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逐鹿天下的立场?
    第一百九十五章 逐鹿天下的立场?

    “这东西哪来的?!”舞者有些狐疑——难不成是他以色狼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自己老大实际上没去带着小洛洛这样那样。好玩的小游戏   .那样再这样……而是去干正事,**报去了?!

    可是,为什么会是用信件形式写上这些计划?!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集到这么多?!

    正在舞者的脑子正转得欢的时候,在旁边入座了的洛洛主动开口,解了他的疑惑:“这是exp妖精给我的。”

    舞者和玄灵的记忆系统完全不同,后者脑子里装的都是有注意价值的人,而前者脑子里,只要是有几分姿色的人都能装得进去。一听洛洛说出名字,舞者第一时间就抽调出了脑中的记忆库,很快找出了属于exp妖精的资料,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大嫂的那个朋友啊?!”

    说完,舞者立刻夸奖起对方来:“那个exp妖精人长得不错,性情也够温柔,这回居然还能及时送来这些情报,确实是不错的女人,可惜就是已经名花有主了。”说到这里,他还惋惜的摇了摇头,表达了自己不知道到底包含了几分真心诚意在里面的遗憾之情。

    “她是内鬼。”正在舞者还想继续再夸赞exp妖精几句的时候,玄灵突然眼皮子也没抬的说了这么一句,顿了一顿之后,又补充道:“用审判之刃杀死洛洛的就是她。”

    “我当初就觉得这女人很不错。她呃……”新一轮的滥美之词正准备要出口,又被舞者及时的给生生吞了回去,差点没噎出个内伤来,瞪大眼睛拼命的顺了顺气,把状态调整正常之后,舞者这才惊讶的看着玄灵和洛洛:“内鬼?!”

    玄灵抬起头,嘲讽般的扫了舞者一眼,眼神中写满了没有诉诸于口的鄙视之情——当初就觉得她不错?!你那什么破眼神!

    从穿开裆裤开始就跟着玄灵屁股后面混出来的舞者怎么可能看不懂自己老大的意思,当下就悲愤了,郁闷得不行。

    这两人说话都各留一半,怎么可能让人不上套?!把对方是内鬼的重点先说出来的话,他也不至于犯这有眼无珠的错误啊!

    还好,没让舞者尴尬太久,刚才参与了会议的其他人也66续续的回来了,总算是化解了他现在的难堪处境。

    进门之后,各人带着不解的神色重新坐回了上次的位置上,不约而同的将指责的视线转向了副座的舞者身上——怎么回事啊这是?!有话一次讲完不成吗,来来回回的你累傻小子呢?!

    舞者当然没胆量声明说罪魁祸是玄灵,只能郁闷的硬背下了这折腾人的黑锅。其实话又说回来了,在座的这些人谁不是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没人敢跳出来带头声讨那个真正折腾人的某人罢了——开玩笑,还要命不要了!

    “这里是刚刚得到的情报。”等到众人终于都到齐了之后,憋屈了半天的舞者干咳一声,迫不及待的就将手里的信纸甩到了桌面上,开始了讲话:“当然,事先声明一下,给我们情报的人是一个自以为自己没有暴露的十字荆棘派出的内鬼。所以。这里的情报,是她们所希望我们采取的行动。”

    舞者这句话说得万分感慨,因为他刚才就是因为不知道送信人的敌我阵营,所以才惨遭玄灵鄙视。可是其他人却没有这种切身之痛,根本懒得管他话中的深意,一个个还觉得这人挺罗嗦的——你直接说是敌人送来混淆视线的假情报不就好了!用得着特意强调内鬼吗?!

    舞者眼见自己一番好意强调没引起别人的重视,反而又被其他人虽然隐藏得很深,却依然能觉出鄙视意味的视线给围观了一下,顿时也郁闷了,摸摸鼻子,放下这件事,跟着研究起信纸来。

    按照信纸上的计划,对方的反击步骤是以洛洛和玄灵为打击中心的。毕竟夜行衣杀手们的总数有几百来号,要说一个个全灭了有点不大现实。

    不说对方那些来帮忙的高手们能不能陪着耗这么久,光是人手上,估计就有很大的不足。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exp妖精就是那个搞鬼的人,说不定洛洛等人还真会信了这个情报,并觉得对方的思考方向挺正确的——擒贼先擒王嘛!把洛洛或者玄灵中的一个搞定了的话,就等于同时搞定了这两个人,而其他人自然也成了一盘散沙。

    exp妖精初时抡白洛洛的时候,估计除了挑起十字荆棘和洛洛的完全对立外。也有一部分就是出于这个考量——洛洛回青龙城了,玄灵也就会回去。而玄灵回去了,这帮黑衣人也全都会跟着散掉……

    可是,这女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洛洛和玄灵这俩不按牌理出牌的死小孩儿,根本就没有按她的计划去行动。

    洛洛被抡白回出生点了之后,没想到要通知玄灵去带自己,而是把这个祸害大大咧咧的继续留在了朱雀城。而玄灵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居然也没想到主动去找洛洛,反而拿着朱雀城的人试手泄愤玩儿。

    顿时的,这局势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

    而此次,信纸上的内容赫然的又拿出这一点做文章,按照其文字中表达的计划内容来看,十字荆棘似乎是要做出一副全力围剿洛洛并再抡白她一次的姿态。

    “如果假设对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大嫂会起疑的话,那么按照信上的内容来看,她们就是想把我们的注意力都转到大嫂身边去。至于对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那还不大清楚。”舞者跟其他人凑在一起把信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才这样总结道:“也许是想趁我们注意大嫂的时候围剿我们的人,也或许是想趁着人手都被调去大嫂身边的时候联手绞杀老大!”

    “那我正好可以当饵!他们不管做什么安排,总要派出人在我身边先查看一下,确认我们有没有按照信纸上的计划去防御的。你们在更远的地方观察,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可以了!”一直没说话的洛洛眨眨眼睛插嘴,提出了一个应对方案,可惜她刚一说完,就在下一个瞬间就被玄灵一眼瞪回凳子里安息去了。

    虽说不是自己的媳妇儿,但舞者不愿意洛洛去冒险的心情却也是和玄灵一样的。

    因此,听到这么个“天才”的主意之后,舞者这孩子也忍不住白了一眼过去。开始使劲转着脑子,想尽办法劝说对方,希望她打消拿自己去当套狼的那傻冒儿孩子的念头:“只有处于被动的情况下,才有必要出诱饵来扰乱人的注意力,诱人进攻。比如说这封信纸,就是对方因为处于被动了,必须要骗过我们才有可能翻盘,所以才特意撒出来这么一个饵!”举起信纸扬了扬,舞者故作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抬起下巴:“而我们才是强势的一方,就算没什么行动也不会输,何必非要冒险撒饵把自己变得被动啊b1ab1ab1a……”

    其话里话外的意思,总结起来就是这样的——咱哥儿们不用诱饵也能玩死那帮孙子,所以你就别再出这种馊主意了……

    刚被瞪回去没多久的洛洛把这番话翻来覆去的品味了半天,这才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被舞者的自大给雷得黑线满头之下,小姑娘忍不住探出个头来吐槽:“如果按你说的,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用实力直接压倒对方,那为什么还要来开这个会啊?!”

    舞者撇撇嘴,没回答这问题,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玄灵的方向,投以无声的谴责视线。其意思就是——你负责搞定!

    玄灵感应到自己这个兄弟的不满之后,淡淡的抬起眼皮,把身边的小姑娘往怀中一揽。根本没懒得和她解释,直接定案做下了结论:“不准去!”

    “……哦!”闷了一会儿,洛洛低下头去,兴致不怎么太高的应了一声。顿时让周围的人啧啧称奇——瞧见没!人家这就叫气场!根本不用费力哄,也不用费脑子编理由的,直接就把决定说出来了,还让人不敢反驳!

    “第一次的绞杀不用着急,等那个风痕和其手下的将进酒等人把详细情报打听出来之后再做决定。”不用操心洛洛的安全问题之后,终于得以冷静思考的舞者开口说了这么一句,把众人的注意力都重新拉了回来。

    只是……他似乎弄错了风痕的身份,不管是从系统数据还是从势力中一直以来的职位来说。将进酒才是风痕的老大。

    当然,这时候是没人提醒舞者这些的。沉吟了一会儿,他才接着继续说道:“我们要做的,当然不是只把那些敌人的人手们全杀一次就完了。十字荆棘的人专攻生活技能,不重视等级,她们请来的帮手却不同。我们要一鼓作气,直接把那群想来英雄救美的孙子一次杀到怕!”

    “继续说下去!”玄灵伸出手指轻叩桌面,淡淡的开口说道。他这态度,也算是赞成了舞者前面的那些说法。

    “以我们现在情报不足的情况,只有先研究后面几次的绞杀。”舞者凝神思考了一会儿,拿起信纸来笑了笑:“虽然这上面的计划是假的,但还是有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说对方的职业和等级。当然,肯定也不完全准确就是了。”

    听到这里,已经开始有人有些明白了,思考了一会儿,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在复活点内或其附近死亡的话,玩家死后重新出现的复活点就是随机的,我们就算把自己的人手平均分开,分别把守一个复活点,也很有可能会出现有某处人手不够的情况,更何况,万一有新的生力军加入战斗,或者某个人用什么特殊技能或道具逃到别处了呢?!”

    新来的这一批人可不是十字荆棘那样的低手,那可是聚集了四大主城的大小高手们。虽然不见得一定会有多强,但却绝对不会很弱。这样的情况,确实不能不防。像杀十字荆棘的时候那样以一人敌数人的情况,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们有导航石啊!”还不等舞者开口,旁边的洛洛又插了一句嘴。只不过这回,没人再反驳她的提议了,反而不少人都被提醒得眼前一亮,恍然大悟。

    舞者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导航石定位好后,要在非战斗状态才可以使用,大家战斗的时候,每个复活点把守的人中必须要先挑一个出来负责查看守望队伍里的信息,一旦现有某处人手不够,四个复活点的负责人就要迅协商。并且第一时间把自己可以抽调的人手安排出来,让对方休息,一旦脱离战斗状态就传送去需要支援的地方。”

    “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先要确定一下每个复活点分配过去的绞杀队伍,职业、等级,战斗时的配合,这些都要事先确定好。”舞者顿了一顿,皱眉说道:“对方在复活之后,只要不走出复活点,就会有十五秒无敌状态,这段时间内,他们完全可以吃药补足状态。我们唯一比对方有优势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已经掉过了一级,并且随机复活后,原本的队伍配置会被打乱,彼此间的默契不够……”

    半个小时后,舞者等人的商议终于进入了尾声。初步的人员配置已经安排好了,这时,众人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风痕传回来的信息,好布置第一次的绞杀,来掀起这场杀戮的序幕。

    洛洛从一开始就被排除在外,虽然她也曾经在不冥之域的领地战中大放异彩,但是此时,在玄灵正目光森冷的坐在一旁的情况下,众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开口请洛洛来设计参与战斗的——开玩笑,他们还不想试探那个变态护老婆的程度。

    所以,虽然在开会的中途,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好几次试图开口说些什么,比如说请战之类的,却都被众人假装认真倾听舞者讲解的无视了过去,到头来,除了那一个导航石的提醒之外,洛洛小姑娘半点意见都没能提出。

    眼见大致布置已经安排好了,舞者似乎已经有了宣布散会的倾向,洛洛小姑娘终于忍无可忍的举手抗议了:“我我我!”

    你个屁!别来捣乱!老大不怕我们可怕,你死了的话谁负责去拉住那肯定会暴走的某人啊?!众人一起失聪失明,把那小姑娘冷落得彻彻底底。

    “我会做法宝!”洛洛小姑娘看出来这帮人是故意装傻了,于是当下就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也不管人家的视线有没有转过来,就径自的宣传自己的用处。

    对哦!怎么忘了这女人还有这一手本事了!

    看到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滞了一滞,甚至连一直垂着眼皮的玄灵都抬眼往自己的方向扫了一下,洛洛小姑娘总算如愿的吸引到了大家的注意力,连忙趁着这机会再接再厉的又补充了一句:“是可飞行的装备,也可以制作成道具状,用的时候捏碎就可以了。”

    这一回,众人的呼吸明显都加重了,一起将头转了过来,两眼放光的看着洛洛。

    可飞行可飞行可飞行……所有人的脑中都在不停的盘旋着这三个字。

    这代表什么?!代表他们可以更好的掌控全局;代表着远程和辅助职业的玩家们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忽视近战职业的威胁,专心对付自己的对手;代表……

    在座的众人激动了,沸腾了,差点失控的冲上去抱着洛洛转上三圈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呃,只要他们有胆顶着被玄灵折磨至死的威胁的话……

    “但是,如果要大批量使用的话,需要不少天使的羽毛和晶石等辅助材料……”洛洛犹豫了一会儿,咬着下唇迟疑的说道:“这些材料我身上倒是有,但这些都是逐鹿天下为了让我加工守城装备才给我的……”说到这里,小姑娘顿了一顿,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瞅了瞅其他人,其中的意思很明显——要用这些材料,那你们就先帮我去征得逐鹿天下的同意吧!

    洛洛想要其他人先去征得逐鹿天下的同意,其实也是一个很正常的考虑。毕竟材料是人家的,自己被抡白之后,再回到朱雀城中,一直没能去解释“携款私逃”这件事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却又要动用别人的东西,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管是为了避免误会,还是为了表示尊重,都应该要先去跟逐鹿天下打个招呼才对。而如果对方要是不肯答应,那自己等人也只有放弃飞天装备的想法。

    可是,这群曾经都被玄灵领导过的兔崽子们多狂啊,听了洛洛未尽的话后,他们不仅完全没有接收到对方希望自己等人出面交涉的信息,反而还大大咧咧的纷纷张狂话,一副大爷状:“逐鹿天下给的?!那小子真不错,值得表扬!”

    “……”

    大爷?!去他大爷的!

    洛洛对这帮想要吞占他人物品还一副理所当然状的禽兽们直接无语了,索性把目光转向了身边的玄灵,可怜巴巴的看着对方——他不会陷自己于不义的,对不对?!

    不对!玄灵是解读了洛洛眸中想表达的信息没错,却并不理解为什么要特意去和逐鹿天下打声招呼并征得同意。

    毕竟那群张狂的兔崽子们都是他带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有此人的影响,所以才会成就其他人那样的个性。

    也就是说,玄灵正是最嚣张的那位祖师爷!

    可是……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玄灵顿了一顿,终于还是犹豫着点了点头,平淡的说道:“我带你去和逐鹿天下说。”

    还是不想看她为难啊!

    一边的其他人听到玄灵的这句话,先是没能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等他们把这简单的十个字吐出来反复的咀嚼了好几道之后,这才终于确定了其中的意思,立刻做惊吓状,眼睛一个瞪得比一个大——他们刚听到了啥?!玄灵要伏低做小,去“请求”别人把材料借给他?!

    不会吧?!难道世界末日提前降临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诡异的征兆?!

    众人为这反常现象惊惧不已。

    伏低做小?!呸!

    十多分钟后,坐在自己帮派事务所内的逐鹿天下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气得几乎没把一口好牙都给咬崩了——这人刚才说什么?!要自己把材料先给他使用,以后再还?!

    这应该是请求的语句吧?!那么这小子这么嚣张且目中无人的孤傲态度又算什么?!面瘫了?!

    气得差点失控的逐鹿天下虽说还不知道玄灵的身份,却始终忌惮着这位变态那一身高强的实力,还有对方那残忍乖戾的行事,也是他所不愿招惹的。

    忍了又忍之后,逐鹿天下无视掉玄灵,将头转向了洛洛的方向,想从这个比较好说话的小姑娘身上下手,问出些什么:“洛洛,你前几天突然带着材料离开,一声招呼都没打。现在突然出现,却是跑来告诉我说你要用我们帮派提供的材料去解决自己的私怨?!”

    洛洛听出了逐鹿天下的质问语气,连忙调出了demo中保存下来的截图,公布到了逐鹿天下的面前,指着下面的截图时间解释道:“我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十字荆棘的人抡白送回了青龙城的新人村。”

    逐鹿天下看着眼前的截图怔了怔,有些难以置信。

    逐鹿天下想过洛洛可能是有事临时离开了朱雀城,也想过洛洛可能是最近没有上线,甚至还有几次,他几乎都要相信了十字荆棘的人告诉自己说洛洛是卷走材料逃跑了的事。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姑娘居然是被人抡白了?!要把四十多级的玩家抡白,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尤其是在复活点中被抡的角色一直都是十字荆棘成员的情况下。

    看见逐鹿天下的表情变化,洛洛大概猜出了对方不解的疑惑在哪,犹豫了一下,这才接着解释道:“游戏中有两把匕,各自可以动一次技能,直接把玩家的等级、职业、种族等等都给清空。我就是被十字荆棘的人用这把匕送回去的。”

    听了这句话,逐鹿天下顿时恍然,但是随即立刻又皱了皱眉:“十字荆棘的人可以做出奇特的道具,这点是没错,但是你说的这种匕应该是系统物品吧?!这么稀罕的东西,以她们的战力怎么可能得到?!”

    最近朱雀城内有什么异变,逐鹿天下身为本地最大的地头蛇,当然是了解得清清楚楚,只不过现在还有帮派的事情要忙,所以他也没有想插手什么……再说即便想插手也插不上啊!

    可是,眼见这小姑娘似乎也有点“误会”十字荆棘的意思了,逐鹿天下终于忍不住要说些什么了——那个变态男人他没法与之交谈,这个一向好说话的洛洛应该没问题吧!

    逐鹿天下算盘打得不错。可是他说完话后,洛洛却沉默着没有接话,就在这位帮主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小姑娘抬了抬眸,幽幽的说道:“我可以确定是十字荆棘的人,这是青龙城的火色荆棘告诉我的消息。那群女孩子当中,有一个挑起了水色荆棘和我的对立。”

    “呃……”逐鹿天下听到这么一句,摸摸鼻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搞半天,原来是十字荆棘的内讧?!

    不得不说,逐鹿天下的这个认知出现了一点偏差,不过,这些细节倒并不是此次洛洛和玄灵二人特意前来想要理清的问题。

    从嚣张跋扈的说出“我要用你给她的材料”这句话后就一直被洛洛的小手拉住,剥夺了言机会的玄灵,在静静的站在一旁许久之后,眼见似乎有歪楼的倾向,终于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一抬眼,看着逐鹿天下冷声道:“材料你到底给不给!”

    “……”

    Tmd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被这一句话拉回了注意力,终于不得不正视起房间内的另外一人的逐鹿天下气得小脸惨白,抖着嘴唇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就在逐鹿天下正要赌气的豁出去了说上一句“老子就是不给,怎么的!”的时候,帮派事务所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一个看起来没大脑,说起话也不怎么过大脑的帮众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手里扬着一张信纸,边跑边大声嚷嚷:“帮主!十字荆棘的人来公函了!……呃!”话一说完,这帮众就惊恐的现了一边站着的玄灵和洛洛。

    “十字荆棘?!”玄灵将这个名称在嘴里咀嚼了一遍,看着逐鹿天下冷笑。

    逐鹿天下愕然的瞪着跑进来的那个帮众,傻眼了——这白痴是Tm谁收进帮的?!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