玄灵说出的那句“怎么看出来的”,而洛洛说了什么,却没人听得见。

    所以,玄灵这么唇角一勾,让这些不了解内情而又习惯于用以往的知识来判断玄灵的孩子们都忍不住的心尖尖一颤——怒了怒了!这人怒了!他不会干出什么不该干的事情来吧?!

    如果玄灵此时能听到其他人的心声,八成会笑得更灿烂,可是那时候,却真就是因为怒意而起的了。

    “认识你很高兴!我先回去了!”楚翼轻咳了一声,仗着自己现在“不认识”玄灵的优势先撤退,一转身,几乎当场撒丫子跑了起来。还好他总算记得在安家人面前表现得不要那么异样,所以强忍着风度翩翩的走了回去,可惜因为心情紧张的关系,此时这个“风度翩翩”看在其他人的眼里,就是怎么看怎么像鸭子似的摇摇摆摆。

    舞者在火堆边努力的寻找着可以尽量远离玄灵却又不引起对方怀疑的位置,只希望自己在对方怒时能尽可能的离远一些,不要被牵扯进去。

    李墨一脸茫然,这姑娘与玄灵接触的时间不长,自然也不知道从前的玄灵那变态的越笑手越狠的性格模式。而此时,也就是因为这不了解,她才幸运的没有被习惯思维套进僵局。

    安家父女在旁边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刚才楚翼这个他们眼中的大靠山在玄灵面前与之对话,这三人自然不敢擅自跑出来打断插话,免得给人家留下个没有家教的印象。

    可这会儿楚翼走回来了,他们当然也就不用顾忌,可以靠上前去了。

    安廉倾迫不及待的凑过来,还想继续往玄灵和洛洛身上泼脏水,好把楚翼拉到自己的阵营里去,实在拉不过来,也得让对方对这几人留个坏印象才是。为了这目的,他甚至信口雌黄的胡编了起来:“楚先生,本来今天陪您出来的时候,我也考虑过要把这个女儿也叫上的,可是这孩子大了就不听话了,不仅没理我这做父亲的,还自己就……唉!”

    安廉倾继续语焉不详的“唉”着,试图挑起新一轮冲突。刚才楚翼听到他第一次说洛洛的时候,只是感觉像看戏似的,虽然心里知道对方的话中肯定有问题,但这也并不妨碍他在心里八卦一把!可是这第二次听对方说他女儿如何如何,可就真是要了楚翼的命了。

    安廉倾使的这计有点儿俗,大家也都挺熟悉的,不就是王允拿他干闺女使过的那美人计么!让一个女人牵搭上两个男人,最后让吕布那呆头呆脑的为爱痴狂了的傻小子吃醋去刺杀了董卓那傻*。

    这计好啊!真是好啊!

    俗话也说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安家的人知道楚翼是个好色的胚子,于是主动做出一副要把女儿介绍给对方认识的架势,紧接着一个转弯,又说那女儿不听话,跟个其他的男人跑了……

    这要换做一般情况,楚翼能不气吗?!先不说洛洛小同学长得本来就是柔美可人,就算她长得不咋地,这有人抢了本来该是属于他的女人,也是事关一个面子问题啊!

    只要听到这话,有个狼性的谁能不怒?!

    可是关键的问题就在于,现在可不是那一般情况啊!那妞儿明显就是玄灵家圈里养着的,他楚翼敢往玄灵的后院伸爪子吗?!怕是他伸一只砍一只,伸两只砍两只,敢踏进一步,直接废武功。

    听着安廉倾悲怆苦楚的一声“唉”,再看看听到这番话后直射来两道寒光的玄灵,楚翼吓得小脸苍白,差点没当场哭出来——**!不带你这么害人的啊!

    舞者本来还正纠结于玄灵脸上那出现时机有些诡异的笑意,冷不丁的却听到了安廉倾后来那一番精彩的自说自话,这下子,舞者这幸灾乐祸的孩子当时就忘了继续害怕和挪位置的事情,险些当场不给人面子的笑出声来。

    啧!这老头还真敢说,没看楚翼那张脸都吓白了吗?!估计再让安老头撺掇个几句,楚翼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戏等不到,玄灵醋海生血波的剧目就得先上演了。

    安廉倾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几人认识,洛洛依偎在玄灵身边的情景又让他丧失了冷静的思考,他现在只恨不得当场就能把玄灵碎尸万段,哪还顾得上观察楚翼的表情?!

    可是安锦绣就不一样了,她在旁边沉默了半天,虽然一直没说话,却也一直没间断过对在场众人的观察。

    以前huhucat曾经在游戏中说过,安锦绣是心理学的博士,虽说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剖析出所有人的心思,但在起码的察言观色上面,这姑娘却还是绝对专业的。

    冷眼旁观了这么一会儿,安锦绣从一开始的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慢慢的转而变得怀疑——楚翼看玄灵等人时的神情,太不同寻常了!

    沉吟了一会儿,眼看着自己父亲还想说些什么,安锦绣终于忍不住上前拉了拉他的袖子,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安廉倾是正冲动着没错,可这却不代表他傻。回头看着安锦绣的表情,这男人终于冷静了下来,把本来还将要挑唆的话咽回了口中,疑惑的向安锦绣投去询问的视线。

    安锦绣低了低头,再抬起时,脸上已是挂起了温柔的笑容。她慢慢的走到楚翼身边,状似无心的询问着对方:“楚先生和他们认识多久了?!”

    这是一个最基础的语言陷阱,在人专心于其他事情,无心防备的时候,冷不丁的这么一套话,多半能套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谁认识这……呃!”楚翼被套出了半句,猛然回神,把差点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看向安锦绣狐疑道:“安小姐什么意思?!”

    谁认识这?!什么意思?!安锦绣仔细的品味这半句话的深意,感慨着对方的警觉心太强,现在对方已经有了防备,再想打听出什么消息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心里暗暗的惋惜了一声之后,安锦绣笑得更加温柔,状似无辜的答道:“原来你们不认识啊?!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林先生的熟人呢。”

    楚翼想说的完整的句子其实应该是这样的——谁认识这变态了!谁认识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这个回答多少带有赌气的味道,就像是小孩子之间吵架生气之后,第三方去问其中一个小孩子对于吵架另一方的看法时,对方多半会慷慨激昂的含泪:“我不认识那个坏蛋!”

    此时楚翼在被玄灵冷眼的悲愤之下,情商也就和个三岁小孩一样了。

    听了安锦绣的话后,楚翼恢复了正常的面色,有礼的退后半步,笑了一笑却没有说话。这副姿态,与他刚才在另外一边时努力与女人接近调笑的模样截然不同,已经是有明显的排斥意味在里面了。

    安廉倾一看,也顾不上研究楚翼和安锦绣之间的对话了,当时心里就是一沉——这男人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现在想划清界限?!

    安锦绣也是一愣,根本没想到楚翼不仅不接自己的话,还摆出这样的姿态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锦绣努力的思考着,飞快的运转着大脑,试图研究出楚翼此时内心深处的想法。可是,还没等她研究出什么蛛丝马迹,突然耳边只听到重重的“啪”一声,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脸颊上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痛觉,一个巨大的力道击来,几乎让她站立不稳,耳中也是嗡嗡作响,一阵昏沉的什么也听不清楚。

    “你这个不孝女!”安廉倾指着被他打得摇摇欲坠的安锦绣怒骂。紧接着,这男人猛的转身,一脸痛心的对楚翼道歉:“对不起楚先生,我女儿不懂事,冒犯您了!”

    安烟如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并不对眼前生的事感到惊讶,玄灵头也不抬,仿佛什么都没听见。舞者和李墨只是被吓到一下,倒也没说什么。

    但是,楚翼愣了,安锦绣愣了,洛洛……也愣了。

    --------------

    粉红补上了~明天继续~~大家还有粉红吗~~

    ps:同志们~~~在群里的同志们要记得监督我啊~~

    咱欠更是你急我急大家急的事情~你们可不能不管我光顾着看现成啊!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