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说什么(上月300加更)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说什么(上月3oo加更)

    洛洛头脑一片空白中的时候。好玩的小游戏   .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间被一只大掌用力一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锁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中。

    接着,还没等她想好是应该继续害怕还是先为眼前的情况怔愣一下,又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人抬起,一张眼熟的完美俊脸在她茫然的眼中放大,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唇上覆上了对方的冰冷濡湿的唇。

    轰——这下好了,不用洛洛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反应了,因为她已经完全被眼前的状况给震懵了。

    没想明白事情怎么会突然急变成现在这状况的小姑娘下意识的微微张开双唇,想要惊呼,却被趁机闯进的一条胆大包天的舌头给占领了自家阵营。

    属于林玄的气息拂在洛洛脸上,将她熏得两颊飞红,几乎快要忘记了怎么呼吸,唇舌交缠间,他温柔而又霸道的占有和侵略着属于她的芬芳,直到洛洛的脑中完全变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只能死死的将双手抵在对方精壮的胸膛之上,软软的依附着他的支撑勉强站立。

    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似乎忘记了周围还站着一大圈的观众,而其他人也因为眼前这个突状况的冲击过大而忘了要阻止他们。直到良久之后。林玄才终于离开洛洛肿胀的唇瓣,绝美的冷颜上平静依旧,仿佛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漏*点热吻的人不是他一样。

    盯着洛洛迷茫朦胧的眼,一副完全在状况外的茫然状,林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一勾,接着迅敛去,嘲讽冰冷的视线一转,扫向了台上安廉倾站的方向,不动声色的俯到洛洛耳边低声道:“别怕!”

    别怕,有他在,所以她不用害怕!洛洛慢慢回神,怔怔的抬起头,看着拥住自己的男人,好象今天才第一次认识他——为什么要站在她身边?!现在这可不是在游戏里面!

    表演结束,一众没买票白看戏的观众们也随之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舞者头一个哀怨了,死死掐住身边那个和他一样在刚才被拉丢出来的李墨,抓狂得像是亲眼看到自己丈夫在外面**的黄脸婆,郁闷的低吼:“到底Tmd怎么回事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李墨根本没空管那快要暴走的男人,她现在也正在纠结中,刚才林玄的表现貌似没有认出洛洛,但是若真是如此,他这样性格的人又怎么会随便吻一个不认识的人?!更别说林玄一进来就表现出了不想让舞者掺和进这件事情的态度,显然也不可能愿意主动帮助她们。

    这变态Boss到底在想什么?!突然间精虫上脑了?!

    刚才一直试图和林玄说话的安烟如,本以为对方走过去是要找什么人,结果没想到就看到了这么一幕。刚才还视自己为鄙履的男人,居然在强吻自己的姐姐?!

    安烟如死死的咬住自己丰满嫣红的下唇,双目像是要喷火似的,恨恨的盯着灯光下那醒目的一男一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安、舞、袖!”

    而对于此事件最过震惊的人,莫过于还傻傻的站在台上的安廉倾了,先不说林玄的突然行动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光是对方刚才强吻洛洛的一幕,就让他看得双目充血,差点一个没忍住的直接冲下来揍对方一拳。

    安廉倾原本想安排的洛洛和林浪的婚约,也只不过是一个稳住林浪的名头而已,在他的心目中,绝对没有让别人染指洛洛的念头,哪怕就是碰她一根小指头都不行!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偏偏在自己面前吻了她?!安廉倾几欲疯狂,呼吸逐渐变得浑浊粗嘎,身边捧着一个盒子的侍者现了他的不对劲,本想上来询问一声,却被对方突然劈手夺过盒子,一把推开。重重的撞到了身后的旋转楼梯上,脑后狠狠的擦过了扶手处凸出的尖锐浮饰,让他痛苦的闷哼出声,一滴滴红艳的血液在黑暗中滴下,落在了他脖子后面洁白的衣领上。

    台下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刚才黑暗中台上生的事情,林玄在洛洛耳边低语之后,静静的抬起头来,扫视了周围被石化了的众人一圈,嘴角勾起一抹兴味的笑意,似嘲讽,也似蔑视,他伸手一揽,就将怀中依旧怔愣的洛洛锁到了身边,让那美好的曲线紧贴着自己的身体,云淡风轻的开口:“林玄,林家嫡长子。”

    哦!久仰……呸!谁问你这个了啊!现在的关键是,您就不想对刚才的行为表一下什么忏悔感言?!

    众人郁闷的看着林玄,实在猜不透这小子到底是哪块地里的哪根葱,凭毛就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当着所有参加宴会的客人和人家老爹的面,强吻了订婚宴上的女主角?!……呃,虽然他长得确实挺有男主角的气派!可是这一点却更招人眼恨!

    聚焦灯下唯一的光明中,一男一女紧紧的贴在一起,女的典雅动人,像是坠落凡尘的女神,男的冷俊绝美,仿佛诱人堕落沉沦的恶魔,虽然旁观观众们心里都对这搅局的小子感到十分不爽,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两人像是天生就该在一起一样。看起来十分般配,契合无比,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替换。

    “等等……”恍惚的客人们当中,终于有一个人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想了想林玄刚才的自我介绍,突然醒悟过来了些什么,他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请问您刚才说的林家是指……”

    不会是他们知道的那个林家吧?!其他客人们也纷纷回神,窃窃私语了起来。

    林玄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唇边笑出了一个嚣张的弧度:“天底下还有第二个配称林家的吗。”

    靠!您够狂!来参加宴会的许多人中,碰巧也有几个姓林的,但是听了对方的话后,他们除了咬牙切齿悲愤捶墙之外,却不敢出声反驳。

    而林玄怀中的洛洛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微不可察的轻颤了一下,随即立刻低下了头去,没有说话。

    林玄掠过眼前的一众看白戏的观众们,将冰冷的视线转到了台上的安廉倾身上,正好此时,大厅内的灯光突然全部又亮了起来,手中紧紧的抓住一个锦缎包边的小盒子,面色狰狞扭曲、眼中透出露骨恨意的安廉倾就这么暴露在了光亮之中,让所有人都心惊了一下。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这么可怕的表情。

    看着这个男人,林玄一点也没有正常女婿见到老丈人时的紧张和讨好,嘴角那抹嘲讽的笑意反而愈加清晰,他淡淡的启开凉薄的唇,声音不大,却让大厅内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似宣布,也似警告:“所以,和她订婚的林家人,是我!”

    哦!恭喜您了……等等,你说啥?!

    哗——大厅内一下炸开了。反应慢半拍的客人们和台上的安廉倾一起被这消息炸了个头昏眼花,而客人们中的窃窃私语也开始传了出来:

    “安家宣布的婚约对象,确实是说林家人没错,那么,难道说眼前的这个强吻人家的就是订婚的男方?!”

    “没错没错,肯定是这样子的,可能他们觉得这样的出场比较震撼嘛!”……确实好震撼,没看安老爷子已经被震得快要老年痴呆的症状了吗!

    “可是……第一次晚宴后的隔天,报纸上写的婚约男方名字好象不是林玄哦!”

    “哎呀,这种小事不重要啦!可能报纸登错了!”

    “……”小事?!

    好吧,说实话,大家更在意的是安家和哪一个家族订婚,而并不怎么关心具体是由哪一个角色登场,对他们来说,男主角是谁确实只是一件小事没错。关键的是,确定了果然是林家的人就好!

    听着下面传出的议论声,安廉倾本想当场反驳,但在看到林玄警告意味浓重的视线之后,他的喉头滚动了几下,终于没敢开口,可是……

    安廉倾将视线慢慢转到了那个依偎在林玄怀中的小女人身上,狰狞的五官渐渐平复下来,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表面的平静——没关系!只要婚约的女方不承认就可以了!即便林玄再厉害,也不可能当众做出强迫人的事情来吧?!

    “对了,令弟前不久送来一件小东西,小女可能有几分兴趣!”安廉倾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紧了洛洛,在对方轻颤一下,迟疑着抬起头来之后,他得意的举高了手里的小盒子,当着众人的面打开。

    盒子里面摆放着的,赫然是一块雕工精美、通体晶莹翠绿的玉制簪花,在这样的年代中,已经很少看到有女孩子戴玉制品这种易碎的东西了,她们更喜欢的。是耐砸耐磨又值钱的钻石。

    可是,安廉倾的亡妻,也就是洛洛母亲的身份,正是云家玉坊的传人,而云家的人,个个都有一手雕玉的好手艺。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小小的玉制簪花在众人眼中立刻变得不一样了起来——能想到送这么精美的玉制簪花,对方果然是有心人。

    “二少爷,真的是您送的吗?!”在大厅中的一个角落中,一个西装笔挺、头梳得一丝不苟的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恭敬的向身边的大理石柱后欠了欠身,不卑不亢的问道。

    大理石柱后的阴暗角落中,一个阴柔俊美、耀眼到几乎能令人窒息的男人正闭着眼,一脸疲惫到无法形容的模样,背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听到身边男人的问话,他慢慢的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刚才的男人,定定的注视了对方好一会儿后,这才缓缓的开口:“不是我!”

    “是!一会儿我会转告大少爷的!”那个恭敬的男人倒是丝毫没有想隐瞒自己行动的意思,再度欠身行礼,接着就要退下。

    “他为什么会来?”就在男人刚欲往后退步转身的时候,俊美男子仿佛是自语又仿佛是质问的低喃声突然拉住了他的脚步,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俊美男子依旧看着那个男人,目光一瞬不瞬,眼中泄出无法隐藏的的哀恸与悲伤,沉重得几乎让人无法承受,他沉沉缓缓的开口,一字一顿的出暗哑的声音:“和安家女儿的婚约,并不会对我和他之间的家主争夺有什么影响,即便我不订婚,安家也不可能放弃抵抗。他为什么要来破坏?!”

    是因为想把所有不稳定的因素都扼杀在摇篮里吗?!他想提前毁了她,以便确定自己的胜利吗?!

    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从他手里把她抢走?!

    看起来像是林玄属下的那个男人微微的转头,看向远处站在大厅另外一边的那个冷酷乖戾的绝美男子,还有那个被他看似冷漠,实则小心拥住的女孩,过了好一会儿,这个男人才转回头来,温和有礼的笑了笑,回答道:“二少爷,认识大少爷那么久,您见过他有为了达到目的而委屈自己的时候吗?!”如果那个女孩不是他心中特别的那一个,他怎么可能会吻她?!

    俊美男子,也就是男人口中的二少爷,正是这场宴会中本该出现的真正主角林浪,可是此时,他却只能远远的站在这里,免得出现后让客人们产生什么疑问,进而说出些难听的话来,给洛洛增加不必要的尴尬。

    听到男人的回答,林浪几乎是在一瞬间绷紧了身体,薄唇紧抿,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就此失控的冲了出去。可是最后,他仅仅是眯了眯眼,然后猛的扭回了头去,冷冷的喝斥:“开完了灯就滚回你主子身边去吧!”顿了一顿之后,他再度开口,仿若誓般的慎重:“告诉他,该是属于我的,我一定会去找他要回来!”

    男人再度欠身,并没有答话,沉默着退下,而留在原处的林浪,在对方走远之后,仿佛一下卸去了全身的气力,软软的瘫回了身后的柱子上,微仰起头,良久之后,从那一双诱人的薄唇中溢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接着,复归平静。

    大厅另外一边,林玄怀中的洛洛怔怔的看着安廉倾手中的那个玉制簪花,差点就要真的抬脚走过去了,可是就在她刚要有所动作的同时,腰间的那只大掌及时用力的在她的腰肢上一握,总算拉回了她的一丝理智。

    李墨站在旁边看了半天,从林玄强吻洛洛,再到当众明目张胆的撒谎篡改说婚约对象是自己,这个女人被一个又一个的消息给震得头昏眼花,反应不能,思维也一直在混乱当机中,整个人都呈癫傻状态,和她身边的抓狂舞者看起来倒是挺般配的——一对白痴!

    直到安廉倾取出了那个玉制簪花,李墨才猛的回过神来,迅的转头看向洛洛的方向,果然现对方似乎有点失神了,还好最后被林玄及时的制止,不然这个小白痴可能就真的会乖乖跑上去羊入虎口了。

    “洛洛,没关系的!”李墨眼见对方有些意动了,连忙收拾好自己满肚子的疑问和郁闷,迎了上去,挥她知心好友的作用,轻声的劝慰对方:“这次拿不回来,还有下次。可是你如果现在上去了,就未必能再逃得掉了!”

    逃?!再?!林玄在听到李墨的话后,淡淡的扫去一眼,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将揽住洛洛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

    洛洛死死咬住下唇,垂下头去,安廉倾也并没有催促,在他心里,只要有了手中的这个东西在,还怕对方不乖乖就范吗!

    这次被安家邀请来参加宴会的客人们,可以算是有史以来在宴会中最尽兴的一次了,有这么极品的帅哥美女养眼睛,还有意想不到的戏码上演,最让人激动的,就是这莫名其妙的暗潮汹涌……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让人难以抗拒的八卦气味?!

    这众因为生活优渥,早就已经把所有好玩的东西都玩到不想再玩的贵妇名绅们,此时虽然个个在表面上还保持着一副进退有度之状,实际的内心却早已经兴奋得快要难以抑制的颤抖起来了。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的锁定了场中那座冷酷冰山怀中的女主角,想看看她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

    良久之后,一直垂着头的洛洛终于有了动作,她抬了抬头,飞快的瞟了一眼台上安廉倾手中的玉簪花,然后在万众期待的视线中,委屈的转身,扑进了身边的怀抱中,把脸藏了起来。像是受了委屈要找爸爸抱抱的小女孩……喂!话说你扑错方向了吧?!你正牌的老爹是台上那位好不好?!

    “……”咻——虽然是在大厅中,但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身边一阵小北风吹了过去,让他们一阵寒。

    而唯一还感觉正常的,就是李墨和林玄了。林玄此人早就属于不正常的变态范畴,所以在什么样的状况下都有了处变不惊的能力。看到洛洛投进自己怀中,他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神色,甚至还极自然的抬起手臂,揉了揉胸前贴靠着的那颗小脑袋瓜,好象这样的动作早就做过了千百遍一样的自然流畅。

    李墨看到洛洛的反应,更是松了一口气。从进入宴会中的安家管家现身开始,这小姑娘的情绪波动就一直不太正常,现在再度看到她招牌式的委屈目光,让李墨欣喜得几乎就要泪流满面。

    洛洛恢复正常了,就代表着她不再像刚才那么害怕,是因为相信自己身边的那个人吗?!也对,没想到玄灵也是林家的人,既然如此,他应该有能力保护得了她!李墨暂时放下了对林玄“居然没有认出洛洛”这件事的不满,挑衅般得意的往台上的安廉倾瞟去一眼,其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就是——怎么样,没招了吧?!

    林玄占有性的环住洛洛,冷冷的看着台上的安廉倾:“看来我的未婚妻对这礼物不感兴趣。”说完,淡淡的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吩咐着:“备车,我们回去!”

    咦?!诶?!等等嘛!人家还没看过瘾,你们怎么能现在就谢幕退场?!一众客人们早已经忘记了来参加宴会的目的,此时只无比遗憾着最受瞩目的这一对男女现在就要走的事实。

    台上,因为洛洛的反应完全出自己的预计而愣住了的安廉倾,在听到林玄说要走之后,总算是回过了神来,他猛的抬起手来,想要叫住下面已经一起转身,正要离去的一对男女:“等等……”

    林玄充耳不闻,好象根本没听到什么声音似的。洛洛倒是有所反应,但她的反应是往身边的林玄那儿又蹭近了一些,死死的拉着人家的衣服角,还缩了缩脖子,一副把头埋进沙地的避世鸵鸟状,只差没在脑袋后面写上几个字特意声明——我什么都没听见哦!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哦!

    “……”

    直到走出宴会大厅,四人全部坐回了林玄开来的车子上之后,在那个林玄带来的类似管家或是侍者一类身份的男人将要动引擎的前一刻,总算松了一口气的洛洛终于现了一丝不对劲。

    在车内前后左右的张望了一下,洛洛惊讶的轻咦了一声:“舞者怎么没上车?!”

    “石化了!”李墨幸灾乐祸的回答得好不流利,手指往宴会大厅的方向一比,挺高兴的为小姑娘解释说明:“在这位玄……呃,林玄吻你的时候,他就抓狂了,然后等你主动扑进人家怀里的时候,他就彻底石化了!”顿了一顿之后,李墨假装体贴的问了一句:“要回去把他拉出来吗?!”

    果然,一听说要回去,洛洛立刻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犹豫了一会儿,迟疑着小声咕哝着:“算了吧……呃,不是我不管他……那个,他不是也开了车来吗,所以还是让他一个人在后面吧,不然没人开那辆车!”

    可怜的孩子,这算是彻底被抛弃了吧!李墨怜悯的往自己等人刚刚走出的那幢华丽的大别墅投去一瞥,为还留在里面的舞者默哀了一秒钟,然后很快的把这倒霉孩子忘到了脑后,愉快的伸了个懒腰,一迭声的催促着身边驾驶座上的那个林玄带来的人:“快!开车了!这地方空气污染太严重了,待久了会得精神病的!”

    “……”

    最后一个可能为舞者讲话的人也放弃了,车子终于动了起来,眼看着车窗外的安家主宅慢慢的向后退去,终于在自己的视野中消失,坐在后座的洛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软软的往后一靠,几乎整个人都瘫了下去。

    身边一只手臂伸出,及时的扶住了快要滑下的洛洛,轻松的帮她抬了抬身子,往其身后塞进了一颗软软的靠垫,再帮她调整好了舒服的姿势,这才松开。

    洛洛懵懵懂懂的任人动作,直到林玄收回了手臂,神色不动的抬起眼皮瞟过来了一眼,她这才回过神来,脸上瞬间一片飞红。

    想起刚才在宴会中的那一吻,还有自己主动的扑进人家怀中的举动,这个小姑娘顿时又有了想把头埋回沙地去当鸵鸟的冲动。

    李墨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后面林玄的动作,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对对方那体贴的举动看得很是顺眼,也就没有出声去破坏现在的气氛。

    “那个……”洛洛小姑娘讷讷着开头,又开始无意识的绞起了手指,她只要一有尴尬或不擅长应对的场面,就特别喜欢为难自己的纤纤十指,使劲绞,拼命绞,往死里绞绞绞……

    林玄皱了皱眉,突然转头,向着前方驾驶座上正在开车的男人沉声下令:“把备用的药膏给我。”

    药膏?!他受伤了?!不会吧,这位爷从进大厅开始,最激烈的动作也不过是和洛洛接个吻而已,难不成这也能受伤?!李墨莫名其妙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林玄。

    而那个驾驶座上的男人则没有那么多好奇心,听到自己少爷的命令后,立刻应了一声,打开了驾驶座旁边的一个暗格,从中间取出了一瓶药膏,然后转手递给了后座的林玄。

    洛洛在听到林玄的话后,也以为对方受了什么伤,惊讶的把自己正在说的话都忘记了,连忙抬起头,想问一下对方伤在哪里,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自己交绞着的十指就被对方一把捞住,抓了过去。

    十指分开后,洛洛的两只手掌掌心中都赫然清晰的印着弯月状的伤痕,每只手掌上各有四个,倒是很对称,已经破皮了,渗出的血液有些还没完全凝固,似乎是刚才被她玩儿手的时候给玩破的。

    林玄皱了皱眉,把那两只不安分的白嫩嫩的小爪子都放在了自己腿上,拧开药膏的瓶子之后,再随手抓起一只受伤的小爪子,挖出药膏就往那伤口上抹。

    这下,李墨总算知道受伤的人是谁了,没想到,连她都不知道洛洛的手中在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些伤口,这个冷酷乖戾残暴变态……咳!的男人居然知道?!

    洛洛脸红红的任由对方为自己上药,等到两只小手都被处理好了之后,林玄顺手把那两只手都包在了自己的掌心中,然后另一只手则把没有盖回盖子的药膏瓶子递了回去。

    “……”

    眼看驾驶座上的男人恭敬的接回了瓶子,一手掌方向盘,一手还费力的试图盖好盖子,导致车子都开始有些左弯右扭的乱晃。李墨心惊胆战的旁观了好一会儿,终于无语的主动把瓶子抢了过来,利索的盖好,满头黑线的丢回给那位忠心无怨言到有些过火了的驾驶员同志——拜托您了!在车上还有三位乘客在的情况下,能不能别做这么危险的事?!

    上好药的洛洛不好意思的喃喃道谢:“谢谢!”

    林玄淡淡的瞥过来一眼,又将视线转了回去,没有说话。

    洛洛低着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刚才在宴会上……呃,谢谢你给我解围。”

    给她解围?!林玄皱了皱眉,这回总算是有了反应,他转过头来,静静的盯着洛洛看了好一会儿,几乎都快要将对方的头顶上都盯出一个洞了,这才淡淡的开口:“还有呢?!”

    还有?!洛洛愣愣的抬头,然后极其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好象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终于迟疑着问道:“还有什么?!”

    李墨在前面听得都快要抓狂吐血了,心里呕得不行——以前是因为害怕连累到别人,所以才什么都不想,现在又是为什么?!装白痴装习惯了,所以习惯成自然?!

    林玄垂下眼皮,面色无波,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和平常一样,让不停从后视镜中偷窥的李墨和洛洛都有点摸不清头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可是很快的,她们就知道了。

    林玄突然放开了洛洛的手,一手扶住后座靠背,一手撑在洛洛身边,倾下身体,形成了一个暧昧的姿势,将洛洛锁在了自己和座椅当中动弹不得。

    “放下!”林玄眼睛盯着洛洛,淡淡的开口,吐出两个让她和李墨都没听懂的字来。

    放下?!放下什么?!洛洛和李墨一起痴呆了。

    “是!”驾驶座上的司机同志应了一声,接着平静的在方向盘下按下了一个按钮,前座与后座之间的车厢顶上,一层墨黑不透光的隔音隔视线隔……总之什么都隔的玻璃就开始缓缓的降下。

    而在那玻璃遮住自己的视线之前,李墨清晰的看到后座的那位大*oss埋下头去,毫不犹豫的再次将自己的唇印上了洛洛的唇,将那娇软双唇中溢出的低呼也一并堵了回去,仿佛是惩罚,也仿佛是宣示。

    玻璃完全降下,李墨再也听不到看不到后面的动静了,这才愣愣的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原来是放下这个……”

    身边的司机同志依旧是不变的云淡风轻,根本不对自己主子的举动表任何看法,也没有什么惊讶或好奇的神色。这种淡然的心态,倒是颇有几分林玄的真传。

    车厢内一片沉默,李墨幻想着后座的热情激吻,实在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该为Boss鼓掌叫好,恭喜他找对了对付洛洛的办法,顺便再好好的参观鉴赏一下的好呢?!

    还是该现在就挥自己身为洛洛知心好友的用处,泼辣的叫身边的司机同志停车,然后冲到后座去揪出洛洛,再把那个敢于无视对方意见,直接蹂躏小姑娘的冷面Boss踩个一百遍啊一百遍?!

    呃……还是算了吧,她踩不过他!李墨认真的把自己的战力和对方做了一个比较之后,终于悻悻然的放弃了第二个想法——反正看起来洛洛也应该挺愿意的,就这样吧!

    “……”车厢内依旧是一片沉默,想完问题的李墨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忍了又忍之后,终于开始没话找话。

    “喂!”李墨冲身边的司机同志招呼了一声,看到对方扫过来了一眼之后,赶紧问:“你们家老大平常都这么闷骚?!”

    “……”司机同志无语了好一会儿,开口严肃的回答:“不!大少爷这是第一次吻女人!”

    “诶?!真的假的?!”李墨惊呼,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么极品的男人到现在都还这么“冰清玉洁”。

    司机这回没理她了,似乎不屑和她争辩。李墨等了一会儿都没等到回答,没趣的撇撇嘴,坐回去不说话了。

    “……喂!”良久之后,这位大小姐难耐寂寞的再度出声:“你说他第一次吻女人,那么以前吻过女孩子咯?!”

    “……”懒得理你!

    开了二十多分钟后,车子终于驶回了李墨家的别墅……附近!

    没办法,这是人家Boss的车子,开回自己家别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李墨撇撇嘴,没去计较这个细节问题。

    把车停回车库之后,司机同志下车之前,偷偷的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郁闷的暗下决心,决定下次有身边这美艳女人在场的情况下,他就绝对不要来当司机了。

    后座门打开,被先下车的林玄牵出车门的洛洛双眼迷离,如在水中浸润过一样,看上去诱惑动人,唇瓣也肿胀红艳,让李墨不由得猜测这两人刚才到底在后面是怎么yin乱……咳!接吻的!

    “洛洛住我这里。”林玄大*oss自然的牵着洛洛的手往自己的别墅中走去,根本没管旁边一脸探究的李墨。

    “哦!”李墨依旧兴味盎然的欣赏着洛洛难得一见的妩媚风情,随口就应了一声。直到看到林玄牵着像是在梦游的洛洛就要走进别墅了,她这才怔了怔。

    “你说什么?!——”

    ------------------------

    上月的粉红终于补完了~~接下来是这个月的~~~

    ps:再度求粉红啦啦啦~~~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