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烟火
    第二百三十七章 烟火

    任务?!一说到任务。好玩的小游戏   .玄灵又开始小心眼了,想起了自己原本分派过去,却被人“忘掉”的那个任务,忍不住皱了皱眉,再次旧话重提:“上次的任务,你究竟做了多少?”

    这人怎么还没忘记这一茬啊?!乔克一听对方又提起这事儿,当时就郁闷得不行,窒了一窒之后,无奈的回答道:“您下达的是扰乱任务,我本来是从一开始就直接将目标定在刺杀城主身上的,结果……”说到这里,乔克顿下口中的话,以一种“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纠结表情看着玄灵,期望对方能体谅自己的难处。

    杀手公会布出来的任务,简单概括就是杀人,但如果是要细致划分下来的话,在大型的杀手任务中还是有一些分类的。

    杀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要问起这个问题,人们给出的回答恐怕会有很多,比如说以个人的立场来说,最常见的目的就是报仇泄愤,这种目的相对来说比较厚道。波及面比较窄,就只是为了杀那么一个人而已。任务完成之后,就再没有其他了。

    但在更多的时候,杀手完成一个任务后所带来的破坏是一连串的,比如说,一个玩家被人雇佣杀手杀了,那他兄弟朋友们肯定不服气,大家再在一起推测可能会有的仇家,然后再报复回去。如果场面再大点,说不定那个被杀的倒霉蛋还有个帮会或佣兵团什么的靠山,那参与破坏报复的人又会更多。

    这样的情况生之后,在很大的程度上来说,就会造成一定的秩序紊乱,甚至可能出现因一个杀手而引出的一连串血案。

    反正玩家们都闲嘛!各个职业学到的那些风骚技能如果不能拿出来晒晒的话,那多让人憋屈啊,更别说还有个“兄弟义气”这么热血的理由做借口了。

    所以,从这些影响面来说,杀手的任务更本质的概括并不是杀人,而是破坏,破坏一个人,破坏一个组织,破坏一次行动计划,甚至是破坏一个秩序。

    因此,在大型的杀手任务中,就有了许多细化分类,有最简单的指定目标狙杀,有控制某一段时间内的某一场合任务。更有玄灵曾经指派乔克去完成的这个制造混乱的扰乱任务。

    乔克倒是挺大气的一个孩子,人家给他下了扰乱任务,他居然就想到了直接去刺杀朱雀城的城主。这种考虑方向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什么不对,甚至可以说是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不管是哪一座主城的城主突然消失,都一定会造成当地最大的混乱。

    可问题紧接着就出来了。这个方法很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问题没错,但却“彻底”得太过火了一些。

    一城城主是那么好杀的吗?!即便是玄灵这样的人,都还要跟对方耗上好一阵子才能解决掉对方,更别说乔克只是一个并不算出彩的杀手了。

    原本玄灵布任务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自己等人在朱雀城活动的时候不要因为狙杀十字荆棘的事情而招来太多的士兵,所以这才会只派出乔克这么一尾小杂鱼,其目的也不过是随便的拖拖时间就好了,并没有指望他能真弄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谁知道这乔克居然把自己的任务看得还挺重,其他的小打小闹什么的,人家他大爷的根本不屑折腾,直接把最终目标直指朱雀城主,这才导致了不仅没帮上玄灵任何一个忙不说,到最后还直接拖到了任务目标被人解决、自己任务失败的下场。

    这会儿听着乔克一说,玄灵眉角一挑,总算是明白这孩子之所以毫无建树的原因了——心太大!

    玄灵当然知道朱雀城主是死在自己手里的,他还不至于老年痴呆到把前一阵才杀过的这个级Boss给忘掉的程度。于是在听完后,这男人脸色平静的开口。以笃定的语气不咸不淡的对对方的此次任务做出了最后总结:“也就是说,你什么都没做?”

    乔克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我知道,不管怎么说,我没完成任务都是事实。”

    “那你这么长时间都做了什么?!”玄灵的口气开始有些冰冷了,嘲讽般的勾了勾唇角:“一直在做着刺杀的准备?!”那个“一直”二字,被此人恶劣的咬重了读音,再次暗中指出并强调了对方从接受任务到现在都没有作为的事实。

    “呃……如果硬要说的话,我破坏了一台城防机械算不算?!”乔克郁闷的保持着垂头姿势,脚尖无意识的在地上蹭啊蹭的,此时看上去倒不像是一个杀手,而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后正被大人责罚的无措小孩儿。

    “破坏了城防机械?!”这回,玄灵还没说什么,洛洛已经在旁边插嘴了,语气中写满了好奇。

    这姑娘前几天才从士兵手里得到一台投石弩车,乔克不提的话她还没想起来,自己的弩车和士兵们都还留在不冥之域那边忘记收了回来,不知道现在这帮脱离管束了的百人禽兽们会不会推着弩车去哪里冒充山大王去了。

    一想到百人刀兵们曾经的“热血”模样,洛洛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暗自祈祷在不冥之域附近游走的玩家们不会有谁倒霉的刚好碰上他们。反正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这百人刀兵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一群强盗悍匪,如果自己在的话,还算有个约束,现在自己不在……

    希望系统大神能保佑那些无辜的玩家和npnetbsp;  听到自己要保护的这姑娘话,乔克当然不会不答,他慌忙的在怀里掏了掏,摸出一个黑漆漆的毫不起眼的小圆石头,双手捧着上前献宝:“就是这个,城墙上威力最强的那台连射炮的火石。只要打不起火来,那几台连射炮就都算废了。”

    这也算破坏?!……玄灵的眉毛跳了跳,一言不。洛洛则是瞪着两只大大的眼珠子,把对方手掌上的那个小圆石头打量了好了一会儿后,这才迟疑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期待夸奖样儿的乔克小同学:“也许是我没常识吧,如果说得有什么不对的话,你也不要介意,呃……”犹豫了一会儿,小姑娘接着说道:“如果只是要点火的话,那么法师的小火球,或者道具店的火把、火折是不是也可以呢?!”

    “呃……”这回呃的人换边了,刚刚还志得意满的乔克同学傻眼,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这个……好象真的是可以诶?!

    另外一边,在玄灵等人已经离开佣兵公会好一会儿了之后的此时,追逐着乔克而来的那三个慢了半拍的杀手才刚刚赶到了佣兵公会门口。

    此三人一起站在公会的大门口大眼瞪小眼,直到奶油蛋糕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赶到,他们也都还没想出来下一步该做什么。

    “就、就在这里……等吗?!”奶油蛋糕一停下来就弯下身去,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一边死命的喘气一边问着。

    小九纠结了好一会儿,总觉得这么干等着实在是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但是既然对方在佣兵公会里,他还真是没有办法把人揪出来,终于。这位同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答道:“等吧,不然还能怎么样?!”

    “没错,等着吧!”舞者撇撇嘴,一脸的不爽。他本身倒是不介意坐下来等等任务目标的,以前做杀手任务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也没少过,比如在狙杀目标是玩家的时候,对方的行动就多变得多,在办公室,在私人店铺。在副本……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情况,早就已经把这孩子的耐性磨出来了。

    只要舞者愿意,他甚至能找出无数种打时间的方法,可是这次不一样,有李墨这么个女人在,这孩子只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总觉得周围的气场让他压抑得不行——靠!为毛他非要和这么个人一起做任务不可啊?!

    李墨倒是没去看舞者,这姑娘身为一个杀手团的团长,接下的任务也算不少了,自然形成了一套自己独有的任务习惯。一停在佣兵公会门口之后,她就取出了自己的木牌,随时等待着最新的情况刷新,以便保证效率。

    协助不比组队,更不等同于守望,木牌上有正进行着同一个任务的杀手成员信息,却都是隐藏和半隐藏的,对于其他成员的所在位置更不可能即时更新,而是每五分钟才刷新一次。

    能把握好时间频率查看最新的信息,随时掌握同伴的最新资料,这是顺利进行协助任务的基本功之一,更别说现在刷出的位置提示还是自己真正的任务目标了。

    李墨忙着注意木牌和佣兵公会门口,没现到舞者脸上的不痛快,小九却是现了的,一时之间只感觉头疼,这么两个不对路的人要一起在这里等上大半天,还真不知道会生。

    “话说回来了,那火石是什么?!”小九开始没话找话,试图把舞者那张看上去像是积攒了老年便秘的扭曲五官转到自己的方向。

    “字面上理解的话,就是打火用的石头呗!”舞者同学如对方所愿的转过了脸来,却写满了像是看白痴似的鄙视,充分的表达了自己对对方无知的不屑。

    “……”这小子,果然是很欠揍的人种。

    “一块火石而已,用得着那么大费周张吗!”小九沉默退场,奶油蛋糕却又在一旁不甘寂寞的插上嘴了:“道具店里这种东西多的是!”

    这回,换成是舞者沉默了一下,接着才不厚道的打击道:“蛋糕。说实话,除了管钱和扒地皮以外,你的脑子真的是在任何地方都不大好使。道具店里只有火把、火折,没听说过有火石。”

    奶油蛋糕窒了窒,开口狡辩:“不都是点火的?为毛一定要火石啊?!”

    舞者也沉默了,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对啊!都是点火的,为毛一定要火石啊?!

    最后,经过两人长达三分钟的讨论之后,这才终于得出了彼此都满意且认同的答案——丫系统就是吃饱了撑的故意折腾玩家呢!

    就在这答案刚被舞者一脸郁闷的归纳出来之后,旁边的李墨盯住自己手里的木牌,一咬牙,忍不住的憋了个“靠”字出来。

    舞者一愣,随即才回过神来,还以为对方是在鄙视自己,正要炸毛跳脚呢。就看到李墨抬起头来,向自己等三人的方向转过脸来,一脸想哭的表情:“那npc又Tmd跑了!现在在东城……”

    “啥?!”三个大男人一起变脸。包括正要暴走的舞者,也咽回了自己正想要出口的毒言恶语。

    除了奶油蛋糕以外,另外二人一起下意识的翻开自己的木牌往那上面看,果然,两个隐藏了名字的同任务成员此时的位置已经刷新了,显示正是在朱雀城东。

    看完木牌之后,这两个男人也瞬间有了哭的冲动——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啊?!

    什么时候走的?!这个问题只怕是没人能回答他们了,此时的乔克,早就已经跟在玄灵和洛洛的屁股后面跑得天远地远,和佣兵公会隔了个天南地北。

    而这三人之所以会跑那么远的缘故,完全是为了乔克在惭愧于自己任务完成得一点建树都没有之后的一句无心的辩驳——火石其实还是有些独有的用处的,比如说可以制作烟火。而且还是大型的、可以连续绽放十分钟的烟火。

    现实世界中,早就已经没有了烟火这种东西,因为有了更多的娱乐活动取代它。而且保证都比烟火更环保且更绚丽。

    洛洛也只不过是从资料中看到过这项活动而已,但要说到亲眼去见,却还没有这样的机会。

    于是乎,乔克一提起这一茬,本来只是弱弱的根本不带希望的狡辩声……本来嘛,叫他搞破坏去扰乱秩序,这跟娱乐活动又能扯得上什么关系?!可是没想到的是,洛洛小姑娘还真就吃这套,一听到“烟火”二字,两只大大的眼睛里都快放光了,就算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她对那个有兴趣。

    而洛洛有兴趣的东西,玄灵肯定也有兴趣。连玄灵长老都有兴趣了,乔克这么个最底层的小小杀手又能说什么?!当然是知无不言的热情提供出自己所知道的全部信息,拍胸脯保证一定协助对方二人制作好烟火。

    认真说起来的话,这不过就算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趣味性小任务,奖励也不丰厚,顶多就是有人要庆祝些什么的时候可能会为了烟火奖励跑上一跑而已。在一般情况下,普通的玩家们根本就懒得费时间到处乱跑的去折腾。

    可是此时,这个小任务牵动的玩家却很不和时宜,因为洛洛感兴趣了,所以玄灵带着她一起走了,而这两人一走,乔克这个刚刚才走马上任负责保护洛洛的人当然也要走。乔克再一走,也就注定了舞者等人的任务没办法顺利进行了。

    于是乎,从舞者等人现乔克的位置目标变动之后,一场满城的乱窜就开始了……

    朱雀城的监狱内,最近几天一直是满员的现象,这完全是因为前阵子才生过的围剿外城玩家行动而引的余波。

    一般来说,坐牢都是一件挺枯燥的事情,在监狱里的玩家们一般都只有两种,一种是认命了的,这种人在牢里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动静,上线就是睡觉打时间,直睡到pk值全部被消掉出狱为止。

    另外一种就是骂街的,这种情况一般出在团战或帮战等大型野外pk之后不小心背运被集体抓进来的玩家。此时,这些人刚刚才打完架没多久,气愤难消,再加上身边的兄弟多,说不定还能看到一些敌对的玩家也被抓了进来,于是,人人都开始破口大骂,转拳脚为唇枪舌剑,誓要将战斗进行到底。

    可是,这几天在朱雀城监狱里坐牢的不冥之域一行人却完全不同,虽然也有些睡觉打时间的同志搀杂在内,但是这些孩子们只要是清醒的时候,保证个个脸上都没有怨忿的表情,反而都流露出自内心的兴奋和喜悦,好象坐牢是件多么让他们身心愉快的活动一样。

    而这些人高兴的原因不是其他,就只是为了洛洛第二次探监过来时曾经表露过愿意加入不冥之域的意愿。

    此时,刚刚被放出监狱的pink娃娃和另外几个先几分钟放出来的人脸上也都正带着这个喜悦的表情。

    “我们走!”pink娃娃看着外面居然有本帮兄弟等着自己,当下更加高兴,挥手一招呼,心情不错的就话了:“终于出来了,现在洛洛和玄灵也加入了帮派,说明咱们这次付出的代价很值得。大家一起找个地方庆祝下?!”

    这话一出,立刻换来一片赞同。毕竟大家期待玄灵入帮已经很久了,早先在监狱里的时候对外不能信息,也接受不到什么消息,但是帮派成员名单却还是看得到的。

    不久前,在洛洛和玄灵一起重返朱雀城后,这些人就都现了两人入帮的事实。一早就憋着一股劲想要庆祝一下了。这会儿好不容易出狱,当然要大喝上几杯才行。

    意见达成一致,pink娃娃甩了甩一头火红的长,得瑟的又联系了先被放出来的几个帮众,然后带着人转身就想往最近的酒馆走去。

    可是刚走没几步,路过监狱旁的一个小道时,pink娃娃眼角余光一瞟,却现两个貌似挺熟悉的身影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正缩在墙边。

    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中,娇小的女人正蹲在墙角边,手举一个精巧的小铲子不知道在挖着什么,另外那个一身玄衣的冷俊男人正是玄灵,此时面无表情的站在女人的身后,似保护又似观察。最后不认识的那位倒是一脸无奈,一副保镖状,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洛洛?!”pink娃娃看了看玄灵,瞬间判断出也只有这个姑娘能使唤得动玄灵乖乖跟在自己身后了,不由得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蹲在墙边的女人闻声回头,可不正是洛洛吗!

    一看到pink娃娃,小姑娘高兴的扬起手里的小铲子挥舞着:“娃娃,你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

    “呃……”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pink娃娃不是没做过牢,但是一出监狱就遇到熟人,还碰上人在监狱外边喊着“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的,还真是头一次体验到。活像她现在出来是多灵异的一件事一样。

    玄灵听到pink娃娃的声音,也跟着偏了偏头,一照面,毫不犹豫的就皱了皱眉,明显表露出了自己的不悦。

    pink娃娃等人一看就明白了,这位爷绝对还在计较洛洛被拉进不冥之域的事情。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pink娃娃尴尬的扯出了一个笑容,硬顶着玄灵冰冷的视线冲地上的小姑娘问了一句:“要我们帮忙不?!”

    “不用!”还不等洛洛说话,玄灵就已经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回绝了。

    洛洛瞅瞅玄灵,再看看pink娃娃,不好意思的怯怯笑了笑:“不用了,就是挖点材料做任务,马上就好,你们忙你们的吧。”

    pink娃娃本来还想客气一下的,不小心扫到玄灵阴森森的表情之后,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明哲保身,当下就痛快的点头,不想在这时候碍这男人的眼:“好吧!有事情的话密我们!”

    “好!”洛洛用力点头,根本没注意到身边的玄灵正在拼命放冷气,又挥了挥手算作是跟人再见之后,重新埋下头去,舞着小铲子在地上挖了起来。

    pink娃娃等人走出只没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小小的欢呼声,接着,众人回头之后,只来得及看到三道人影从刚才的小巷窜出,向着他们来时的反方向迅跑远。

    “做什么任务呢这是?!看样子挺着急的!”pink娃娃傻眼的看着三个人影都如疾风般卷走的度,忍不住喃喃的自言自语。

    “估计不是什么大任务吧?!听着洛洛刚才的声音像是挺轻松的。”旁边一个帮众想了想回答,顿了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再说有玄灵老大在,就算有什么大*oss也不怕的!”

    pink娃娃一听,忍不住也笑了笑:“那倒也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中,透着说不出来的自豪感。

    开玩笑,她pink娃娃认可的老大,那可是重生最强的男人!

    又走了没一段距离,刚要在一个拐角转弯时,pink娃娃等人却又迎面碰到了另外四个人。

    这四个人中,穿着一身盗贼劲装的女人大家都不熟悉,可是那三个男人,大家却都眼熟得不行。

    舞者、小九、奶油蛋糕,这三人当初可号称是铁三角,一直形影不离的跟在玄灵身后,不管再怎么困难的任务,只要这几个人聚在了一起,那就绝对不在话下。

    pink娃娃一见到舞者,先是条件反射的打开了帮派列表看了看,在现对方并没有加入帮派之后,不由得惊奇了一下。

    舞者等人当然也现了pink娃娃,毕竟好几个人一起在街上走着,那目标绝对是大得不行,想要不现都挺难的。念在玄灵现在回了那个帮派,以后总有见面的时候,这几个男人倒也没有像玄灵那么有个性的直接无视而过,而是稍微放缓了脚步,停下来打了个招呼。

    “娃娃!好久不见!”舞者绽开一个灿烂得不行的微笑,第一个出了友善之声。

    “舞者副帮主!”pink娃娃也笑了笑,还是用以前的职衔称呼对方,顺口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在追玄灵帮主吗?!他和洛洛刚刚才离开哦!”

    舞者惊讶的瞪大了双眼:“老大也在?!”

    看到pink娃娃点头,舞者虽然依旧挺意外的,却还是摇了摇头:“不找他们,我们几个在任务呢!”

    “玄灵老大他们刚才也是任务哦!”pink娃娃又说道。

    刚才如果说听到玄灵和洛洛在外面,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话,现在再听到这么一句,可是真的让舞者感到惊讶了。

    在两方人分开之前,逐鹿天下明明说了洛洛是去十字荆棘做装备,玄灵过去之后,两人出来随便走走的话可以说成是散心,也可能是十字荆棘暂时材料不足什么的做不了装备。可是要说做任务……他们哪来的时间这么快就接到了任务?!而且装备不继续做了吗?!

    回头看小九等人,对方几个也同样回过来不解的神情,只有李墨的表情不是不解,而是震惊,这妞儿刚刚才听说玄灵这么个危险人物在洛洛身边,老母鸡的天性习惯马上就冒头了。

    “他们做什么任务?!刚才你们是在哪里碰到他们的?!现在去哪里了?!离开了多久?!”李墨也顾不上和pink娃娃认不认识,紧张的一张口就连珠炮似的问了一串问题出来。而舞者等人也有些好奇,就没有阻止对方,同时也摆出了一副倾听的样子。

    pink娃娃窒了窒,明显是被这姑娘风风火火的性子给噎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从何答起,不过看在她和舞者等人是一路的份上,再加上其他人貌似也想知道。于是pink娃娃还是仔细想了想,认真的回答了起来:“刚是在监狱附近碰到他们的,不知道是做什么任务,没听洛洛说起,不过后来他们离开的时候倒是挺着急的,似乎是在赶往其他地方。离开大概有一两分钟了吧!”

    pink娃娃回答得很详细,舞者等人听得也很用心,听完之后,舞者点了点头,扭过头去跟小九讨论了起来:“我们前一次刷新的位置也是在监狱附近,老大带着大嫂从十字荆棘出来得那么突然,是不是为了帮我们做任务的啊?!而且娃娃说他们后来又很急的离开了,这跟我们刚刚才刷新到的位置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目标刚刚才移动过。”

    ……孩子,你彻底的误会了!

    小九脸色一凝,认真的想了想,感觉对方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却仍旧有些疑惑不能解开:“可是老大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任务目标在哪里?!”

    “老大权限高,说不定能查到些什么啊!”舞者满不在乎的答着,半分怀疑和犹豫都没有。在他的认知里,这些问题在玄灵那里根本就不成问题。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说要来帮我们忙?!”李墨也忍不住抛出了一个疑惑,她的心理阴暗得多,怎么想都觉得玄灵那丫就是故意把洛洛拐出来单独干坏事的,打死也不肯相信对方会帮舞者等人做任务。

    “废话怎么那么多啊你!有本事你自己问老大去啊!”舞者翻了个白眼,对李墨的态度比起对小九来就要恶劣得多了。

    pink娃娃等人在一旁看得目不转睛,大呼过瘾。这些人本以为这美艳丰满的女人是舞者新把上的mm,没想到此时看起来却似乎是有点偏差啊。

    李墨被舞者噎了一下,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

    几人又研究了一会儿,觉得从“任务”这个字眼上来判断的话,果然还是自己目前接的这个最靠谱,于是一致认定玄灵是难得好心,要不就是被洛洛知道了之后说服的,反正对方正在做的任务,肯定就是自己的任务。

    达成共识之后,李墨那点儿小小的反对意见被彻底无视,四人重新奔跑了起来,心里还感动得不行。

    目送舞者等人跑远,pink娃娃身后的一人忍不住说话了:“其实我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什么?!”pink娃娃往后看了一眼,问道。

    “舞者老大他们在做的好象是追什么人。但是洛洛刚才是在挖东西啊?!”那人搔了搔头,提出自己的疑惑。

    pink娃娃撇了撇嘴道:“其实我刚才也听出来了,但是这种事情没必要特别说明吧?!难道你非要泼舞者副帮主一盆冷水,害人下不了台?!”

    那人想了想,笑了:“也对,反正也不相干,只要不是双向任务就没影响的!”

    pink点点头,重新招呼自己身后的几人开拔:“走咯!去酒馆!”

    一帮人重新浩浩荡荡的向附近的酒馆走去,而他们此时还不知道的是,那位小帮众无心的一句话,还真是说中了要害。这两队人接的虽然不可以说是双向任务,但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相差不远了。

    就这样,玄灵带着洛洛满城的乱跑,找那些任务中的npc要求的各种各样希奇古怪的材料,而舞者等人也凭借着五分钟才能刷新一次的小木牌满城乱跑着,拼命追逐着跟在洛洛屁股后面那位乔克的脚步。

    在这段时间里,玄灵和洛洛的足迹遍布朱雀城的大街小巷,无意间狠狠的把舞者耍了个过瘾。

    终于,在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的你追我赶之后,玄灵和洛洛总算是做到了任务的最后一步,把所有材料搜集齐全,交到了最后一站——道具店老烟火师的手里。

    洛洛裹着小披风守着老烟火师的工作台,像是小动物似的眼睛闪闪亮,高兴得不行。玄灵在一边看着她这副模样,忍不住也在唇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淡淡的,却难得的十分温暖。

    “喜欢?!”瞟了一眼正在制作烟火的老烟火师,玄灵淡淡的开口。

    洛洛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连忙大大的点了点头:“是啊,现在根本看不到烟火了,只有以前的保存资料中才能看到一些片段。”

    玄灵静了静,伸出手臂去,将那个几乎快要将半个身子都趴到人台子上去了的小姑娘拉过来,收进怀中,下巴抵在对方圆润小巧的肩膀上,还是那么波澜不惊的语气开口:“如果喜欢,我可以找人给你做。”

    洛洛突然被收进怀里的时候红了红脸,但紧接着又听到了对方接下来的话。愣了一愣之后,小姑娘高兴得笑眯了眼,大大的点头:“好,你答应的啊!”

    “是,我答……”玄灵的话才说到了一半,一个非常不识相的通讯声响了起来,虽然其他人没有听到,却大大的打扰了玄灵的心情。不悦的腾出一只手接起通讯器,他冷冷的开口:“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呃……通讯器另外一头的舞者愣了——这人怎么突然情绪那么差?!更年期?!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