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洛临 > 第一百零一章 危险的微笑
    第一百零一章 危险的微笑

    “果然是大姐大啊!”被称为小早和小晚的两人在这道系统提示声出现后被震得怔愣了一下。好玩的小游戏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欣喜的拥抱欢呼,几乎要当街跳大腿舞来庆祝了:“这下不用怕老大了,不枉费我们特意追来这里的辛苦寻找啊!”

    “给我等一下!”大尾巴狼额角青筋暴跳,咬牙切齿的制止了两人的当街庆幸,很不爽的问道:“既然你们知道要到这里来找洛洛,为什么会不能确认她的身份?!”

    至于那个什么大姐大的称呼,晚点再追究也不迟。大尾巴狼现在只想知道,这两个人怎么确定能在这里找到洛洛的?!既然确定了在这里能找到,为什么见了人又不能确定洛洛的真假了?!难不成他们俩是故意装傻来消遣他的?!

    最好别是真的在装傻,如果他们敢回答是在消遣他好玩儿的话,他并不介意动手让这两人血溅青龙城,反正城内死不了人,可以让他们好好回味回味兵刃入体的滋味……大尾巴狼将牙咬得死紧,手也放到了腰间,准备只要听到答案不满意就立刻动手宰人。

    “我们有这个啊!”兴奋的通过了洛洛来的好友申请,小早跳前一步抽出一张很眼熟的纸张,小晚也立刻从身上取出了一张同样的纸张。

    “通缉追捕手令?!”大尾巴狼仔细辨认了一下,突然神色大变,瞬间上前一步将洛洛又挡回了身后,同时迅的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长剑。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嗯!不过现在没用了哦!”小早点点头,并不在意大尾巴狼的防备举动,嘻笑着摆了摆手试图安抚对方。

    “到底怎么回事?!”从小早和小晚的身上,洛洛并没有察觉到敌意,于是一点不设防的又从大尾巴狼身后探出头来奇怪的问道,她怀中的小猫也应景的努力伸出一只小爪子,试图抢回一点镜头让别人也注意到它。

    “我们原来是不冥之域的成员,所以能够领到这个!而领这个就是为了能找到大姐大你的位置哦!”小早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的表情慢慢的解释道:“可是青龙城还有着对不冥之域的驱逐令,不退帮的话根本进不来。而退了帮派的话,这张手令又会失效。所以我们只好在城外确定好大姐的位置,当手令上大姐你的坐标快要进入传送点附近的时候,我们就迅退帮,然后传送过来找人了啊!”

    “呃……好复杂的行动计划。”洛洛干笑了一声,不知道该对这两人说什么好了。

    “是啊是啊!”小晚听到洛洛的话后,立刻接上话来讨好邀功:“小早还好些,我进行回城传送的时候,被随机到南门的传送点了,只好花了钱原地又传了一次,这才赶到北门的!大姐大!为了找到你,我们费了很大劲的啊!”

    所以说……你们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还有,为什么叫我大姐大啊?!洛洛继续干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或许她该口头慰劳他们一下?!比如说,来一句“同志们辛苦了”?!

    “你们找洛洛是想做什么?!”虽然对方说因为不是帮派成员的关系,所以通缉追捕手令已经失效了。可是大尾巴狼还是不敢放松戒备,谨慎的又问了一个问题。

    听到大尾巴狼的问话后。小早和小晚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挺了挺胸膛,望着大尾巴狼身后被挡得严严实实的那个……衣服角,坚定的说道:“我们以后想跟着大姐大混!”

    “哈?!”洛洛和大尾巴狼一起傻眼了。小早和小晚则一起坚定的望着洛洛的衣服角,心里慢慢的涌上了一些沮丧的感觉——为毛只能看到衣角?!为毛在这么严肃的时刻,他们宣布跟着的那个人却只露片衣角出来?!为毛啊?!

    “其实是这样的……”小晚盯着衣角努力的看了好久,在现怎么努力都看不到那片衣角的主人之后,他终于放弃了继续努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低下头看着地面,为对面的两人解惑:“昨天重生重启的时候,我和小早一起去游乐场玩,结果就巧遇了老大,然后我们就很兴奋的上前打招呼啊,还跟老大说了自己的游戏名,结果……”

    “结果老大当时和一对小情侣起争执,一时分不开身,就叫我们帮他去跟着两个女人,谁知道半路被甩掉了!”小早嘴快的接下小晚的话继续回答:“我们怕老大会找我们麻烦,所以想着跟大姐大混,老大多少会收敛点吧。”

    总觉得这两人描述的场景很熟悉啊……洛洛和大尾巴狼一起沉默了。

    “你们老大是?!”大尾巴狼小心的提出了一个问题,越看眼前的这两个小兔崽子越觉得有种眼熟的感觉。

    “我们老大是舞者!”

    果然……大尾巴狼沉默。而刚刚才知道舞者在游乐场还有过这么一段事情的洛洛也很快的串联起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接着也沉默了。

    “小早可是不冥的一个堂主呢!”小晚看到两人都沉默了,似乎生怕洛洛会不要他们似的,忙不迭的推销起自己两人来:“我们堂以前在不冥之域就是直属舞者老大管辖的,这回为了跟随大姐大,我们两个就退帮了,而听说了我们要退出之后,堂里的兄弟也跟着全部退出了哦,他们还自己组建了一个佣兵团!怎么样?!我们的兄弟够义气吧!”

    很好,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拐走了不冥之域的帮主,现在的她又直接拐走了一个堂的人……呃,再这么下去,不冥之域不会被她整个拐没了吧?!洛洛无语的抬头望天,心里开始慢慢怀疑一个问题——pink娃娃究竟会忍到什么时候才会布抡白她的命令?!

    现在的洛洛已经到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的境地,所以她只是稍微的郁闷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索性很堕落的不再去考虑接下来的问题,十分无奈的看着那两人:“可是,我现在正准备去城主府啊,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

    “我们当然是想要跟着大姐大咯!”小早小晚毫不犹豫的一挺胸膛,决定从现在开始起寸步不落的跟在这张刚找到到的护身符后面,绝对不给舞者制造出单独遇到他们的任何机会。

    “可是……”洛洛为难的咬了咬唇,慢慢的又缩回了大尾巴狼身后,不敢露头出来,就这么小小声的提出反对意见:“我不想给你们跟啊……”

    “……”

    而此时,在青龙城城主府里,刚刚传送回来的四人正好整以暇的坐在会客厅里整理着刚刚打得的战利品。这些东西被分成两堆,搁放在厅侧的一张圆桌上,其中一堆比较多,是专门用来放小怪掉落的普通物品的。而另外一堆则只有寥寥几个,质量上似乎比大堆的那些要高出许多来。

    “这次的副本收获有普通材料若干。普通装备若干,普通金币若干……这些可以直接忽略,我们来看看Boss掉的东西吧!”奶油蛋糕一直以来都是负担着财务之类的工作,这会儿自然也是由他来整理和分类战利品。只见他状似漫不经心的随手摸了摸桌面上的那个大堆,十分理所当然的把那些“可以直接忽略”的东西都给装进了自己的个人空间,其中还包括那些“普通”金币。

    “……”

    “Boss这次掉的东西共有四件,蓝色穿云弓一把,六阶晶石一颗,黄金魅夜套装的上衣部件,绿色魅夜套装的护腕部件,还有普通金币若干……”把桌上的东西都看了一遍之后,奶油蛋糕再度无耻的把这一堆“普通”金币也给收入了自己的空间袋,然后才貌似遗憾的摊了摊手:“除了晶石以外,其他东西都没有我们能用的。只好由我拿去拍卖了!”说完顺手的把除了六阶晶石以外的其他东西都给收了起来。

    霎时间,桌上只剩一颗未鉴定的晶石坚强的依旧留在空荡荡的桌面上,孤零零的散着淡淡的微光,而在一分钟前还曾经与它相伴的大堆物品,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无耻!舞者和小九一起在心里暗骂。虽然说除了奶油蛋糕这个守财奴外,他们都不怎么在乎钱的事,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愿意给人当冤大头来宰!这个无耻的男人每次说拿东西去拍卖之后都不会再有下文!说来说去,每次战斗后除了他们几个自己能用的东西会拿到手里以外,其他的成果都被他一个人贪走了!

    老大,教训他!恨恨的在心里用不重样儿的词把奶油蛋糕给骂了个体无完肤之后。舞者和小九照例一起期待的转头看向了玄灵的方向。虽然每次他们都希望玄灵能出手制止这一切,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位大爷比他们还要洒脱,压根就没在乎过杀人以外的其他事情。所以他们的期待也每每落空,只能继续眼睁睁的看着奶油蛋糕这样的小人嚣张横行。

    “老大,话又说回来了。你为什么想去杀这些Boss啊?!他们掉的装备类型和其他东西根本都是我们用不着的啊?!”无视舞者和小九的郁闷,奶油蛋糕在心里暗笑了一声之后,得意洋洋的看向了玄灵的方向。

    玄灵不紧不慢的从手边端起了茶杯送到唇边,润了润喉之后才看向会客室门口的方向,似乎是在思索什么。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其他人都忍不住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这才转过头来,看向奶油蛋糕答非所问的说道:“你刚刚说有黄金魅夜?!”

    “嗯!是啊,难得打出黄金的呢,可惜另外一件是绿色的,不然两件一起卖应该能炒得更高!”奶油蛋糕嘿嘿笑着,毫不避讳的重新介绍了一下那两件装备。反正这是他们四个人都用不了的装备,而只要是用不了的东西,就算是打出暗金的玄灵也绝对不会在意,所以他根本不介意。而眼看着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舞者和小九忍不住又狠狠的把刚才心里骂过的话再重新温习了一遍。

    “交出来,黄金的那件。”玄灵扫了奶油蛋糕一眼,放下茶杯之后言简意赅的说道。

    老大每次都不管小蛋糕,就这么看他私吞了四人的战斗成果,这样真的很让人憋气啊,如果说哪天老大能管管他该有多好啊,就算……正在心里骂得过瘾的两人,听到玄灵的话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骂到一半的时候,他们才猛的回过神来,心中的谩骂也瞬间戛然而止。

    沉默的气氛让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凝窒了起来,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同样被玄灵的话给震得傻傻的奶油蛋糕这才僵硬的转过脖子,不敢相信的看向另外两个和他的表情一样傻的男人问道:“他刚刚说……交出来?!”

    就像学生做完试卷之后总想找人对一下答案一样,现在的奶油蛋糕也很想从另外两人那里得到验证。其实他还是比较倾向于“幻听”这个解释啦!要一件自己用不了的东西实在不像是这个男人会做的事啊!

    “对,黄金的那件!”玄灵用食指不耐烦的敲击着桌面,寒潭般的眸子中也适时的射出了冰冷的视线转向了奶油蛋糕,帮他验证了怀疑是幻听的那句话确实是真实的出现过。

    “为、为什么啊?!”奶油蛋糕结结巴巴的抖着嘴唇问道,却不敢有所迟疑的用自己那双颤颤巍巍的还在颤抖着手,将还没捂热的那件黄金魅夜给取了出来,万分不舍的送到了玄灵面前。

    眼看着玄灵瞟了那件装备一眼之后又给收回了自己的空间,奶油蛋糕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苍天啊大地啊如来啊!那可是这次行动收获的最值钱的一件东西啊!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被没收了?!他死也不会瞑目啊!

    在这样一个让众人纠结万分到几乎开始怀疑眼前的玄灵是不是费索米尔小镇曾经出现过的那个冒牌货的时候,还是舞者同学凭借自己敏感的鼻子先闻出了暧昧的味道。只见他眯了眯自己那双勾人的单眼皮,以手托住下巴沉吟了半晌,高深莫测的来了这么一句:“话说回来,那件黄金魅夜倒是确实有个人能用得了啊……”

    谁啊?!谁能用得了啊?!奶油蛋糕一听到舞者的话,几乎要炸毛了,忍不住就跳起来刺了他一句:“你就是巴不得我破财是吧?!全重生都知道魅夜套装是女套装。我们中间谁能用得了啊?!”

    女套装?!小九眼中精光一闪,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而奶油蛋糕这一段时间没能和他们在一起,很多事情都没有经历过,所以虽然他后来也从别的地方知道了有洛洛这么一个人物,却没有实际相处过的经验,还真是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要做任务,不换装备的话很难。”难不成你叫我带个拖油瓶去找女娲石?!玄灵漫不经心的扫了舞者一眼,吞下了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后半句,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同时想起了在克塞威尔村外打怪时曾经看过的那个令人震惊的属性面板。

    说实话,玄灵真是这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烂的装备,3o多级了还穿着新人村的衣服,这实在是让他这样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一件事。在某些方面来说,那个女人确实很“强悍”。

    暧昧的奸笑着,反应过来了的舞者和小九拖着还没能反应过来的奶油蛋糕,连奶油蛋糕贪了多少便宜的事情都暂时放下了,瞬间结成统一战线开始兴致勃勃的讨论起玄灵的八卦来。

    实在是看不惯这三人一副八婆的样子,玄灵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索性将眼神转开,眼不见心不烦的继续静心喝茶。

    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内中坐着的四人被分成了两个小团体,其中三人将脑袋聚在一起悉悉嗦嗦的说着悄悄话,时不时的还转过头来看着另外一边独自坐着的男人,嘿嘿的奸笑一声,然后再转回头去继续悉悉嗦嗦。

    而正在被他们讨论着的那个男人则不动如山的坐在桌前,偶尔看着那聚在一起的三人皱皱眉,眼中透露着压抑的杀机。

    进来通报的npc侍女乍一走进这个气氛诡异的房间,身上忍不住狠狠的抖了一抖,开始用重生赋予的高智能认真的思考,考虑着是不是该换个工作的地方比较好——这个主子和他的三个伙伴真的很古怪啊……

    “有事?!”玄灵现了那个站在门口犹豫的侍女,挑眉问了一句。

    被玄灵点名询问的侍女咬咬牙,跨进了会客室内,顺便小心的避开了那聚在一堆的三个人,走到玄灵面前微微欠了欠身子行礼,恭敬的问道:“城主府外有个洛洛小姐要求见城主,但是她没有要办的公务,请问是否要带进来?!”

    “带进来带进来!”被赋予了副城主位置的舞者一听到这句话,立刻很兴奋的代表玄灵回答,在看到那个侍女又行了一礼走出去之后才满含深意的嘿嘿笑着,看向玄灵:“难怪叫我们三分钟结束战斗,原来是跟大嫂约好了啊!”

    玄灵不置可否的看过来一眼,沉默不语的起身,走向了会客室中央的上方主位。其余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跟过去在附近随便拣了几个位置坐下。

    等了不一会儿,怀中抱着小白猫的洛洛就和大尾巴狼走了进来。

    当大尾巴狼嘴角嘲讽的微笑清晰的出现在四人眼中的同时,惊讶的舞者忍不住暴跳了起来,沉声喝问:“你怎么也在?!”语气中的沉肃,完全不见刚才的不正经。小九在他问之后也慢慢的站起身来,不怎么友好的看着大尾巴狼,只有奶油蛋糕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虽然他听过大尾巴狼的事,却无法把这个Id和眼前的人对上号来。

    玄灵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似乎对于大尾巴狼的出现丝毫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只是轻轻的敲击着手边的背椅扶手,一派看似悠闲的神情,静静的望着底下站直了身躯的大尾巴狼。

    看来不仅是大尾巴狼单方面的厌恶玄灵啊,那次的谈话会面,他和玄灵之间究竟生过什么?!洛洛第一次看到舞者和小九这样带着冰冷排斥的表情,心中忍不住开始疑惑起来。

    “找我什么事?!”看了大尾巴狼一会儿之后,玄灵直接将他略了过去,盯着洛洛径自的问,一点都没有阻止舞者和小九的意思,任凭他们在旁边摆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

    “呃……”他们似乎都快要打起来了,你这么一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真的没问题吗?!洛洛无助的看了看身边的大尾巴狼和另外一头的两个明显很不友好的男人,将满含请求的视线转向了玄灵,希望对方能出面平息一下这个场面。虽然不知道生过什么事情,但她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卷入风暴中心啊!

    如果是普通的情况来说,舞者和小九确实有点不大像话了,可是玄灵却依旧不想出面,直接忽视了洛洛那充满期待的目光,走下座位,慢慢向着她的方向走来。

    因为玄灵的动作,会客室中的僵持瞬间被打破了,大尾巴狼上前一步习惯性的将洛洛挡在身后,保护和隔离的意味颇为明显。

    而在看到大尾巴狼的这个动作之后,舞者和小九也毫不客气的取出了武器握在手中,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看着眼前生的这一幕,玄灵脚步顿了一顿,微微皱起了眉。

    在这样的时候,只有奶油蛋糕继续悠闲的站在一边,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情的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的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戏,顺便还自我撇清的大声声明了一句:“我是孱弱的牧师啊!别打到这边来!”

    洛洛欲哭无泪,一副无措的样子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实在是不知道这几个男人之间到底生过什么事情,左右思量了一下,她还是选择明哲保身的往旁边挪了几步,既不继续站在大尾巴狼身后,也不向玄灵的方向靠近,委委屈屈的低下头去装鸵鸟,就差没在身边竖上一块牌子标示上“本人什么都不知道。”了!

    玄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无语的看了看那个使劲把头埋下去的小女人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才转回头来看着大尾巴狼。

    大尾巴狼当然也看到了洛洛的举动,他气得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直接将洛洛的反常举动算到了玄灵身上,冷哼了一声之后,毫不客气的抽出了长剑握在手中,一脸挑衅的将剑尖抬起,直指玄灵那张冷俊绝俗的脸庞。

    这小子的胆儿也太肥了,从来就没见过有人敢这么轻蔑的用武器指着玄灵的!看到大尾巴狼的动作之后,舞者三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切。

    一时间,整个房间的温度直降至冰点,就连舞者和小九握住武器的手都忍不住的抖了一抖,不知道是因为大尾巴狼的大胆,还是因为周围气氛的变化。

    而玄灵脸上本来漫不经心的神色也在大尾巴狼做出这个动作之后改变了,他微微的眯起眼,眸中慢慢的凝聚出森寒如实质般的杀机,震慑住了眼前的男人,却又什么动作都没有,也不说话。

    短暂的沉默和僵持之后,玄灵的指尖在食指上的玄铁指环上轻轻划过一圈,脸上的寒霜突然没有预兆的瞬间解冻,那张绝世的俊颜上也慢慢的绽开了一个温柔的笑意,让所有人都看得一阵愣神。

    挂着温柔可亲的笑意,玄灵似乎是正在和最要好的亲密朋友开玩笑一样的柔声开口:“是不是我最近太好说话了,所以给您造成了什么错觉和误会?!”

    笑了?!玄灵笑了?!听到这个温和的声音之后,一直在怔愣的舞者和小九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突然脸色一变,飞快的退出了几大步,连和大尾巴狼正在对峙的事情都忘记了,胆战心惊的向着安全的角落缩去,旁边本来正在忙着边吃桌上点心边喝茶的奶油蛋糕一直没有抬头,乍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他也被吓得猛的喷呛出了一口茶水,然后嘴也来不及擦的边咳边跑。

    看到玄灵脸上绝美的笑意又听到了他说出的话后,大尾巴狼咬了咬牙,根本来不及多想就退开了一步,手中长剑迅收回斜指身后,同时将腰沉下,摆好了一个准备攻击的姿势。

    在这样一触即的场面中,只有旁边一直在装鸵鸟的洛洛依旧胆儿肥的站在原地低着头,迟钝得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

    要粉红~~~~~~~~

    本书更新最快的网站    成人小游戏    .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洛临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